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婚恋 > 正文

初阳未起却黄昏

adminadmin 2018-10-18 66 0

153289237311838653.jpg 初阳未起却黄昏 婚恋第一章 离婚

凌晨三点,一个浑身伤痕、衣服破烂不堪的女人拼命的逃出了榕城最奢靡的风月场所风月帝都。


她叫宋岚,就在刚刚,她经历了一场世界上最痛苦的性事。


她最爱的丈夫,将她卖进了风月帝都。


她死也不肯伺候那些老男人,她丈夫顾凌桓便捏着她的嘴巴给她灌最烈性的春药,残暴的撕下她的衣服,狠狠的惩罚着她。


她拼命的嘶吼着求救着,顾凌桓却没有任何前戏的撞进她的身体!


她知道这男人恨她,但她不知道,他对她的恨居然这么深!


此刻顾凌桓俊朗的脸上满是冰冷,他一边撞击着她一边揪着她的头发逼她直视自己,声音冷得像冰,“宋岚,你这个贱女人!你不是想让我操你吗?如今我成全你了,爽吗?”


宋岚的脸上满是痛苦,她死死的咬着牙盯着眼前的顾凌桓,几乎低吼出声,“顾凌桓,我真的没杀死叶秋!”


听到叶秋的名字,顾凌桓脸上的怒气更深。


他抬起手狠狠一巴掌扇在宋岚的脸上,愤怒的目光恨不得将她杀了!


“宋岚,你不配提叶秋的名字!还好叶秋活着回来了,她只是断了一条腿,如果她真的死了,我让你全家给她陪葬!”


什么?


宋岚的脑子嗡嗡作响,叶秋回来了?


她断了一条腿?


怪不得今天顾凌桓那么反常,直接冲到家里将还在睡觉的她拖到了风月帝都,原来叶秋那贱女人回来了!


一个月前,叶秋给宋岚打了一个电话,然后便无故失踪了。


但宋岚根本不知道她这一个月去了哪里,更不知道她的腿是怎么断的!


可惜在顾凌桓眼里,她就是差点害死了叶秋的坏女人!


顾凌桓冷笑着看着宋岚,而后猛地一用力!


“啊!”


宋岚疼得尖叫出声,顾凌桓却一边折磨着她一边冷笑道,“宋岚,如今秋秋回来了,你也可以滚了!”


“我要和你离婚!当初你是怎么爬上我的床的,如今我就要你怎么滚下去!”


说这话时,顾凌桓的眼眸里满是嫌弃和恨!


他爱的人是叶秋,一年前,他便向叶秋求婚了,但那个晚上,宋岚用下三滥的手段爬上他的床,将他们的照片传得满榕城皆是。


宋家抵不住压力,不得不将宋岚塞给了顾凌桓。


但顾凌桓恨啊!


这女人心太狠,做事太绝,一年前不知廉耻的爬上他的床,一年后居然生生毁了他心爱的女人的一条腿!


他非要弄死这女人不可!


但听到离婚两个字,宋岚一直强忍的眼泪,终于忍不住狂流不止。


她死死咬着牙承受着顾凌桓的折磨,脑子里回想起深爱顾凌桓的这些年。


她爱了顾凌桓五年,苦苦追了他五年,但这五年来,他却避她如洪水猛兽。


一年前她阴差阳错嫁给他,他却恨她入骨,他夜夜在她身下承欢,却恨不得弄死她!


但她不知道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或许她唯一的错,便是爱上了这个恨她入骨的男人!


下一秒,顾凌桓一把推开了宋岚,拿出一份离婚协议书丢在她身上,一脸嫌弃的开口道,“马上签字,签完给我滚蛋!”


第二章 更不堪的方式

看着那份离婚协议书,宋岚的眼睛被刺得生疼。


她死死咬牙盯着顾凌桓,一字一顿道,“顾凌桓,想和我离婚然后娶叶秋?你做梦!除非你弄死我,否则我绝不会和你离婚!”


