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古言 > 正文

深院寒宫

adminadmin 2018-10-17 86 0

153289113560964619.jpg 深院寒宫 古言第1章 全部喂下去

冷梧宫里阴冷萧条,冷琉璃倚在榻上,双腕被黑色铁链穿过,倒刺勾住骨肉,整个手腕都已皮开肉绽,一身素服满是血痕。

今年帝都的冬天格外寒冷,大雪积淤,三日不化,寒气把整座皇宫笼盖在一层灰白色的雾气中。

可她像是不知道疼痛一般,只是静静的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灯火。当听到远处传来的喧嚣喜庆的庆祝之声时,她清澈的眉目上,添上了一抹苦涩的颓败。

原来,今夜是新君纳后。

这时她才知道,到底什么是爱——堂堂东靖皇子,为了一个怀着敌国骨肉的女子发兵伐邻,弑兄夺位,并不顾群臣反对,将其娶为皇后。

而她,冷琉璃,终究只是一个失败的替身,她只是他想要救回他心爱之人的工具而已,她的任务完成,便被弃了。

“吱呀”一声大门被打开。

君无霜一身华贵大红,身材忻长挺拔,他不疾不徐踏进来,俊美的面容上是与生俱来的高贵与桀骜不驯。

他走近,手指挑过她身前东倒西歪的空酒瓶,将她的颓败尽收眼底,脸上浮出一抹嫌恶,“冷琉璃,你在这里饮酒,是庆贺朕和你师姐大婚吗?”

不期他的大婚之夜竟会出现在这里,琉璃抬起眸子,声音苦涩而凉薄,“君无霜,你已除掉心头大患,又得到你最想要的,干脆,也杀了我。”

她语调里弥漫着嗜血的悲戚。

君无霜最想要的是她的师姐冷玲珑,她们都出自千玑阁。

外界传,玲珑擅药是医者,而她擅剑是杀手,所以君无霜一直坚信不疑,当年救他,带他入阁之人是冷玲珑。

后来他伤好离开,琉璃又私自出阁助他成事,尽心尽力。他却在登基的前一晚,为能娶曾委身于邻国暴君的冷玲珑,将反对他们婚事的千玑阁灭门。

千玑阁主,也是她的父亲,连同同门三百条人命,全部丧命。

“杀你?”君无霜唇角勾起来,拂袖扫掉她腕中染着血的酒杯,一把将她压向长榻撕开她胸前的衣襟,“玲珑现在的身子不便侍奉朕,在她身子好起来之前,还是由你代她来受朕临幸——”

君无霜的动作粗暴却熟稔,因这是曾与他无比契合的身体,他在她的身体中得到过无数次的欢愉,可是这一次琉璃却挣扎的很厉害,她咬着牙向后退着,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满是泪水,腕中铁链拉出两道猩红的血痕,脏污可怖。

“君无霜,你……个恶魔……你别碰我——”

不想她抗拒如此,君无霜一把钳起她的下巴,力道之大似要扭断她得脖子,狠狠盯着她,满身戾气,脸色阴鸷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千玑阁的杀手,朕的银衣卫统领,竟敢说朕是恶魔?冷琉璃,你是不是忘了你杀人的样子……”

他在她身上的动作并未停,直到撕碎了她身上所有布料,在她身上倾泄着他的欲望,愈发深狠。

琉璃表情从凄厉到冷漠,最终,像是一个破败的木偶,在床榻上一动不动。

结束,君无霜从她身上下来整理好衣袍,手指卷着黑色铁链,眸子的颜色很深,俯身道:“冷琉璃,我知道你想离开,我可以放你……”

黑红的血从她手腕间渗出来,琉璃毫无生机的眸子不可控制的转向他。

君无霜扔出一块玉佩在她身上,“这个人得罪了玲珑,杀了他,我放你走……”

琉璃看了一眼那玉佩,唇角扯了起来,仿佛听到这世间最可笑的事,“不可能。”

君无霜被她眼中的嘲讽刺痛,见她不从,面色一冷,“来人——”

托着一方托盘的宫人从门外走进,待琉璃看到那人托盘上放的东西,瞳孔猛然收缩起来!

