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 > 正文

爱似流光缘清浅

adminadmin 2018-10-16 115 0

爱似流光缘清浅 都市 第1张

第一章 我要见他

“袁小姐,胎儿很健康,再过一个月,就能够平安降生了。”

医生机械的话语,响在袁清浅的耳边,她却听得心不在焉。

她樱红的唇瓣,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这孩子再健康又有什么用?

注定是要给另一个孩子换血的。

曾经有多么期待他的降临,如今就有多么的后悔孕育了他。

袁清浅被司机送到了郊区那富丽堂皇的庄园。

她的脚刚落到地上,就有一干佣人从庄园内涌了出来。

“浅浅回来了?”袁清溶笑容满面地迎了出来。

正如那年夏天,父母将住在姥姥家十八年的她接回家时,袁清溶也说过同样的话。

她们是同卵双胞胎,拥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容。

以前有多么骄傲,有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姐姐,现在就多么痛恨自己这个“好”姐姐。

“浅浅,你别怪姐姐,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才去求阿宇的。”袁清溶拉着袁清浅的手,声音真诚地说道。

但对于袁清溶的话,袁清浅一个字都不相信。

什么叫做没办法了?

医学那么发达,她为什么不带孩子出国治病?为什么一定要让她的孩子,给袁清溶的孩子换血?

刚出生的孩子又有多少血可以被抽取?

这些话在袁清浅的脑子里叫嚣,但是她一句都不敢对袁清溶喊出来。

疼爱她的姥姥病了,宠溺她的二舅舅公司濒临破产,而对她最好的大表哥这个时候又被人给绑架了。

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袁清溶做的,可她却毫无反抗之力。

走投无路的她,只能用自己的孩子,来换取亲人的安危。

“袁清溶,我想在这孩子出生之前,再见一次褚天宇。”

听到袁清浅这话,袁清溶原本明媚的笑容,变得阴沉起来,她毫不犹豫地甩开了她的手,冷冷地说:“就算你不叫我姐姐,他也是你的姐夫。你生孩子,见你姐夫干什么?”

袁清溶的话让袁清浅再也无法忍耐,从来到这个家里,她在袁清溶面前,都是唯唯诺诺的,以低姿态来讨好袁清溶,从而分得父母一星半点的关注。

但是为什么,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她嘲讽般地笑了一下,语气凄凉:“姐夫?呵!在七个月前,我才是他的正牌夫人,而你,只是个小三儿!”

袁清浅的话,成功地激怒了袁清溶。

“人要活在当下,如今我才是正牌夫人,而你,连个小三儿都不是。”乍然听到她如此争锋相对的话,袁清溶不由冷冷一笑。

“既然你对自己的姐夫念念不忘,那就不能怪姐姐心狠,不收留你了。”

这一瞬,袁清浅在袁清溶的眼里,清晰地看见里面闪过的阴狠。

“你要干什么?”

第二章 给她做手术

空前的恐惧袭遍袁清浅的全身,她不顾一切地挣扎,大喊着要见褚天宇。

“阿宇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不过,看在我们姐妹一场的份上,我倒是可以让你听听他的声音。”

袁清溶说完,让佣人将袁清浅的嘴巴用抹布堵上,然后将手机开了免提,给褚天宇打了电话。

“溶溶?怎么,才分开一会儿,就开始想我了?”

深邃而又富有磁性的好听男声,从袁清溶的手机里传了出来。

是褚天宇,袁清浅停止了挣扎,她定定地看向手机。

曾几何时,他也曾用这样迷人的声音,给她打过电话,叫过她“浅浅”。

只是,在他为了给袁清溶的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长孙身份,而逼她离婚的时候,一切回忆就已经死于昨天。

袁清浅闭上双眼,努力抑制着心中的痛楚。

然而,袁清溶接下来的话,让她产生了绝望。

“阿宇,今天医生说浅浅腹中胎儿已经成熟了,再过一个月可以自然生产,可是咱们孩子的病……”袁清溶说到这里开始哽咽,慢慢地开始抽泣。

若不是袁清浅此时正看着,她难以相信袁清溶的演技竟然这样的高超。

一滴眼泪未落,声音却能像悲恸欲绝的样子,甚至让听到的人,也能沾染上她的悲伤。

“别怕,我打电话叫私人医生,现在就去把孩子直接取出来试验药,救咱们的孩子。”

