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古言 > 正文

不爱江山爱美人

adminadmin 2018-10-19 127 0

153289014933384476.jpg 不爱江山爱美人 古言第1章 满门抄斩


“轰隆!”一抹闪电撕裂了夜空,大雨滂沱。


“夫人,咱们回去吧,身子要紧啊!”沈家主院外面,跪着一个女人,女人面色蜡黄,一双眼睛深深地凹陷了进去,一副久病未愈的模样。


她身旁站着一个给她打伞的婢子,那婢子都快要哭了,苦口婆心地劝导着女人,可女人就好像没听到她的话一般。


“夫人……”


“吱呀。”婢子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了主院院门打开的声音。


那一直静静跪着的女人,忽地抬起头来,眼睛里折现出了一抹希翼的光芒,看向了那边。这女人叫李子衿,是沈长青的夫人。


“玉儿,小心。”沈长青半搂着一个眉眼娇俏的女人,出现在了李子衿的面前。


李子衿顾不上其他的,她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到了那二人面前,道:“相公!”


沈长青闻言,抬眼看了她一下,眼神里,是说不出的复杂。


“呀!”沈长青怀里的那女子,像是被李子衿吓到了一样。


“姐姐怎么这么一副模样!?”那叫玉儿的女子,似乎好半天才辨认出此人是李子衿,惊讶地出了声。


“求相公救救李家!”李子衿好像没听到那玉儿的话一般,走到了沈长青面前,直愣愣地又跪了下去!


“你这是做什么!?”她的动作,吓了那沈长青一跳。


沈长青重重地拂袖,面上有些恼怒。


“相公,我父亲母亲也是相公的姨母姨父,相公就算不看在我的面上,也请看在骨肉亲情的面上,不能让父亲母亲就这样去送死啊!”李子衿神色有些激动,最后甚至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对着沈长青,重重地叩了下去。


“我早已与你说过,李家犯的是死罪,若是我强行参与,只怕咱们这一家子人也要牵扯进去,你为何……”


“只求相公帮我递一句话到宫里,让我有进宫的机会便可!相公……”李子衿猛地抬起头来,她知道沈长青不愿参合进去,已经想了万全之法,偏沈长青不愿意见她。


她在这院中,已经跪了一个下午了。


一直到了此时,沈长青才搂着姜墨玉出现,淋了这么久的雨,李子衿已经感觉头昏脑涨了,可她此时,顾不上那么多!


“李家!?”沈长青没说话,倒是一旁的姜墨玉开了口。


李子衿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开腔搭话的意思。


姜墨玉眼中划过了一抹怨毒,却用一种极为天真的语气,说道:


“李家月前不是已经被满门抄斩了吗?听说上上下下无一活口,就连那刚出生不足一月的婴孩也没逃过……姐姐这是不知道吗!?”


“轰隆隆!”雷声划破天际,也像是划过了李子衿的心中。


她瞪大着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那姜墨玉。


“玉儿!”沈长青忍不住呵斥了一句,然而,他却并没有反驳那姜墨玉的话。


他顿了片刻,眼带怜悯地看向了李子衿,道:


“子衿,这事儿不是我有意瞒着你,而是……”


“噗!”李子衿的身子猛地朝边上一歪,一口黑血喷涌而出。


“呀!”姜墨玉像是受惊了一般,一下子钻进了沈长青怀里。


“没事没事!”沈长青皱眉,看了那地上的李子衿一眼,眼里带着一抹厌恶。


“做什么呢,还不赶紧扶着夫人回别院去!”他冷声怒喝,看向了那原本替李子衿撑着伞的婢女。


“沈长青!!!”李子衿的声音,凄厉地响了起来,她像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才吐出了这么三个字一般。


第2章 踏血重生


“我李家待你不薄!!!”李子衿那一双眼眸里,满满的都是恨意。


李家上下,一百四十三口人。


满门抄斩!!!


李家何其无辜!?


“你从冀州来,到考取功名,我父亲母亲,伯父叔侄出了多少力,你一步一步走上高位,我李家可要你半分酬劳!?”李子衿简直不敢相信,这个表哥,心思竟然歹毒至此。


他娶了姜墨玉为侧室,李子衿没有意见,他让她夫人的位置如同虚设,她也没有怨言,谁让她生来不足,是个活不久的人。


可他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李家上下就这么去送死!?


