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婚恋 > 正文

爱你无声拨心弦

adminadmin 2018-10-17 75 0

1537242573363.jpg 爱你无声拨心弦 婚恋01 死了最好

肖灿在去产检的路上,出了车祸。


肇事者给霍远凡打电话,霍远凡只冷冷地说了一句:“她死了最好,没死就别烦我。”


不巧的是,撞她车的是本市有名的交际花,交际花认出了她,听霍远凡这么一说,嘴角轻蔑的一翘,“霍太太听见没?霍少说你没死就别烦他,好了,就这样了,拜拜~”


就连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外人,都仗着霍远凡对她的冷漠和残忍轻贱她。


“孩子——”她一手捂住疼痛的腹部,一手哆嗦着摸出手机准备拨120,谁知她的车砰的一下又被撞出好几米,手机脱落,她整个人东倒西歪,只凭着安全带固定着。


终于停下。


“肖灿——”霍远凡的声音,阴冷的传了过来。


她偏头,半降的车窗,露出霍远凡英俊冰冷的眉眼,丽眸睁大,他居然开车撞自己?


他明知道她刚刚被撞。


“妮妮回来了,我提前给你打个招呼,让你做好欢迎她的准备,要是惹她不高兴了,有你受的。”冷冷地警告过后,丝毫不在意她的死活,绝尘而去。


肖灿指尖攥的紧紧的,冷汗自额间落下。


他打招呼的方式就是开车撞她?


在他心里,果然乔妮妮才是最重要的。


腹部,愈加疼痛。


腿间甚至涌出阵阵湿意。


这是她的第三胎,怀头胎时,她满怀期待的告诉霍远凡,希翼着因为孩子两人之间能和好如初,结果他冷漠地要她打掉,她离家出走以示抗议,他大发雷霆,整个城市的露天屏幕上都播着她的照片,喊着:肖灿,霍少喊你回家堕胎,反抗即是死!


一夜之间,她成了整个S市的笑柄,人人都知道肖家大小姐被霍少轻贱,婚后生活得不到丝毫的尊重和宠爱。


所以,哪怕一个闯红灯撞到她的交际花,都能耀武扬威地欺辱她。


“孩子——”这第三胎是双胞胎,是她在霍远凡脚边跪了一天一夜才保住的,她很想生下来,可是此时此刻……


“小姐,你受伤了吗?”


执勤的交警走了过来,她得救了。


医院里,一番检查后,因为出血有早产迹象,医生竭力建议她卧床保胎,否则孩子不保。


她一个人挂号办理住院手续,一个人卧床休息,饿了点外卖送到病房。


仅仅安稳地住了两天后,霍远凡气势汹汹地来了,一把扼住她的脖颈,凶狠阴森的质问:“你明知道妮妮回来了,却避而不见忽视她,你想死吗?”


“你撞得我差点流产。”肖灿悲愤,到底心有不甘。


霍远凡冰冷的笑,“你的贱种,流掉正好,你以为我想你生下来?”


一句话,抽走肖灿所有愤怒和委屈,黑亮的眼底只剩沉寂,肩膀也垮了下去,霍远凡见此,喉结涩然一动,语气更加冰冷,“身为强-奸犯的女儿,本就够下贱的,还想安安稳稳的生孩子?”


猛然用力,肖灿直接被掐着脖子拖下了床,“给我回去照顾妮妮。”


肖灿忍着痛,曲着双腿趴在床边,待霍远凡松手,用力平息呼吸,掉过头,直勾勾地回视着霍远凡,“我自己会走。”


02 只有赎罪

霍远凡看进肖灿黑亮的眼底,清眸中带着一丝倔强,这一丝倔强,让他莫名地感到愤怒,“肖灿,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你活着的唯一意义就是赎罪,你只配给妮妮做牛做马。”


肖灿长睫微颤。


“我说过多少遍了,我们肖家没有对不起乔妮妮,相反,是她害死了我父母。”


“贱人——”霍远凡怒不可遏,一巴掌甩到肖灿脸上,肖灿整个人重新趴回病床,半边脸立刻肿的老高,耳朵里也嗡嗡作响,“证据确凿,你们肖家毁了妮妮一生,事到如今你还有脸狡辩?”


