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 > 正文

特品圣医

adminadmin 2018-10-19 81 0

153289180281086314.jpg 特品圣医 都市········

第001章:摊上大事儿?

········

其实用方旭的话来说,坐火车挺痛苦,哪怕这里是软卧,也一样让他感到不舒服。


方旭这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脚不沾地,这是一种病,一种内心缺乏的安全感作怪,在退役回国之前,他就如此。


退役之后,他在国外经过了一年多的心理治疗,现在才稍微好了一点。


不然的话,哪怕是让他凭双脚走几百公里,他也不愿意乘坐任何的交通工具。


啪!


在此时只有他一个人的软卧包间内,方旭点了根烟,尼古丁对于他来说,有缓解紧张的作用。


吧唧吧唧狠狠地的吸了几口烟后,心里才舒爽了不少。


方旭靠在窗边,吸着烟,火车还没启动,但他的眼神透过窗户望着远方,好像能看到百里之外的江城市一般,没回国之前,方旭的想念还没有如此的浓烈。


可当坐上了这趟车之后,方旭那归心似箭的心情,就好像发酵了几十年的烈酒,一下子掀开了酒坛的盖子,浓郁强烈,他整个人都醉了。


想起当年……


这时,一阵沉闷的脚步声由远而近,走廊有地毯,所以声音并不清脆。


伴随着高跟鞋闷闷的响声,一行三人走到了方旭所在的包间门口。


侧目一瞧,方旭眼前一亮,回国一个星期了,没想到能在火车上见到如此有质量的美女。


乌黑无杂色的卷发自然散在肩头,唇红齿白,脸上带着宽大的女士墨镜,方旭看不到她墨镜之后的眼神和表情。


这女人的身材极好,两条修长的美腿被紧绷的铅笔裤包裹着,显得健美有力,腰间有浅色的腰封搭配,纤细柳腰更显玲珑曲线,女人圆润雪峰被材质极好的衣物承托着,V领的服饰让那雪色山峰若影若现,一览众山小。


最美的应该是她那一双美脚,精致的鱼嘴高跟鞋让那一对美脚若影若现,前露头,后藏尾,好像在跟瞧见她的人玩捉迷藏似的。


紧随她身后的,是一对身高有一米七五左右的双胞胎,一身大方得体的长款黑色OL装,她们面无表情,感觉有点像是女保镖。


“看来老天还是心疼我,运气不错,得亏不是什么抠脚大汉跟我一个屋,不然的话,这七、八个小时的旅程,可有得受了。”方旭心头庆幸。


他打量沈落霞的时候,沈落霞也看着这个男人,不过仅仅只是扫了一眼,接着就懒得再看。


她第一印象对这个嘴里叼着烟头,下巴带着胡渣,衣着普通的男人没什么好感,在她看来,男人可以不羁,甚至可以放浪,但出门在外,形象是极为重要的,这是最基本的待人礼节问题。


一个不注意自己形象的男人,绝对好不到哪里去,何况他还在包间内吸烟。


不过出门在外,她也知道,什么样人都能够碰到,忍一忍几个小时也就过去了。


沈落霞抬着玉手放置鼻下,很厌恶皱着鼻头,她讨厌烟味,进入房间后,把手包随手一放,坐在了方旭的对面。


取下墨镜,沈落霞杏眼微微圆瞪,柳叶弯眉稍蹙,双腿交叠而坐,鼻下的玉手一直没有离开。


“喂,我说,你看够了没有?”


方旭回过神来,摇头耸肩也不言语,美女脾气就是大,造物主把你们弄的这么漂亮,不就是给人看的嘛?真矫情!


“喂,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抽烟?”方旭不言语,沈落霞再次开口,蹙眉盯着方旭。


旁边那一对双胞胎女保镖,同一幅表情,眼神中带着鄙视,甚至是有些藐视的看着方旭:这男人的眼神真可恶,沈总也是他那对狗眼能够随便乱看的吗?真是不知死活。


还有沈总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抽烟,这要不是在火车上的话,沈总绝不会在这里多停留半分钟。


方旭低眉撇嘴。


喂喂喂喂,打电话吗?这是什么态度啊?美女了不起?靠,第一印象还不错,怎么这么嚣张得瑟呢?


有美女双胞胎当保镖很有面子吗?我以后也弄一对,比这更漂亮的,不对,要弄就弄两队,一队背着另一队。


算了,哥马上就回家了,心情好,不跟这八婆一般见识。


方旭起身,叼着半根烟,一步三晃,‘很屌’的走到门口。


他并未走远,就站在门口的窗边,看着站台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安安静静的吸着烟。


黄金八月,这是一个黑丝泛滥成灾的季节。


哪怕是赶火车的女人,也离不开这款神器,站在窗边,眼神所过,尽是一片黑滑滑各式各样的大腿,长短不一,肥瘦各异。


俗!真俗!俗不可耐!话是如此,但方旭眼神却未放弃搜寻分数较高的腿型。


忽地,从餐车方向疾步走来一男人,方旭吸着烟,并未回头,可当男人从方旭身后行过时,方旭眼角一沉,只感觉背后一股刚劲之气擦肩而过。


下意识转过头看着那男人疾步离去的背影,再看他的脚步频率,常年练气的高手,走起路来是脚尖最先着地,脚后跟只会在地面虚浮一点即离,不用全脚掌落地,可以让身体随时保持在急速反应当中,如果遇到任何的偷袭或攻击,可以第一时间让身体做出最迅猛的应对。


而且每一步都有自己的节奏,这种节奏跟每个人的心跳频率是吻合的。


那男人穿着灰色外套,疾步消失在过道拐角之前,方旭隐隐约约看见他腰间凸起来了一个角,看形状,应该是手枪的枪柄。


此人绝非乘警或者普通便衣警察,因为他明显是练气之人,现在他刚劲之气外泄,没有半分隐藏。


也就是说,这附近马上就要出现打斗,甚至是枪战,世道要不太平了。


我靠!哥这眼瞅着就要回家了,不会这么霉运摊上大事吧?