听到褚天宇的话,袁清浅瞪大了双眼,再次挣扎了起来,被捂着的樱唇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你那儿怎么了?好吵。”

被褚天宇问及,袁清溶忙将免提关了上,笑说,“有野狗闯进咱们家院子了,佣人们在……”她看了一眼已经被制服的袁清浅,继续道:“佣人们在收拾它。”

袁清浅想不通,这个男人为何能如此绝情,难道过往的那些温柔和甜蜜都是假的吗?

为什么只过了一夜,这个男人就要把她打到地狱里去了呢?

说什么知道了她恶毒的真面目,陷害亲姐姐,还说她不知廉耻……

明明褚天宇被人下药那晚,是自己救的他。

可为什么他醒来以后,却只愿意相信监控。

透过监控,大家看到替她送嫁妆过来的袁清溶,失魂落魄地从别墅离开。

她和袁清溶是双胞胎,互换了衣服,站在他面前,他都未必能立马认出来,更何况是模糊不清的监控视频。

但是,褚天宇却告诉她,袁清溶怀孕了,日期刚好是那一天。

最重要的是,亲子鉴定上显示,袁清溶的孩子就是他的。

他不仅因此跟她离了婚,而且还把她的姐姐娶回家。

这样狗血的事情,她如何愿意接受!

一小时后,门外传来了声响。

“夫人,咱们是在这里给她手术么?”褚天宇派来的私人医生。

这话让袁清浅重新挣扎起来,她不能让自己孩子出事,绝对不能!

她警惕地看着私人医生,嘴里不停呜咽着,似是在拒绝和求饶。

看着袁清浅惊慌失措地神态,袁清溶笑了,似绽放着的曼陀罗,妖艳而又带着毒。

走到她旁边,弯腰轻声说道:“我的好妹妹,刚才阿宇在电话里说的,你没听到?”

话她自然是听到了,但是她没想到褚天宇竟然真的会叫私人医生过来,怎么说她肚子里的也是他亲生骨肉啊!

“动手吧。”

接到袁清溶的命令,私人医生拿出麻醉药加进针管里,准备往袁清浅的身上扎。

“等等。”

第三章 不要啊!

就在针头要扎进袁清浅皮肉里的时候,褚天宇从外面走进,看着她的眼眸里有着说不清的情绪。

见褚天宇让私人医生停下,袁清浅不知不觉地松了一口气。

只是,还未等她高兴几分的时候,袁清溶突然走到褚天宇身旁,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而原本有丝不忍的褚天宇立刻变了脸色,磁性的声音瞬间带了丝阴鸷,道:“她肚子里的不过是个还债的孽种,没必要浪费药剂,直接开刀取出来便可!”

私人医生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袁清溶用眼神制止了。

于是私人医生只好多加了几条锁链和一些人手,没有再多说些什么,毕竟豪门的阴暗,真不是他们可以揣摩的。

袁清浅嘴里的棉絮被吐出,她终于得以出声:“褚天宇,你说过会永远护着我的,你对我许下的的誓言,你都忘了吗?!!”

任她的声音再大,褚天宇像是铁了心一般,没有一丝改变主意的意思,反倒负手而立,冷冷地回道:“忘了。”

誓言犹在耳侧,昔人却早已忘却,只有她一人还死守着过去,哪怕被撞得头破血流,也不肯放下。

“阿宇,不要!求求你!我和孩子都会死的啊……”

袁清浅使出平生最大的力气,挣开桎梏着她的佣人,跪在褚天宇的脚边,向他哀求。

她可以死,但是孩子不行啊!那是她孕育了几个月的生命!

“死?死了正好,以慰我母亲的在天之灵!”

袁清浅怔在当场,她从不知他竟然会这样恨自己,恨到要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来结束她和孩子的性命!

褚母的死,跟她并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无论她解释多少次他都不相信。

褚母向来待她亲厚,也是褚母从中调和,他们的婚姻才会维持了七个月之久。

她有什么理由去害他的母亲?