肖灿舌尖死死抵着后牙槽,奇异的,这一刻脑海里居然闪现她和霍远凡的种种过去,那时候真是美好的让人心动。


直到那一天,好闺蜜乔妮妮借住在他们家,半夜突然哭喊着说她父亲强奸了她,从那天之后,一切就都变了。


全面爆发的肖氏董事长性-侵丑闻,让肖氏股票一落千丈,她的父亲被诸多媒体公开讨伐谴责,最终不堪压力跳楼自杀,而她母亲,随后殉情于旁。


一夕之间,她 从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沦为被人耻笑唾骂的强-奸犯女儿。


可事实不是这样的!


她的父亲肖明是被乔妮妮冤枉的,乔妮妮根本就是栽赃嫁祸!


可是没人相信她,就算是与她一起长大的霍远凡都不相信她!


还不等她反应,手臂被扯住,她被生拉硬拽地扭送回家。


两天没回来,家里俨然大变样,很有改头换貌的趋势。


乔妮妮舒舒服服地躺在沙发上吃着新上市的樱桃,见到肖灿,俏脸一僵,立即畏缩地坐直身子看着她,“灿灿——”


她起身跑到霍远凡身后,紧拉着他的大手,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小鹿眼睛,害怕警惕地盯着肖灿。


霍远凡见她这副模样心疼至极,“妮妮别怕,在这个家里,肖灿就是你的佣人,你可以随便使唤她,她不敢拿你怎样的。”


乔妮妮摇头,“这怎么行,灿灿不仅是我好姐妹,还是你的妻子啊。”


霍远凡薄唇一抿,“妮妮,你就是太善良了,我娶她,本来就是折磨她让她赎罪的,你不用心软。”


乔妮妮仍旧摇头,“不行的,无论如何她都是我的好姐妹。”


肖灿身体还没养好,被霍远凡这么一折腾,腹部又隐隐约约疼起来,她不想听两人废话,抬脚准备上楼,谁知头发忽地被霍远凡一把扯住,“不把妮妮伺候好,你哪也别想去。”


肖灿霍然转头,目光里是无法隐藏的愤怒,“乔妮妮是世界上最伪善的贱人,她害死了我爸妈,你还要我伺候她?”


霍远凡的眉眼,刹那间露出森冷和煞气,恐怖阴冷的样子,仿佛要把她恶狠狠的撕碎。


肖灿顿时后悔了。


霍远凡的手段,她深刻的领教过,跟他对着干,只会落得更凄惨,就像她第二次怀孕,她还没告诉他,他已经派人知会她去流掉,那一次她选择自己主动去。


与其被他大动干戈地绑着去,不如自己去痛快些,还免得让全市人看笑话。


“你找死。”霍远凡猛一用力,肖灿本能地护着肚子往前一冲,狼狈中,双膝重重跪到地上,额头磕到台阶上,顿时鲜血直流,可她却腾不出手去捂伤口。


03 孩子是孽种

肖灿纤瘦的后背痛成一道弓形,双臂抱着肚子,任凭额头的伤汩汩往外冒血。


“哎呀,灿灿,你没事吧?”乔妮妮惊慌地扑过来硬是拉住她的手臂,肖灿眉头紧皱,很想一把甩开乔妮妮,可她不敢用一点力,生怕动了胎气,也怕霍远凡再对她动粗。


为了孩子,她只能忍。


“我没事……”艰涩吐字,偏头,想要看一眼乔妮妮虚伪的嘴脸,谁知她竟惊恐害怕地往后一摔,满脸难过委屈地盯着她:“灿灿,为什么要推我?”


肖灿愕然。


转瞬反应过来,她又被乔妮妮算计了!


耳畔涌动起剧烈的劲风,她干脆闭着眼把完好的半边脸伸到霍远凡面前。


霍远凡骤然看到她脸上的血,心脏一缩,举到半空的手顿时一僵,指尖不受控制的发颤,最后紧握成拳,“肖灿,你真是不知悔改。”


预期中的疼痛没有落下,肖灿睁开眼,冲霍远凡弯了弯唇,“我去做饭。”


她终于识相地走向了厨房,仿佛认命一般的不吵不闹,可霍远凡心里反而不好受了,刚要让她上楼先处理头上的伤,乔妮妮挽住他的胳膊,“远凡哥,灿灿刚刚没有推我,是我自己没注意摔倒的,你就别为难她了。”


霍远凡回神,自嘲一笑。


肖灿有多恶毒,他居然心软了?