“你胡说八道一些什么!”沈长青就像是被踩到了痛脚一般,用力地一甩袖子,那袖子从李子衿的脸上划过,划出了一抹血痕。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李家出事也不是青哥哥的错,李家犯了那起子错误,难不成还要让咱们也跟着一起送死不成……”姜墨玉在旁边煽风点火起来。


“你闭嘴!”李子衿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她,她此时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逆流了。


“我父亲母亲的尸骨……”


“尸骨,那起子罪臣还要什么尸骨,早就已经扔到了荒野山林喂了狗了,李子衿,我劝你一句,在我还念着旧情的时候,你最好识相一点,否则的话,你这罪臣之女,我是……”沈长青面上神色不好看,说话更是毫不客气。


“噗……”李子衿当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再也忍耐不住,大滩鲜血从她口中呕了出来,被雨水冲刷着,很快地,就没了痕迹。


“父亲母亲,是孩儿不孝!!!”李子衿伏在地上,哭得肝肠寸断。


“沈长青!你这没有良心,自私奸佞的小人,我诅咒你,诅咒你这一辈子都……”


“啪!”她的话尚未说完,就被沈长青一巴掌,整个人都打偏了去。


“闭嘴!”沈长青面上满是恼怒,道:“把她给我拖下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她出门半步!”


而此时,地上的李子衿,已经只剩下了一口气了。


她的眼泪、血液与地上的雨水融入一体,她忽地闭上了眼睛。


父亲母亲,孩儿不孝,到了最后,也没能保住你们。


你们别急,孩儿这就来了,来陪你们了!


“轰隆!”雷声又一次降临,而这一次,地上的李子衿,再也没有了半点声响。


“夫人!?夫人!?”


“小姐!!!”


那些声音,渐渐地,消失在了她的耳中,越来越远,直到声音再也都听不见了。


……


京城外五十里地的黄山村内。


“妈妈,少爷、少爷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没事没事,我这就去请周大夫过来,你好好看着少爷啊,别哭了!”


外头的喧闹声,一声接着一声,传入了李子衿的耳朵里。


少爷?


哪里有什么少爷?


李子衿用力了全力,睁开了双眼。


引入眼帘的,是一个有些年头的破旧屋子。


残破的梁,一张硬邦邦的床,一张桌子四条凳子,便是这个房间的所有了。


李子衿整个人都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她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第3章 苏漓此人


李子衿正发懵呢,却觉得自己的脑袋一阵剧痛,大量的记忆铺天盖地地朝她涌来。


这些记忆并不属于李子衿,而是一个叫苏漓的女子。


没错,是女子。


苏漓是当今吏部左侍郎苏泰之子!苏泰一直无子,苏漓出生之后,被其母当成儿子养大,成为了这苏泰唯一的‘儿子’。


苏漓那母亲,做出了这种出格的事情之后,没几年就撒手人寰,留下了苏漓一个人。


之后苏泰续了弦,娶了现在的夫人之后,现夫人是个极有心计的,竟然一步一步地,将这苏漓给养坏了。


苏漓在京中名声很臭,偏偏还长了一张烂脸,更加为人不喜。


她纵使恶奴伤人,又调。戏良家妇女,甚至还口出狂言,在京中是人人喊打。


但因为是苏泰唯一的‘儿子’,苏泰对她也多了几分耐心,一直也没真正把这苏漓给怎么样了。


苏漓也却是一个傻人,她虽扮成了男子养大,到底还有一颗女儿心,深深地爱慕着淮王陛下,甚至还……


还在淮王陛下举办的宴会上,给淮王陛下表白,且让许多人给撞见了,她脱下了自己的衣服,要与那淮王陛下做什么‘好事’。


这么一来,苏漓的名声是彻彻底底的坏了。


那苏泰就算是想要护她,也容不得她闹出这样惊天的丑闻来,便让人将苏漓送到了这偏僻的黄山村来,任由她自生自灭。


苏漓从小就被养坏了,那一张长了疮的烂脸更是让人触目惊心,在来这边的路上,就发起了高热,等到一觉醒来,这内里的芯儿,已经换了一个人了!


李子衿躺在床上,头疼欲裂,将这苏漓短暂的一生都看明白了之后,她心中更是复杂无比了。


她的记忆,就停留在了大雨瓢泼的夜里。


她为什么会变成苏漓?


原本的苏漓又哪里去了?


她自己呢?


这些问题,她都不得而知。


她只清晰地知道——


李家上上下下一百四十三口人,满门抄斩,一个不留!