“全部给她喂下去——”

第2章 罂膏

几日后,午时。

琉璃缩在床上拿被子裹紧身体,浑身如同被无数只虫蚁啃噬着,下一秒便血肉模糊。

“冷姑娘,要是难受就别再忍了,咱家托着这药……也累了……”一个宫人端着托盘立在她的身侧,虽躬着身却面露鄙夷,阴恻恻的开口催促着她。

她喘气声愈发粗重,因忍耐指尖钳进手心,被子上身上尽是血痕,像一只用力蜷缩刺猬,又痛苦又可怖。

她忍了好久,终是从床上伏起身,带血的手指微微颤抖伸向那托盘里的药片……

罂膏,至纯至邪,只要连用七日……必是此生都戒不掉的瘾!

君无霜,竟然会用这样的方法控制她,让她成为替他和冷玲珑杀人的工具……

“无霜,你小心一点……”

有女子笑闹的声音传进屋子,笑声愉悦妩媚,琉璃触向那片罂膏的手指忽然顿住,细密的汗水之下,脸色白的更厉害了——

这天下,能直接唤出那两个字的女人,只有一个。

院外。

君无霜从那棵高大的梧桐树上飞跃下来,手里托着一只筝,面带笑意走向院中由婢女扶着的华贵女人,面容俊美,“玲珑,朕说过,只要是你想要的东西,朕都会取给你。”

女子一身华贵红衣,腹部隆着,接过他手里的筝,头埋在他胸前勾唇,“皇上讨厌,又在这里打趣玲珑,一个筝也要说这么多的情话……”

君无霜笑了几声,将她紧紧揽在怀里,“玲珑不喜欢?”

冷玲珑抿唇一笑,摇摇头,嗔道,“皇上,你明知道臣妾在跟你说笑……”

两人相拥着在树下你侬我侬,一转眼才看到扶着冷梧宫门框看着他们的女人,脸色苍白,布满汗水。

视线相对的一瞬,冷玲珑握着纸筝的手指微微蜷起,她面带歉意和不舍离开君无霜的怀抱,朝宫门走来,“师妹这是怎么了?”

她脸上的心疼真真切切,若不是那关切根本不达眼底,琉璃都要以为眼前的女人失忆了。

琉璃苦笑,声音虚弱断续,“师姐……你知不知道……君无霜灭了千玑阁……”

冷玲珑一顿。

“冷琉璃,你真可笑——”片刻,她忽然轻笑起来,那笑容隐秘而诡异,“你问我知不知道君无霜灭了千玑阁?我当然知道。因为……那本来就是我的主意……”

琉璃不可置信的睁大眸子,“师姐,你——”

冷玲珑眉眼一厉,正准备再说什么,忽然瞥见身后跟上来的人,转而温婉委屈的扑到来人怀里,

“皇上……是臣妾多管闲事,师妹身体不适,又看我们恩爱,有怨气迁怒于玲珑也是常情,皇上不要怪罪于她……”

那副架势仿佛是她对冷玲珑说了什么十恶不赦的话,琉璃心下升腾出急怒,刚想辩解,君无霜一把掐住她的脖颈将她甩到地上。

身体剧痛,却不及男人声音里阴沉冷漠带给她的心痛,“冷琉璃——你重伤不愈,玲珑专门找来罂膏治你,你不感激玲珑反而恶语相向,真该死!”

原来,喂她罂膏也是冷玲珑的主意……

“皇上,”冷玲珑眉眼变了变,扶住他的手,“师妹这番性子,皇上还是放她出宫吧……”

冷琉璃在宫中一日,她便一日不得心安,她一定要想办法,把冷琉璃和君无霜分开。

而后,一个被驱逐的人,生死不就由她冷玲珑说了算!

第3章 豁得出去

冷琉璃表情痛苦,似乎在强忍着不让眼里蓄着的泪水落下来,君无霜触到她这番模样,不由黑眸一深,蹙起眉头,

“你若想离开,不要用这种方法。杀了风天硕,朕就放你离开——”

“皇上,”好久,琉璃才从地上抬起头,逼退眼眶里的湿意,眸子清亮而黑白分明,“琉璃杀不了他……”

她的神色因陷入回忆忽然和软,君无霜将那份柔软尽收眼底,狠厉从他的墨色的眸底一分一分倾泄而出,

“杀不了,还是不想杀?别忘了,你曾是朕的银衣卫统领,是朕最好的刀……”

那冷淡的声音像是一股寒意侵入她的五脏六腑,“何况,你还有这么一张脸,作为女人,只要肯豁得出去,有些事会简单许多……”

“……”

手指徒然失去了力气,听着耳边响起木门关上的声音。

琉璃伏在地上,很久没能起来。

……

夜深,凤霞宫,一道黑影掠入。

镶金床榻前烛火微动,冷玲珑从床上睁起眼睛,视线落在与脖子一寸之遥的冰冷剑梢。

不急不缓的起身,冷笑,“师妹这是做什么?”

