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总裁 > 正文

逆乱千金情似海

adminadmin 2018-08-26 1253 0

逆乱千金情似海 逆乱千金情似海 总裁

  《逆乱千金情似海》小说介绍

  前世,心爱的人用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害她家破人亡!亲人惨死!家族倾覆!重生一世,她浴血归来,智斗渣男,手撕小三,誓要手刃仇人,让他们血债血偿!她步步为营,本以为已经机关算尽,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这场角逐中把心输给这个突然闯入她生命的妖孽男人。

  《逆乱千金情似海》精彩试读 第一章 雨夜惊变(1)

  突如其来的一声巨雷,使躺在床上的人从睡梦中惊醒。

  宋诗言惊魂未定地坐起身来,她环顾一眼四周,这才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她抬手擦拭着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至今还不曾从刚才那片惊恐中缓过神来。刚才,她睡得朦朦胧胧的时候,做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噩梦。

  在梦里面,爸爸他倒在一片殷红的血泊之中,口中不断吐出鲜血,令人怵目惊心。爸爸看着她,目光恸然,无力地朝她伸出双手,嘴唇颤动着,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而她,则无力地瘫坐在这片血泊之外,整个人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束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面前发生的这一切。最终,爸爸他缓缓阖上双眼,再也不曾醒过来。

  而爸爸的尸体旁边,站着一道挺拔而修长的身影,那张无比熟悉,却又无比陌生的脸,看着她冷笑。那人,手里拿着把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她……

  窗外已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夜风吹得白色的窗纱肆意飞舞着。初秋的雨,携着一片寒意袭来,顿时让宋诗言清醒了许多。

  这不过只是一个梦罢了,又不是可能真的,自己又怎么能像古人那样迷信,因为一个梦而疑神疑鬼?

  宋诗言在心中默默地安慰着自己,而后起身下床,慢慢走到窗边。她关上窗户,将那喧嚣的雷雨声隔在窗外。她看着那无尽的夜色,不远处的骆莱山仿若是一只蛰伏在黑暗之中的野兽,虎视眈眈地凝视着自己。宋诗言不由得一声长叹,为什么,她的心,会是如此慌乱,还隐隐生出一丝不安?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忽然响起,在这寂静的深夜里,显得有一丝诡异。宋诗言回过神来,按捺住内心的不安,匆匆走到床边,拿起手机——是爸爸打来的电话!

  “喂,爸爸……”宋诗言迅速地接通手机,焦急地开口。

  “诗言,快,快逃!殷皓明他……”电话里传来爸爸那无比熟悉的声音。他的话还没能说完,电话那边便只剩下无尽的雨声,不断地敲击在宋诗言的心上。

  窗外劈过一道闪电,使得宋诗言的脸色又惨白了几分。爸爸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爸爸出门的时候告诉自己,公司从海外购买的这批货发生了一点问题。因为这批货很重要,所以他亲自带着皓明一同前去解决。可是,爸爸怎么会突然打来这样一个电话?难道,爸爸和皓明他们遇上了什么危险?思及此,宋诗言急忙挂断爸爸的电话,拨通殷皓明的电话,可电话的那边,却一直没有人接通。

  宋诗言焦灼不已地在屋里走来走去,不死心地继续拨打着殷皓明的电话。

  “小姐!”卧室的房门突然被人打开,管家德叔和保镖阿祥匆匆走了进来。

  宋诗言吓了一跳,她放下手机,看着一身雨水、表情肃穆的阿祥,有些担忧地问道:“阿祥,我爸爸和皓明呢?他们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他们是出了什么事吗?”

  “小姐,殷皓明他背叛了老爷,背叛了宋家!如今,老爷他,生死未卜,”阿祥一脸凝重地对宋诗言解释道,“老爷一发现不对劲,就让我迅速赶回老宅,护送小姐出国。小姐,快跟我和德叔离开吧!”

