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 正文

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一十六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adminadmin 2018-10-27 85 0

180.jpg 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一十六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历史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天降异象

  朝政群臣,要么是昭襄先王与庄襄先王留下的重臣,要么是与文信候有关联的重臣,近些年,自己虽扶持昌平君、昌文君等人。

  但他们也都是楚国外戚,或许一时可用,但到匡天下之时,他们又将会成为不稳定的因素,故而,在驱逐吕不韦等人前,秦王政自觉必须有足够的班底。

  而在自己组建的朝臣班底中,最为重要的则是辅国重臣,是和商君、张子等一般的辅国大才,彼此之间,惺惺相惜,一同携手,铸就千古伟业。

  先前,自己也对问于鬼谷盖聂,其人回应可铸诸侯之剑,想要铸就天子之剑,未可!今岁以来,观道家玄清大师所献之书。

  从一开始的零碎之言,到后来的自成一体,再到如今《五蠹》之言的凌厉,那韩非胸中必有丘壑,更重要的是其人擅法家之学,这也是自己所悦的。

  并未将关注韩非之事交由黑冰台与罗网,直接一双明亮之眸深深的看向周清,不过,此刻周清的注意力却已经不在秦王政身上。

  小小的身形静静立于广阔演武场上,单手负立身侧,头颅微抬,眉头轻皱,眼中深处玄光涌动,周身更是道道青色氤氲之气扩散,甚是奇妙。

  秦王政奇异,顺着周清的目光同样看向虚空,那里晴空万里,白云漂浮,湛蓝的天空之下,甚是清风和煦,并未有办点异样。

  “嗯,那里是……!”

  正欲要开口询问之时,身侧的鬼谷盖聂亦是身形一晃,出现在周清身侧,周身淡白色的光芒笼罩,一双凌厉之眸扫视虚空深处,而且方向与周清一般无二。

  感此,秦王政不在多言,能够令玄清大师与鬼谷盖聂都神情凝重的事情,想来非凡,忽而,不多时,不远处拱手而立的中常侍赵高好像也感觉到了什么,头颅时不时的抬起,面上诧异之色闪过。

  “赵高,大师与盖聂先生缘何?”

  等待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周清与盖聂仍旧在看着虚空深处,但是在嬴政眼中,并没有半点异象,心中奇异,看向赵高。

  “大王,天有异象,扫帚划过天际,久久未绝,其声势之大,数百年来从未有过,根据典籍记载,凡有扫帚之星象,必有大事发生!”

  “数月之前,太史令曾言,扫帚之星现西北方,不久,夏太后薨逝,这一次的扫帚之异象非凡,赵高修为浅薄,只能够看到一隅,想来大师所观最全!”

  缓步近前,躬身拱手一礼,未敢高声回应,以免惊扰玄清大师与盖聂先生,徐徐回应,神情略有些凝重,根据列国史载,每一次扫帚之异象出现,都会出现大事,而且都是不详之事。

  大师已经看了足足有一炷香的时间,数百年来,只怕还从未有过这般的异象出现,而且显化秦国虚空之上,其意不必多说。

  “国之大事,唯祀与戎,近年来秦国天降异象颇多,难道这又是在预示着什么?”

  “如此之事,为何钦天监没有半点回应!”

  闻天有异象,秦王政神情凝重,丹凤之眸深深眯起,亦是看向周清所看的虚空,只可惜在自己的眼眸深处,仍旧没有办点不同。

  言语有些微怒,周身不自觉扩散一丝丝无言的冷意,正欲言语其它,忽而一道青色的玄光由空而落,直入嬴政的身躯,刹那间,一股无形的力量涌入眼眸深处,奇异之力闪烁。

  似有所感,而后再次看向虚空远处,这一刻,闪烁青光的眼眸深处,一道淡黄色的扫帚之星悠然显化,其形甚大,顺着秦国的天空,由东南方向划过西北所在,笼罩整个秦国的国土。

  嗡!

  忽而,演武场中,一道暗金色的玄光瞬息而至,劲风凌厉,控制非凡,身形婉转,婀娜隐现,一缕缕香风夹杂,流波涟漪而出。

  一袭暗蓝色长裙加身,护持己身曼妙身材,长发低束,耀眼的双肩裸露在外,别一根发簪,另缀暗蓝色宝石首饰,长裙落地,玄力包裹,背后至阳图腾,三足金乌振翅欲飞。

  姿容绝代,修长白皙的双手交叉在小腹跟前,走向此刻周身青光闪烁,亦是观测扫帚之异象的秦王政,近前,未有言语。

  “东君焱妃,许久未见,修为越发精湛了!”