她就猜到,她这蠢笨的师妹今夜一定会来!

冷琉璃持剑的手微微颤着,“师姐,我父亲从小收留你,教你医术,视你为亲生女儿,你为什么让君无霜灭了千玑阁……”

“为什么?”冷玲珑幽然一笑,面色在烛光下冷漠阴鸷,“我的好师妹,也就是你会这么傻还专程过来问我为什么。”

她站起身,不住叹息,“谁让他们那么不识趣,瞧不起我跟过北荒那个老不死的昏君,阻止我和无霜成亲,该死!”

“你明知道君无霜执意要娶你,他们阻止也没有用……”

“是啊,所以还要怪……”冷玲珑朝她靠了靠,声音阴冷,“他们知道,当年到底是谁救了皇上……”

冷琉璃只觉血气从胸腔上泛,喉咙里尽是腥红,“你说过,一开始是君无霜认错所以错过了解释的时机,那是欺君之罪,所以我答应,那件事永远都不会说出去——”

冷玲珑笑得很冷,“别再自欺欺人了冷琉璃,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你有多爱君无霜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她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师妹,深爱着那个男人,爱到为他违反门规,背弃师门,不要名分随他出征多年。

而错,就错在她当年引狼入室!

冷琉璃持剑的手微微送下来……

犹记得那一年下山与他初遇,山洞里四处冻雪,他一身血衣,伤了眼睛,不知从哪里来。

本不打算带他走,而当她把断箭从他身上拔下来时,他连闷哼都没有一声。那一刻,她终是抹净了那张满是血污的脸,英俊淡漠的男人,手中泠泠似水的长剑泛出冰冷白光。

阴沉沉的天,寒风像夹着刀子,烈马被狂风卷起的碎石击得嘶鸣,琉璃自己回阁尚且艰难,何况马背上还托着一个男人。

七天的路她走了半个月,一路上只护着他和他要用的伤药,一回到千玑阁,她便去找自小修习医术的师姐。

她耽误了回程,在阁中闭关受罚,可想到人已经送到师姐那里,便只觉心安。

君无霜在一个午后醒来,眼睛敷了草药,恢复清明。

冷玲珑坐在他的床边,他幽深的眸子仔细端详她,轻笑:“是你救了我?”

冷玲珑沉着一张清秀的脸,不点头也不摇头,只琢磨着刚刚从他怀里掏出的玉佩上印的是什么字,没有说话。

他看了看四周:“这里是在医馆么?你叫什么名字?”

冷玲珑淡淡勾了勾唇角,“玲珑。”

“玲珑……”君无霜声线,握住她的手:“我是君无霜。”

冷玲珑微微抬眼看他,又似不好意思低下头,却没有将手抽开。

……

第4章 朕亲眼看到

琉璃责罚结束,回到院中看到的便是君无霜和冷玲珑一起散步的情景。

君无霜将她错当成玲珑——

而玲珑给出的说辞却让她无法向他解释。

琉璃心碎,这个她用生命救下来的男人甚至不知她得姓名便要离她而去。

她不甘,所以他离开的第二天,她便去追随他。用她的武功做筹码,成了他最好的一把刀,组建银衣卫上阵杀敌,甚至在他一次醉酒后,被迫成了他的女人。

直到当一切风平浪静,他立了他心底最爱的女人做了皇后。

于是,战事,权斗,冷玲珑从未卷入任何的风尖上去。

……

“冷琉璃,你跟你的父亲一样傻,竟敢阻挡我做皇后。君无霜最是看不得我委屈,所以才杀了冷锋……”

冷玲珑笑得温婉,琉璃双眸愈发通红,握着剑的手不住颤抖,几乎要失去理智。

心头袭来的痒意却让她身子忽然一软,手里的剑“咣当”一声朝掉了下去!

