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婚恋 > 正文

爱与恨纠缠一生

adminadmin 2018-10-19 98 0

15379281996634.jpg 爱与恨纠缠一生 婚恋

第一章 唐允斯的固定姿势

唐允斯从后面把洛溪压在地板上。一手绕到她的身前扯下她的内衣,另一只手,扯下她的底裤……


她的脸被唐允斯压在地上,一边是冰冷,一边是滚烫。


结婚一年,唐允斯的固定姿势,地板上,后入。


唐允斯宣泄完,潇洒的起身,从包里拿出一沓纸币扔在洛溪仍在颤抖的身上。


他说,地板后入,是嫖客和妓的姿势,洛溪,你别以为占了我太太的名分就了不起,你不过是我们唐家买回来给我发泄的妓而已。


洛溪趴在地板上,无力思考,起初,唐允斯扔下她离开的时候,她还会偷偷的哭,但,现在她已经不会哭了。


房间里剩下洛溪一个人,她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清理了自己身体,倒在床上。


一年。


整整一年。


她把自己困在这个牢笼里,忍受唐允斯无休止的羞辱,整整一年。*


转天,阳光照常升起,依旧绚烂。


洛溪换了一身工作装,去了公司。


唐氏集团。


唐允斯集团总裁,她任职企划部。


刚到办公室,唐允斯一身怒火走了进来。


洛溪抬眸。


唐允斯心里莫名的震了一下,有多久,洛溪不敢看自己了?


“唐总,有事吗?”洛溪开口,一副公私分明的样子。


“这就是你做的企划案。”唐允斯厌恶洛溪那副淡漠的样子,明明就是个卑鄙下贱的女人,偏偏有一张圣母的脸。


他想撕碎她。


唐允斯手里的企划案直接砸在洛溪的身上。


洛溪指尖微微抖了一下,被纸划破了手指,涌出一个红色的小血珠,晕染的了白色的纸。


唐允斯眸光顿了顿,“看不出来,你倒是娇贵的很。”


“您不满意,我会改,改到您满意为止。”洛溪垂眸,她知道,但凡跟自己有关的事,唐允斯都厌恶。


唐允斯冷冷的哼了一声,“改不完不许下班!”


扔下一句狠话,唐允斯摔门离开。


洛溪慢慢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她是唐家的养女,当初唐老爷子在孤儿院一眼看中自己,非要带回家养着,唐夫人对自己也算是喜欢,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被所有人瞧不上的?


洛溪唇角勾起一个苦涩的弧度。


她想起来了,是唐允斯带着自己女朋友回家见父母的那天。


那天,他不知道怎么了冲进自己的房间……


洛溪呼吸微微发滞,那是她的第一次,很无情的被唐允斯夺走,第二天被唐老爷子捉奸在床,唐老爷子逼着唐允斯娶了自己。


唐允斯是多骄傲的人,他认定是洛溪为了永远留在唐家享受安稳的生活算计了他。


最初,唐允斯还有丁点的顾忌,后来,唐老爷子病逝,他便越发肆无忌惮。


明星、嫩模、网红,绯闻满天飞。


洛溪的头上是青青草原。


洛溪忽然就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她答应养父的一年时间,她承诺自己的一年时间,到了。


唐老爷子临死前拉着洛溪的手,跟她说,你们相处一定满一年,如果允斯还是不能看到你的好,你们再分开。


第二章 她在等自己跟洛溪离婚  

洛溪哭着答应。


她会答应,不只因为那是唐老爷子的临终遗言,也因为她不知道从多大开始,就偷偷的爱上了唐允斯。


唐允斯阳光、聪明、英俊,他身上有一切洛溪幻想的白马王子该有的优点。


她知道他是她的哥哥,她知道恪守本分,但,本分这种东西,只能在行动上规矩人,管不住人心。


洛溪抬手擦了一把自己的眼泪。


唐允斯每个月五号,固定会给自己扔下一封他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


从新婚那天开始,到现在正好十二封。


洛溪还记得自己签字的时候,手都在微微颤抖,她找不到合适的词形容自己集齐十二封离婚协议书的心情。


第十二封,他们的终止。


晚上八点。


洛溪一手拿着笔一手轻轻的敲着桌面,这会是她在唐氏的最后一个企划案,她想把它做好,做到完美。


晚上八点。


唐宅灯火通明,主餐桌上盘盘碟碟摆的满满的,样样精致。


沙发上,坐着许多人。


中间位置的中年女人是今晚的主人公,唐夫人,今天是她的生日。


唐允斯有些烦闷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带,该死的洛溪,这个时间竟然还不到!