“妮妮,你就是太善良了。”一瞬的心软后,恢复之前的冰冷。


乔妮妮脸露伤感,水蒙蒙的大眼里涌出泪水,“虽然他们肖家人那样对我,但我真心拿灿灿当好朋友的——”


霍远凡动容,冰冷的视线射向缓步走去厨房的肖灿,“你滚,你身上这么脏,烧出来的饭菜也恶心的让人无法下咽。”


肖灿一僵,缓缓转身,“这里是我家,凭什么是我滚?”


目光,直勾勾地落在霍远凡冷峻的脸上。


曾几何时,她是他的掌中宝,现在为了乔妮妮,竟如此践踏她。


三年的婚姻生活,无尽的冷漠和折磨,快要把她对他的爱磨没了。


心口,窒息的痛。


乔妮妮不安地拉了拉霍远凡,“远凡哥,灿灿现在是个孕妇,我们应该多照顾她……”


霍远凡脸色阴沉,温柔地牵住乔妮妮的手,“我带你出去吃饭,然后去看电影。”


乔妮妮立即高兴起来,离开时,回头得意地看一眼肖灿。


肖灿缓了好久,又简单处理了一下额头的伤,为自己煮一大碗面条,吃完上楼睡觉。


她睡的并不踏实,模糊间,脸上突然一疼,睁开眼,一沓照片被霍远凡用力砸在她脸上,“肖灿,我从不知道你竟下贱到这种程度。”


肖灿抹一把脸爬起身,目光扫过四散落开的照片,每一张照片上都是她和杜泽在一起的画面,其中有几张是她穿着睡衣露着香肩躺在杜泽怀里,而杜泽则一脸深情地看着她。


“我不知道这些照片怎么回事。”


心里一慌,下意识的解释。


霍远凡眉眼满是暴怒,一把掀掉肖灿身上的薄被,“你肚子里的孽种是杜泽的,对不对?”


一想到她怀的是另一个男人的种,他就恨得牙痒痒。


她甚至为了这对孽种,跪了一天一夜让他同意生下来。


肖灿骇然睁大眼,摇头,“不,是你的,你相信我。”


霍远凡嗤嗤冷笑,“六个月前我根本没碰过你,我们霍家也没双胞胎的基因,倒是杜家有,你还敢说孩子是我的?”


04 离婚

“孩子就是你的。”肖灿倔强地迎视着怒气滔天的霍远凡。


那天他喝醉了,强上了她,之后她就怀孕了。


霍远凡不信的冷笑,“妮妮说你六个月前跟杜泽一起到美国找过她,我查过了,结婚三年来,你从未跟杜泽断过联系。”


男人额头青筋气得直跳,眼神锐利嫌恶。


他信了乔妮妮的话,无论有多么的漏洞百出,他仍然相信!


而他妻子的话,都是居心叵测,都是假的。


肖灿颓败地摇头,“我没有,我跟杜泽一起是因为……”找乔妮妮害死我父母的证据。


后半句,没有说出口。


以霍远凡对乔妮妮的偏信和宠爱,说了只会让他更加痛恨厌恶自己。


“说不下去了?”霍远凡的语气,无比的暴躁,双眼如倒刺的利箭,恶狠狠地剜着肖灿,“孩子生下来,不管是不是我的种,都会交给妮妮养。”


肖灿不敢置信,不由炸毛,“霍远凡,孩子是我的,你凭什么交给那个贱人?”


“啪——”


因为‘贱人’二字,她脸上又重重地挨了一巴掌,紧接着一份文件扔到她怀里,她本能地捞起一看,离婚协议四个大字刺痛了她的眼。


“肖灿,签字离婚。”


霍远凡的声音,从未有过 的冰冷决绝。


肖灿快速地浏览一遍,不可置信的扬眉:“你把肖氏给乔妮妮?肖氏是爷爷和我爸两辈人的心血,你要把它送给一个外人?”