冷玲珑勾唇一笑,脚尖朝她的心窝狠狠踹去,然后从床榻上坐起来,居高临下的表情像在看一只蝼蚁。

“冷玲珑……”琉璃捂着心口,身体不住颤抖着,痛意从四肢百骸发出来,皮肤中如有千万只虫蚁啃噬,“你,你无耻……”

婴膏是千玑阁禁药,只有重伤难忍疼痛者才被允许施以少量,玲珑跟父亲骗取婴膏药方,却要用到她身上!

冷玲珑唇角的笑愈发得意,“看看,这就是你那阁主父亲最喜欢的女儿,东靖战无不胜的女英雄,还不是跪倒在我冷玲珑的面前?”

绣鞋踩在地上细白手指上,只听得关节一节一节碎裂的声音,

“冷琉璃,师姐其实是真的该谢你。当年若不是你救君无霜,这些年又为他出生入死,落得一身伤病换来他的皇位,师姐又怎么能成为东靖的皇后呢?”

琉璃身上越来越冷,越来越痛,冷玲珑一句一句的挑衅终于让她承受不住,琉璃只想阻止她,抓起手里的剑便胡乱刺出去——

宫门却忽然被一脚踹开,一道明黄袭向她,只听得右肩骨骼碎裂的闷声,她手中的剑掉落,扶着肩头缓缓从床榻上滑下去——

无须多看,冷琉璃知道她的右肩碎了,她数次出入战场从未受过重伤,没想到君无霜轻易便将她的锁骨折断……

“君无霜……”琉璃好久反应过来,痛的好久才挤出声音,“是冷玲珑——”

“闭嘴!”君无霜声音里只有朕怒,“朕亲眼看见你拿剑刺向玲珑,你还想怎么狡辩!”

琉璃痛的蜷缩在地上不住吸着气,大颗眼泪从空洞的眸子里流出来,隔着朦胧的泪眼,却只看到君无霜揽着冷玲珑,一脸焦急,

“朕得到消息便立马赶了过来,玲珑,你有没有被伤到……”

冷玲珑很勉强扯出一丝笑,有些赌气的冷声,“皇上这时想起关心玲珑?臣妾还以为,皇上只惦记琉璃师妹对东靖的功不可没……”

她语气里带着哀怨,君无霜尽数听懂了,蹙道,“玲珑,你生气朕将她留在宫里?朕不过是顾及琉璃是你的师妹……”

“臣妾也一次次顾及琉璃是臣妾师妹,但臣妾了解师妹,她生性冷血,真的不适合留在宫里,如今她又直接拿剑来伤臣妾,臣妾,臣妾真的没有一天不在担惊受怕……”

玲珑说到这里,捂着腹部,目光戚戚然,眼泪就要掉下来,君无霜见她这个样子,眉宇间尽是心疼,“玲珑,你放心,朕绝不会让她再伤到你——”

他一步一步朝琉璃走近。

“琉璃,你记不记得为了留在宫中,你答应过朕什么?”

第5章 收买人心

“你说——初心不变,一心护主。但你现在,竟然连朕最心爱的女人都伤?”

琉璃正咬牙忍着痛想要再说什么,却见君无霜忽然俯下,掌风稳准的重击她的左肩!

右肩的痛尚未麻木,左肩骨头碎裂的痛再次让琉璃叫出声来——

双肩俱碎,她的武功废了!

而君无霜却只是沉默一秒,起身,

“曹安……”

“奴才在……”

“冷琉璃以下犯上,意图伤害皇后,废去武功,打入天牢听候发落——”

“是。”

牢房脏污,不见天日。

冷琉璃终日躺在冰冷的地上,满身血污,骨伤不愈,一丝都活动不得。

最要命的,还是每日午后从心底蔓延出的瘾,像千万只虫蚁吞噬蚕食着她的骨血,奇痛奇痒无比,一寸一寸摧毁她的意志……

冷琉璃撑了不过两天,便浑身滚烫,意识模糊,昏死了过去。

“哗——”

“哗——”

不知浇了几盆冰水,冷琉璃从冰冷刺痛中清醒过来,却怎么也睁不开眸子。

隐约中似乎能听到男人怒到极点的咆哮,

“朕要的是一个听话的人,不是一个死人……”

牢房里跪了一地瑟瑟发抖的狱卒,君无霜一身明黄站在其中,一脚踹翻那个离他最近的狱卒,面容阴鸷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她若死了,朕诛你们九族——”

“皇上,皇上,奴才真的没对冷姑娘做什么,实在是冷姑娘的伤势太重,她又根本没有求生的欲望,奴才……”

“你说什么?”君无霜蓦然转过身来,“你说她,想死?”