“你以为我不敢弄死你吗?”顾凌桓冷眸逼近他,冰冷的手指死死掐着她的下巴。


他的力气很大,宋岚顿时感觉呼吸都困难了,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但她一双眼依旧倔强的盯着顾凌桓。


她不会离婚的!


就算他恨她入骨,就算这婚姻是座坟墓,她也绝不会离婚!


因为这是她和顾凌桓唯一的联系了,如果她离婚了,那她和顾凌桓,这辈子都没关系了。


他是她深爱了五年的男人,她不舍,她不甘啊!


但顾凌桓却铁了心要逼宋岚签下那离婚协议。


他掐着宋岚的脖子将她整个人都按在桌子上,直接戳破了宋岚的手指,要逼她在那离婚协议书上按下手印。


宋岚死死咬牙盯着他,眼泪流得更凶了。


这男人,居然对他们这一年的婚姻一点留恋都没有?


但她却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了顾凌桓。


她举起桌子上的啤酒瓶,“砰”的一声,将啤酒瓶砸碎了,将那啤酒瓶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朝顾凌桓低吼道,“顾凌桓,你再敢逼我,我马上死在你面前!”


那尖锐的玻璃扎进了她的肉里,在她白皙的脖颈上留下一条条血迹。


她疼得浑身发抖,却依旧倔强的盯着顾凌桓,用自己的命来维护这段婚姻。


顾凌桓却嘲讽的大笑起来,声音里满是凉薄,“宋岚,就算你现在死在我面前,我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他的声音太冷,冻得宋岚浑身发寒,心口的地方狠狠的抽疼起来。


呵呵,这就是她爱了五年的男人!


这就是她不惜用生命去维护的婚姻!


下一秒,顾凌桓便将那离婚协议书丢在宋岚的脸上,冷哼一声道,“宋岚,这离婚协议书,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这一次你不签,下一次,我会用更不堪的方式让你签字!”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宋岚整个人都跌倒在地上,抱头痛哭起来。


她以为她这五年来,心已经被他伤到麻木了,但此刻,她的心还是疼得快要死掉了。


顾凌桓,五年了,我对你的爱,你真的看不到吗?


——


宋岚以为昨天晚上的事,已经是顾凌桓对她最大的惩罚了。


但今天一早,她还在睡梦中,便被揪住头发,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宋岚吓得尖叫出声,被打得晕头转向的,脸颊一阵火辣辣的疼。


但不等她回过神来,叶秋便冷笑着看向她,拿起一叠照片狠狠的砸在了她的脸上,“宋岚,你这个贱人!你都贱成这样了,还不打算离开顾凌桓呢?”


宋岚低下头,看见散落满地的照片时,她气得浑身发抖!


她没想到,顾凌桓如此卑鄙,居然用这种方式逼她离婚!


她终究还是低估了这个男人!


第三章 叶秋怀孕了

那全是她的裸照


是昨晚在风月帝都时拍下的,看来是顾凌桓亲自拍的!


叶秋打开了手机,将今天的新闻展现在宋岚面前,笑得很冷,“宋岚,如今你已经是人尽可夫的贱人了,还不赶紧和顾凌桓离婚!滚出顾凌桓的世界!”


网上那些人用恶毒的语言骂着宋岚,说她是贱妇,是婊子,居然背着顾凌桓去卖。


整个榕城的人都在求顾凌桓休了她!


那一瞬间,她的眼眶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原来这就是顾凌桓说的更不堪的方式!


一年前她用这种方式嫁给顾凌桓,如今顾凌桓也用这种方式,逼她离婚!


不等她说什么,叶秋便冷笑着靠近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说道,“对了,宋岚,我今天来,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怀孕了,孩子是顾凌桓的。”


什么?


宋岚一脸惊讶的看向她,满脸的不可置信。


她不是失踪了一个月吗?怎么会忽然怀上了顾凌桓的孩子?


叶秋却大笑道,“我怀孕已经一个多月了,凌桓说了,等你和他离婚了,他会马上娶我,给我和我们的孩子一个名分。”


看着她那张小人得志的脸,宋岚冷笑一声道,“叶秋,你做梦!”