李子衿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一滴清泪,从她的眼角滑落。


“吱呀。”


“周大夫,您可一定要救救我们家的少爷啊!等我家老爷来了,一定会感谢您的!”杂乱的脚步声响了起来,李子衿猛地回过神来,合上了自己的双眼。


“好好好!”说话的声音有些个沙哑,李子衿没来得及多想,便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人给拉了起来,两个手指,搭在了她的脉门上。


这个动作,李子衿是最熟悉不过的了,她天生不足,从小泡在了药罐子里头长大,都是用了药才勉强续下命来的。


若不是投生在李家,只怕早就已经死了。


“啧!”李子衿感觉到,那周大夫诊了半天的脉,却一直不说话,一开口,就语带惊讶。


“怎么了大夫?可是我们家少爷的身体有什么问题?”李子衿听这说话的声音,应该是苏漓身边的奶娘,也是为数不多知道苏漓是女儿身的人。


奶娘的声音有些发紧,显然也是害怕苏漓会出些什么事情。


“这……”周大夫沉吟片刻,忽而道:“你家少爷不是发烧,而是……”


“中毒了!”


第4章 造化弄人


“中、中毒了!”奶娘的声音一下拔得很高,似乎受到了惊吓一般。


就连躺着的李子衿,心中也是一沉。


“大夫,那我家少爷……这、这……”


“这毒并不难解。”那位周大夫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他顿了片刻,忽而道:“难的,是你家这位小姐,是不是还想活着了!”


小姐!


那奶娘一瞬间就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一样,一下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李子衿在心中轻叹,这苏漓虽是当成男孩儿养大,可到底是女儿身,但凡是个医术了不得的大夫,摸一摸脉门,都能清楚这个事情。


“她一点求生意志都没有,这样的病人,我周易治不了!”李子衿正在晃神中,却忽而听闻那大夫说了那么一句话。


她先是一怔,随后忽地一下睁开了眼睛!


周易!


此人竟然是周易周大神医!


她这一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头发半白,面目普通的老头儿,老头儿看起来五六十岁的模样,身子骨很好,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幽深无比,似乎可以洞察人心一般。


倒是和传闻中的周神医年纪相当。


这一瞬间,李子衿心中是悲喜交加。


她父亲母亲找了一辈子的周神医,就是为了医治她那打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病。


可终究一辈子,都未曾寻到周易的下落。


没想到,她莫名其妙的变成了苏漓,竟然遇到了周易!


“少爷!”她这么一下子睁开眼来,也把奶娘给吓到了,奶娘先是唤了她一声,随后又小心翼翼地看了那周易一眼。


奶娘心中也怕啊,苏漓这女儿身的事情,瞒了这么多年,平日里在府中生了病,都是由他们熟识的一个大夫诊治,这一次她因为着急了一些,随便在这黄山村找了个大夫来给苏漓看病。


没成想竟惹出了这样的事端来!


“醒了?”周易看了李子衿一眼,道:“丫头,你这命若是你自己不想要,便是神仙下凡,也是救不了你的。”


说罢,他便站起身来,准备拎起自己手边的医药箱,就此离开。


“哈!”李子衿面上划过了一抹恍然,随后,竟失声大笑了起来!


可笑,当真可笑,这人生造化,竟如同一个笑话一般。


曾经做梦都想见到的人,竟在这种意想不到的情境之下遇上!


“哈哈哈哈!”她笑得癫狂,眼角都笑出了泪花儿来了。


“少爷……”奶娘无比担忧地看了那李子衿一眼,她这癫狂的模样,活像是发了疯一般。


“你说能解就一定能解得了?”李子衿收住了笑声,却也似笑非笑地看着那周易。


是了,周易的出现,也让李子衿明白了过来。


她命不该绝,她不该就那么死了。


该死的人,都还活得好好的呢!


“啪嗒!”


“你这女娃儿是什么意思!”周易将手中的医药箱一扔,转过身来,怒视着那李子衿。


“我没什么意思,这年头啊,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冒充神医了,你说我这身上的是毒,那这个呢?可也是毒所导致的?”李子衿一抬手,指了指自己脸上那个巨大的疮。


那疮隐隐有化脓的痕迹,看起来极为恶心。


原本的苏漓,就是因为一直带着这个疮,所被人耻笑。


而李子衿既然决定要活着,那她不但得要活,还要活得好!


周神医,可不就是摆在了她眼前的机遇吗?