“……”

牢房里的气氛阴冷的像一座坟墓。

君无霜一步一步靠近那在地上昏睡不醒的女人,看着她被鲜血浸透的衣衫,她肩胛骨处的伤势还往外渗着血,他却一拳锤了进去——

冷琉璃一口鲜血喷出来,缓缓睁开眼睛,虚弱喘气。

“冷琉璃,你想死?”君无霜的俊颜出现在她模糊的视线里。

琉璃干涩的嘴唇动了动,好久都没有发出声音,只有大颗大颗的眼泪不住从眸子里落下来,空洞毫无生机的眸,像一潭死水。

她不想死。

她有什么颜面去见九泉之下的父母和同门师兄妹……

但是君无霜,你叫我如何活着……

“皇上……”她虚弱的几乎发不出声音,满是泪水的眸子映着君无霜冷漠英俊的一张脸,“为何……来找琉璃……”

君无霜神色一瞬沉了下去,负手在牢房里踱了几步,声音淡漠如冰,“冷琉璃,你以为朕想来看你?”

“朕还真是小瞧了你!前脚刚把你打入死牢,后脚军卫左右两个统领便都过来跟朕求情,要挟朕说赐你死刑会寒了将士们的心,要朕饶恕你。”

他缓缓俯下,拨开糊在她脸上带血的乱发,声音里尽是咬牙切齿的嗜血味道,

“冷琉璃,你何时会这么工于心计,收买人心?”

工于心计,收买人心吗?

原来他来看她,是因为这个……

琉璃心头一片苦涩,心道,君无霜,你知不知道,我最能收买人心的东西,不过是这一颗曾经对你毫无保留的伤痕累累的心。

“皇上的意思……琉璃明白了……”

琉璃好久扯出一抹笑容,手指蜷缩好久,将地上一片锋利碎石抓握在手中,还不及君无霜反应,猝然划过脖颈——

第6章 身孕

她自我了结,他便不会落人口实。

猩红的血珠像细碎的链在空中划出一道,君无霜瞳孔骤然一缩,目眦欲裂。

一把将她从地上抱起来,声音几乎是在咆哮,“来人!把仲扶桑请到冷梧宫来,救不活她,你们都下去给她陪葬——”

冷琉璃一直处在将要昏倒的临界,直到仲太医赶过来给她敷了伤药接了骨。

但由于筋脉大伤,就算是骨头接好,她一身的武功也废了。

心里全是痛楚,冷琉璃终是闭上眼睛,再次昏过去。

“皇上,”

仲太医将伤口处理完毕,扶着女人的脉,忽然脸色一变!

“说……”

仲太医脸色异样,“皇上,微臣探得……冷姑娘她……她怀了身孕……”

君无霜脸色诧异,像是没听清太医的话,“你说……什么?”

“皇上,冷姑娘已有两个月的身孕,”仲太医躬身,脸上带着遗憾,“可惜冷姑娘最近有服用极纯的婴膏,这胎儿就算生下来,多半……是痴傻。”

“……”

琉璃不知睡了多少天才醒来。

床帐上的花纹让她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她下意识动了动手指,似乎比之前要灵活一些,身上的伤……痊愈了不少。

琉璃从床上起身,一转眼便看到坐在她床侧的软榻上的女人,华贵雍容,姿色美艳。

冷玲珑淡淡瞥了她一眼,镀金的指尖掩了掩茶盏的雾气,饮一口茶,“师妹,你醒了……”

“冷玲珑,”琉璃发声时才惊觉自己嗓音沙哑异常,她打量一眼四周,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冷梧宫,“我怎么在这里……你又来做什么……”

“师姐过来是想告诉你,师妹,恭喜你有喜了……”

“……”

冷琉璃愣了两秒,伸出手指抚了抚平坦腹部,灰败的眸底像是被点了一星火光,现出在她脸上许久未曾出现的生机来。

她……有喜了?