  “怎么可能?阿祥你一定是在骗我!皓明他那么爱我,不久就要和我结婚了,他怎么可能做出伤害爸爸,伤害宋家的事?”宋诗言难以置信地说道。

  “小姐,您知道,阿祥从来不会骗您!您赶紧穿身衣服,带上些值钱的东西,和我们一起离开。殷皓明他派来的手下,恐怕就快要到老宅了!”阿祥焦急地劝说道。

  “小姐!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德叔我怎么向老爷交代啊?”德叔也有些焦灼。

  闻言,宋诗言也顾不上其他,她急忙在睡裙外面套了身长长的毛衣,又拿上十八岁生日那天,爸爸送给她的成人礼——“缪斯的眼泪”这条举世闻名的宝石项链,便在德叔与阿祥的护送下,准备离开老宅。

  

  《逆乱千金情似海》精彩试读 第二章 雨夜惊变(2)

  阿祥见宋诗言点头,这才微微放下心来,他轻轻地合上盖子,正准备起身离开。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走出这衣帽间,殷皓明便已经带着手下赶到了。

  门被来人用力地踹开,好几个身着黑衣,手持枪支的人率先冲了进来,野蛮而粗暴地将阿祥包围其中。而后,殷皓明则在保镖的护卫之下,缓缓走了进来。他看着被围困在中间的阿祥,嘴边是一丝不屑的笑意。

  “殷皓明,即便你出身低微,老爷也不在乎,他那么器重你,手把手地教你处理公司的事务。不止如此,老爷他还带着你结识那些上流社会的达官显贵们,对你委以重任。你如今拥有的所有成就,都是老爷给予你的。可现在呢?你竟然恩将仇报,害了老爷,还想对小姐不利。殷皓明,你这个吃里扒外、狼心狗肺的东西!”阿祥一看见殷皓明,便目眦欲裂,破口大骂道。

  “器重?呵呵,你说得倒是好听。我殷皓明,不过是宋启刚手中的一颗棋子罢了。如果不是宋诗言她喜欢我,宋启刚会器重我吗?如果不是我尚且还有用处,宋启刚会对我委以重任吗?”殷皓明冷眼看着阿祥,笑容也是冷冷的,说道,“也只有像你这种愚蠢而没有抱负的人,这么多年来,才会对他死心塌地,甘愿做他宋家的一条狗!”

  “殷皓明,这两年来,小姐她真心待你,还不顾老爷的反对要与你结婚。要是小姐知道了你的真面目,小姐她一定会……”

  “宋诗言?难不成你们还真的以为我喜欢她?我不过是在利用她,利用她来得到宋启刚的信任罢了。如果没有宋启刚,没有宋家,她宋诗言不过是一个一无是处的花瓶而已,而我殷皓明,生平最讨厌这样的女人!如若她对我没有用处,我又岂会花费大把时间与精力去讨好她?”殷皓明看着阿祥,有些不屑地说道。

  殷皓明的这一番话,仿若是无数把锋利的尖刀,将宋诗言那颗脆弱的心,剜得血肉模糊。她一直以为,殷皓明和自己是真心相爱的,所以,他才会对自己这么好,好到令众人羡慕不已。每一次,当她需要他的时候,他就会像天神一般,降临在她的身边,对她嘘寒问暖。可天真的她,当时又怎能料到,这一切,不过是殷皓明用虚伪编织而成的一段美丽谎言罢了!殷皓明,他由始至终,都只是在利用她,利用她得到爸爸的欢心,利用她得到宋家!

  宋诗言紧紧咬着嘴唇,在黑暗之中无声地哭泣着。她真的好傻!一开始,爸爸曾对她说过,殷皓明这个人不可信,更不能托付终身。可是,当时的她被爱情蒙蔽了双眼,不惜为了殷皓明以死相逼,最终,爸爸在无奈之下,才勉强同意了他二人在一起。如今想来,宋诗言真的好恨自己,恨自己的无知,害了爸爸,害了宋家,也害了自己。

  “宋诗言她到底逃去了哪里?只要你将她的下落透露给我,我便能让你跟着我,下半辈子过上吃香喝辣的生活。”殷皓明的手下在宅子里翻箱倒柜,也没能找到宋诗言的下落,是以,殷皓明对阿祥利诱道。

  阿祥闻言,冷冷地笑道:“殷皓明,难道你以为我和你同样来自贫民区,我就一定像你那样忘恩负义,狼心狗肺吗?”