“允斯。”萧瑞雪缓步走到唐允斯面前。


唐允斯身体微僵,萧瑞雪,他的前女友,当初他跟洛溪被捉奸在床的时候,她也在,萧瑞雪哭着说,允斯我相信你,你一定是被陷害的。


唐允斯那时候心里说不出的感动,他发誓一定会对萧瑞雪好一辈子,但,最后他还是不得不在高压之下跟萧瑞雪分开,娶了洛溪。


后来,萧瑞雪出国,老爷子去世之后,才回国,她一直孑然一身。


唐允斯知道,她在等自己跟洛溪离婚。


“坐一会,很快开席。”唐允斯开口,语气从未有过的温柔。


“你太太,还没到吗?”萧瑞雪小声的问道。


“瑞雪,这么好的时候,提她做什么!”唐夫人不耐的开口。


所有人都知道,唐夫人心中最理想的儿媳妇是萧瑞雪,萧瑞雪的母亲跟唐夫人关系匪浅,盛传,唐允斯和萧瑞雪从小就定了娃娃亲的。


只是后来被那个不要脸的养女给……


“伯母,您别这样,小溪是允斯的妻子。”萧瑞雪小声的说道,她的声音淡淡的,但,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苦涩。


唐允斯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他想伸手去握一下萧瑞雪的手,手刚刚抬起,就听见唐夫人的声音。


“她已经不是了。”


唐允斯猛地收回手,惊愕的看着唐夫人,她不是了?


“今年生日我收到最好的贺礼就是这个。”唐夫人拿出一份文件。


唐允斯大步上前,一把扯过文件,打开,手指收紧。


离婚协议书,他翻到最后,上面是他的签名,旁边还有,‘洛溪’两个字,备注上写着,洛溪自愿净身出户。


第三章 我是她丈夫

“允斯,小溪真的,真的愿意成全我们了。”萧瑞雪走过去看着上面的签字,喜极而泣,伸手环住唐允斯的胳膊。


唐夫人看着眼前的一对璧人,笑的灿烂,“算她识趣,也不来碍我的眼。”


“算起来,今天算是三喜临门,唐夫人心想事成。”有会说话的宾客笑着说道。


在所有人眼中,洛溪跟唐允斯离婚都是大好事一件。


唐允斯捏着离婚协议书的手不断的收紧!


洛溪竟然签了字,她竟然真的签了字,净身出户,他不信!当初那么辛苦爬上自己的床不就是为了唐家的财产吗?


她绝对不可能净身出户,她一定有阴谋。


唐允斯拎着离婚协议大步走了出去。


“允斯……”萧瑞雪看着失魂落魄的唐允斯,心猛地收紧,唐允斯不会是爱上洛溪了吧?


“瑞雪,允斯只是太激动了,情绪宣泄一下,没事的,很快会回来。”唐夫人笑着安抚道,他们离婚,洛溪便再也不能留在唐家!


*


唐氏办公楼,只有企划部洛溪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她刚刚修改完最后一个字,保存之后,发到了唐允斯的邮箱,正准备起身活动一下,小腹猛地坠痛,疼的她措手不及,跌倒在地上。


洛溪吃力的伸手想去抓电话,没抓到电话,桌上的多肉花盆落了下来,直接砸到了她的太阳穴上,洛溪疼的直蹙眉。


真是够倒霉的。


“痛。”


剧烈的痛让洛溪身体蜷缩起来。


办公室的门猛地被人推开,“洛溪!”


唐允斯一身怒火的冲了进来,看见洛溪倒在地上,俊眉紧蹙,冷冷的出声,“你又想怎么样!”


洛溪疼的冷汗直流,小腹的坠痛越来越清晰,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身体里涌了出来,像是要将她的灵魂抽离一样。


洛溪看着高高在上的唐允斯,唇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失去了意识。


“洛溪!你给我起来!”唐允斯大步上前,洛溪的裤子已经被鲜血染红,“洛溪!”


唐允斯扔下离婚协议书,抱起洛溪就往外走。


“洛溪!”


一路冲到医院,唐允斯被拦在急救室外。


他的衣服上,手上都是洛溪的血,红色的,很刺目。


唐允斯看着自己的双手,心里涌上许多恐惧,洛溪,会不会死了?