但是他偏偏因为她新婚之夜没有落红,就说她谎话连篇,还说袁清溶要比她单纯多了,不会像她这样龌龊。

袁清浅抿了抿唇,像是做最后地挣扎一般,道:“婆婆的死真的跟我没关系,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当时袁清溶就在那儿,她离着婆婆最近,她……”

袁清浅的话还没说完,“啪”的一声,一个呼啸带风的巴掌,就落在了她脸颊上,留下一个血红的巴掌印。

“你自己龌龊就算了,还要硬扯着别人跟你一起堕落么?”褚天宇拿手绢擦了擦扇过袁清浅脸颊的右手,满脸写着对她的厌恶。

“先生,手术还做吗?”

“做!”

褚天宇咬紧牙关,从牙缝里挤出这一句话,然后拥着袁清溶走出了房间。

“阿宇,妹妹不打麻药,真的不会有事吗?”袁清溶回头看着即将被关上的门扉,佯装善良地问道。

褚天宇的脊背不由一僵,看了一眼半敞着门缝里的袁清浅,“把门给我锁紧了,别让她的声音传出来,惊扰到夫人。”

交代完,不再多看一眼,带着袁清溶快速离开,把房内凄厉的惨叫声留在了身后。

第四章 再给我生一个孩子

“嘶……”

身体的疼痛将袁清浅唤醒,同时也让她清楚地知道,她此刻还没有死。

“孩子,我的孩子——!”

清醒之后,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要见她的孩子,然而,褚天宇冷漠的声音,却在她的耳边炸响。

“一个废品而已,自然是在垃圾桶里了。”

听到他的话,袁清浅的心凉了半截,忍着小腹的剧痛,挣扎着坐了起来,“不可能!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他也是你的孩子啊!”

恶劣的弧度在褚天宇的嘴角荡起,“他也遗传了血友症,不能为溶溶的孩子换血,活着不过是浪费空气,所以……”

话已至此,袁清浅还有什么不明白?

她不言不语,一头倒在床上,双眼空洞地看着天花板,就连小腹的疼痛也再也牵动不了她的一丝情绪。

她的孩子死了。

那是一条曾经鲜活的生命啊。

他们怎么能下得去手?

就算她的孩子得了血友症又怎么样,她愿意倾家荡产为他延续生命啊!

两人沉默的氛围没有持续多久,褚天宇便将之打破:“医生说,你的染色体比溶溶的要健全,下一个孩子患病的几率也会低一些。”

这话,让几近崩溃的袁清浅,如至冰窟:“凭什么?咱们已经离婚了!”

他已经夺走了她一个孩子的生命,还想要再夺走第二个吗!

袁清浅看着眼前这个爱了多年的男人,心如刀绞。

这时,袁清溶忽然推门走了进来。

从佣人手中,取过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袁清溶亲手将汤端到了她的面前:“好妹妹,都是姐姐没用,你别怪天宇。来,把这碗鸡汤喝了,要不身子虚,以后该不宜生养了。”

“生养”两个字,被袁清溶故意咬得十分的重,生怕她听不到。

她只一抬手,想要拒绝。

袁清溶手里冒着热气的鸡汤似乎不受控制了一般,应着她的动作被打翻在了地上。

“妹妹,你还在生姐姐的气么?”

袁清溶揉着被热汤烫红了的左手手背,满眼都是委屈。

袁清浅冷笑,她的手指都没挨着碗边儿,怎么会把那碗热汤碰翻。

然而,等待她的则是褚天宇重重的巴掌,以及他的一句“不知悔改!”

捂着被扇肿的脸颊,袁清浅猛地扑到袁清溶面前,低头咬住了她手背上的一块肉,死死不松口。

袁清溶疼得尖叫不已:“啊……快,快拉开她!”

褚天宇看着这一幕,一脚将袁清浅狠狠地踢开,大步上前扶起了袁清溶。

无视她腹部被踢裂,流淌着鲜血的伤口,褚天宇冷冷地、一字一顿地对她说道:“疯了就好好治病,把她给我送精神病院。”

袁清浅似破布娃娃捂着伤口半躺在地上,褚天宇的话让她彻底明白了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

“褚天宇,你一定会……”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佣人用皮带绑住了,还堵了嘴。

第五章 被囚精神病院

几个小时后。

一家设施齐全,装修高档的精神病院内。

“妹妹,这家医院还是早前你让二舅舅花钱收购的呢?住在自己买的精神病院里,是不是很有意思?”