  “今天降异象,扫帚之星笼罩整个秦国,阴阳家擅长占星律,远超钦天监多矣,不知这预示着什么?”

  一位修为不俗的武者出现,周清直接从观天象的状态而出,灵觉有感,对着一旁的东君焱妃看去,近些时日虚凡有言,此人与燕国太子丹倒是接触不少。

  如今匆忙而来,想来也是为了虚空之象,与其等待钦天监的回应,阴阳家的占星律似乎更为精妙,脆声回旋,看向东君。

  “有星孛入于北斗,其兆兵戈!”

  “天象之中有南斗,其星主生,今天降之象由南而北,浩浩荡荡,群星的光芒被其遮掩,秦国当有大事,有大人陨!”

  “虽北斗所至,冲荡紫薇,星光护体,大王无须担忧!”

  红唇轻启,悦耳的声音从东君的口中缓缓而出,婀娜的身姿微转,美眸深处,金光隐现,看向虚空,直视北斗,语毕,对着此刻已经归元的秦王政一礼。

  观天象久矣,鬼谷盖聂也周身玄光不显,神色略有慎重,群星神妙,上古以来,都有先贤悟道星河,《连山》《归藏》、《易经》均涉及天象。

  鬼谷所学虽也有天象之道,但自己只能够看出秦国内将有兵戈之事,与钦天监看到的估计相似,闻阴阳家东君焱妃之语,微微颔首。

  在占星之道上,百家之中,当以阴阳家为先!

  “国中有兵戈之事将出?”

  “哼,寡人倒是想要看看何人敢作祟于秦国,赵高,传寡人口令,召文信候、昌平君、王翦、桓齮于兴乐宫!”

  眼中青光不显,周身霸道的气息扩散,看着演武场远处正快速奔至的钦天监太史令,当即冷冷而道,令达赵高,急速而出。

  感此,周清、盖聂、东君等人未有言语。

第一百一十七章 新郑之劫

  “虚凡,何事慌张?”

  天降异象,秦王政没有在演武场继续停留,便是与盖聂一同返回兴乐宫,至于宫廷左右护法,则是各安其职,未有懈怠。

  钦天监太史令到来,所言天有扫帚之星象,白日而显,数百年来未有,兵戈之行甚重,与阴阳家东君焱妃所言一般,但更深层不如多矣。

  刚回到玄清宫不久,正待提笔而写《人皇劫》之事,毕竟距离《上皇劫》已经过去大半年了,再有数月便到了年岁之期。

  天地五劫,越是向后,所需要的竹简越多,虽然纸张已经出现,但提笔削春秋,纸张上面的道韵感觉终究不如竹简之语。

  刚写了不到一百字,一袭白色长袍加身的虚凡便是快步走入房间,周身淡白色的玄光涌动,手持一卷红色布帛,神情有些异样,见状,周清轻语一声。

  “小师叔,韩国出事了!”

  “宗全师兄在韩国遇袭,连小师叔的鹰剑都被夺走,宗琼师姐也受重伤,天上人间被韩国查封,书阁亦是被查封。”

  “这里是宗琼师姐送回的信息!”

  虚凡神色紧张,面有煞气,一边快速而语,一边行至周清跟前,将手中的布帛递上,似乎已经看过布帛上的内容,俊朗的面容上甚是愤怒。

  列国之中,韩国最为弱小,先前在楚国、魏国之时,都未曾遇到任何麻烦,反而在弱小无比的魏国之中遭到劫数,果然是祖师所语,阴阳变幻无穷矣。

  “如我先前所料,韩国虽然弱小,王上也是昏庸无能,但权臣林立,整个新郑的利益已经盘根错节,天上人间与书阁插入其中,以其所获之利,足以动人心神。”

  “此事牵扯的人倒是不少,为了一个天上人间和书阁,韩国内的大商人石虎与大将军府均出手,动静倒是不弱!”