········

第002章:不刮胡渣的邋遢男

········

方旭在外抽烟时,沈落霞在里面打着电话。


“爷爷现在什么情况?……嗯,好,好,我知道了,你们在旁边照料好,我正在往家里赶,今早凌晨两点我才接到他们的电话,时间太紧没买到飞机票,只买到了火车票,大概晚上八点左右到……嗯,不用来接我,我直接去疗养院,你们只需要把爷爷给我看好了就行。”


沈家在南方有些名望,是做生意起家,人丁不算兴旺,但都还算做生意的一把好手。


而沈老爷子无疑就是家族里面的顶梁柱,老爷子这一病倒,全家上下的心,都提了起来,沈落霞是最为担心的人之一。


“落霞姐,老爷肯定不会有事的。”双胞胎姐妹中的一人,站在一旁轻声安慰。


“我也希望爷爷不会有事。如冰,如雪,你们也别站着了,休息一下吧,昨天晚上也没怎么休息,还有一天时间要熬呢。”沈落霞对身边的人是温和的,哪怕她心情再不好,也很少回拿自己人出气。


“落霞姐,这屋里有个男人怎么睡呀?而且满脸胡渣都不刮,邋遢死了。”那个叫如雪的嘟着嘴抱怨道。


方旭忽然闪身走了进来,一步三晃,一副混混德行歪头看了三个人一眼:“我不刮胡子这叫男人的魅力,小丫头你不懂就不要瞎说,审美不好没人怪你,毕竟审美这东西,是后天培养的嘛,我给你留个电话,后天你来找我。”


“我审美不好?”如雪好似被踩到了尾巴似地,炸毛道:“你看看你自己那一身邋遢的装扮,土不拉几的,乡下来的吧?不知道是谁审美不好。”


“我……”方旭低头一瞅,还真是,确实有一点点的邋遢……呃!一点多一点吧。


但这也怪不着方旭,徒步三天的路,衣服脏乱皱巴,也是没办法的事。


说着话时,方旭反手还把门给关上,反锁了,伸了个懒腰:“算了,哥现在心情不错,关了门睡觉,一觉醒来就到了站,届时咱们劳燕分飞,等下次你们再见到我时,我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大变样。”


“不用下次,你现在就是大便样。”如雪舌毒的很,特意的把‘大便’一字一顿说了出来,意思立马转变。


方旭乐了,抬手临空指了如雪几下:“呵、呵,你行,你很好……”


如雪哼了哼,道:“我很好要你说呀?废话!”


“好男不跟恶女斗,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我睡觉!”方旭发现,国内的姑娘斗起嘴来,还真挺凶悍。


方旭把门关上,这让沈落霞眉头一蹙。


旁边冰雪姐妹知道她的喜好,也知道她最不喜欢的就是酒气和烟味,开门透气这是必须的。


何况这个邋遢男唧唧歪歪一大堆,惹人烦。


不等沈落霞吩咐,双胞胎在方旭刚落座时,就又把门给打开了,开的大大的,好像故意在跟这个讨厌的男人作对一般。


开门的如雪还恶狠狠的瞪了方旭一眼,重哼一声。


咔!


随着包间门被拉开,方旭嘴角微微一扯,有些不满起来,学着刚才沈落霞的口气。


“喂,你们够了啊!这是软卧,你们不喜欢关门,你们买硬卧啊,那边连门都没有,或者干脆坐飞机去呀。跟我们这些穷屌挤什么火车呢?看也不能看,你那么怕人看,你怎么不去信穆斯林呢?那裹的可严实,跟木乃伊似的。烟不能抽也就罢了,好,我去外面抽。结果现在可好,得寸进尺,连门都不能关,你是不是太霸道了一点?你们睡觉那么喜欢开着门吗?寂寞引狼啊?”


“你怎么说话呢?你再说一句试试看。”其中一直没说话的如冰抬起玉指对着方旭,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架势,从来没有哪个男人敢当着沈落霞的面,数落她的不是。


并且一个男人如此聒噪。


面对这个如冰的威胁态度,方旭咧嘴一笑:“霸道的人我见得多了,看你们是女人,加上哥今天心情好,才一直不想说什么,我忍你们。不过,奉劝一句,别把我的容忍当成你们放纵的资本……再有,我关门并不只是为了我自己,也为了你们的安全。”


“哎呀,终于赶上了。”就在这时,包间外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男人气喘吁吁,额头上汗珠密布,好像刚跑了五公里才上车一般。


男人的出现,让包间内四个人全都侧目看向了他。


“落霞,你要回江城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呢?我刚收到消息,急赶慢赶才赶了过来,差点就开车了……”


又是一个讨人嫌的臭男人。双胞胎姐妹对视一眼,同一个想法。


这时,火车呜鸣声传来,缓缓地开动了。


“莫志杰,你跟上车来干什么?”沈落霞眉头的‘川’字聚而不散,她看到这个莫志杰就头疼。


“我听说了,老爷子身子不爽住了院,我这不是想跟你一起回去看看他老人家嘛,再说了,咦……”莫志杰这时好像才刚刚发现四号位下铺的方旭一般,奇怪的问道,“这怎么有个男人?落霞,你们认识啊?”


“这里是火车,有陌生人很正常,别秀你的智商行么?”沈落霞没好气的圆瞪杏眼。


莫志杰对沈落霞的鄙夷,一点都看不出生气的表情,依旧是一脸的不解:“不是呀,你即便坐火车,也应该定一整个软卧包间才对嘛,这怎么会有外人呢?”


不等沈落霞说话,莫志杰对着方旭开了口。


“朋友,咱们换个位子!我跟她们是熟人,想坐在一起,你去我的位子。”莫志杰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张车票,看也不看就递给了方旭。


方旭本来蛮好的心情,此时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特别是面对莫志杰那近乎于命令的口吻,让方旭大感吃不消,真想一巴掌甩死他!


再看沈落霞三人,虽然她们也不太喜欢这个莫志杰,可相比之下,她们更不乐意跟方旭这种烟鬼在一个房间,至少莫志杰烦归烦,他从不当着沈落霞的面抽烟。


而且莫志杰看起来也收拾的利索,一身名牌服装,光是那一件高档名牌衬衫,就不是方旭这种‘邋遢鬼’可以比的。


“硬座?”方旭低头一瞟,接着哑然抬头,“你搞笑呢吧?你硬座跑过来跟我换软卧?”


这家伙脑子有病啊,那个落霞说的一点都不错,别秀你的智商行么!


莫志杰也低头看了一眼车票,刚来的急,根本就没时间去选什么票,直接找站内的领导,然后打了一个电话,随随便便弄了一张票就上了车。


“不就是要钱吗?行,你开个价,你要多少钱跟我换这个位。”莫志杰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只要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在他看来,都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


“看来你很有钱是吧?那好,我也不为难你,这个数。”方旭暗哼一声,伸出一根手指。


“一万?呵,我还以为多大点的事儿。”莫志杰撇嘴。


方旭愣了一下。


“这就吓倒了?乡巴佬!”如雪依旧舌毒。


莫志杰从随身带来的黑色男士手包里面,拿出一沓钱,洒在旁边的桌面上:“这里只多不少,一万块,拿了走人。”


“喂,你不是很有钱吗?搞清楚,我说的是十万,一万块你打发谁呢?留着自己出去坐硬座吧。”方旭眯着眼,之后还瞥眼瞪了那个如雪一下。


莫志杰本以为是一千的,他故意拿一万来赶人,显得霸气,没想到这家伙得寸进尺,开口居然就是十万。


十万对于莫志杰来说一点都不多,但问题是,面前这家伙好像故意让他难堪一样。


沈落霞瞥了这个不刮胡子的邋遢男人一眼,这家伙有什么底气要这十万块钱?