她有了和君无霜的孩子?

她要做母亲了么?

冷琉璃想扶着身子坐起来,身上的伤口牵扯着浑身都痛,只得作罢。冷玲珑唇角微微勾了一下,从身后端起一个碗递给她。

漆黑的药汁,盛在洁白的瓷碗里,琉璃盯着冷玲珑,面露防备,并不接。

冷玲珑冷笑连连,“师妹,你怀的是皇上的孩子,你知道皇上最喜爱纯良之人,本宫就算再讨厌你,也不会这般愚蠢……”

“喝吧,不然,你的伤和罂膏的毒,恐怕是保不住这孩子……”

琉璃本还犹豫,听到她说孩子,端起药碗便悉数饮尽。

温热的液体咽下,原本的伤痛微微有所减缓,但不过片刻,腹部忽然疼痛难忍,仿佛有刀尖在刮着她腹部的肉——

“冷玲珑……”琉璃一把抓住冷玲珑的手腕,痛的还未说出什么,门外的廊上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冷玲珑唇角勾起来,一把甩掉她手里的碗,反扼住她的手腕,痛心疾首的几乎要落下眼泪来,“师妹,我知道你恨皇上,也恨这个孩子,但孩子是无辜的,你怎么这么狠的心!”

第7章 枯萎

然后她梨花带雨的转向进来的男人,满心愧疚,“无霜,是我不好,我不该提早告诉师妹她有了身孕,更不该不留意间让师妹把她身上那极烈的药吞了去……”

琉璃听不懂冷玲珑的话,只看到脸色阴冷震怒的男人,带着一身嗜血的寒意走向她——

他盯着她苍白的脸和额上如豆落下的泪珠,好久,声音从喉骨中挤出来,“冷琉璃……你狠……”

琉璃看着他,满脸是泪,痛的几乎发不出声音,“皇上……救它……救救它……”

身子只被无情的狠狠甩开。

君无霜的声音冷的像淬在寒冰里的刀光,“冷琉璃,是你要亲手杀掉朕的孩子……现在又要朕救她,这一出……是演给谁看呢?”

“不过你再演都没有用,朕不会救她。因为这个孩子,朕根本不会要——”

冷琉璃还未来得及去体味初为人母的喜悦,便被君无霜的话心凉个彻底……

“皇上,”冷玲珑站起身来,温软的手指扶住他,

“现在救,还来得及。师妹纵然有错,臣妾也曾为其痛心,但臣妾爱皇上,自然不会因皇上的子嗣嫉妒师妹,皇上为何……”

“玲珑,”

君无霜大手覆上她的,打断她没说出口的话,看着她的目光里有欣赏,有宠溺,有心疼,“你性子温淡,向来不争,受了委屈向来只会自己忍着,可是朕,不想你受这样的委屈……”

“云霜……”玲珑眼角浮出湿意,低下头。

“朕的皇子,只会是你冷玲珑所出,其他女人的野种,朕不会要。”

君无霜坚定的握着她的手,视线再转向冷琉璃时变得冷漠,

“就让她,承受她该受的……”

琉璃终于绝望,她伸向他们的两臂疲软,甚至挣扎都只是含糊不清的呀呀叫喊。

药汁的作用愈来愈烈,腹部剧烈的绞痛,如刀片一层一层的剥着血肉。血水从她腿间流了出来,混着汗水,还有她那未成形得孩子,簌簌向下冒着,浸湿了她身下的整片床褥……

琉璃只觉得肝肠寸断——

她曾伴君百战,刀光剑影,数次擦肩生死,竟不及这一碗药给她的痛和恐惧。

那是她的孩子,她心底还未来的及燃起的希望,它走的那么快,那么猝不及防。以至于她心里除了痛,竟也生不出其他感觉了。

她知道,从此以后,再爱也没有用了。

再爱也没有用了。

他杀了她的家人,折了她的双臂,又杀了她的孩子……

最后,冷玲珑似乎觉得场面太过残忍,蹙眉捂着心口起身,君无霜便再没看冷琉璃一眼,扶着他心底那良善,温婉不争的女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冷梧宫。