  布帛上的内容不多,然都是紧要之言,因天上人间之事,韩国新郑的利益集团欲要将其分割,宗全没有拒绝,让出一半利益,书阁之中亦是让出一半利益。

  看似虽多,先前周清就与宗全说过,将欲取之,必先予之,此乃祖师妙语,以秦国之军政,韩国之亡不过是时间问题,就算是让出九层的利益,也没有大碍。

  想不到他们竟然想要宗全交出纸张之术与刊印之妙,涉及此术,那可就是犯了禁忌,在咸阳之中,以文信候吕不韦之权势,想要刊印《吕氏春秋》,都要掏出大量钱财,未敢言语妙术。

  就是秦王政,虽知晓纸张之利与刊印之法为道家拥有,亦是没有多问,而区区一新郑小国,如何有此胆量,有此决心一窥妙术。

  宗全与宗琼的连番推让与应对之策,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反而在五日之前中计,先是中毒,而后被新郑城中的高手伏击,身受重伤,鹰剑被夺。

  宗琼在侧,亦是受伤不浅,诸人避退,天行人间与书阁封闭,布帛快马而至咸阳,过去五日,才堪堪送到自己跟前。

  以宗全如今快要破入化神的境界,整个新政之内有能力对其出手的不多,再有自己封印在鹰剑内的四十九道攻伐之力,非有意外,就是东君焱妃如今的境界,也不敢正面对抗。

  “无需担忧,宗全与宗琼等人无碍。”

  “只要人没事,其余均不重要,不过,似乎我得亲自前往新政一趟,解决他们的麻烦,也算是为大王接下之事做好准备!”

  数年来,从自己下山,出道家天宗以后,麾下的道家人手其实不多,可用的也就宗全、宗琼、虚凡等人,道家天宗所修超然物外,不理凡尘俗事,自己并不强求。

  然则: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何谓自然之道?身处战乱之时,历史大势就是自然之道!

  周清将手中布帛放下,身躯悠然而起,看来许多事情也该进程加快了,太极之道,无为当先,不过,非圣人者何以无为?

  对着身前的虚凡点点头,并未多言,韩国的事情总归要解决的,道家天宗不在乎生死,但不在乎生死的前提,就是可以随时掌控生死。

  宗全与宗琼身上的劫数之因,会开出劫数之果的。

  ******

  “大师要亲往新郑?”

  兴乐宫中,秦王政一身锦章华服,端坐上首,批阅政令之笔放下,闻下首突然而至的玄清大师之语,面有惊讶,而后微微颔首。

  心中思绪而出,猜测大师前往新郑之意,莫不是想要一观那韩非之秉性?毕竟,据自己所知,能够令大师有所行动的,也就是此事了。

  “不错!”

  “咸阳之内,虽天降异象,主兵戈杀伐,于大王来说,却是机缘,道家所观,阴阳轮转无穷,灾劫既生,其后,当有大裨益,想来大王心中已有思衬。”

  “此行新郑,一者为公,一者为私,愿大王应允!”

  头戴紫金莲花冠,身着青色祥鹤道袍,脚踏青云履,周身青光闪烁,近前脆声不断,迎着秦王政的目光,颔首而应。

  灵觉笼罩兴乐宫,待文信候、昌平君、王翦、桓齮四位政军重臣离去之后入内,天有异象,咸阳兵事生,但军政大权如今全部在秦王政手中,纵有宵小,何足惧哉!

  “自是应允,大师为大秦之事、为寡人之事劳心甚多,前者野王之行,欲要赏赐大师,却被大师拒绝,而今大师欲要前往新郑,如此,寡人送与大师一物!”

  “赵高,取洛阳蒙武军兵符!”

  天降异象之事,处理之道已经交由文信候、王翦等政军重臣,天象虽为预兆,但秦王政不觉得秦国之内还会出现成峤之乱。

  大师所言正入心意,纵然有兵戈灾劫,也是重整秦廷的机会,说不准,这次天降异象不是秦国的灾劫,而是自己加冠掌权之机。

  语落,对着一旁的中常侍赵高看去,同时,己身端坐上首条案后,拿出一卷崭新的竹简,持笔蘸墨,快速而就诏令。

  “大师身为我秦国宫廷护法,身入韩国新郑,若有困忧,寡人数十万大军枕戈以待!”

  “此为蒙武洛阳军兵符,此为调兵诏令,此二者,算是寡人于大师出行之物。”

第一百一十八章 名存实亡

  列国之内,欲要调动大军,非有王上诏令与兵符不可,昔年,魏信陵君窃符救赵,魏王本已经下达诏令,奈何晋鄙畏惧秦国,不敢出兵。

  随其后,魏无忌门客朱亥以铁锤击杀晋鄙,加上如姬获取的兵符,两者归一,信陵君于是引兵救赵,自此,魏无忌名声开始传荡列国。

  战国争斗,所持者便是兵戈之利,闻上首秦王政之语,周清神色一愣,这个结果似超乎自己的预料,以洛阳军阵兵符和诏令为自己后盾,此举大矣。

  洛阳之地,有蒙武随时可以调动的大秦五万精兵,再加上分散城池的驻军,绝对超过八万大军,于如今的韩国来说,八万秦国虎狼之师绝对是庞然大物。

  “如此,玄清谢过大王!”