········

第003章:真摊上事儿了!

········

就在房间氛围有些怪异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阵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听起来像是在疾奔,闷闷的很急促。


转眼一个黑影闪了过来,居然钻进了他们的房间,并且关上了门,反手还把门给上了锁。


霎那间,短暂的沉寂后,包间内的人全都看清楚了,来人三十出头,一身很不普通的男士休闲装,身上所散发出的暴戾气息,让包间内的气氛骤静,他手里还拿着一把手枪,眼如利剑扫视房内所有人。


男人手里有枪,一款大威力的HK-USP手枪,跟受人熟知的沙漠之鹰比起来,虽同样是大威力手枪,可USP更加受欢迎,因为它的重量更轻,后坐力更小,反应也更加的敏捷。


软卧的包间并不大,一下子容纳了六个人,显得有些拥挤。


如冰如雪姐妹,心意相通,这个持枪男人进门的时候,她们就同时感受到了威胁,那暴躁的戾气中,包含了人命和浓郁的杀机。


两姐妹对视一眼,就互相明白了对方的心意,这是双胞胎的心脉相连,同时也是常年累月积攒下来的默契。


姐姐如冰踏前半步,妹妹如雪后退半步,三女形成一个防御型不等边三角,在这个窄小的空间内,双胞胎姐妹迅速做出的防御阵型,绝对是专业级别的,进可攻,退可守,只要她们阵型不破,就能够有效的确保沈落霞的安全。


持枪男人嘴里微微喘 息着,刚才一阵急奔,让他气息稍微有些紊乱。


面对双胞胎的防御阵形,持枪男人眼神一凝,目光投向她们所要保护的沈落霞,看来运气还行,这个房间内有个有身份的女人,可以拿来当人质使用。


持枪男人微抬手臂……


如冰犀利的眸子一直紧紧地注视着持枪男人,当他抬起手臂准备举枪的瞬间,如冰抢先发动了攻击。


不能让他先动枪,不然很可能会出现把握不住的局面。


如冰的性格比较静,也比较冷,从她出手的风格也能够看得出来她是什么样的人,简洁明了,招招要害,进攻的角度刁钻,唯一不足的就是她力道略弱。


持枪男人重哼一声,不退反进,带着浓浓的戾气,力道极大,拳拳到肉,虎虎生风。


几招打的眼花缭乱,速度太快,如冰格挡两下就感觉双臂发麻,连骨头都有些疼,心中顿时大惊。


这人好大的力道!


此时如雪也看出了姐姐的困境,连忙迈步躲在姐姐身后,进行袭扰攻势,目的就是为了扰乱男人的节奏,给姐姐争取一些毙敌的机会。


只不过如雪低估了持枪男人的身手。


虽然空间不大,男人明显活动不开手脚,但正因为他的力道十足,所以他的简单粗暴得到了很好的效果。


反观两姐妹,她们的技巧也施展不开,但力道又有所欠缺,此消彼长之下,二女很快就败了阵。


男人跟如雪一对脚,左手格挡住如冰的攻击,右手握着枪,利用枪托的硬度,没有半分的怜香惜玉,狠狠地一枪托砸在了如冰的腰间下肋。


这是人体最脆弱的几个地方之一。


噗!


如冰嘴里一口污血,整个人倒退而出。


打斗的时间不过就眨眼片刻的功夫,持枪男人用极为简洁霸道的力量,破碎了二女的防御阵容,而且导致如冰受了重伤。


如雪心灵相通,感同身受,尖声:“我跟你拼了……”


持枪男人这时也有了足够的空间,直接抬起了枪,指的并不是如雪,而是如雪侧后方的沈落霞。


“你再动手,我不介意杀了你们的老板。”男人的声音很轻冷,不带丝毫感情,倒像是一个职业杀手。


如雪身体一顿,咬着银牙停了下来,太阳穴上的青筋忽明忽暗,回头一看。


沈落霞抱着吐血受伤的如冰,看着如冰的伤势,她一脸寒霜,气的双臂发抖,粉拳紧攥,手指关节被她攥的发白。


“姐!”如雪这时也坐了下来,抓着姐姐的手,眼圈有些微红。


“我,没事。”如冰只感觉肋骨好像都断了似地,疼的她冷汗直冒,但却依旧咬着牙,忍着这股剧痛,附耳在对妹妹说道:“小雪,不要鲁莽,保护、保护落霞姐。”


三姐妹虽然是主仆关系,不是亲姐妹,但胜似亲姐妹。


沈落霞眼底寒芒闪过,侧目而视,面对持枪男人那指向自己的枪口,一双美眉杀机浓浓,她想杀人,杀掉面前这个男人。


“大,大哥。”这时,不知什么时候蹲在桌下的莫志杰,悄悄地爬了出来,他其实也不想出来,但现在冰雪姐妹都受了伤,这对圈内比较出名的暴力天使双胞胎都拿那个悍匪没办法,他莫志杰更不是对手了。


持枪男人一斜眼,吓的莫志杰心慌慌,咽了口吐沫,连声道:“别,别伤害我,我没有恶意,我有钱,我给你很多钱,只要你别伤害我,我……”


莫志杰话没说完,持枪男人手臂一划,一个枪托就顶在了莫志杰的头上,一身闷哼,连接着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莫志杰晕倒在了地上。


持枪男人的手段,让方旭都捂着脸,这个莫志杰智商真心不够玩,人家一看就不是抢劫的嘛,你给人家钱?这不是侮辱他吗?不打你打谁啊?


持枪男人左右一扫,接着来到桌旁,伸头看向窗外,抬手用枪柄敲打了一下厚实的窗户,似乎……他想要砸开窗户,跳车逃跑。


此时的车速已经提起来了。


当车速高达一百,人体重量也超过一百时,如果跳车,双脚着地后会瞬间产生两吨以上的撞击力,一般人很可能直接丧命,即便是练过的,懂得缓冲技巧,也很可能失去行动能力。


持枪男人放弃了跳窗的打算,因为他清楚,这次特情局对他的围捕,不可能只有火车上的那几个人,沿途肯定都有张开的大网,现在跳车显然已经晚了。


不过可以等待,利用人质拖延时间,等待车子减速,甚至是临时停车,到时候就能够跳窗逃离。


持枪男子有了打算,又退回了门口,身体贴在包间厚重的门上,对着沈落霞:“你们是什么人?”