急救室里冲出一个护士,“你是患者什么人?”


“我是她丈夫。”唐允斯话冲口而出。


护士不善的看了他一眼,“签字,你太太疲劳过度流产了。”


唐允斯看着手术同意书,呼吸像是被掐住。


“签字啊。”护士催促道,眸底满是鄙夷,“等着手术呢?现在知道心疼了,一个孕妇,被硬生生累到流产,你早干什么去了!”


唐允斯颤抖的接过笔,签了字,护士转身进了手术室。


他早干什么去了?


他让洛溪去加班,他让洛溪不断的修改已经无可挑剔的企划案,他……


唐允斯看着自己鲜红的双手,那是他的孩子,胸口有什么东西炸裂了一般,疼的厉害。


第四章 我怀孕了,允斯的

洛溪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唐允斯一直守在她身边。


洛溪看见唐允斯愣了一下,闭上眼睛,又睁开,唐允斯还在,“你……”


她开口声音有些沙哑。


“你怀孕了自己不知道吗?洛溪你是存心累到流产,想让我对你心存内疚是不是!”唐允斯冷冷的开口,每一个字都很锋利,刺在洛溪的心上。


洛溪手移动到小腹上,她甚至不知道那里曾经孕育过一个小生命。


“流掉也好,离婚了有个孩子总是累赘。”洛溪的声音轻飘飘的响起,像是她不痛一样。


唐允斯刷的起身,“洛溪,你够狠!有了下一个金主了,迫不及待跟我撇清关系,你杀了我的孩子!”


洛溪侧眸看着唐允斯,他说话的时候声音很大,他在很用力的指责自己,是的,指责,所有的错都是你洛溪的,从来都是你的,他是唐允斯,所以他从来没错过。


被他强暴也是你没关好门,洛溪,你活该承受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洛溪忽然笑起来,笑的薄凉,笑的自己心都疼了。


“对啊,你都说了我是妓.女,妓找个金主能有多难,辞职申请已经定时发到你的邮箱,唐允斯,再见。”


洛溪看着唐允斯,缓缓的说道。


每个字都淡淡的,却狠狠地砸在唐允斯的心上。


唐允斯想继续骂下去,但,声音却像是哽在嗓子里一样,转身大步出门,狠狠地砸门。


砰!


洛溪听过很多次唐允斯砸门,每次砸门之后他都会再自己打开,家吗,他终究是回来折磨她的,她的办公室,他终究是要再进来找茬的。


但这次,最后一次,他不会再回来,他们结束了。


洛溪撑着胳膊起身,靠在床头,手落在自己的小腹上,眼泪慢慢的涌了上来,“宝贝,对不起,妈妈不知道你在。”


她最初怀疑过自己怀孕,去了医院,但,还没拿到结果的时候,遇见了唐夫人和萧瑞雪。


唐夫人一脸欣喜的扶着萧瑞雪,她说,瑞雪,这是我们允斯的第一个孩子,你辛苦了。


当时她正准备去看结果。


她们相遇在医院的走廊里。


多可笑的画面。


自己的婆婆扶着怀着自己丈夫孩子的女人,说着你辛苦了……


是啊,怀孕确实挺辛苦的。


洛溪还记得当时萧瑞雪缓步上前的神情,她高贵优雅,她说,小溪,我怀孕了,允斯的。


之后,唐夫人开始咒骂,最后洛溪落荒而逃,她最终也没回去看检查结果。


如果她回去,她会知道自己怀孕,不管唐允斯要不要她的孩子,她都要。


从小她就没有亲人,洛溪眼泪不断的往下落,小的时候,她就跟自己说,总有一天她会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孩子就是自己的亲人,不管别人爱不爱她,孩子都会爱她,她也会爱孩子……


但现在她连自己的孩子都没照顾好。


洛溪从无声的抽泣到嚎啕大哭。


唐允斯站在门口,心里堵得厉害,他迟疑了许久,正准备推门,手机响起。


第五章 洛溪真的走了

“瑞雪。”


“允斯,你在哪?我肚子有点疼。”萧瑞雪小声的说道。


“我马上过去找你。”唐允斯急忙应声,他脑子里忽然闪现出洛溪浑身是血倒在地上的模样。


唐允斯一路疾驰到了萧瑞雪的公寓,急吼吼的抱着她去了医院。


洛溪哭过之后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办了出院手续,她缓步往外走,看见唐允斯抱着萧瑞雪一脸的紧张,四处找医生。