  “哼!真是不知好歹!我见你有些能力,本来是打算留你一条性命,为我效力。如今看来,你倒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殷皓明看着阿祥,咬牙切齿地说道。说罢,他从一个黑衣人手上夺过手枪,朝着阿祥的大腿,开了一枪。

  “啊!”阿祥一声痛呼。

  听见枪响,宋诗言死死捂住嘴,蜷缩在这狭小的黑暗空间里,眼泪掉得更厉害了。她多想出去阻止殷皓明,可是,她怕!她怕她出去以后,殷皓明真的会不顾念过往之情,一枪杀了她;她怕她出去以后,阿祥终究还是会死在殷皓明的手中。

  “殷皓明,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要我背叛小姐,你休想!”外面传来阿祥痛苦的声音。

  

  《逆乱千金情似海》精彩试读 第三章 开始逃亡(1)

  宋诗言看着阿祥如此决绝而坚定的模样,只得流着泪,对着阿祥深深地鞠了一躬。而后,她便毅然地离开房间,匆匆跑下了楼。在宅子的大门口,她看到了死不瞑目的德叔,她闭着眼,流着泪,手忙脚乱地穿上运动鞋。按照阿祥所说,从老宅的后门而出,一边恸哭,一边竭尽全力地朝着骆莱山跑去。

  雨下得愈来愈大,几乎让人睁不开眼睛,宋诗言冒着这倾盆大雨,不知疲倦地朝前奔跑着。

  以前,她一直不明白,爸爸这么宠她,当初怎么会不顾她的哀求,把她和那些五大三粗的保镖们一起丢进训练场。现在,当她在黑暗之中的骆莱山上狂奔时,她总算是明白了爸爸当年的苦心。或许,当“殷皓明”这三个字时常挂在她嘴边时,爸爸就已经有了不详的预感,所以才会防患于未然。

  如今,宋诗言真的是追悔莫及。早知今日,当时的她,就不应该在训练的时候偷懒,更不应该爱上殷皓明这个伪君子!

  宋诗言才上骆莱山不过十来分钟,宋家老宅里便传来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她隔着雨帘回首望去,便瞧见那十余辆黑车又匆匆回了宋宅。见状,宋诗言不由得攥紧双手,加快了步伐。

  殷皓明的手下在宋家大宅外的路上搜索了近半个小时,也不曾寻到宋诗言的踪影。殷皓明忽然想起阿祥的异样,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中了他的调虎离山之计。于是,气急败坏的殷皓明便又带着一群手下匆匆赶回宋家老宅。

  殷皓明再次来到这个房间时,阿祥躺在地上,早已断了气。他站在阿祥身前,看着地上,发出一声怒吼——自己竟被这阿祥摆了一道!

  原来,刚才宋诗言她一直都在这个巨大的衣帽间中。只是,终究怪自己过于大意了。因为,他根本没有料到,这衣帽间里竟然还有一个狭小的储藏室!而储藏室的门,竟然就在他刚才站的地方!只要他刚才能像他平时那样冷静,他就能猜出宋诗言在这个房间里,因为,在阿祥成功将宋诗言护送出国之前,宋诗言一定就在他眼皮子底下,这样,他才能尽最大可能保护她的安全。

  “啊!”思及此,殷皓明发出一声愤怒地低吼。他面色狠厉地负手而站,若有所思。忽然,他眼角的余光瞥见那片黑漆漆的山脉,而后,便冷冷笑道:“宋诗言她已经上了骆莱山!”