持枪男子一直无视方旭,方旭也乖巧,坐在床头,一脸悲哀的模样,从外表看,方旭气息全无,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通人,所以男子无视他,也很正常。


“要杀就杀,别这么多废话。”沈落霞心理充满了怒气,如冰重伤,此时脸色越来越差,她恨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不然她要亲手干掉这个男人。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你是我的人质,但我警告你,别试图激怒于我,我不杀你,不代表不侮辱你。”持枪男子眼底一抹邪异。


········

第004章:隔门对峙

········

“你……”


“想要伤害落霞姐,除非你从我们姐妹尸体上踏过去,就算我死,也要咬下你一块肉。”如雪挡在两位姐姐面前,一张精致的小脸涨得通红,怒不可遏,原本蛮可爱的小包子脸,此时银牙紧咬,双腮痕迹凸起。


持枪男子眼神冷冽一扫,不屑哼道:“实力不强,口气倒不小,咬下我的肉,我怕你没这么好的牙口。我再问一句,你们到底是什么身份?如果我能用得着,我自然就不会伤害你们,但是,如果你们敢有隐瞒,别怪我的子弹不怜惜。”


“汪雷!”


此时,门外传来一个男人沉闷的声音,软卧的包间门很厚实,加上火车的杂音,挡住了大部分的音率,入耳很细微。


房间内一静,外面的声音再次传来:“汪雷,你不用想着试图逃跑了,我的人追踪了你半个月,这次是天罗地网,如果你放下枪走出来,也许还能留下一条命,但你要是执迷不悟,负隅顽抗,你应该明白,我的人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姓周的,闭上你的嘴吧,别说这些没用的,这次被你们追踪到,算我汪雷大意,可你就想这么轻易的抓到我,下辈子吧。”汪雷怒哼,声音有些嘶吼,太阳穴旁的青筋直冒,看起来他恨极了门外那个姓周的,估计是在姓周的手上吃了不少亏。


“姓周的,我手里可有人质,而且,身份还不一般,我知道你可以让列车员从外面打开房门,但你敢强攻进来试试看,到时候大家一起死……”汪雷眯着眼,瞟了沈罗霞一眼,在国内能够随身携带保镖的人是少之又少,更何况还是如此绝色双胞胎,身手也还不错。


这次是在狭小的空间,她们技巧发挥不出来,力量也吃了亏,如果换成开阔地,两姐妹心意相通的联手进攻,互攻互补,凭她们那出手的刁钻和狠辣,汪雷虽然不至于输,但也未必能够讨到便宜,至少在短时间内,拿下她们很困难。


“指望我帮你?除非我死了。”沈落霞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主儿。


“想死可没那么容易……”汪雷侧目一瞧,目光落在了一直没言语,静静在一旁的方旭身上,抬枪一指。


“你,过来。”


“我?”方旭身体微颤,干笑道:“大,大哥,我是男的。”


“过来。”汪雷眉头一皱,斥喝一声。


“哦哦哦。”方旭连忙把床上的腿放了下来,战战兢兢的起身,“大哥,您,有何吩咐?”


“过去,把她衣服给我扒了。”汪雷吩咐道,眼神也落在了沈落霞身上。


汪雷现在担心姓周的不顾人质安全,直接从外面打开门强攻进来,所以他要抓着门把手,至于这种‘脏活累活’,就只能交给其他人了。


这房间内,现在除了方旭一个男人之外,莫志杰已经晕倒在地,不醒人事。


“扒衣服?扒她的?”方旭愣着脸,侧目看着床上的三个女人,目光落在了沈落霞身上。


沈落霞服饰很清爽,除了铅笔裤比较难扒一点之外,她上身那看起来面料极好的紫色休闲淑女装,估摸着一扯就掉了。


“乡巴佬,你敢动一个试试。”如雪怒视方旭。


沈落霞眼神也是寒芒闪烁着,就连受了重伤的如冰,那眼神也想要杀人一般。


“你们,你们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是,是他让我扒的,你们有能耐瞪他啊。”方旭怪叫一声,退了半步,那害怕的小摸样,演的惟妙惟肖。


汪雷冷哼:“你们要是想保住清白,最好说出你们的身份,不然的话,后果你们也看到了。”


“除非我死。”沈落霞依旧不给面子。


“很好,那就别怪我了。”


汪雷刚要动手,门外又传来了姓周的声音,姓周的短短几秒钟也想清楚了。


“汪雷,别跟我耍你的心眼,你知道我们做事的手段。”姓周的话说一半,但意思却很明了,他们做事的手段,不会管人质的安全。


“姓周的,这个人质的身份可不简单,你做事之前最好想清楚了,别后悔,也别让你们领导难做。”


“人质是什么身份?”姓周的又道。


汪雷冷眼一瞪沈落霞,之后对着门口道:“她是一个女人,二十五岁的样子,身边带着两名双胞胎女保镖,而这两名保镖都是练气者,你猜她是什么身份?”


门口声音消失,静默了几秒,姓周的才忽然开口:“你让她说句话,我需要确认身份。”


汪雷眯着眼,看向一脸铁色的沈落霞,冷语警告道:“要么你说话,要么我让他把你的衣服扒了,看得出来你不是普通人,应该没想过会被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上吧?”


“你无耻。”沈落霞银牙都快咬碎了。


如雪挡在两位姐姐身前,临阵以待,眼神凶恶的瞪向方旭,那股眼神好似在说,你敢过来,我就敢弄死你。


“我无不无耻,跟你无关,我只需要你说出身份,然后配合我就行了,只要你们做到,我保证不伤害你们任何一个,包括地上这位,他应该跟你们是一路的吧?”汪雷指着地上昏迷不醒的莫志杰道。


权衡利弊得失,短短几秒的挣扎犹豫,沈落霞最终还是道出了自己的身份。


“我叫沈落霞,金鼎集团的。”


“金鼎集团?啧啧,还真是一条大鱼啊,沈家的千金。”汪雷心里算是松了口气,他多担心这个人质的身份不够啊,现在好了,有沈家的千金当人质,拖延一点时间还是没问题的。


只要有时间准备,他就能够逃出生天。


“姓周的,听好了,她是沈家的千金,叫沈落……”


霞字还未出口,汪雷瞬间心头一凉,整个背部凉飕飕一阵寒气袭来,再等转身,已经晚了,侧过头来,只见一个如斗大的拳头迎面砸来,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一团黑影先至,随后铁拳如山。


‘嘭’地一声闷响。


汪雷只感觉眼前一黑,接着啥都不知道了。


········

第005章:你妹妹个卷儿

········

方旭一直在等待机会,汪雷是练气者,加上汪雷时时刻刻全神戒备,方旭想一举把他拿下,也要费点手脚,这家伙谨慎的厉害,即便双胞胎对他没有太大的威胁,他也没有半分松懈。


可就在刚才,听到沈落霞身份的时候,汪雷松懈了,大意了。


这个机会,方旭站在一侧不到半米,他绝不会错过,简单粗暴,以力道压制,一招秒掉


嘭!