  “以大军之雄迈,也能够施压韩国,如若公子韩非归来,也可一观其能力,二十年前,赵国将军赵括兵论之能力盖过其父马服君赵奢,然与武安君白起一战,却令赵国国势倾颓。”

  “大王所思长远,玄清拜服!”

  若仅仅是私事,周清不觉得秦王政会将洛阳调兵诏令与兵符于自己,如若公事,近两年,秦国也没有对外进行大规模战争。

  况且,以蒙武之军震慑韩国还行,但想要真正的吞并韩国,除非增加三倍以上的兵力才有可能,如此,嬴政之目的显而易见。

  周清微微颔首,虽堪称国士,但以秦国之强,自然要尽可能的甄选、磨练,若上佳,秦王入韩,亲至相请,如若不佳,以其高论亦为治国大才。

  “哈哈哈,大师知我多矣!”

  “韩国虽弱,但国内势力纷杂,先前文信候上书新郑之事,言语新郑实则已经不在韩王安的掌控之中,故而,大师此行或许会遇上不小的麻烦。”

  “毕竟,能够令大师亲自动身的私事想来非凡。”

  闻周清之语,端坐于上首的秦王政不由得再次朗声而笑,对着一旁的赵高挥动手掌,调兵诏令与兵符便送至周清跟前,丹凤之眸迸出一丝奇异光彩,对着周清很是颔首。

  大师年岁虽弱,然心智超凡,洞悉世间诸事,今天降异象,正合变更气象,若是再有旷世大才入秦,君臣一体,SD六国何足道哉。

  “不会令大王失望!”

  从赵高手中接过调兵诏令与兵符,再次一礼,迎着秦王政希冀的目光,周身淡青色的光芒闪烁,踏步之间,消失在兴乐宫中。

  刚出兴乐宫,灵觉而动,便是身形婉转,乘风而行,熟悉之后,在兴乐宫旁侧的区域内,一位周身闪烁淡白色剑道玄光的俊秀少年练剑其内。

  淡蓝色劲装加身,一头略短的漆黑长发随着身形的挪移随之摇曳,长剑翁鸣,纵横之间,天地妙理涌现,进退之间,已然执掌乾坤中枢。

  “大师今日怎么有空来此?”

  数息之后,伴随着淡白色剑光的逐渐收敛,那人归剑入鞘,玄光隐入身躯,颇有磁性的声音回旋,视线投来,却是鬼谷的盖聂。

  “我将欲前往韩国,不知盖聂先生可有言语让我带给故人?”

  数月以来,在于自己不断的交手中,盖聂体内的剑道气息越发凌厉,越发霸道了,虽未施展百步飞剑,但寻常的剑势都已经有些圆融的气息,在精修些许岁月,掌控天地气息不难。

  到时候,便可登临化神玄灵之境,当然,对于鬼谷弟子来说,不过是提前一二,算不得什么,单手持竹简,漫步这方区域,方正辽阔,十方皆寂,却是一处修行场所。

  “大师要前往韩国?我的故人?”

  “小庄现在在韩国!”

  只言片语之中,盖聂周身又是亮白玄光掠过,一双似是永远平静的眼眸、一张似是永远冷酷的面上为之异色忽闪,能够被大师称作自己的故人。

  也就只有同为鬼谷弟子的卫庄了,自己传承纵之一道,卫庄传承横之一道,自拜别师尊下山以来,一两年来,从未知晓对方信息。

  想不到,现在却是从大师口中知晓,小庄竟然是在韩国,算起来,距离自己所在的咸阳不算远,不过这些时日韩国的消息中,并未有小庄的影子。

  以鬼谷弟子的宿命,出则名动列国,隐则诸王心息,自己身为鬼谷传人,位列秦国首席宫廷剑师的名声想来已经传遍列国,但小庄却是没有一点动静,这一点可不像小庄的性子。

  “不错,你们师兄弟二人倒是有趣,一个选择列国最强的,一个选择列国最弱的,这可不符合你们纵横之学的道理。”

  “如今的韩国,名存实亡,从上到下,已经全部腐朽,纵有太公望复出,亦没有任何生机!”