说着,她将那些照片撕得粉碎,声音也很冷,“被众人唾骂又怎么样?人尽可夫又怎么样?我说过了,就算死,我也不会和顾凌桓离婚!”


“宋岚,你这个贱人!”


叶秋气得脸都绿了,抬起手又狠狠一巴掌扇在了宋岚的脸上。


宋岚却一把拽住她的手,将她按在床上,朝她低吼道,“叶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德性!说不定你肚子里这孩子根本就不是顾凌桓的!你失踪这一个月,谁知道你干什么去了?”


“宋岚,你血口喷人!”叶秋却冷笑着盯着宋岚说道,“这一个月你将我关在地窖里,天天折磨我,要不是打断了我的一条腿,你恐怕还不肯放我出来吧?”


“可惜你没想到吧?我怀孕了,怀上了顾凌桓的孩子!”


说着,她便大笑起来。


但听着她这番说辞,宋岚气得脸都绿了!


什么地窖?


什么折磨她?


她根本什么也没做过?


叶秋为什么要污蔑她!


就是因为她的污蔑,顾凌桓才那么恨她,才将她卖进风月帝都,才那样折磨她!


想到昨天晚上风月帝都的一幕幕,宋岚疯了般的掐住叶秋的脖子,狠狠一巴掌扇在了叶秋人脸上。


“叶秋,你这个贱人,你为什么要污蔑我?为什么?为什么!”


说着,她一巴掌一巴掌的往叶秋的脸上扇。


那一刻,她可能真的疯了,她恨不得打死叶秋,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但在她扇到第五个巴掌时,手腕便被大力的拽住了。


头顶传来了顾凌桓冰冷的声音,冻得她浑身发寒,“宋岚,你再敢动叶秋一下,我弄死你!”


宋岚的手腕被顾凌桓捏得生疼,但更疼的,是她的心。


她指着叶秋奔溃的朝顾凌桓低吼道,“顾凌桓,你看清楚了,叶秋都是骗你的!我根本没把她关进地窖,也没打断她的腿!”


“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说不定根本不是你的!”


“住口!”顾凌桓却怒吼着打断了宋岚的话,压低嗓音道,“宋岚,你算什么东西?就凭你,也配挑拨我和叶秋的感情?”


第四章 顾凌桓,睡我

挑拨?


宋岚苦笑一声,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他就那么相信叶秋?事实摆在面前,居然还说她是挑拨?


看见宋岚的眼泪,顾凌桓怔了一下,如墨的眼眸眯了眯。


这女人怎么回事,平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如今居然学会装可怜了?


他的心,居然随着她滴落的眼泪颤了颤。


感觉到顾凌桓眼底的一闪而过的柔软,叶秋一头扎进了顾凌桓的怀里,摸着红肿的脸开口道,“凌桓,你救救我,宋岚是个疯子,她弄断我一条腿不够,还想要我的命……”


顾凌桓的眼神顿时冷了下来,“宋岚,你想干什么?”


“想弄死她。”宋岚冷笑道,“叶秋,我的老公,你靠着舒服吗?”


“宋岚,叶秋怀孕了,我要给叶秋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家,所以我们,必须离婚!”顾凌桓却冷笑出声。


“可是顾凌桓,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是个女人,我也需要一个家!”


宋岚发狂的怒吼着,冲上前抓住顾凌桓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上,几乎哽咽出声,“我爱了你五年,整整五年,你伤害我的时候,心真的不会痛吗?”


那一瞬间,顾凌桓的目光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动容,但下一秒他的脸上便再次恢复了冰冷,声音更是寒冷入骨,“你死缠烂打的样子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不等宋岚反应过来,他便大力的推开宋岚,抱着叶秋离开了。


转身的一瞬间,他眸光微深的眼眸垂了垂。


这女人,确实深爱了他五年,如果不是因为十年前的事,他也不会那么狠心。


但……


宋岚呆呆的看着叶秋那张得意的脸,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她奔溃的怒吼出声,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


顾凌桓,我真想把你的胸膛撕开,看看你究竟有没有心!