很多人一脸羡慕的看着唐允斯。


‘好男人,那女的都没怎么样就这么紧张。’


‘一看就是真爱。’


唐允斯的真爱,是萧瑞雪。


洛溪脚步顿了顿转身出了医院。


萧瑞雪看着洛溪一步一步走远,唇角勾起一个得意的弧度,她有唐允斯的心,洛溪注定是要败的,现在离开,算她聪明。


萧瑞雪检查之后,并没什么问题,只是饮食上有些挑剔才会如此。


唐允斯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把萧瑞雪送回家,回了医院。


他和萧瑞雪只有过一次,那天他喝多了酒,没什么意识,第二天醒过来,他们赤着身体睡在一起,成年男人女人在一起,做了什么都很正常,何况唐允斯一直那么喜欢萧瑞雪,看着床上的落红,他当即保证自己会跟洛溪离婚。


后来,萧瑞雪跟他说自己怀孕了。


唐允斯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想法,就是觉得自己应该跟萧瑞雪结婚,睡了人家就要负责。


洛溪没签字之前,唐允斯觉得她很烦,她真的签了字净身出户,他觉得更烦。


唐允斯扯了扯自己的领带,进了洛溪的病房。


病房里空无一人,整整齐齐。


“护士,洛溪呢?”


“已经出院了,自己办的出院手续。”护士淡漠的说道,每天在医院,见惯了世态炎凉。


唐允斯的心猛地收紧。


他大步冲出医院,一路飙车回到海棠湾。


海棠湾,他们的婚房。


婚房是当初洛溪选的,她说这里有一片海棠花海,花开的时候很美,把家放在这,一定会幸福。


唐允斯进门的时候,房间里所有的摆设都如常,只是属于洛溪的个人物品不见了!


唐允斯用力的扯下自己的领带砸在地上,他怎么特么这么呼吸不畅!洛溪走了好,她早该走,早该走的干干净净的,永远不要再出现才好。


她走,就是给他和萧瑞雪腾地方,他们会很快结婚,婚房就在这!


不,他不,瑞雪是最好的女人,凭什么住洛溪住过的地方,不住,换!他要重新盖一个别墅,不,盖庄园!


种满海棠花!


去他的海棠花!


唐允斯莫名的抓狂,大步出了海棠湾,开车回了公司,刚一进门,助理莫李欲言又止。


“放!”


“唐总,洛总刚刚在办公室……”


唐允斯大步朝洛溪的办公室走去,猛地推开门,办公室里空空的,所有属于洛溪的个人物品都不见了,只剩下她的气息,微弱的存在。


唐允斯蹙眉,心里某个位置像是被掏空了一样。


洛溪真的走了,走的干干净净。


第六章 唐先生,有事吗

洛溪离开第七天。


唐宅。


“允斯,你跟洛溪都离婚了,瑞雪又大着肚子,你们的婚事不能再拖了,趁瑞雪还能穿婚纱,快点把婚礼办了,总不能抱着儿子办婚礼吧。”唐夫人握着萧瑞雪的手,对唐允斯说道。


唐允斯眸光顿了顿,莫名的排斥结婚这两个字,但,他得结婚,瑞雪怀着他的孩子呢。


想到孩子,唐允斯想到洛溪流掉的那个孩子,想到她脸色惨白的躺在地上,想到她之前被自己压着趴在地上。


“结婚。我让人从法国把婚纱设计师裁剪师都请过来,明天就去试婚纱。”唐允斯大声说道,好似声音越大,他就越有底气。


“太好了,太好了,瑞雪一定是最美的新娘子。”唐夫人笑着说道。


“伯母……”萧瑞雪小脸微红。


“还叫伯母,都要结婚了,这声妈我担得起。”唐夫人拍着萧瑞雪的小手说道。


萧瑞雪抬眸看着唐允斯,含情脉脉。


唐允斯莫名想起当初洛溪被带回家的时候,唐老爷子让洛溪喊唐夫人妈妈,她也是看着自己,眸光怯怯的。


“让你叫你就叫。”


“妈。”萧瑞雪展颜一笑,唐允斯是她的。


第二天,风轻云淡。


六月的N市,温度最宜人,花儿草儿长得都好。


唐允斯带着萧瑞雪去了影楼。


助理们帮着萧瑞雪试婚纱,每个款式的都有,萧瑞雪一脸的兴奋。


唐允斯淡漠的看着窗外,不知道怎么又想起洛溪,那个时候,她是一个人来试的婚纱,谁让他烦她!