  三家分晋以来,韩赵魏三国各自谋路发展,赵国在北,幅员辽阔,缘由雁门、代郡的存在,国力不弱,魏国占据中原之地,商业兴盛、财货通行列国。

  唯有韩国,国势最强不过是韩昭侯在位时,法家的申不害为相,只可惜,同期的秦国、楚国、齐国更强,一代之后,岿然衰落。

  如今的诸夏,一强超然,韩国纵然有心崛起,秦国也不会允许的,而且如今的韩国权臣林立,利益纵横交织,想要变革,首先面对的还不是秦国。

  “也许韩国内有小庄需要的东西吧!”

  助力韩国崛起?以盖聂对于师弟的了解,这种可能性不大,师弟的性子高傲,俯览一切,纵横之理更甚自己,权衡诸夏,只有利益二字为核心。

  韩国之弱不符合师弟的理念,然师弟入韩,一直声名不显,应是别事侵扰。

  “或许吧,这么说,你们师兄弟二人就没有什么要说的?”

  周清摇摇头,对名震列国的鬼谷弟子好事颇为好奇的,但现在看来,似乎一切与外界传闻的不同,纵横此生为对手,盖聂入秦,名声鹊起,另一位却不显。

  “大师何时启程入韩?”

  听周清戏谑之语,盖聂不以为意,轻轻摇摇头,冷酷的神情上陷入些许沉思,十多个呼吸之后,再次出言,持剑拱手一礼,意蕴不言而喻。

第一百一十九章 无主花开

  轻装而行,一袭青色长衫,下山快两年,如今掐指一算,也已经九岁了,个头又高了些许,精修道家玄妙,浑身上下扩散一丝奇特的韵味,言谈举止,超越年岁多矣。

  御马而出咸阳,原本虚凡是想要跟随的,不过被周清安排坐镇玄清宫了,以便随时将咸阳发生的事情互通有无,渭水汤汤,在秦无险,乘舟而下,沿着前次秦王政的路线。

  经过骊山,那里兵戈守卫,劳力甚多,尤其是数年前春申君合纵伐秦俘虏的山东列国兵士,其中多数被抓到骊山,修建秦王政的陵墓。

  陵墓的修建,伴随着每一位列国之王,自登临尊位便开始修建,如今已经过去九年了,不过根据周清了解,堪堪修建一个大概。

  当初文信候吕不韦上书,言语秦国之势、秦王之威,陵墓的规格当超越先前所有列国之王,征召公输家的能工巧匠于其内,所修陵墓与宫殿无二。

  水韵清澈,日日夜夜无穷无休的从陇西而入,贯穿整个秦国,沿着渭水的大小城池数不胜数,汇聚长河,浩浩荡荡,东流入海。

  宽阔的渭水两岸,一株株参天而起的粗壮乌柏之树,叶子初显绿意,正是春起未久,万物生机勃发,河岸远处的花花草草同样绿意点缀,朝阳已过,骄阳高悬,更是增添些许春意。

  近年来,秦国大型战争不显,眼中泛着淡淡的青光,极远处,一位位粗布麻衣的庶民正在耕种开荒,商君之法百年来,民众纳粮以受爵,公士之家数不胜数,上造之民更是多见。

  待在咸阳这么久,闲逛之事,就是一位甚是不起眼的老农,都是簪袅的爵位,这可是秦国第三级的爵位了,可见一斑。

  一片片开荒的土地之上,一位位庶民耕作其上,男男女女辛劳其中,一位位孩童玩乐其内,这个场景遍布整个秦国,力量汇聚,成就秦国今日之局面。

  鱼盐航运不绝,寻常的客船基本上没有,都是顺带搭乘,数十枚秦半两下,便可直达洛邑之中,商贾之风随着文信候吕不韦的坐大而扩展至秦国内外。

  过了封陵之关卡,便可远远眺望函谷关,此关隘堪为列国雄关,两侧山脉林立,攻守之势均在函谷关内,百年来,除了孟尝君破关而入以外,再无任何将军破入函谷关。

  数百年前,祖师老子骑乘青牛,在此处留下五千道德箴言,更是为秦国留下一则预言,而今一观,祖师当时的境界真可谓是亘古未有。

  然则,百年之前,从封陵以来的所有土地都是魏国所有,韩国亦是强盛无比,北有上党之地,南有丹水富饶之土,只可惜,国势孱弱,魏国土地已然割秦过半,韩国更是只剩下一隅。

  乘船顺流,速度很快,不过两三日,便至洛阳之地,由洛阳之地向东南而行,可入韩国,近岁不见,洛阳之内仍旧繁华无双。

  未敢在洛阳停留,歇息片刻,又是御马而奔,看着手中的地图,往数百里外的成皋之地,这里已经靠近如今的秦国与韩国边界了。

  “小桃无主花自开,烟草茫茫带晚鸦,几处败垣围故井,向来一一是人家!”