袁清溶似斗胜了的公鸡一般,在她的面前摆弄着华丽的“羽毛”,说着鲜血淋漓的“恭维”之言。

袁清浅明白自己逃不了,也不能逃。

但若是真的被当成精神病人,那姥姥,舅舅,还有大表哥他们又该怎么办?

医生们给她打了一针镇定剂之后,才将绑缚她手脚的皮带取下,在药效来临之际,袁清浅拼尽最后的一口气,喊出了:“我没疯……”

但迎接袁清浅的只是无尽循环的梦境。

每一个梦里,她都能看到一个刚出生,身上还带血的婴儿,正在努力地,从垃圾箱里爬出来,对她喊着妈妈。

问她为什么要狠心地,将他扔到垃圾箱里。

“孩子,我的孩子——!”

被梦惊醒,袁清浅睁开双眼,枕上已冰凉一片。

“妹妹,你醒了?”

“天宇说了,只要你乖乖地配合我们,再生一个健康的孩子,就同意放你离开精神病院。”

袁清浅嫌恶地撇开头,明显不想跟她啰嗦。

袁清溶却像是要故意恶心她一样,拿着药片慢慢走近:“来,把药吃了,你的病会好的快些。”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袁清浅忍受着身心的剧痛,大声地对袁清溶咆哮了出来。

面对她的愤怒,袁清溶却更高兴,银铃般的笑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你竟然问我为什么?”

“那我倒想问问你,为什么不永远住在姥姥家,为什么要回来?”

听到袁清溶的问话,她却愣在那里。

那是她的家啊,她为什么不能回去?

“袁清浅,褚天宇他是我一个人的。要不是你突然回来,仗着自小跟天宇相识,褚家的婚约又怎么会落在你的头上?!”

听到袁清溶提到与褚家的婚约,她猛地回过神来,想说些什么,但还未出口,就看到袁清溶举起床头的花瓶,诡异一笑。

“所以,我要毁了你,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一切。”

袁清浅以为那花瓶是要砸向自己,刚抓住袁清溶的手,却见她居然将瓶口对准了她自己!

这时褚天宇从外面进来,他一眼便看到了袁清浅正拿着花瓶狠狠地砸在了袁清溶的额头上!

“啊……不要!”袁清溶尖叫的声音响彻房间。

袁清浅也因为惯性摔倒在地,她看到走来的褚天宇,瞬间明白了她的用意。

又是要诬陷她的把戏!

“天宇,我好疼~”

褚天宇将她抱在怀里,冷冷地看着袁清浅。

“如果我说不是我,你也不会信吧!”袁清浅躺在地上,眼底却满是自嘲。

褚天宇不再看她,直接冲着外面的人喊道:“来人,把这个贱人给我扔到老宅去,让她一个人在那儿好好反省!”

蚀骨的疼,从没人在意,心里比身体更痛。

袁清浅笑了一下,直接晕了过去。

第六章 强行欢好

夜晚,偌大的老宅别墅里,漆黑一片。

袁清浅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透过落地玻璃窗,看着屋外的天空。

这里没有佣人,没有喧哗,安静得让她莫名心安。

若不是一身的伤痛,她都要以为这儿,是褚天宇送她的安乐窝了。

这里虽然没有袁清溶,也没有褚天宇,但空无一物的老宅,比精神病院要来的可怕。

她看过了,这里没水没电没吃的,除了一盒外伤药,在没有其他。

落地窗的玻璃是防弹的,门更是经过精心制作的。

没有钥匙,她根本无法离开这里。

不出三天,她就得死在这儿。

“吱嘎——”

别墅的大门被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地走了进来。

“褚天宇?你怎么来了?”

此时袁清溶应该在医院就医吧?

他不用陪她么?