“这是妮妮应得的补偿,”霍远凡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你的孩子也是她的。”


肖灿气得浑身发抖。


三年前肖氏岌岌可危,是她求着霍远凡注资肖氏并亲自坐镇管理,在他的要求下她签了一份赠予协议,肖氏等于落进霍远凡囊中。


那种风口浪尖上,他都坚持娶她,他又那么骄傲自负,她以为他不屑把肖氏据为己有,却没想到他确实不要但却要给乔妮妮。


“不,我不要跟你离婚,这份协议我死也不会签。”她愤然撕掉协议。


“协议撕了我还会打印,你要是敢不离,就等着去死吧。”


他阴冷决绝的语气,像是刺刀戳进肖灿心口,鲜血淋漓的疼着,可她不打算妥协。


“灿灿——”当她痛苦不已时,乔妮妮悄然走了进来,眨着一双人畜无害的小鹿眼睛瞅着她。


“你来做什么?”肖灿警惕地绷紧身子,秀眉皱的死紧。


乔妮妮盈盈一笑,“我来看看我未来的孩子呀。”


肖灿丽眸一沉,“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孩子是她的,谁都不能抢走!


乔妮妮脸上挂着的笑冻结,受不了肖灿的强硬,干脆也不掩饰了,冷笑一声,“肖灿,你很快就会失去肖氏和霍远凡,就连你生的孩子都会给我抚养,等你一无所有了,我看你还有什么好硬气的。”


“乔妮妮,你害死我父母,为的就是骗取肖氏对不对?”肖灿拧眉质问。


乔妮妮走过去关上房门,回头朝着肖灿阴测测的笑,“不,我为的是霍太太的位置,我无法忍受眼睁睁看着你嫁给霍远凡,我嫉妒你,嫉妒的要命,我要摧毁你,从根本上摧毁……我以为你成了强奸犯的女儿,霍远凡就会抛弃你,谁知他没有,他还是娶了你。”


意外的是,因为她遭遇这种事,霍远凡十分同情她,甚至格外怜惜,并且帮她不断地报复肖灿。


现在,不但要把日进斗金的肖氏集团让她继承,还要娶她为妻,这一切,在她想象之中却是计划之外。


一想到只要除掉肖灿这个障碍物就能和霍远凡在一起,就特别开心。


肖灿暗暗攥紧掌心之物,“你这是承认自己的罪行了?”


05 希望被毁

乔妮妮冷笑,“就算承认又怎么样,你没有一点证据,霍远凡也不相信你,他相信的是我,不是吗?”


肖灿恨得脸色发白,“你爱霍远凡就去跟他表白,为什么要把我爸害死?”


乔妮妮一脸事不关己地摇头,“我没有啊,你爸是畏罪自杀关我什么事。”


肖灿气得牙齿紧咬,“我爸一辈子刚正不阿,最受不了不白之冤,要不是你故意陷害他,他也不会以死证明自己的清白。”


在世人眼中,她父亲是畏罪自杀,坐实了罪名。


可事实根本相反。


“乔妮妮,你害死了我爸妈,晚上睡觉不怕他们来找你索命吗?”


乔妮妮扬唇一笑,“这个就用不着你操心了,你还是操心自己吧。”


说着,她突然诡异一笑,扯着肖灿往阳台走,肖灿面色一紧,“乔妮妮你想做什么?”


“你不是不同意离婚吗?我待会就让你改变主意。”


不知何时天空阴沉沉的,一道闪电略过,明晃晃照出乔妮妮疯狂的脸。


肖灿身体虚弱又大着肚子,根本没办法推开乔妮妮。


挣扎中,已经被她拽到了阳台边,她打开了窗户,冷冷地攥紧她的手, “肖灿,你去死吧。”


乔妮妮目露狰狞,肖灿觉得不妙,使出浑身力气去推她的手,两人推搡的最激烈之时,一道嘶吼传了过来,是霍远凡。


肖灿只觉得浑身一松,反应过来时只看到乔妮妮已经翻出了阳台,她悲痛欲绝又满目是恨地望着他们,“远凡哥,我的命太贱,配不上你,下辈子请你爱我好吗。”


霍远凡千钧一发间捉住了乔妮妮的手,他想拉乔妮妮上来,可乔妮妮一脸绝望悲恸,“远凡哥,你松手,我活着只会让灿灿不高兴……”


“妮妮——别做傻事,我会娶你,你会是我的太太,我会爱你的。”


乔妮妮大眼盈满泪,又哭又笑地决绝松手,“啊——”


她凄厉地坠了下去。


霍远凡心痛嘶吼,他回头瞪着肖灿,眼神里有不敢置信,愤恨,失望等复杂情绪。


“肖灿,该死的人明明是你!”