  成皋之地,昔年亦是韩国之大城池,民众数十万,农耕繁闹,商贾进出,如今放眼看去,却面目苍凉,城池破败,道路摧毁殆尽。

  两侧的广袤土地上,杂草丛生,无人耕种,极目而视,更没有半点人烟之气,水流汇聚之所,更是断墙残瓦的荒凉,其间虽可见一两位民众,但观周清前进,均远远避开。

  低声轻叹,自古兴亡均苦民,儒家之说倒也有些意蕴,虽然道理清楚,儒家却没有提出真正的应对之策?以王道行天下?以仁道行天下?大谬矣!

  微风吹过,鼻息间一袭夹杂淡淡桃花清香,夜幕即将落下,一只只鸟儿的脆鸣之音回旋,环顾四周,单手对着身下的骏马再次轻拍。

  根据宗琼传来的消息,在被新政城中的强横势力袭杀之后,他们一行人便在韩国另一方势力的掩护下,隐匿城中,静默疗伤。

  夜色降临,明月高悬,灵觉之下,避开边境巡逻守卫的探察,直接进入韩国边境,入其国土,没有进入临近的宅阳之城,趁着夜色极力前进。

  ******

  一夜的时间,骑乘身下的骏马狂奔数百里,给马儿修整半个时辰,以天地元气笼罩骏马周身,助其恢复元气,次日一早,直接奔至距离新郑三百里的华阳之地。

  黎明的光芒闪烁,天际远处的红晕玄光隐现,周身青色的玄光而动,精气神未有太大消耗,在华阳之城停顿半个时辰,再次而出,两个时辰之后,子时未到,周清看了一眼手中的地图,劲力涌动,羊皮地图化作灰烬。

  新郑!

  这座城池原本是属于郑国的,只是在一百多年前,被新生不久的韩国韩哀侯率兵攻灭,之后将都城从西南处的阳翟搬迁至新郑。

  如今百多年过去,整个新郑之中带着浓郁的昔年郑国气息,御马至新郑跟前,城墙仍是百年前的存在,低矮而又狭小,城门而出的道路绵延远方,四周倒是农耕之地。

  城门高约一丈六尺,宽约一丈上下,身披淡红色铠甲的兵士,手持长矛守卫门前,城墙之上,亦是一支支兵士巡逻,背负弓弩,严密监视一切突发情况。

  翻身下马,周清如今的个头已经隐约和身旁的骏马持平,单手牵着马缰,顺着进进出出的人流,踏入新政之城。

  这座古老的城池虽不若秦国咸阳之都,但行走其内,却别有一番韵味,灵觉运转,并未着急找寻宗琼等人,扩散四周,聆听新郑之音口音,采其方言,化入己身。

  列国相争数百年,文字、语言均不同,自己虽通晓列国文字,但口音方言却无法改变,好在与秦国方言虽有差别,但似乎不大,强大的灵性涌动,一个时辰之后,周清面露微笑,前往城中某一处。

第一百二十章 紫兰轩

  潜龙堂!