  “老大,那我们还去追吗?”殷皓明的得力助手胡力闻言,恭敬地出声问道。

  殷皓明冷冷地打量着这片阴冷的山脉,而后,他反倒有些得意地笑着说道:“不必了。”

  “老大……”胡力有些犹豫地出声喊道。

  

  《逆乱千金情似海》精彩试读 第四章 开始逃亡(2)

  宋诗言听从阿祥的话,为免被殷皓明的手下发现踪影,一上了骆莱山后,她便放弃走平坦宽阔的大路,改走泥泞的山路。

  大雨倾盆,将宋诗言身上的血腥冲刷殆尽。无尽的黑暗,使得宋诗言连眼前的山路也看不真切。山路湿滑,一路上,她已记不清自己究竟摔倒了多少次。

  每一次摔倒,都痛得她站不起身。可是,只要她一想到,或许身后还有殷皓明的人在追杀自己,宋诗言便会强忍着疼痛,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继续朝前跑去。

  宋诗言一边跑,一边哭,雨水与泪水交织。这些年来,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她与殷皓明的婚期就在半年后。前些日子,他还陪着自己去试婚纱。她在试婚纱时,他就在一旁耐心地等待着,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没有一丝不耐。

  那婚纱店的女店员还十分羡慕地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宋小姐,您未婚夫看您的眼神,温暖得都快把南极冰川给融化了。您真是太幸福了!”

  那天,她挑选了很久,也没有选到满意的婚纱,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殷皓明也不生气,而是握着她的手,深情地对她说道:“既然诗言没有挑到满意的,那就让我为你设计一套世上独一无二的婚纱,好吗?”

  她偷偷地看过他的设计稿,迫不及待地想要穿上那身完美的婚纱……

  一夕之间,所有的美梦支离破碎。而曾经那些美好的一切,仿若是一个个笑话,讽刺着她的愚蠢。

  殷皓明他竟然背叛了爸爸,又杀害了德叔与阿祥,如今,竟还要对自己下杀手。宋诗言想不通,她与殷皓明几年的感情,怎么会在一朝之间,就烟消云散了?难道,他真的是像爸爸所说那样,从一开始,他就是有目的地接近自己吗?如果当年,她听了爸爸的话,出国留学,她会不会就不会遇见他,更不会爱上他?

  “啊!”脚下忽然一滑,宋诗言顷刻间失去重心,从倾斜的山坡上一直向下滑去。然后,她撞上了一棵歪脖子树,当即便疼得她双眼发黑,过了好半晌才找回意识。

  宋诗言费力地伸手抹去脸上的雨水,环顾四周。可四周一片漆黑,她根本看不清她究竟在哪里。宋诗言又冷又怕,只能死死地抱紧面前的这棵歪脖子树,不久,她便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宋诗言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雨也早已经停了。宋诗言晃了晃昏沉沉的头,向四周望去。

  她被一棵松树挂住,而这棵松树,恰巧长在了断崖边上。这断崖大概二三十米高,如果她不小心掉了下去,轻则缺胳膊少腿,重则当场毙命。思及此,宋诗言的脸色有些发白。她有些后怕地站起身来,小心翼翼地向上爬去。

  雨后的泥土湿滑又松软,稍不留神,便会向下滑去。宋诗言整个人匍匐在倾斜的山坡上,缓缓地向上移动着。骆莱山上少有人来,寂静无比,连鸟鸣也只是偶尔传来几声而已。宋诗言只能听见自己的喘息与心跳,一股莫名的恐惧笼罩着她。

  我会不会就这么死在骆莱山上,不为人知?我的尸体会不会被山上的动物啃食?我死了,得偿所愿的殷皓明会不会大肆庆祝一番?