汪雷倒地昏迷,刚才还得瑟如王,现在就变成了死狗。


如雪樱桃小嘴微张,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方旭。


如冰感觉下肋又疼了几分。这不科学啊,那个汪雷的力道极强,怎么可能被一拳打晕呢?而且这邋遢的家伙看起来也不是武者啊,普通人?


沈落霞也是小嘴张的老大,她刚才还对方旭那一脸‘汉奸样’厌恶过,鄙夷过,一个男人怎么那么没骨气?可现在她才反应过来,敢情这个乡巴佬,一直都是扮猪吃虎啊?


“嘶!”


方旭吸了口凉气,狠狠地甩了甩手,跳脚直骂道:“你妹妹个卷儿,这狗头咋这么硬呢?”


“靠!”方旭狠狠地踹了地上的汪雷一脚,侧目看向三女:“三位,我帮你们这个忙,你们是不是也该投桃报李,帮我一个忙呢?”


姓周的在门外没听到动静,刚想再次开口,包间的门瞬间被拉开了。


姓周的下意识抬枪,就看到开门的是一个女人,一个极为靓丽的少妇。


“你好,我叫沈落霞,这个汪雷已经被我的保镖收拾了。”


姓周的看起来四十来岁,国字脸长的挺正,听到沈落霞的话后,眼神也从美女身上,转移到了房内。


再看地上,汪雷好似已经昏迷倒地。


“这……”姓周的心头一惊,汪雷的实力可不简单,抓捕了一年多,围追堵截数十次,每次都让汪雷给逃脱,并且还打伤打死了不少人,这次天罗地网也差点让汪雷钻了空子。


“沈落霞,沈家的千金?”姓周的回过神来,伸手略带一丝客套:“我姓周,你叫我周队长就行了,这次多谢你们的帮忙,不过我们还要走一下程序,循例问一下,你们是怎么把汪雷制服的?”


周队长说着话,眼神还在往包间内扫视,也看到了地上的莫志杰,受伤的如冰,还有一个看起来惊吓过度,缩在墙角的普通男人。


“开始我的保镖跟这个汪雷打了一场,不过地方太小,施展不开,她受了伤,汪雷就要挟我们当人质,逼问我们的身份,我们为了拖时间,一直没有告诉他,我的另外一位保镖也隐忍不发,终于找到了机会,偷袭得手。”


“哦!”周队长缓缓地点头,刚才听汪雷说过,对方两名双胞胎保镖,都是练气者,沈家确实有这样的配备。


汪雷真算是运气背,撞到铁板上了。


“汪雷这次算是阴沟翻船。”周队长也就是循例问问,之后笑道:“那我们就先把汪雷给带走了!沈小姐,你的这位保镖,需不需要治疗一下?看来伤的还不轻,还有地上这位昏倒的?下一站很快就到了,我们可以派车把你们送到军区医院。”


“不麻烦了,我们要赶时间去江城市。”沈落霞谢绝好意。


“哦……那,既然这样,如果沈小姐你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打电话找到我。”周队长递了一张名片,上面没写任何的职位,只有一个电话,一个姓名:周辉。


寒暄两句,周辉带着人把昏迷的汪雷给押走了,房间的门也缓缓地关上。


方旭此时也没有再装模作样,长舒了口气,对着几女道:“多谢了。”


“你为什么要让我的人领这个功?”沈落霞关好门后,居高临下看着方旭,这妞穿了高跟鞋,身姿高挑,苗条纤细,一米的大长腿笔直修长。


方旭耸肩:“我开始就跟你们说过,我关门并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大家好,可你们完全不信。我早就知道外面要出事,而我这个人吧,只是想潇潇洒洒打个酱油,并不想参与任何的矛盾纠纷,所以,这件事我不想让除了咱们之外的任何人知道。”


“可是汪雷醒了他一样会说。”沈落霞感觉有些看不透这家伙了,潇潇洒洒打酱油?这么洒脱?


“汪雷说与不说结果都一样,他也没看到是谁打的他,他最多就是猜测,可当他听到姓周的跟他说,是你的保镖偷袭他,他自己也会更加不确定,再说了,一个犯人的话,谁信啊?他有那个时间去纠结谁打他,还不如想想怎么脱身呢。”


“你很精明。”沈落霞轻哼一声,说不上是贬低还是夸奖。


“没办法,平头百姓一个,不精明一点,容易被你们这些有钱人吃得骨头都不剩。”方旭呵呵一笑。


沈落霞也不多计较:“好了,你要我帮你说的话,我都已经照做了,你可是说过,你会中医,如冰的伤势,你必须要保证治好。”


“哎呀,小伤来着,我治疗她这样的伤势,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分分钟治好。”


面对方旭的吹嘘,沈落霞三人都没有反驳,因为方旭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和神秘,已经让三个人对他产生了一丝莫名的压力,或者说是英雄情结所带来的一丝谁也不知道的崇拜。


特别是冰雪姐妹,她们可以肯定,面前这个气息不漏的邋遢男,绝对是一个武者,一个真正迈入门槛的武者,跟她们这种练气的人比起来,要高一个档次。


对强者的尊重,是没有半分虚假的,哪怕一开始再讨厌,可当这个讨厌的家伙展示出了足够强大的力量时,弱者也只会肃然起敬。


“来,你们两个帮我把她按住,侧着身子,把受伤的地方朝上,对,就这样,哦还有,把她衣服脱了!”


“什么?还要脱衣服?”沈落霞惊呼一声。


“废话,我不得看看伤势?”


“可她是女的。”沈落霞很不情愿。


“在医生眼里,只有病人和患者,没有男人和女人,你们怎么连医生都信不过啊?唉,心好累,人与人之间,怎么会如此缺乏信任感呢?”


啪!


方旭深深叹了口气,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根烟,顺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点燃了,吧唧吧唧抽了两口。


“喂,你能不能别抽烟?”沈落霞大皱眉头,玉手放置鼻下,一脸嫌弃看着方旭。


“尼古丁的气味,能够缓解疼痛,只需要闻几口,就可以起到一定的效果,行了,别唧唧歪歪了,脱就脱,不脱算了。你们别墨迹行吗?我告诉你们,我在国外当医生的,多少人求着我,我都懒得给他们治病,随随便便看一眼就是五位数,还是欧元。我现在免费治疗,你们就知足吧!”