“溶溶让我来跟你谈谈生孩子的事。”

听到是袁清溶让他来的,袁清浅心里有些难受。

不过,在褚天宇一次次绝情中,她对他的爱也渐渐变了,不再执着,因为他早已不是之前的褚天宇。

“你若是不同意,就别想从这里走出去。”

袁清浅突然听到褚天宇带着寒气的话,怒极反笑,双眼湿润,却死死撑着不愿再流泪:“褚天宇,你的良心还在吗?你是如何能在害死我一个孩子之后,再若无其事说这种话的?”

看着眼前的袁清浅,褚天宇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复杂,只是想想这个女人的坏历史,又恢复了冷硬。

他一把上前,握住袁清浅的手腕,把她拖拽起来,逼得袁清浅直视他。

“呵,良心?你都没有的东西还好意思提,我看你又是欠教训了!居然敢这么和我说话!”

说完不顾袁清浅的反抗,把她翻转过身背对着他,压下她的腰,袁清浅就伏在了沙发靠背上,屈辱的承欢姿势。

男人的雄浑的气息瞬间包裹了她,让袁清浅沐浴在令人窒息的潮水里。

没多久,这场鱼水之欢,却因为她的几度失神,最后草草结束,不欢而散。

因为失去褚天宇的支撑,袁清浅狼狈地瘫倒在地,褚天宇甚至没多看她一眼,将别墅的钥匙扔在地上,就准备离开。

“褚天宇,你简直不是人!”袁清浅借着沙发艰难爬起来,对着褚天宇背影一字一句吐出这句话,声音虽小,但在安静的别墅里却异常清晰。

一脸怒容的褚天宇转身就给了袁清浅十成十的一个耳光,将她从沙发上,一下子扇到了离沙发不远的茶几上。

袁清浅猝不及防地狠狠砸在茶几上,刚上了药的伤口也再一次崩裂。

没有通电的别墅,伸手不见五指。

褚天宇只看到袁清浅伏在茶几上一动不动,只以为她又在酝酿什么情绪玩花样,于是头也不回地离开别墅。

袁清浅伏在茶几上,忍了许久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小腹不断向外渗着鲜血,疼痛已经让她麻痹。

她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不能死,死了就没人去救她的亲人们了。

撑着一口气,她硬是爬到了门外,失血过多已经让她整个人都失去了力气,意识渐渐模糊时,她感觉到有人朝她跑了过来。

第七章 撞破袁清溶的秘密

醒来时,袁清浅已经在医院里了,是别墅区里换班的保安将她送来的。

主治医生给她做完检查后,告诉她说:“袁小姐,你胃里有个肿瘤,是恶性的,已经开始向周围扩散。治疗的话,目前的医学……”

袁清浅不想治疗,于是,她问道:“我只想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

“保守估计,只有一年。”

一年就够了。

该做的事,应该都能够做完。

从诊室走出来,袁清浅便看到了包着额头的袁清溶跟着一个男人,走进了防火通道。

“溶溶,我想你了!咱们的孩子,还好么?”

袁清浅跟在他们身后,悄无声音息地将防火通道的门推开一道缝隙,却听到了这样令她震惊的话。

身子一下子将门缝挤开,整个人落在了袁清溶的眼前。

“呵~妹妹,还真是巧呢?”

知道自己撞破了袁清溶的事情,一定不会放过她。

袁清浅毫不犹豫起身就跑,但没跑几步,就被之前抱着袁清溶的男人给抓了回来。

男人的手抚向袁清浅的脸颊:“你们长得还真是像呢!”

“喜欢你就带走,正好她碍了我的眼。”袁清溶想也没想地恶狠狠地说道。

可以想象,一个漂亮的女人,落在一个猥琐男人手里,会是怎样一个下场。

“袁清溶,你不想我生孩子救你的孩子吗?”情急之下,袁清浅冲她大声说道,以此作为缓兵之计。

但听到她的话,袁清溶却露出一抹得意的笑,“根本就没有什么血友症,都是骗你的。”

袁清浅顿时大惊,脸色也瞬间白了几分:“你说什么?”