他气极了,一脚狠踹在肖灿小腿上。


肖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还来不及呼痛,霍远凡的脚碾过她的手,发疯一般冲下楼。


窗外,大雨倾盆而下。


霍远凡冲进雨里,第一时间送乔妮妮去医院,同时,肖灿被他派人强行也带了过去。


医院走廊里,霍远凡一把掐住她的脖颈,拖着她走到手术室门口,逼她跪下,“肖灿,你跪下给妮妮祈祷,祈祷她没事,否则她伤到哪我弄残你哪。”


肖灿抿唇嗤笑,从口袋里摸出一支录音笔,“这里面有乔妮妮刚刚说的话,她亲口承认她是故意陷害我爸的,因为她想把我从你身边赶走,她想做霍太太。”


录音笔打开,一阵沙沙声后,传出对话:


“你来做什么?”


“我来看看我未来的孩子呀。”


“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


听到这儿,霍远凡剑眉一拧,这时,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医生拿着病危通知书走了出来,“霍少,病人脾脏破裂大出血,有生命危险。”


06 下跪磕头

霍远凡脸色一变,“快进去抢救,一定要保证她没事,一定要!”


他在病危通知书上签了字,回过头劈手夺过录音笔,恶狠狠折断甩出窗外,“妮妮快要被你害死了,你还往她身上泼脏水,肖灿,你到底为什么狠毒到这种程度?”


“我的证据——”肖灿的注意力只在录音笔上,她厉声嘶喊,下意识扑向凌空朝外飞的录音笔,可它变成了两半,掠过她的头顶从窗口落进了大雨中。


“爸爸妈妈——”眼泪,无法控制地夺眶而出,提腿往外跑,拼命往外跑,外面大雨倾盆,可她顾不了了。


冲进大雨里,苦苦寻找。


妈妈的临终遗言要求她一定要查出真相,还父亲一个清白,她努力了这么久,终于有了证据。


可是,毁了。


被毁了。


希望没了。


脚下一滑,她摔进泥泞的草坪里,污泥溅起喷在她的脸上,泪水混着雨水,顺着苍白的脸颊往下流。


脑里掠过她这三年来寻找证据的种种艰辛。


拜霍远凡所赐,她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做什么事都分外吃力,杜泽是唯一愿意帮助她的人,所以这三年来,一直跟他联系。


六个月前去找乔妮妮,为的也是找证据。


乔妮妮很会伪装,也特别警惕,她花了三年才弄到录音。


可现在,被霍远凡无情地毁掉了。


心口,撕裂般疼起来。


不,不能放弃,这可能是她唯一的机会,这次不成功,乔妮妮一定会想办法弄死她。


爬,爬起来接着找。


跪在草地里匍匐前行,双手扒开草丛,拨开灌木丛,在雨水积聚的水堆里摩挲……她像个疯子,不停的找。


“肖灿,你卖什么惨?”霍远凡撑着一把大黑伞走了过来,矜贵傲然,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


肖灿不理他,继续找,可他的手下强行拉起了她,她被迫看向他,“呵呵——”


杏眼里,满是愤怒和失望。


看着这样的肖灿,霍远凡心口丝丝缕缕地疼起来。


“不好了霍先生,乔小姐求生意志薄弱,血压一直在下降。”医生冒雨跑过来报告。


霍远凡倏地回神,心下有愧,他差点被肖灿奋力表演的小把戏给蒙骗了,她肚子里的孩子,甚至都不是他的!


心口,闷痛起来。


“给我回去给妮妮下跪道歉。”


肖灿的后颈被霍远凡一把扼住,他像是提着一只小鸡,把她拎到了乔妮妮的病房。


乔妮妮虚弱地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紧闭着眼睛。


肖灿被霍远凡推倒在地,“给妮妮磕头道歉,请求她的原谅,并鼓励她好好活下去。”


肖灿全身都在滴水,地下很快氤氲出一摊水渍,她攥紧指尖,抬头望向手脚完好的乔妮妮。


乔妮妮能屈能伸,演技比她好太多,又有霍远凡的全盘信任,而她肖灿,什么都没有。


曾经以为霍远凡对她至少还有爱,至少还会为她考虑一下,可现在,她确定他早已不爱她了。


“妮妮,我对不起你……”


双手撑在地上,重重地磕头。


“是我不知好歹害你跳楼了,你伤的这么重一定很疼,远凡那么爱你,你疼他也会跟着疼,所以你要快点儿好起来……”


“妮妮,我马上跟远凡签字离婚让他娶你,你原谅我好不好?”