这混蛋除了是烟鬼,邋遢鬼,乡巴佬之外,还喜欢吹牛不打草稿。


沈落霞在心里给方旭定了一长串标签。


如冰煞白的脸上,此时有些泛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得。


如雪紧紧抓着姐姐的手,以示安慰,如果方旭不是那么强势的话,如雪说什么也不可能让姐姐的身子露在外人,还是男人的眼里。


但此时,如雪没说一句话。


如冰性子冷一些,对男女之事也不是那么在意,虽然有些不太舒服,但她还是望向了沈落霞。


“落霞姐,没事,把外套帮我脱掉吧。”


“如冰,委屈你了,不过你放心,他一旦有什么不轨,我一定会让他好看。”沈落霞柔声安慰,好似完全忘了方旭的身手。


········

第006章:你是狗啊?

········

脱衣服是一个麻烦活儿,特别是一个女人,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动作总是显得那么磨磨叽叽。


“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盯着人家看啊?”沈落霞面色微沉,对方旭那个不知避讳,直勾勾的眼神很是鄙夷。


如冰腰部受伤,行动不便,自然影响到脱衣服的速度,这样的扭捏之态,让她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丝羞赧。


“疾不避医懂吗?”方旭脸皮的厚度以公里计,一脸正气凛然,“我们中医讲究望、闻、问、切,第一个就是望,也就是看,我不盯着她看,怎么能够给她治病?不光看了,一会还要闻呢。”


“你是狗啊?还闻?”沈落霞俏脸铁青,从没见过如此不要脸,一嘴歪理的医生,即便他真是医生,估计也不是什么好医生。


“哎呀我去。”方旭一捂脑门,痛苦道:“没文化太可怕了,你这脑子啊,不是进水了,就一定是结冰了,我告诉你啊,望,是观其色。闻,是听声息。问,是问症状。切,是摸脉象。记住没?以后千万别再出去丢人现眼了,大家好歹都是有身份的人,没文化不行,很容易被骗的。”


“你大脑才结冰了呢。”沈落霞忽然发现自己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总是容易不淡定,平时那种雍容大方,好像全都消失了一样。


两个人说话间,在如雪的帮助下,如冰终于褪掉了上身的衣物,只留下一件内衣文胸。


方旭回眸,这打眼一瞧,眸子瞬间瞪了起来,如铜铃般。


这妞……居然穿了一件运动文胸,知道你是保镖,你也不需要这么保护自己吧?


运动文胸的最大特点,除了贵之外,就是保护的比较严实,那些夏季晨跑的女人,很多都穿着这种文胸满大街疯跑。


一瞬间方旭就没了力气。


“你发什么愣啊?快点治疗吧,如冰疼的都快受不了了。”


“我也快受不了了好不好。”方旭一翻白眼,狠狠地叹了口气:“来吧来吧,眼不见,心不念,我是一个纯洁的好少年,如冰是吧?侧躺,对,就这样,躺好了,可能会有点疼,坚持一会就好了,我先帮你检查一下,看看肋骨断了没。”


在方旭身侧,沈落霞嘴角忽然上扬,眼底一抹狡黠:这个混蛋还想占如冰的便宜?没想到吧?看你这回狗眼还能瞧见什么。


当方旭宽厚的手掌接触到如冰那冰肌玉骨时,如冰身体一颤,从小到大,在如冰记事之后,就没有哪个男人碰到过她的身体,这种异性传递过来的感觉,让如冰身体瞬间有些发麻。


心里怪怪的。


方旭此时也收起了色心,平时胡闹可以,但做正事的时候,方旭还是很靠谱的。


他眉头轻皱,看着右边腰部往上,一片不规则的圆形淤青,血已经渗入到了皮下,万幸的是,如冰的肋骨没有断裂。


不过……


方旭向一旁的如雪询问:“你们从小练功的时候,你们的师父是不是让你们浸泡在药物里面?”


“你怎么知道?”如雪一愣,小包子脸露出了疑惑。


“那就没错了。”方旭不答,轻轻点头,道:“照刚才汪雷的力道,还有他攻击的这个位子,即便你们也是练气者,也很难在他那种力道的撞击下保证肋骨不断,所以我猜测,你们小时候应该是通过了秘法,加强了骨骼的硬度和柔韧度。”


“没错。”如雪连连点头,“小时候师父说我们体质弱,需要加强骨骼,所以我们浸泡了整整三年的药水。”


“你们师父是谁?”方旭询问。


“我们师父是……”


“如雪。”如冰这时皱眉开口,打断了妹妹的话。


如雪这才反应过来,努嘴瞪眼,鼓着小腮帮子,望向方旭:“你套我话?”


“鬼套你的话,我就随口一问罢了,你爱说不说。”方旭摇头一笑,其实不需要如雪说,方旭大概猜到了一些,这两个小妞的师父,应该是老家伙常常挂在嘴边的那个老太婆。


就算不是,也八九不离十,肯定是有点关系。


因为泡药酒的这种秘法,如今已经很少人知道了。


“行了,我开始治疗,你们别打扰我,也最好别碰我。”


方旭交待了一句后,也不再多说什么。


其实如冰这样的骨骼硬度和韧度,就算不治疗,休息个把小时也能慢慢的恢复。


方旭大手按在了如冰的伤患处,他这次回国什么东西都没有带,轻装上阵,所以身边也没有针具,只能用体内的气力,帮如冰温养伤处,减轻疼痛,休息一会如冰也自然就好了。


如冰此时美眸一闪哑然,虽然猜到了这个男人是武者,不像她们这种练气者,可是,当如冰感受到这股暖流覆盖到自己腰间时,她还是吃了一惊,因为方旭实在是太年轻。


看起来方旭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在他这个年龄突破成武者,可以调用身体里面的暗劲,同时还能运用暗劲帮人治疗,这绝对是天才人物。


只是,国外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个人……哦对了,他刚说过,他在国外帮人看病!看来他应该一直生长在国外吧?


沈落霞此时紧张兮兮的望着方旭,看着他的手压在如冰白嫩的肌肤上,她不太懂武者这个圈子的事情,所以她不知道什么叫暗劲治疗。


可是一旁的如雪很清楚,如雪的神色跟姐姐如冰一样,都很惊讶,甚至是有些骇然。


像她们这样的练气者,算是入门级,过了入门级,就跨入武者这个门槛,别看只相差一个等级,但却难倒了无数人。


另外,武者也不是所有人都会运用暗劲治疗的,他不但要精通人体穴位。精通中医医术。还要对自身的暗劲特别了解,这算是‘以气度人’,把自己身体里面的劲道过度给其他人,帮人恢复身体,这样很容易就会遭受到反噬。


过度的力道太重,会伤到人。太轻就会伤到自己。


所以,光是这一手度气的技巧,已经算是一门绝学了,至少要熟练运用成千上万次,才能像方旭这般信手拈来,一点准备工作都不需要,完全不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反噬,就这样直接上手度气。