叶秋那个贱人究竟有什么好,就这么值得你念念不忘?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恨我!


那一刻宋岚才明白,顾凌桓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对她回心转意了。


可是宋岚不甘心啊,他爱了顾凌桓五年,苦苦为他付出了五年,为什么他就是要像对待仇人一样对她?


孩子……


她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叶秋怀孕时那张得意的脸。


要是她也给顾凌桓生个孩子,那他们的婚姻,是不是还有挽回的余地?


想到这里,宋岚从许致远那里要来了一支促排卵针,做了个很冒险的决定。


许致远是榕城第一医院的医生,一直喜欢她,要拿到一支促排卵针很容易。


晚上时,她满脸得意的拨通了顾凌桓的电话,“顾凌桓,你回来吧,我们谈谈离婚的事。”


半个小时后,顾凌桓回了家。


原来他也有随叫随到的时候。


宋岚嘲讽一笑,忽然上前缠住了顾凌桓的身体,不管不顾的吻上了他的唇。


“宋岚,你干什么?”顾凌桓怒吼一声,大力的将宋岚从自己身上拉了下来,满脸的嫌弃,“你这么欲求不满怎么不去卖!”


宋岚却再次缠住了他,顺势将他的衣服脱了,一边亲吻着他一边说道“顾凌桓,睡我。你今晚把我喂饱了,我就同意和你离婚!”


顾凌桓冷笑一声,大力的将宋岚的衣服扯了下来,毫无怜惜的将她按在沙发上,声音寒冷如冰,“好!宋岚,既然你那么贱,我就成全你!”


第五章 把我伺候舒服

“撕拉”一声,宋岚的衣服被大力的撕碎!


顾凌桓毫无怜惜的压在她的身上,一把掐住她的腰,他不会吻她,更不会爱抚她,而是带着浓浓的怒气挤进了她的身体。


宋岚死咬住下唇,将痛感和悲愤全都咽了下去,缠着顾凌桓冷笑出声,“今晚不把我伺候舒服了,休想离婚!”


“让我伺候你?你配吗?”男人满脸冰冷,眼底的恨化作尖锐的冲刺,狠狠的折磨着宋岚。


许久之后,顾凌桓面无表情的从宋岚身体里抽了出来,将离婚协议直接砸在宋岚脸上,冷漠道,“签字!”


宋岚慢吞吞的将衣服穿上,眯着眸子开口道,“顾凌桓,实话告诉你吧,离婚协议书我是不会签的,我就是你骗你回来睡我的!”


“贱人!”顾凌桓怒吼一声,红着眼将宋岚摔在沙发上,死死掐住了她的脖子。


“我警告你别挑战我的耐性!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离婚!”


宋岚仰着头,泪水充斥着眼眶,眼眸里却满是倔强。


偏偏顾凌桓最受不了她这个眼神,他疯了般的将她按在浴缸里,打开花洒往她脸上冲水,声音冷得像冰,“宋岚,你看看你这个贱样!想到刚才你在我身下欲求不满的样子,我就觉得恶心!”


花洒的水大力的冲击着宋岚的脸,她被他反手按倒浴缸上承受着痛苦,她低头看见自己的长发像海藻,一荡一荡的。


她想哭,眼泪却被水流冲击得根本流不出来。


许久之后,顾凌桓终于放开了她。


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膝盖磕出了血。


顾凌桓却没多看她一眼,伸手拿起毛巾慢吞吞的擦了擦手,低沉的嗓音毫无温度。


“宋岚,我对你已经失去耐心了,明天法庭上见。”


说完,他将毛巾重重砸在宋岚脸上,毫无留恋的转身离开了。


法庭?


宋岚嘲讽的笑了起来,为了和她离婚,一向死要面子的顾总居然也要上法庭了。


宋岚知道,要是真上了法庭,她肯定斗不过顾凌桓,离婚是迟早的事情。


她眯着眸子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咧开嘴笑了起来,“顾凌桓,在我怀孕之前,我绝不会和你离婚!”