  思及此,宋诗言脚下一滑,整个人又急速向下滑去。

  她错开了昨夜救她的那棵松树,直直地向断崖下滑去。身子忽然失重,慌乱之中,她不断挣扎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了那棵松树蜿蜒的树根。此时的宋诗言,就像提线木偶一般,在空中晃荡着。

  宋诗言好想哭,可是昨夜,她似乎已经在一片恐惧中将她的眼泪流尽,如今,她只觉得自己的眼睛干涩无比。

  我不能放弃!爸爸如今生死未卜,如果我再出了什么事,爸爸怎么办?宋家怎么办?难道我要眼睁睁地看着爸爸一辈子的心血被殷皓明这个伪君子夺走?难道我要眼睁睁看着宋家毁在殷皓明手中?不!

  宋诗言眼中升起一簇火焰,那是求生的欲望,那是仇恨的光芒。

  

  《逆乱千金情似海》精彩试读 第五章 投奔好友(1)

  男人或许见宋诗言一身狼狈,也觉得她有些无趣,便也没有追着她。

  跑了好一会儿,宋诗言才敢朝后望去。当她发现那些男人并没有追上来的时候,她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

  多雅,你在哪里?我真的好害怕!宋诗言眼中噙着泪,顺着印象中的路线一步步走去。

  当年,宋诗言没有按照爸爸的安排,和林琅一同去法国留学,而是选择留在A市,就读于A市最好的大学。机缘巧合之下,她认识了当时在咖啡店当店员的颜多雅。颜多雅在高中时就已经辍学,一个人从落后的边陲小镇来到这繁华的A市闯荡。从小被宋家保护得很好的宋诗言,自然是十分佩服像颜多雅这样独立的女孩。所以后来,她们便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宋诗言见颜多雅在A市举目无亲,曾多次邀请她去宋家老宅和她一起同住。每一次,颜多雅都笑着回答:“诗言,我们虽然是好朋友,可是,我不想这么麻烦你。不然,别人一定会以为,我接近你,是别有用心。”

  后来,宋诗言也不再提起此事。她曾来过城西区一次,当时还是宋家的司机开着豪车送她来的,因为那天,是颜多雅的生日,她想要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破旧而昏暗的单元楼里,灯光忽明忽暗,墙角堆积着垃圾,连空气中也漂浮着厚重的灰尘。宋诗言的喉咙有些难受,她咳嗽了好一阵才稍微缓了过来。她抓着老式的木质扶手,一步一步费力地走上楼梯,终于来到那扇熟悉的门前。

  “咚——咚——咚——”老旧的木门发出几声沉重的叹息。

  “谁呀?”房里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

  “多雅,是我,诗言。”宋诗言倚着墙壁,费力地说道。

  下一刻,门便被人打开了。

  面容清丽的女子看着一身狼狈,虚弱不堪的宋诗言,急忙走出门,一把将她扶住。她看着宋诗言,眼里是难以掩饰的震惊,问道:“诗言,你怎么成这副模样了?你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伤口?你爸爸呢?你的那些保镖呢?他们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在外面?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颜多雅说罢,便伸手将宋诗言扶进了门。

  宋诗言在颜多雅的搀扶下坐到沙发上。她看着颜多雅,满眼泪光。她正想将此事一一告诉颜多雅,转念一想,却又生生止住了。

  当初,自己能和殷皓明走到一起,也多亏了颜多雅在中间为他们牵红线。那时,殷皓明也在那家咖啡店兼职,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被他的温文尔雅与才识所深深地折服。她喜欢他,可是不敢开口和他说话,甚至连看他一眼都会脸红。如果不是颜多雅的鼓励,如果不是颜多雅为她出谋划策,或许她至今也不敢主动向殷皓明表白。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逆乱千金情似海》

标签:女频小说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北京赛车10选5北京赛车信誉群北京赛车pk十开奖赛车pk10信誉群北京赛车pk10下注平台北京赛车计划公式群北京赛车抓码技巧北京赛车七码计划滚雪球北京赛车分分开奖直播75秒北京赛车北京赛车必胜玩法北京赛车pk10高手计划群北京赛车闯关计划北京赛车必中八码北京赛车冠军大小三期必中北京赛车全天计划群北京冠军技巧分析群北京赛车滚球计划北京赛车九码滚雪球技巧北京赛车定位胆是什么意思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