如果说,刚才如冰和如雪心里只有对强者的尊敬,那么现在,一丝崇拜的种子开始生根了。


方旭比她们大不了几岁,可就这样的人物,居然如此邋遢,呃不对,是低调。从外表,真的很难看出这个人是什么高手。


········

第007章: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

与此同时,在列车的某处包间内,这里是供几名列车长休息的地方,此时已经被会周辉给征用了。


“周队,没想到沈家的实力这么强悍,我们追捕了汪雷一年多,愣是拿他没办法,结果现在,他被沈家的一个小丫头片子给制服了。”一中年男队员看着昏迷被反绑在椅子上的汪雷,感叹的说了一句。


周辉检查了一遍汪雷的伤势,汪雷除了额头上有一大片淤青还有胸口有几个脚印之外,其他的地方并无伤痕。


而直接造成汪雷昏迷的原因,应该就是他额头上的这个伤势,至于胸口的几个脚印,看脚印的灰尘覆盖,像是高跟鞋留下来的,前宽后窄,好似汪雷昏迷之后有人踹了他几脚。


“你真认为汪雷是被那小丫头给打晕的?”周辉起身,略带沉思的反问一句。


“呃?”队员一愣,不解道:“不是她,还能有谁?”


“我也不知道,不过感觉不对,汪雷的谨慎小心是出了名的,略有风吹草动,这家伙就远遁千里,这一年来咱们可是费了老劲,而他现在,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给偷袭成功,你不觉得有问题吗?”


“可能……是因为汪雷看人家没什么威胁,大意了吧。”队员猜测。


周辉眨了眨眼,暗暗摇头,脑中又回想起房间里面的一切,他刚刚只是看了一眼,房间内有受伤的女孩,昏迷的男人,还有一个惊吓过度的家伙,除此之外,就只剩下那个沈落霞和她的一名保镖有活动能力。


周辉并不是什么阴谋论专业户,他只是有些好奇,也有些奇怪,甚至于说,有些不甘心。


这是出于男人的基本尊严,他跟汪雷是老对手了,这一年的围追堵截,汪雷在他手中吃了不少亏,但最终都让汪雷给逃脱了。


可这次,汪雷居然栽到一名二十出头的女孩手里,这让一个四十岁,身经百战的大队长,情何以堪啊?传出去别人不会认为沈家的保镖厉害,而是肯定说他周辉没能力,没本事,让汪雷一次次的在他手里逃脱。


这是面子问题啊。


“唔!”


昏迷不久,汪雷一声闷哼,悠悠转醒。


睁眼瞬间汪雷就清醒了,这一年的抓捕让汪雷的神经时时刻刻都紧绷着,神经的反应速度也已经习惯,睁开眼就要准备面对狂风暴雨的袭击。


只不过一牵动身子,汪雷才发现,自己身体已经被捆绑住,固定在一张靠椅上。


轻微皱眉引的额头一痛,汪雷呲了呲牙,暗吸了口冷气,真他娘疼啊。


同时汪雷又想起了刚才在包间,本来胜券在握,只要拖住时间,他就有机会逃跑,可是……忽然身后发动了攻击。


是那小子!妈-的,这次走了眼,大意了。


“醒了?”


“周辉!”汪雷这时才发现,他身后的床铺上,半坐半靠着一个男人,熟人,他近一年来的老对手,也是一条疯狗,咬着他怎么样都不放。


“我就说过,你早晚会落在我手里,怎么样?还想不想跑啊?”周辉心里虽然感觉有些丢面子,但结果却是令人满意的,至少汪雷已经在他手里了,抓回去,这份功劳少不了。


“你得意什么?要不是这次有人帮你,我能被你抓到?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什么实力?你什么智商?别人不清楚,我难道还不清楚?要是没人帮你,你下辈子也抓不到我。”汪雷被抓,此时只能口头上占点便宜。


汪雷刚刚也想到过,那个小子会不会是周辉故意派进包间的卧底,但这个思绪一起,他自己就否定了,周辉手里没这样的年轻高手,而且周辉也不知道自己会逃窜到什么地方,不可能事先在软卧的包间内安排人手。


软卧有十个房间,总不能安排十个人等着吧?何况自己去不去软卧,事先连自己都不清楚。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你伤天害理,杀人放火,就算今天没人帮我抓住你,早晚有一天也会有人出手,正义永远都站在我这边。”


“放-屁。”看着正气凛然的周辉,汪雷吐了口吐沫星子:“周辉,你知道我最烦你的是什么吗?就是你这么一副正人君子,浑身都是公理正义,名义上你是维护法纪,实际上,你做的事情,就是伤天害理,助纣为虐。我的事情你难道不清楚?我做错了吗?”


周辉摇了摇头:“无论如何,你都不应该杀人。”


“他该杀,他全家都该杀,我永远不会后悔我所做过的事情。你们一身正气的助纣为虐,那我只能邪恶的行善积德,咱们道不同,三观不合,不与为谋。”汪雷眼眶有些泛红,字字铿锵。


周辉沉默了几秒,之后摇头:“快到站了,我只是负责抓你,其他的事,我管不了,而且,你确实杀了人。”


“姓周的,我可以称呼你为忠犬吗?”汪雷冷笑道。


“我只是在尽我的义务,我没做错任何事。”周辉并没有因为汪雷的话而生气,他自己的这句话像是跟汪雷说,又像是再跟他自己说。


软卧包间内。


“喂,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抽烟啊?一根接一根,乌烟瘴气的让人头疼,你出去抽行吗?”沈落霞很不满的看着方旭。


方旭刚给如冰治疗完毕,回到自己的位子点了根烟,准备休息一下。


方旭并不是烟鬼,只是在坐车的时候,点根烟能够缓解心里的紧张感,如果可以的话,方旭真的想一根接一根的抽,一直等火车到达江城市为止。


“我刚才给如冰治疗的时候也抽了烟,你怎么不说啊?现在治疗好了,我没有利用价值了对吧?”


“什么叫没有利用价值?我是这样的人吗?再说了,公共场合吸烟本来就不文明。”


“我出去抽行吧?真是矫情的很。”方旭站起身来,顺手把桌上的一沓钞票拿在手里,叼着烟,点着烟,一副市侩的样子,走出房门。


“这是什么人嘛?”沈落霞都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去形容这个男人了,高手?低俗?混混?还是流氓?


如冰此时已经穿好了衣服,靠在床边休息,下肋的疼痛感已经消失了,但不能激烈的运动,不然还是会牵动神经。


如冰低声说道:“落霞姐,这个人绝对不简单,而且高手都有自己的喜好和一些怪癖,你忍一忍就过去了,毕竟他也救过咱们。如果可能的话,最好是建立一些私交关系,说不定哪天,这个关系就能够帮咱们大忙。”


沈落霞轻轻点头,她怎么会不明白这些事情呢?只不过她对烟味和酒气实在是太敏感,忍不住就跟方旭吵。


“我知道怎么做。如冰,你也别多说话了,伤势刚好,休息一下吧,这里有如雪看着,还有那个家伙,应该不会出什么事了。”


“嗯!”