第5章 十日赌约


“你什么意思!?”周易面色不大好看,不过看起来,倒不像是要发怒的模样。


“少爷……”一旁的奶娘看见了,也想要劝她几句。


在奶娘看来,这是他们家那位少爷又在犯浑了。


“嬷嬷!”李子衿喝住了奶娘,眼神又移到了那周易的身上,她微微抬了抬自己的下颚,看起来态度很是轻蔑。


上一辈子,她父亲母亲为了找到周神医给她治病,没少打听周易的事情。


对于周易这个人的脾性,李子衿不说全然了解,但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只是不知道那些个传闻,是不是真的了。


“打着大夫的旗号,招摇撞骗的人也不再少数。”李子衿勾了勾唇,与那周易对上,道:


“我之前在京城的时候好好的,仁济堂的大夫都没看出我中了毒,怎么到了你这儿,我就是中毒了?”


仁济堂是京城最负盛名的医馆,周易看着李子衿的态度,心火也上来了。


“小丫头,那些庸医看不出你身上的毛病,你还处处维护他们,你可知道,这毒已经浸入你的内肺了,过不了几日,你会连……”


“是吗?”李子衿挑了挑眉,她脸上的那个巨大的疮,也没遮住她那生动的神色,周易明明白白的,在上面看到了不屑,甚至是讽刺。


“那既是如此,咱们不妨打个赌!”周易的脾性也上来了,他这些年云游四海,性子其实已经淡了不少。


但便是如此,他行医这半辈子,也没让人那么质疑过!


“十日,十日之内若是你能够治得好我,那我必定在你门前三叩九拜,认了今日之错,若是做不到,呵!”李子衿脸色一变,斜斜地看了那周易一眼,道:


“就别怪我翻脸无情,抓你这庸医去见官了!”


“行!”她话音一落,周易竟毫不犹豫地点头应了下来。


传说周神医性子古怪,这一辈子,最受不得的,就是别人的轻视。


看来,奏效了!


李子衿勾了勾唇,笑而不语。


……


半月之后。


“师父,这个我给你切成了片儿,怎么样,我刀工好吧?”


“师父,那个什么见鬼的龙须草还是花的,我给您捣碎了啊!”


“师父!”


“你给我滚!!!”一阵咆哮声,从黄山村的一处民宅里传了出来。


让门外那正准备敲门的男人,瞬间就僵住了。


男人顿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马车,道:“主子……”


周神医脾气不大好,他上一次就吃过了神医的排头,这一次瞧着,周神医似乎更暴躁了一些,他就更不敢敲门了。


“皇……主子,周老先生似乎心情不大好。”马车旁站了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那男子面白无须,长得白白胖胖的,只说话的声音有些许怪异,听起来似男非男,似女非女的。


“敲门。”马车的车帘遮得严严实实的,看不清楚里面的究竟是何人。


只听到了这么简短的两个字,说话的人声音极其悦耳,就好像是醇香的美酒一般,叫人回味无穷,只是此人说话的态度极为冰冷,这冰冷的气势盖过了声音。


让听到了这声音的人,都不自觉地打了一寒颤。


“继续敲门吧!”马车旁的男人顿了一下,随后忙不迭地说道。


第6章 有客上门


“叩叩叩。”


“老先生!”站在门边的男人,轻轻地敲了一下门。


那原本吵闹的院子里,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只是一直没人说话,那敲门的男人也不敢催,就这么安静地侯在了门外。


“谁啊?”老半天之后,才响起了周易的声音来。


“老先生,我家主子特来拜访您!”男人也没说他家主子是谁,不过,京城里知道周易在此处的人,也就只有那么一个。


“吱呀。”半晌之后,门从里面打了开来。


门外的男人立马便扬起了一抹谄媚的笑容,抬起了头来,却发现开门的人,并不是周易。


而是……


一个打扮极为古怪的年轻男子。


“进来吧。”男子穿着一身灰色的袍子,头上歪歪扭扭的束着发儿,而那一张脸上……


那脸上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黑乎乎的糊了一脸,一眼看去,还有些个吓人。


此人倒也不是别人,正是那李子衿。


周易的医术果然厉害,短短十日,就让李子衿身上所有的毒素都清干净了,就连李子衿脸上的疮,也给她上了药。


如今已是渐渐的好转了。


李子衿身体好了之后,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她敲锣打鼓的上了门,对着周易是三叩九拜的。


起先周易还觉得扬眉吐气了,被这么一个小丫头瞧不上,他心里可憋着火儿呢。


可后来……


周易就笑不出来了。


这也不知道是哪家的丫头,竟这么缠人!