当天晚上,宋岚便离开榕城,躲进榕城郊外的一个疗养院里。


这是许致远开的疗养院,位置偏僻,环境也好。


几天之后,许致远来了。


他轻叹了口气,将手里的文件递给了宋岚,“小岚,这是律师今天刚发下来的文件。”


宋岚低头看了一眼,满意的笑了起来。


律师那边以找不到当事人为由,把离婚的时间往后延迟了。


看见宋岚眼底的笑,许致远轻叹了口气,“小岚,你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他不爱你,离婚是迟早的事,你不能躲他一辈子。”


“离婚?”宋岚恍惚了一下,声音尖锐起来,“我绝不会和他离婚!”


下一秒,她却忍不住将脸埋在了臂弯,眼眸里满是苦涩,“我那么爱他,我不想把我死守了那么多年的爱情拱手让人……”


许致远只好轻拍她的背安慰她,但他的眼底,却满是心疼。


可是小岚,我也死守了你那么多年,你怎么就不能转身看看我?


第六章 怀上孩子了

一个月后,宋岚捏着孕检通知单,满心欢喜的回到了家里。


但还没进门,她便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男欢女爱的声音。


“唔……啊……好舒服……凌桓……快一点……再快一点……”


叶秋淫荡的声音和男人的低喘声夹杂在一起,让人浮想联翩,宋岚气得浑身发抖。


她不过离开了一个月而已,她的家就变成别人的了!


“顾凌桓,你这个混蛋!”她气得拎起门口的灭火器狠狠砸在门上,几乎怒吼出声,“你别忘了,我还没和你离婚,我还是你的合法妻子,你怎么能带叶秋那个贱人来弄脏我的床单!”


“咣当”一声,门被砸得很响,但里面的欢爱声却一声大过一声。


宋岚一下比一下重的大力的砸着门,最后只能筋疲力尽的瘫坐在地上,用指甲去抠门缝。


指甲被抠破了,血淋淋的弄得满门都是,血肉模糊的痛感却让宋岚渐渐冷静下来。


顾凌桓根本不爱她,她做这些,真的值得吗?


许久之后,门终于被打开了。


叶秋穿着她的睡衣,满脸潮红的站在她面前,冷哼一声道,“宋岚,你终于舍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能在外面躲一辈子呢!”


宋岚捏紧了手里的孕检单,挣扎着要起身,“顾凌桓呢?我要见顾凌桓!”


看见宋岚手里的孕检单,叶秋的脸顿时冷了下来。


她怀孕了?


这贱人居然怀孕了?


不,不行!


为了得到顾凌桓,她不惜弄断了自己一条腿,怀孕了还天天取悦他,她垂手可得的东西,怎么可以再次被宋岚夺去?


在宋岚要进家门时,叶秋阴狠一笑,悄无声息的伸出了脚。


门口便是花坛,宋岚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都摔在了花坛上。


听到动静,顾凌桓连忙推门出来了。


他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拉宋岚,伸出的手却悬在半空……


他……不能拉她……


那一瞬间,宋岚的眼眸里满是绝望。


她跪在地上,早已顾不上身上的疼痛了,她只知道这一跤下去,她肚子里的孩子肯定完了,她太害怕了,以至于发抖的身体已经僵持了,小腹的疼痛让她怎么也爬不起来。


但为了怀上这个孩子,她苦等了一个月。


这是她唯一的筹码,是她保住这段婚姻最后的努力。


她求救的目光看向顾凌桓,声音很细很轻,很努力的伸手想去抓他的袖子,“顾凌桓,我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们的孩子……”


孩子……


顾凌桓一怔,深邃的眼眸狠狠震了一下。


但他依旧没有动,他不能动。


他冷漠的看向宋岚,重重的将宋岚伸出的手推开,仿佛推开了她最后的信念。


“宋岚,别痴心妄想用孩子来留住我了,你处心积虑得来的孩子,死不足惜!”