  乃是农家遍布列国势力中的一个节点,也是农家在韩国新郑的一个关键之地,既可以行赌场之利,收获巨资,也可以洞悉每时每刻发生在韩国内的一切要事。

  根据宗琼布帛所言,在新郑受到袭杀之时,农家潜龙堂堂主司徒万里率领农家弟子出手相救,随即,便是归于潜龙堂在新郑的一处隐匿之地养伤。

  一袭青色长衫加身,周身异象不显,得益于纪数的涌动,强大的灵觉之下,新郑内的韩国方言很快便是掌握,虽隐约有些不同,但不过是些许的瑕疵。

  漫步在新郑之中,正午时分刚过,整个城池之中倒是颇显繁闹,酒肆之中香气弥漫,商铺之内,宾客云集,宽阔端的道路由青石砖块铺就,两侧则是遍布着小摊小贩。

  吆喝声回旋,讨价还价声不断,一位位身穿粗布麻衣的新郑之民极力的为生活而劳作,一位位锦衣贵人乘车马,逍遥而行,美酒佳人,靡靡之音不绝。

  顽童手持简略的风车,在晴空之下不断追逐着什么,嬉戏之音清脆,昂扬之气突显,灵觉扩散之下,所有的一切尽收眼底。

  如若不清楚未来之世,或许还真猜不到,新郑之城将会在数年之后沦为血腥之地,花费一块碎金得到自己想要知晓的东西,在韩国,秦国的半两似乎没人收。

  作为一座延续数百年的城池,新郑内的城区规划比咸阳还要简单,由城门而入,一条笔直的大道可以直通王宫跟前,由大道而出的些许小路,纵横交织,成就整个新郑的区域。

  只是与秦国宫廷之地在东侧不同,韩国的宫廷之地倒是在西方之地,对于这个讲究在咸阳之时也曾盖聂提过,大周共主天下数百年,诸侯尊之。

  以己身所在的宫廷要地趋向之,秦国位于洛邑的西方,宫廷在东,山东六国在洛邑的东方,宫廷在西,以此来诠释自己在礼仪上的完美。

  新郑城区西侧为宫廷所在,东侧则是重臣府邸所在,周清由北方而入,潜龙堂便是在城区东北的一处区域,那里也是整个新郑城区颇为繁华的地域。

  “紫兰轩!”

  道路婉转,小小的身躯在新郑城内不紧不慢的行走着,忽而,周清脚步为之一滞,星眸为之流转,淡淡的青光涌动,千米之外的一处区域,水韵之气弥漫,一座恢宏的建筑拔地而起。

  就算不知道那座豪奢的建筑为何?

  从其四层的构造上也可见一斑,寻常平民不过建造一两层的房屋,稍有权势可以僭越,但这里非重臣府邸所在,却是矗立这般的一座精致之物。

  入口高悬,三个古朴的韩文大字悬浮其上,一缕缕紫色光晕弥漫,其前的偌大空地上,一株株绽放些许紫色花朵的树木林立,轻薄的紫纱点缀其表,随风而动,甚是具有魅惑之力。

  只是如今晴空正盛,整个紫兰轩内似乎并没有莺歌燕舞之音弥漫,路过其前,一丝丝清香之气从紫兰轩内飘出,具有花草之气,也有胭脂红尘之气。

  “气息不弱,不过与如今的盖聂相比,差了一丝!”

  对于这处区域,周清自是知晓其背景,灵觉之力一闪而过,整个紫兰轩也有数位实力尚可的武者,其中实力最强的,锋芒内敛,一股与盖聂身上同源的气息外放。

  合自己讯息,那道气息的主人应该就是鬼谷的另一位弟子了,传承横剑术的卫庄,下山以来,蛰伏紫兰轩内近两年的岁月,一直声名不显。

  其内还有其它气息,与卫庄相比,差了不少,虽是混元先天,但实力堪堪与自己见过的阴阳家火部弟子相比,至于次者,不显眼。

  ******

  “嗯,有强者出现在紫兰轩周围!”

  与此同时,就在周清灵觉瞬息笼罩紫兰轩的瞬间,一丝淡淡的剑器嗡鸣之音在紫兰轩一隅回旋,旋即,一道清冷的言语流转。

  紫兰轩二层区域,直视入口道路的一侧,一道身影缓步近前,单手轻轻拨开木窗,深沉的一双黝黑之眸扫视外界,数息之后,一无所得。

  观其人,一袭黑色锦衣长袍加身,其间夹杂金色条纹与装饰,稍显华丽,冷峻的气息扩散,身材几近六尺,看似清瘦,灰白色的短发散在两肩,加持整个人孤傲的气息,更显一丝不言的冷意。

  一条黑金的抹额束发,年岁不大,面容如盖聂一般清秀,只是同盖聂的一丝随和相比,此人却平添了一丝杀伐冷酷之感,手持奇异长剑,洞察无果,归于原样。

  手中自己历经近两年的淬炼,灵性自生,若有强者至,自动翁鸣示警,新郑之内,曾有过数次先例,想不到今日长剑再动。

  “怎么了?”

  未几,一丝柔媚的声音亦是响起,身姿摇曳在房间之内,观男子所寻未得,轻语之。

  “一位修为远超于我的武者窥视紫兰轩!”

  言简意赅,没评价,能够不被自己察觉,修为非自己所至,己身所在与道路相隔百步以上,非化神境界武者未有此能力。

  “窥视紫兰轩!修为远超于你?新郑之内,似乎没有化神层次的武者吧?”

  于身边这位同伴的修为,女子很清楚,能够远超于他的,也只有化神玄灵境界了,但是根据自己所得的信息,整个新郑之内,如今明面上实力最强的当属兵家传人——韩国大将军姬无夜。

  姬无夜虽强,但碍于兵家传承,此生想要突破化神几乎不可能,至于其他人,实力稍弱,不足以担当同伴之语。

  “新郑没有,但新郑之外很多!”