唐允斯烦躁的厉害,为什么又是洛溪,他着魔了,他就是内疚了,那个孩子,对,就是因为那个孩子,他应该补偿洛溪,给她钱,她拿了钱,他就不会再想她,但是她去哪了?


他首先要知道她去哪了。


唐允斯终于给了自己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找洛溪。


在N市,他要找一个人太简单!


萧瑞雪刚刚选好婚纱,莫李已经回了唐允斯信息。


“我送你回去休息。”唐允斯应付的说了几句,把萧瑞雪送回了家。


萧瑞雪一把抱住唐允斯,“允斯,晚上留下吧。”


“我还有事。”


“允斯,我,我问过医生,我们可以的……”萧瑞雪小脸绯红,低声在唐允斯胸前说道。


“乖,我的体力你知道,伤到孩子就不好了,等孩子生出来,我会满足你。”唐允斯尽量压制住自己的躁动的心说道。


萧瑞雪小脸红的厉害,这是她能对唐允斯说的最露骨的话,她在他心里一直是淑女。


唐允斯出门。


一路飙车到了洛溪的住处。


郊区的一个小院子。


唐允斯过去的时候,洛溪正在院子里种裁剪绿萝,她白净的手指利落的把多余的枝叶剪掉,又把剪掉的枝叶整理了一下,修剪好插在一旁的水瓶里,她的动作很温柔,很慢,像是在享受其中的乐趣一样。


唐允斯呼吸放缓。


洛溪听见脚步声抬眸,看见唐允斯,仅仅有片刻的错愕,“唐先生,有事吗?”


第七章 唐允斯你真让人恶心

“我和瑞雪要结婚了。”唐允斯开口。


洛溪长睫轻轻的颤了颤,“哦,恭喜你。”


“你想要多少钱?”唐允斯有些恼火,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开口会说出那句话。


“为什么给我钱,你已经不睡我了,我需要钱,会找我的新金主。”洛溪压着自己心尖上的刺痛,说道。


“洛溪,你怎么那么贱!”唐允斯话冲口而出,火气腾地一下冲了上来,大步进了院子,一把钳住洛溪的手腕,直接把她拉上了车子。


“唐允斯,你做什么!”


“你不是要个金主吗?我做你的金主。”


“我不要你,唐允斯,我们已经离婚了,你放开我!”洛溪尖叫着想要从车子上下去,车门被唐允斯反锁。


“唐允斯,你不是爱你的萧瑞雪吗?她不是怀孕了吗?你们不是要结婚了吗?你缠着我,对得起谁!”洛溪气恼的说道。


唐允斯不理会洛溪,一路飙车回到海棠湾。


洛溪被他扯着胳膊从车子上拉了下来,一路连抱带拽进了卧室。


“唐允斯!”洛溪尖叫着被唐允斯扔在了床上。


“闭嘴!”唐允斯狠狠地喊道,整个人扑了上去。


洛溪再怎么挣扎,最后都被唐允斯狠狠地钉在床上,她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被唐允斯各种折腾。


终于,唐允斯发泄完,他起身,胸口的闷气舒缓了不少。


“当初费尽心思爬上我的床,不就是为了让我睡你,现在,我身边缺一个能睡的人,洛溪,你就得给我待在这,按次数算钱,我不会少你的。”


“唐允斯,你混账!”洛溪气的全身颤抖。


“如果不是你,我会跟瑞雪分开吗?如果不是你,我的孩子会死吗?洛溪,你欠我的不是一星半点,你欠我全部,你想也好不想也好,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唐允斯养着的金丝雀,老子想什么上你,就什么时候上!你,负责张开腿。”唐允斯一把钳住洛溪的喉咙,对,他该做的就是这些。


她洛溪凭什么,签了离婚协议就走的干脆利落,享受她安逸幸福的生活,他们之间的欠债呢?她欠了他那么多,她没资格离开他。


她必须做他的专属妓.女,连个情妇她都没资格做!


洛溪呼吸吃力,一双手用力的想推开唐允斯。


唐允斯松开手,手机响起。


萧瑞雪打过来的,唐允斯接通,“瑞雪。”


“允斯,你晚上过来陪我吃饭吗?”


“他没空!”洛溪大声喊道。


“允斯……”萧瑞雪全身的血液迅速凝固,是,洛溪!