宋岚以为漫长的岁月已经让她的心结了厚重的冰,足够坚不可摧,但当她亲耳听到顾凌桓口中的死不足惜时,她分明听到了她早已麻木的心被撕碎的声音。


顾凌桓,你可真狠!


温热粘稠的液体染红了她的裙子,一滴滴滴落在地上,宋岚死死咬住下唇,脑子嗡嗡作响,之后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原来她拼尽全力想生个孩子,到头来却终究是错。


看见她晕倒了,顾凌桓上前抱住了她,叶秋却拉住了他的手,连忙摇头,“凌桓,不要留下她的孩子。我才是你爱的人,我也怀孕了,我也能为你生孩子。”


“你想看她死在这里吗?”顾凌桓一把推开了叶秋,抱着宋岚冲了出去。


连他自己也没发现,那一刻他的眼底有多绝望。


第七章 同意离婚

医院的走廊上,他亲眼看着宋岚被推进手术室,她依旧眯着眸子,但那双眸子里却失去了光,仿佛失去了她所有的坚持和信仰。


顾凌桓满脸的烦躁,拿了根烟想要点燃,低头却发现自己的手上沾着血。


鲜红的,宋岚的血。


宋岚……会不会死?


那一瞬间,他所有的伪装都变得溃不成军。


他发现他开始害怕了,害怕宋岚就这样死去,害怕纠缠了他那么久的女人,忽然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而此刻,叶秋急匆匆的跟了上来,看着顾凌桓失神的样子,她眼底满是阴狠。


他这是在担心宋岚那个贱人吗?


他不爱她,为什么还要担心她?


就在这时,护士拿着单子出来给顾凌桓签字,松了口气的样子,“病人没有生命危险,孩子有流产迹象,但我们会尽力保住的。”


没有生命危险。


顾凌桓不动声色的点头,嗯,活着就好。


“让她流产!”叶秋忽然冲了过来,一把拽住顾凌桓的手说道,“凌桓,你别忘了你和宋岚的关系!她绝不能怀你的孩子!”


顾凌桓整个人都僵住了,是啊,宋岚绝不能怀他的孩子……


“凌桓,你还有我呢,我肚子里的孩子才是你应该疼爱的,宋岚她不配!”叶秋连忙将顾凌桓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急迫的开口道。


顾凌桓深邃的眼眸眯了眯,不知道在想什么。


许久之后,他不动声色的推开了叶秋,扭头看向护士说道,“孩子不用保了,直接做流产手术。”


听到顾凌桓的话,叶秋满脸得意,宋岚,我看你还拿什么和我斗!


——


得知顾凌桓亲自弄死了他们的孩子,宋岚双目无神的躺在病床上,心已经疼得麻木了。


她手里还捏着那张顾凌桓签过字的手术单,顾凌桓三个大字,生生刺痛了她的眼睛。


她很想哭,眼泪却一滴都流不出来。


心如死灰,说得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而她做完流产手术的这几天,顾凌桓从来没来看过她,他应该正和叶秋你侬我侬吧。


倒是许致远,经常来看她。


看着她这个样子,许致远满脸的心疼,“小岚,要不……离婚吧?”


听到离婚这两个字,宋岚强忍的眼泪终于哗哗流了下来。


但这一次,她没有像上一次那样坚持,而是咬住干裂的唇朝许致远点头,“嗯,离婚吧。”


这一次,她真的死心了。


她再不甘心,也终究是累了。


顾凌桓,如果我的爱对于你而言是负担,那好,我放你走。


出院之后,宋岚第一时间回到了家里。


如她所料,顾凌桓根本不在家,她太累了,便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顾凌桓回来的时候,远远便看见沙发上蜷缩成一团的宋岚,她看起来苍白了不少,原本就瘦弱的身子更加瘦小,可怜兮兮的像一只被人丢弃的小猫。


顾凌桓皱着眉头用脚尖踢了踢她,没动静。


他干脆就站在那里盯着她看,深不见底的眼眸看不清情绪,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但那眼神里,不仅仅是恨……