那日叩拜了之后,起身就喊周易‘师父’,周易先是一怔,随后反应过来,便要赶她离开。


这不是开玩笑吗?京城内想要做他的关门弟子的人,多了去了,便是那些个世家子弟,也是排着队的任由周易挑选。


周易没有收徒的心思,那些个人都没收,就更别说是李子衿这种了。


偏李子衿这性子……


简直是魔星!


她竟就这样赖在了周易的身边,自己带了棉被之类的,就在周易家住下了,他是怎么赶都赶不走。


这就算了,这丫头还上蹿下跳的,就短短几日的功夫,毁了周易无数的珍稀药草,这性子让周易是头疼不已,偏偏对方还是个女娃儿,他是打也打不得,赶也赶不走,生生受了这丫头的闷气儿。


“进来啊!不进我锁门了啊!”李子衿见这男人只盯着她看,没有进门的意思,便翻了一个白眼。


“啊……哦!主子!”男人忙不迭转过身去,去了那马车旁边,接自己的主子去了。


李子衿这才发现那一辆简单的马车。


她微微眯了眯眼睛,周易脾气古怪,又是隐居在此,这么多天来都没人上门来,这一会儿来的,又是何方神圣?


正想着,却见那车帘一拉,从车内,走出了一个男子。


一个一出现,就能够吸走所有人注意力的男子。


而巧的是……


李子衿,是认识这个人的。


她先是一惊,随后眼眸狠狠地瑟缩了一下,随后忙不迭地垂下了头去,不敢与那男人对视。


等她低下头去,才想起自己已经不是李子衿了。


她现在,名叫苏漓。


从准备活下来的那一天开始,她就是苏漓了,李子衿,已经死了。


她眼眸微微晃动了一下,随后将自己的情绪掩盖了过去,只恭敬地站在了门外,安静得就像是不存在一般,全然没了刚才那一股气势。


第7章 劣徒苏漓


从马车上走下来的那个男人,一身玄色缂丝长袍,身上还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而最为引人注目的,还是此人那一张俊美无双的脸。


苏漓拿眼瞟了一下,就不敢再看。


传闻淮王殿下乃是京城第一美男,然而在此人面前,淮王只怕也会失了颜色。


只是此人身份实在是太高,寻常的人,哪敢拿此人开玩笑,莫不是嫌命长了?


秦夜寒几步走到了苏漓的面前,见她低垂着头,只敢盯着自己的鞋尖看,便只扫了她一眼,便与她擦身而过,进了内院。


一直到秦夜寒走得远了,苏漓这才敢微微抬起自己的身子来。


“愣着做什么,去沏壶茶来。”苏漓正怔愣着,却忽然听到了这么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她一抬眼,就看见那略微有些发福的男人,站在了她的面前。


她眼眸微转,正好,她也想知道,这位大人物,怎么会来这个偏僻的小山村?


“是。”她轻声应了,后退了两步,便转身往那厨房去了。


……


内院中极为安静,苏漓捧着一个红色的漆木托盘,便要往那正院里走去。


“少爷!”白芹远远的就看见自家少爷端了这么个东西过来,下意识地,就想要伸手去接。


“我来吧。”苏漓看了她一眼,避了过去。


这白芹便是苏漓一起带到这边的贴身丫鬟,苏漓这一次,确实是把她爹苏泰给气坏了,来这种穷乡僻壤就算了,身边还只带了一个白芹一个奶娘。


若是苏泰知道,就因为自己这个举动,害得原来的苏漓没了性命,也不知道他心中会作何感想了。


苏漓眼中划过了一抹神色,端着托盘,便进了正院当中。


“主子爷身体康健,已无大碍。”她进来的时候,正好逢着那周易把手从秦夜寒的手腕上收回来。


显然,刚才周易给这秦夜寒把过脉了。


苏漓正晃神着,却忽然发现自己身上一寒,一抬眼,便对上了秦夜寒那一双深邃的眼眸,他长了一双极为好看的丹凤眼,眼眸幽沉,好像是那千年的深潭一般,只轻轻一眼,就能够将人吸到他眼中的旋涡中去。


苏漓心中一寒,忙不迭地垂下了头,不敢再看他。


“你来做什么?”周易一看见苏漓就头疼,偏偏这丫头也是不长进的,不看看他跟前坐着的是什么人,就这么横冲直撞地走进来了。


“外面那位大人,叫徒儿沏壶茶过来。”苏漓垂下头,将责任给推的一干二净。


“把东西放下,你出去吧。”周易皱下了眉头,挥了挥手,有些个不耐烦地说道。


苏漓闻言,便往前几步,躬下-身,将那茶盏和茶壶都一一摆在了周易和秦夜寒两个人之间的小桌上。


整个过程当中,她都能够感觉到秦夜寒那一道冷冷的视线,就这么粘在了她的身上。


苏漓心中一抖,面上却尽量做到目不斜视,好像眼前的这个人,真的只是周易的一个寻常客人一般。


“这是小民最近收的一个劣徒,顽劣不堪,主子爷莫要与她一般见识!”大概是秦夜寒看那苏漓看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一些。