享受袁清浅绝望而又惊恐的样子,她又说道:“我的孩子,只是因为在肚子里憋得太久,所以才会那么虚弱。”

“不可能,亲子鉴定……”

不等袁清浅问完,袁清溶便接了她的口,继续道:“有钱什么买不到?”

“你说你爱他的,这男人又是怎么回事?”

袁清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给男人递了眼神,然后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随后转身离开。

意识到他们是要杀了她,袁清浅再次奋力地挣扎。

她不能死,她死了就没人去救她的亲人了。

就在男人戏谑地跟她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时,医院防火通道的楼梯上,走上来一个人。

“子寒?”

听到袁清浅的声音,那人抬起头,刚好与她打探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是褚子寒,褚天宇二叔家的堂弟。

与此同时,那男人也追了上来,一把抓住了袁清浅墨色的长发。

“子寒,救我,我不认识他!”

第八章 没有身份

褚子寒的出现,无异于是袁清浅的救星,而男人也被他几招给打趴下,让保安给带走了。

“真是太谢谢你了,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了。”医院长椅上,劫后余生的袁清浅挨着褚子寒并肩坐在一起,面色惨白地说着感激的话。

“浅浅,我的心意你不懂吗?”

不待袁清浅反应,她便被褚子寒抱入怀中。

就在这时,一直在寻找袁清溶的褚天宇,刚好看到了这一幕。

越看越觉得,搂在袁清浅腰肢上的手,特别碍眼。

他大步过去将袁清浅扯出了那个温暖的怀抱,恼火地看着褚子寒,“谁让你抱她的?”

褚子寒冷冷地看了一眼他:“你不好好珍惜,从今以后,清浅就由我来守候。”

褚天宇越过他,直直地望向袁清浅,“你确定要跟他在一起么?不想要那些钱了?”

生命只剩下一年,她希望在最后的日子里,做些更有意义的事。

她对褚子寒没有爱意,何必再惹情债。

袁清浅努力让自己做出笑的表情,对褚子寒道:“子寒,对不起,我需要他的钱。换句话说,我已经将自己卖给他了,所以……”

许是没想到养尊处优的袁氏集团二小姐,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惊到了褚子寒。

他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开口道:“爷爷住在四楼的重症室,你想不想去看看?”

袁褚两家是世交,袁清浅更是褚老爷子看着长大的。

他病了,她理当去看。

“你这次从国外回来,是来看爷爷的?”

见袁清浅不表态,褚子寒明白了她的意思:“嗯,爷爷岁数大了,那些病根本根治不了,所以他想要多看看我们这些小辈。”

最后一句话,意有所指,袁清浅明白他的意思:“阿宇,我想……”

她的话还没说完,褚天宇就直接拒绝:“袁清浅,你现在不是长孙的妻子,没有资格出现在他的面前。”

如果说身体的疼痛,能够将她打倒,那么褚天宇所说的话,则能够摧残她的意志。

她没有资格出现在褚老爷子的面前,那她现在跟他又是什么关系呢?

小三儿?

情妇?

还是妓子?

或许都不是。

可能只是个代-孕的工具而已。

生完孩子,拿了钱,就得立马卷铺盖走人的工具。

晶莹的泪水在她的眼圈打转,浓浓的鼻音,透露着她的悲伤:“嗯……对。我没有身份,也没有立场去。子寒,咱们下次见吧。”

褚天宇听到她还要跟褚子寒再见面,心里就有一股无名之火在熊熊燃烧:“真是贱的可以,一分钟没有男人,你就活不了是吧?”

听到他的话,她眼眶中的眼泪,终于不可抑制地坠落下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种女人吗?”

爱似流光缘清浅 都市 第2张

.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爱似流光缘清浅》

标签: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谁有北京赛车投注网址原创短篇小说——《逃兵》平刷王北京赛车计划软件北京赛车冠军位杀号赛车pk10技巧群北京赛车6期计划北京赛车玩法技巧孩子短篇小说——独立日素色年华相决绝购彩票北京赛车属于赌博吗北京赛车pk10彩票群赛车pk10经验群北京赛车前五独胆计划网北京赛车5码倍投方法北京赛车怎么样北京赛车要注册账号吗北京赛车计划交流群北京赛车滚7码技巧北京赛车复试不爱江山爱美人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