“妮妮,我真对不起你,原谅我好吗……”


每说一句话,她都重重地磕一个响头。


很快,额头未好的伤口流出血来,就连地面,都染了刺目的红。


霍远凡看着这样的肖灿,心里似被一只大手撕扯着,明明她在照他的话做,可他心里反而更加不是滋味。


“肖灿,你要是一早就有自知之明就不会伤害到妮妮了。”他开口,声音都干巴巴的。


肖灿点头,“对,是我自不量力,是我妄自菲薄,我错了,请你们大人大量原谅我——”


07 如你所愿

“砰——砰——”一时之间,磕头声响彻整个病房。


霍远凡眼皮直跳,见肖灿如此,心里异常憋闷,“够了,滚出去。”


肖灿的动作顿时一停,一手撑在病床边缘慢慢地爬起来,可眼前一黑,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下摔。


倒下时,有意仰躺着,双手保护性地紧捂着肚子。


“肖灿,你又玩什么把戏?”霍远凡拧眉,细看肖灿,她全身湿透,雪白的双手沾满了泥巴,皮肤被雨水泡的皱巴巴的,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染着血迹,唇瓣苍白地紧抿着。


她晕死过去了。


心口一缩,立即大喊医生,医生很快赶来,看到肖灿一个孕妇却浑身凄惨,个个都吓了一跳,赶紧对她进行检查和救治。


肖灿被安排在一旁的病房里,她发烧了,烧的很厉害,虽然怀着孕,可医生不得不给她用药。


病房里,霍远凡看着昏迷不醒的肖灿,有些难以接受她居然倒下了,记忆中那个无坚不摧的女孩子,居然倒下了。


另一边。


乔妮妮睁开了眼睛。


“舅舅,我觉得好疼。”她委屈地皱眉。


乔舅舅没好气地瞪她一眼,“从二楼摔下来当然会疼了,幸好下大雨,你落地的地方土壤松软,伤的不重,养两天就好了。”


乔妮妮得意地勾唇,“当然了,我算过天时地利的。”


乔舅舅哼一声,“你还得意,你知不知道肖灿对你的话做了录音,她拿给霍远凡听,霍远凡差点听到真相。”


乔妮妮吓的一骨碌爬起来,失声大叫:“真的假的?”


乔舅舅重重点头,“幸好我反应快,跑过去说你大出血阻止了,要不然你就完了。”


乔妮妮一阵心惊肉跳,双手恶狠狠地紧握成拳,“那个贱女人居然敢算计我,刚刚她晕倒,霍远凡还那么紧张她,真是该死。”


“你打算怎么做?”


“当然是要她死。”


一天一夜后,肖灿才醒过来,刚睁开眼,就看到霍远凡推着乔妮妮进了她的病房。


“灿灿,你好些了吗?”乔妮妮一脸关切的问。


肖灿动了动眼珠子,告诉自己不能再傻了,霍远凡偏爱乔妮妮,也只信乔妮妮,她跟乔妮妮对着干讨不到一点好处,乔妮妮的心狠手辣她比谁都清楚,如果她想害死自己,简直就是分分钟钟的事。


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还怎么还她父亲一个清白?


况且,她还有孩子要保护。


“谢谢妮妮关心我。”强忍着恶心,朝他们两绽开一抹笑,“离婚协议你们带了吗,我现在就签字。”


霍远凡紧紧盯着肖灿,她一改以往的强硬,连点不满都没有,甚至没脾气的朝他们微笑,这样的转变,让他很不习惯。


肖灿挣扎着爬起来坐好,乔妮妮立刻把离婚协议递到她面前。


她安静地接过去,翻到签字页,霍远凡三个大字力透纸背地落在上面,明明已经接受他变心的事实,可心里还是痛的厉害。


“肖氏会有妮妮继承。”霍远凡见肖灿拿起笔就欲签字,也不知道怎么了,脱口提醒一句。


肖灿握笔的手一僵,眼泪啪嗒啪嗒落在‘霍远凡’三个字上,她把头几乎低到白纸黑字上,抖着手签字。


霍远凡握拳,当肖灿把签好名字的协议递给他,心口似被塞了一团棉花,几乎没法呼吸。


“霍远凡,如你所愿。”