啪!唐允斯回手一巴掌打在洛溪的脸上,洛溪被他打的摔在床上。


“我回头再跟你解释。”唐允斯挂断了电话。


“洛溪你找死!”


“怎么敢做不敢认!唐允斯你真让人恶心!”洛溪恨恨的说道。


“你找死!”唐允斯上前,抬起手。


洛溪抬头看着唐允斯,半边脸红肿不堪,唐允斯的手僵在半空中。


“我回头再跟你算账!”唐允斯扔下一句话,快步出门,有种仓皇而逃的感觉。


第八章 唐允斯,恶劣到让她发寒

唐允斯出了门,气恼的坐在自己的车子上,用力的砸着方向盘,尖锐的声音在寂静的环境里异常的刺耳。


洛溪刚刚看他的眼神像根刺一样,狠狠地扎在他的心尖上,难受的厉害!


厌恶,那眼神是厌恶,她洛溪凭什么厌恶他!她没资格,她没有!


唐允斯的手机响起,他一把抓过,“说!”


“允斯,你快来医院,瑞雪出事了……”电话那边唐夫人带着哭腔的声音。


“我马上过去!”唐允斯来不及多想,发动车子离开。


*


海棠湾,洛溪安静的躺在海棠湾的大床上。


结婚一年,唐言琛从来不会在床上要她,倒是离了婚,体会了一把床上做的感受。


洛溪忽然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下来,她吃力的从床上爬起来,她就算卑贱如尘埃,也不会再留在唐允斯身边。


如果说离婚的时候,她心里存了一丝幻想,盼着唐允斯偶尔哪怕只是一次会想起她的好……


现在,她是绝望了,深入骨髓的绝望。


唐允斯的话剜心刺耳,他的冲撞生猛刺骨。


她在他身上其实从没体会过快乐。


快乐,好奢侈的东西。


洛溪捡起地上的衣服,破烂成布……唇角勾起,疼的自己一呲牙,回身找了一件唐言琛的衬衫套上,她得走。


洛溪快步朝门口走去,手用力的去拧把手,门没动,洛溪一惊,怎么会!


她再用力,门仍旧没有任何动静。


她被唐允斯锁在了海棠湾!


洛溪大步朝窗户走去,窗户也被反锁,海棠湾是智能安保,进门需要密码,出门的时候,所有的出入口都能被锁上,玻璃是防撞玻璃,根本砸不碎。


洛溪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唐允斯,恶劣到让她发寒。


一连七天,唐言琛没出现。


海棠湾除了半袋米没有其他食物。


洛溪一日三餐,白水煮粥。


第八天。


唐允斯一身怒火的回到海棠湾。


他进门的时候,洛溪正坐在阳台上的藤椅上闭目养神,唐允斯的一身怒火,顷刻凝结,眸光定住。


洛溪的脸色很白,不健康的白,唇瓣是淡粉色,瘦瘦小小的整个人缩在藤椅,该死的,那种病态怎么那么美!


洛溪长睫颤了颤,睁开眼睛,眸光顿住,吃力的从藤椅上下来,身体晃了晃,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走一样。


唐允斯本能的抬手,手停在半空中,狠狠地收回,他在做什么!他为什么要同情她!


她是个恶毒下贱的女人。


唐允斯大步上前,一把钳住洛溪的胳膊,直接往卧室的方向拉。


“唐允斯!”洛溪尖叫出声,声音沙哑的让唐允斯身体震了一下。


“放开我,你放开我,我要回家!”


回家!


唐允斯眸底的光冷的渗人,“家,你也配有家!”


你不配!


洛溪你不配!


你什么都不配。


洛溪不知道自己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把眼眶的泪憋回去,任由唐允斯把她扔在床上,肆意的折磨。


时间像是凝注了一样,洛溪眼前一片白茫茫……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爱与恨纠缠一生》

标签:爱与恨纠缠一生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北京赛车pk稳赚北京赛车8码技巧全年可用北京赛车pk10公式交流群夜梦逐鬼_第八章---第十章北京赛车如何提现短篇小说:她盛时北京pk赛车开奖北京赛车手机微信群北京是真的还是假的北京赛车规律有没有固定北京赛车pk10公众号平台如风拂过倾听心声高赔率北京赛车pk10微信群飞艇pk10微信群飞艇稳赚玩法公式北京赛车压大小单双技巧北京赛车买9个号赛车pk10微信群5元群北京赛车几号封盘飞艇稳赚计划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