周易开了口,解释起了苏漓的身份。


第8章 手不想要了


苏漓脸上划过了一抹笑意,周易之前还一直不承认她是他的徒弟呢,这会儿的功夫,却还知道维护她了。


看来这些日子,她也不是白折腾。


“嗯。”秦夜寒为人冷漠,闻言只是轻应了一声,移开了眼,不再去看那苏漓了。


没想到苏漓听到了周易这一句话,却有些个得意忘形,她后退的时候没注意,竟然踩住了自己身上的袍子,然后整个人往前一扑!


顿时就扑入了一个冷硬的怀抱中。


苏漓整个人都僵住了!


“做什么呢!还不快起来!”周易也没想到,苏漓竟然会做出了这么一个举动来,顿时也急了,忙不迭叫苏漓起来。


可苏漓是个没出息的,刚才那一下,把她的脚给弄抽筋了,她下意识地想要扑腾一下站起来,却怎么样都站不起来,反而是整个人又往那秦夜寒的身上跌了一下。


这情急之下,她的手胡乱地在秦夜寒的身上乱动着,竟然不小心触碰到了一个滚烫的东西。


“你再乱蹭,这只手可是不想要了?”秦夜寒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上传了出来。


苏漓整个人僵住,她就算是再蠢,也能够明白自己刚才不小心摸到了什么。


她整个人呆住,再也不敢乱动,在这个人的面前,她总是会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去,只是一低头,她的头刚好就处在了一个无比尴尬的位置……


“哎呀,你这个孩子怎么毛手毛脚的。”就在这个局面一度僵持的时候,苏漓感觉身上一轻,整个人都被周易从后头拎了起来。


她无比感激地看了周易一眼,面上还有些揣揣的。


她对秦夜寒不大熟悉,但是当年好歹也曾经研究过此人,据说秦夜寒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的触碰。


她……


不会刚重生就死这么悲惨吧?


苏漓忍不住小心翼翼地看了那秦夜寒一眼,却见秦夜寒那一张俊脸绷得紧紧的,气氛紧张。


“出去出去,你给老夫面壁思过,没个三五个月,别出门来了!”周易把苏漓往那门边一推,没好气地说道。


苏漓心中清楚,这是周易在救她呢!


当即她也来不及多想,只道:“小的知错了,望皇……客人赎罪,小的这就离开。”


说罢,头也不回地就出了这个正院之中。


周易看着她那落荒而逃的背影,是又好气又好笑。


“恩师对此人倒是不错。”秦夜寒看了周易一眼,轻声说道。


周易面上的表情一敛,重新坐到了秦夜寒的面前,道:“也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


秦夜寒闻言,没再多说,反而是拿起了桌上的茶盏,轻轻地啜了一口。


茶水是凉的。


这个‘可怜人’,胆子还不是一般的大,在这种情况之下,拎了一壶冷茶过来。


“主子爷身体已无大碍,余毒也已经清了,还因祸得福,成了百毒不侵的体质,以后,是不需要小民了。”周易顿了一下,将话题扯到了秦夜寒的身体上来。


秦夜寒闻言,只看了他一下,道:


“恩师还是不愿与我回京?”


周易摇头,目光看向了窗外,似乎是在追忆着什么。


“京城多纷乱,小民年事已高,往后只想游山玩水,悠闲度日,让主子爷费心了。”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不爱江山爱美人》

标签:不爱江山爱美人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北京赛车外围平台北京前3技巧飞艇信誉群赛车pk10冠军赚钱公式群新北京人搞赛车幸运飞艇赚钱玩法软件北京赛车4码公式手机北京赛车微信群北京赛车盘口对盘口走飞北京赛车pk10信誉庄家北京赛车pk10计划宠物的理想之铜镜里的小女孩·第八十二章--第八十八章pk10微信群北京赛车pk10logo北京赛车杀四码幸运飞艇赢钱公式北京冠军6码走势图北京赛车pk必胜玩法公式北京赛车pk10冠军稳赢公式北京赛车单期计划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