08 逃不掉

霍远凡和乔妮妮拿着离婚协议走了。


肖灿躲在被窝里,无声地哭泣,医生来了,告诉她不能情绪激动,否则孩子的状况更糟。


为了孩子,她必须心平气和。


三天后,她打电话给杜泽,请他来接她出院。


既然跟霍远凡离婚了,她就不能回他的别墅了,想必乔妮妮也不欢迎她。


“肖灿,别人怀孕都是胖了,你反倒越来越瘦。”杜泽见到肖灿,见她神情憔悴面色苍白,心疼不已。


肖灿抿唇,心中酸涩,可也只能强颜欢笑。


路边,刚要上杜泽的车,斜刺里一只手伸过来一把扼住了她,肖灿诧异,回头就对上了霍远凡冷沉的黑眸,“原来急着跟我离婚,是想跟杜泽私奔。”


霍远凡的声音,冰冷彻骨。


肖灿拧眉,“不是的,霍远凡你放开我。”


霍远凡瞥一眼杜泽,怒不可遏的冷笑,“别忘了,你的孩子生下来要给妮妮养,在你生之前,哪儿也不准去。”


肖灿狠狠皱眉,“霍远凡,我们已经离婚了,你没权利管我。”


霍远凡气得眼皮直跳,“我说有就有!”


他面色冷的吓人,不由分说拉着肖灿走向自己的宾利,肖灿挣扎,杜泽冲过来就是一拳头,霍远凡气疯了,把肖灿推给下属后不客气地跟杜泽扭打起来。


杜泽不是他的对手,没一会,就鼻青脸肿地被打倒在地。


肖灿挣脱不掉,已经被塞进了车里,眼睁睁看着杜泽挨打,愧疚让她泪流不止。


“跟我离婚都没哭的这么厉害,肖灿……你果然背着我出轨了,看到奸夫被我打,心疼了?”霍远凡坐进车内,有力的五指捏住肖灿的下颚,目光阴冷地盯着她。


肖灿透过朦胧的泪光,睨着眼前的男人。


他变了,自他爱上乔妮妮,就变了。


变得那么冷酷,那么不近人情。


这样的他,让她觉得解释都是多余。


她的沉默,让他愈加暴怒,“肖灿,你好样的。”


他低头,恶狠狠地攫住她的唇,凶猛地吞噬撕咬,她用力呼吸,喉咙里呜呜发出不满。


“你能给杜泽,就不能给我?”他问的阴邪。


肖灿低着头,喘息,见他欲拉开裤子拉链,她吓得终于开口:“求你别这样,我现在不能做……”


“你最爱的果然是肚子里的一对贱种,”他一把甩开她,“上你,我觉得恶心。”


肖灿趴在座位上,眼泪流的更凶。


她被送回了之前住着的别墅,门外的保镖扎堆守在外面,每天无所事事,除了吃睡就是看霍远凡和乔妮妮缠在一起欢爱。


对于他们的亲密,肖灿每天都视若无睹。


可她越是无视,霍远凡搞得动静越大,可任凭他怎么搞,她都无动于衷,到后来,他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连公司也不去了,每日摆着一张又臭又冷的脸待在家里,就连乔妮妮,都开始小心起来。


这天晚上,他明显喝醉了,突然闯进她的房里,猛地压到她身上,“肖灿,你是我的……”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爱你无声拨心弦》

标签:爱你无声拨心弦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赛车pk10赢钱交流群北京赛车四码最好的公式北京赛车pk10微信群赌博北京赛车计划数据全天蜂巢北京赛车数字计算公式pk10稳赢计划带玩北京稳定杀两码方法北京赛车怎么滚雪球北京冠军5码怎么下烟雨缥缈江南情北京赛车两期计划稳定版北京赛车是地方彩么?秋名山北京赛车计划非凡计划北京赛车赛车pk10高手经验群pk10信誉大群北京全天pk计划4码北京赛车易算开奖直播网北京倍投8期怎么算北京赛车运作法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