········

第008章:心情不太好

········

接下来的时间过的很快,方旭却很忙碌,进进出出,每次出门都带着烟,每次回来也都伴随着烟味。


开始的时候沈落霞还跟他聊几句,但渐渐的,沈落霞也犯困了,她昨夜没睡,今天又碰到了汪雷的这件事,此时精神极度疲惫,所以当神经松弛之后,困意也席卷而来。


如冰受伤也需要休息,就如雪还好一点,不过她也靠在床头,一边警戒,一边闭眼小憩。


莫志杰还没有清醒,他也被方旭直接丢上了二层,凭汪雷那股力道,这家伙今天估计很难醒来。


方旭也不打算救醒他,一来是不沾亲不带故。二来就是被击中头部昏厥的人,如无必要,就尽量别用外力使她醒来,因为这样很容易伤及大脑神经,造成一些严重的后遗症。


如此情况,等到自然清醒为宜。


晚上八点刚过,列车终于一路滑行,进入了作为国家水、陆、空重要交通枢纽的江城市。


一行人都没有带什么行李,全是轻装上阵。


火车停稳,这儿是列车的终点站,下车的人络绎不绝,方旭一行人随群而动。


在这灯光明亮的火车站内,沈落霞一下车,又变成了方旭第一眼见到的那种高冷女郎,身后一左一右领着如冰和如雪这对美嫩双胞胎,方旭走在一旁,完全就是一副小吊丝加跟班的模样。


就算如此,还有不少路过的男同胞羡慕不已。


“刚刚你在车上说,你十五年没回家乡了,这里也没亲朋好友,那么出了站之后,你要去哪儿?”沈落霞戴着高档的女士墨镜,看不见她的表情,但她的声音却是不冷不热。


方旭伸了个懒腰,嘴里哼哼唧唧发出了几个怪音,打了一个哈欠,眼泪水直冒。


“还是脚踏实地感觉舒服啊……我现在去找地方睡觉,怎么?沈大小姐有何指教?”方旭晃动着颈部,活动着胫骨,一副纯吊丝的样子边走边问。


沈落霞墨镜下的美眸狠狠地白了这家伙一眼,这家伙明明就是一个高手,穿的普普通通也就罢了,样子还吊儿郎当,姿态也让人无法入眼,他故意的吧?


从手包里面取出一张名片,沈落霞玉手一抬:“这是我的名片,我短时间内都在江城,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打这个电话,是我私人电话。”


名片入手,材质不错,隐隐还有一股香味,上面写着沈落霞,电话,还有伊妹儿地址。


“好,有什么事,我会打电话给你的,等回头我办了新的手机号,再联系你。”方旭连续又打了几个哈欠,看起来是困意十足,眼泪水不断的往外涌。


“你有这么困吗?”沈落霞在外面的那股高冷之色,实在是没忍住,撇着娇唇很嫌弃的问道。


方旭抬起双手,用手掌搓了搓眼皮,随后擦拭着泪痕,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不清不楚的说道:“我这个人,只要天一黑就范困。”


若不是沈落霞亲眼见过方旭的身手,她打死也不会相信,就这么一个男人,会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随着人群,几个人检票出了站。


“大小姐,您终于来了,二爷在车内等着您呢。”刚出来,就见一名穿着西装的男人上前问候。


沈落霞问道:“二叔也来了?我不是说不用来接吗?”


男子摇头一笑,没有回答,像他们这种做司机的,老板让去哪,他们就只能去哪,哪有他们疑问的权利啊?


“行了,车在哪?”


“在这边,大小姐请随我来。”男子毕恭毕敬一让身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沈落霞转身回头,正想跟方旭打个招呼,道个别,但眼神所过,哪里还有方旭的人影?


眼底一阵没来由的失神,但却被墨镜全部挡住,外人看不见。


沈落霞低声问道:“那家伙呢?”


方旭并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虽然沈落霞在车上询问过,但方旭左岔右引,直接把这个话题给略过去了。


冰雪姐妹这时也发现那家伙没了踪影,刚刚她们还感觉方旭一直跟在她们身后,可这一转眼,哪去了?


“大小姐,您这是再找什么?”男司机隐隐约约听到沈落霞的话,但他不知道‘那家伙’是哪个家伙,也不知是男是女。


“没什么,走吧。”沈落霞回过头,语气冷了几分,迈着她修长的美腿,踏着高跟鞋,铛铛铛的离开,她脚步有些急促,步伐也有些快,熟悉沈落霞的人都清楚,她此时心情不太好。


冰雪姐妹四周搜寻了几眼,也是一无所获,这才跟随沈落霞迈步离开。


与此同时,在软卧的四号包间内,列车员发现了四号位上铺还躺着一个男人,叫了几声也没有叫醒,一探鼻息发现还活着,连忙在旁边的餐车找到了乘警。


一堆人前前后后过来,又是掐人中,又是在面部洒水……折腾了三、四分钟,还真把莫志杰给折腾了起来。


莫志杰此时已经被他们放在了下铺,一醒来就被人扶坐了起来,他只感觉整个脑袋头昏脑胀,右边太阳穴的位子还有些震痛。


“小伙儿,你没事吧?”


“这是哪儿?”莫志杰莫名其妙的看着周围,大脑空空如也,怎么样都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脑袋又为什么会痛。


“这是火车软卧啊,对了,你的车票呢?”旁边的列车员还是蛮有职业道德的,也许是习惯了,看见乘客就下意识的让他们把车票拿出来检查。


“车票?”莫志杰好像记起来了一点,隐隐约约,模模糊糊。


“哦,车票是吧?我记起来了……”莫志杰摸了摸衬衣口袋,从里面拿出车票递了过去。


列车员接过一瞧:“咦,这不对呀,你是硬座的票,怎么睡在软卧?这不行啊,要补票,把差价补了才能下车。”


莫志杰现在是完全记起来了,他记得当时发生了事故,那个拿枪的,打了自己一下,好像……还没打到自己,自己就已经不知道发生什么了。


一瞧窗外,再一看房间,沈落霞她们早已经不见踪影,这……是到了江城终点站啊?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抢劫的呢?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特品圣医》

标签:特品圣医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北京赛车前5必中北京赛车冠军012路玩法北京赛车两期连中北京赛车9码稳中北京赛车车群pk10福利微信群北京赛车外围平台北京赛车杀一码在线计划两面盘5期必算法北京赛车pk10交流公式赛车pk10赌钱群北京赛车8码怎么首尾相加北京赛车如何对打北京赛车pk经验分享交流北京赛车几点开始的北京赛车可以全包赌赛车pk10微信群北京赛车计划群北京赛车pk10赚钱赌法北京赛车准确计划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