许久之后,宋岚醒了。


四目相对,顾凌桓的眼眸里又换上了冷漠。


宋岚张了张嘴巴想说话,顾凌桓却抬起修长的腿,转身想走。


宋岚连忙起身坐了起来,慌忙出声,“顾凌桓,我是来找你离婚的。”


第八章 心如死灰

说这话时,宋岚的脸上没有了以往的灵动,眼底如一汪死水。


她的心,也随着那个死去的孩子彻底死了。


听到宋岚的话,顾凌桓停住了脚步,转身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向她。


宋岚嘲讽的笑了笑,果然只有离婚两个字能让他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有片刻的停留。


宋岚鼻子一酸,却依旧仰起笑脸对着他笑,“你坐下来陪我一会儿,把想说的话对你说完,我就离婚。”


顾凌桓怔了一下,拉开椅子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她眼睛干涩得厉害,但她好开心啊,五年来,这是他第一次愿意心平气和的听她说话,虽然是以结束这段婚姻为代价的。


她想了想,却发现没什么好说的,他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快乐的回忆。


“顾凌桓,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吗?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我们都被困在了那家拉面馆了。我记得你那时候高冷得厉害,是我死缠烂打你才肯坐下来一起吃拉面。”


顾凌桓怔了怔,他恍惚想起那个下雨天,宋岚笑眯眯的拉着他一起吃拉面的样子。


他明明已经足够冷漠了,她却像看不见一般,一直缠着他,还对他说一些很冷的笑话。


其实他不喜欢吃拉面,又脏又没有营养。


宋岚却看不懂他无声的拒绝,一张小嘴巴拉巴拉的,还说等他吃完再走。


很讨厌。


但也是那次相遇,让他查清楚了十年前的事情……


可宋岚根本不知道这些,她以为他们的相遇是一件浪漫又可爱的事情。


她想笑,便抿唇笑了出来,一抬眸,却撞上了顾凌桓那双冷漠的眸子。


她无所谓的耸耸肩,继续演着自己的独角戏,“后来我便深爱上你了,我苦苦追了你五年,你却对我很冷漠,但一年前,我们结婚了,虽然我知道那段婚姻并非你所愿,但看见你将结婚戒指戴在我手上的那一刻,我真的很高兴。”


但她一低头,却看见顾凌桓的手上空荡荡的。


呵呵,她差点忘了,在他们结婚的当天,他就把那婚戒丢了。


一年了,这段婚姻仿佛是为她一个人设置的牢笼。


宋岚吸了吸鼻子,觉得手上的戒指挺可笑的。


她低头把戒指拽了下来,递给了顾凌桓,“这个还给你吧,我留着没用了。”


顾凌桓捏着戒指,嘲讽一笑,隔着窗户将戒指扔了出去!


那一瞬间,宋岚麻木的心再次狠狠抽疼起来,她很想冲出去将那枚戒指找回来,可她最后还是忍住了。


她的眼眸却一点点黯淡下来,仿佛顾凌桓丢掉的不是戒指,而是她的心。


她也不想说话了,直接将顾凌桓手里的离婚协议书拿了过来,慢吞吞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顾凌桓提出的所有条件,她全都同意。


为此,顾凌桓很满意。


他忽然上前搂住她的腰,凑到她的唇边得意的笑着,声音里满是魅惑,“看在你今天这么听话的份上,我今晚最后满足你一次!”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初阳未起却黄昏》

标签:初阳未起却黄昏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北京赛车冠军有什么规律网上北京赛车pk10微信群北京赛车如何开户北京赛车4码计划飞艇稳赢玩法尘埃落定负情深赛车pk107码计划群北京赛车冠亚军和值历史遗漏北京赛车微信群幸运飞艇交流群北京赛车前二计划北京赛车p10软件宠物的理想之铜镜里的小女孩·第二十九章--第三十六章北京赛车杀号定胆什么意思北京赛车pk怎么才能稳赚北京赛车信誉微信群老神仙北京技巧6码夜里星辰梦见你pk10玩钱交流群玩pk10彩票群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