只剩痛苦的哀嚎,在冷梧宫响了一夜。

……

孩子流失的那样快,就像不曾来到这个世上,就像她做的一场噩梦,梦醒了,便不会再痛。

冷琉璃大概只把它当做了一场噩梦。

皇上不知出于何种缘故,自那天后,竟开始给她宫里添宫女,也有补药每日送到宫里来。

她不悲,不喜,也不提起那个孩子。

就像一朵坚韧的花,也终是枯萎了。

本以为她会一直这样老死在宫里,直到有日,皇后的诏书传进。

第8章 赌

宫外断崖。

冷玲珑由两个侍女搀扶着长身而立,一身厚重华贵的衣裙,足月大的肚子被掩的严严实实。

琉璃走近她,看着她的肚子,手指紧紧攥起来,声音冰冷,“你找我什么事?”

冷玲珑撤掉身侧侍卫,“本宫要与师妹说些体己话,你们都下午吧——”

待侍卫走后,琉璃漆黑的眸子静静地盯着身侧的女人,“你不怕我杀了你……”

冷玲珑一滞,突兀的便笑了起来:“冷琉璃,不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跟废人有什么区别,你杀得了我吗?”

她语调里甚至带着一抹可怜,看琉璃不说话,勾起一抹笑,“师妹现在也懂得利用男人的悲悯之心了。”

琉璃没有搭声,她甚至不能看她,只要看到那眉眼,她便会忍不住掐死她这个自小一起长大的师姐。

“师妹不会以为丢掉一个孩子,就能让君无霜心生愧疚,回心转意,对你产生感情?”

琉璃终于明白冷玲珑为何叫她来这里。

她不回话,这是最无声的藐视。冷玲珑终失了耐心,一步一步贴近她,向黑色的断崖逼去,“师妹,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她说完这个,不及琉璃反应,勾起一个笑,莲步轻移,忽滑下山崖。

琉璃不防此着,待反应过来,眼前闪过过一抹明黄,只见君无霜朝断崖纵身一跃,提气将她护在怀里——

冷玲珑捂着腹部,脸蛋被崖上尖石划破,鲜血之下难掩苍白。她甚至顾及不上脸上的擦伤,鲜血从她的腿间汩汩流出来,她双手扶着肚子,嘶声痛哭起来。

“无霜,臣妾的孩子……臣妾的孩子……”

君无霜将她拥在怀里,悲恸激动,“玲珑,太医马上就到,朕绝不会让你的孩子有事……”

冷玲珑哭的凄厉,“皇上,臣妾好痛……”

君无霜急的整张脸几乎扭曲,直到冷玲珑慢慢平息,他忽转身盯住站在他们身边一脸惊疑的琉璃,目光能淬出血来——

冷琉璃怔楞着看着这一切,眸子里的光,愈发灰暗,愈发冰凉。

她甚至放弃了解释,君无霜大怒,起身站起来,一脚蹬到她刚刚小产过的的肚子上。

“冷琉璃,你这个贱人……玲珑的孩子若是有什么事,朕要你死无全尸——”

冷琉璃又进了天牢,冰冷的牢房,黑色的铁链,一鞭狠过一鞭的刑罚。不出一个时辰,她已经成了血人,皮开肉绽,浑身是血的挂在刑具上。

“吱呀——”牢门打开,君无霜裹着一身寒气走进来。

琉璃眸子动了动,见是他,又低了下来,下巴却被狠狠捏起来。

“玲珑跟朕说,是她自己摔下去的……”

琉璃扯了下唇角,染尽讽刺,“她竟然也会……说实话……”

“你以为朕会相信么!”君无霜眉目里直邮恨,手下得力道几乎要将琉璃的下颌捏碎,

“琉璃,是朕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伤害她!她那番纯良,到现在都在替说话,但是你知不知道,她有多爱那个孩子……”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深院寒宫》

标签:深院寒宫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玩pk10微信群北京赛车9码技术找北京赛车pk10微信群北京赛车精准人工计划群北京赛车5码倍投方法北京赛车推广工作室北京赛车计划最准北京赛车龙虎冠军计划群北京赛车pk10冠军赚钱玩法幸运飞艇稳赚玩法北京赛车2码规律北京赛车6码规律北京赛车攻略全解北京赛车投注ba北京赛车反梅花北京冠军的玩法技巧北京赛车p10软件北京赛车抓长龙pk10带玩群北京赛车单调王软件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