  语落,男子没有多言,手持早已经平静下来的佩剑,跪坐在房间中,不在理会。

  “新郑之外?”

  “新郑之内势力复杂,既有夜幕的存在,也有诸子百家的势力,与他们相比,紫兰轩算不得强大。不过,紫兰轩这几年也没有什么敌人!”

  作为一个风花雪月之地,作为一个柔弱女子,作为一个新郑靡靡之所,女子缓声脆语,一边看着此刻闭目修炼的同伴,一边徐徐而出房间。

第一百二十一章 玄牝之门

  根据周清所知,整个新郑之中,紫兰轩虽然比较神秘,但实际上力量却是最弱的,凭借其主人的左右逢源,在平和的岁月,似乎是一种对策,但若有异变,当先发难。

  鬼谷纵横固然强,但他们的强横却不是在武道修为之上,固然后来的韩非加入,组合联盟,实则也仅仅将弱小的力量汇聚起来,本质上还是弱小。

  智谋固然通天,然,绝对的实力之下,一切终将是虚妄!

  从紫兰轩而过,轻轻摇摇头,便是前往宗琼所言的潜龙堂隐秘之地,灵觉扩散,比起咸阳中的先天高手如过江之鲫,这里的武者无疑低了一个层次不止。

  “嗯,倒是不错!”

  不多时,飘渺的灵觉神融天地,继续向着新郑东北方向而去,本源微动,传承道家一脉的气息隐隐浮现在感知之中,周身淡青色的玄光闪烁,直接隔绝外界的骄阳光线。

  宛若正立无影,实乃是悟虚而返的一处妙境,当初在上党之地遇见阴阳家东皇太一之时,凌空御虚,好不畅快,周身真元涌动,外界看之不透。

  如今,参悟和光同尘,自己也算是隐约触摸到这一层玄妙,《列子汤问》有语的孔周三剑中,如果儒家中有人可以参悟出含光之妙,当可有机缘破入虚实幻妙之境。

  含光之剑,视之不可见,运之不知有,其所触也,泯然无际,经物而物不觉,这既是一把名剑,又是一种境界,配合儒家从道家得来的坐忘之妙,堪称绝对君子之道。

  肉身与灵觉全部溶于天地虚空,行走于此刻已经人迹不多的道路之上,明眸眺望,便是一处相对豪奢的宅院,刚才的感应之中,宗琼等一行道家弟子便是在其内。

  不出意外,这里便是农家在新郑的一个根据地了,乘风而行,俯览而下,平铺有序的精致宅院之中,进出有法,一位位明显为武者的好手巡逻着。

  “你们两个还好吧!”

  豪奢的宅院后方,那里是诸多房间所在,前院之中农家弟子遍布,后院之内,道家弟子倒是活跃其内,要么在静修打坐,要么在演练剑法。

  数个呼吸流逝,一道清朗的声音直接回荡在一处房间之内,回旋在房间内极力催动功法疗伤的二人耳边,虽然还带着一丝浅浅的稚嫩。

  但于房间中的二人来说,却是豁然间心神从修炼之中退出,顷刻之后,面上带着无尽的狂喜,当即从坐榻上起身,看向房间中的某一处。

  与此同时,房间中开着的木窗为之徐徐关闭,留下一丝淡淡的微风,挥手间,便是青色的玄光浸润整个房间,静静而立房间正中,看着此刻仍旧伤势未愈的二人。

  “不必惊扰他人,此行我前来新郑,暂时还不想让太多人知晓!”

  “至于现在,还是助你们两个将伤势复原吧,幸好伤你们的人中,并未有化神武者,不然,没有鹰剑傍身,你们难逃一劫!”

  迎着房间中此刻神色病容苍白的宗全与宗琼挥动手掌,此刻的房间已经被自己的力量隔绝,一切内在的情况不出,灵觉笼罩二人的肉身,轻轻颔首,心中微安。

  虽然伤势不轻,但都是五脏六腑内的阴阳平衡错乱,本源略微有损,依靠他们自己运功疗伤,起码还得一两个月的时间。

  “是,小师叔!”

  “是!”

  看着此刻房间中那一袭青色长衫加身的少年人,漆黑肉身的长发披在肩后,自由梳拢,眉目清秀,气质超然,正是已经近岁未曾见到的小师叔。

  尽管小师叔的年龄不大,但待在小师叔身边,却总会有一种和师尊一般的感觉,如今小师叔亲至新郑,诸般宵小,当全部镇压。

  忍者内心中的激动,二人相视一眼,苍白的面上微显一丝红光,闻小师叔之中,当即深深点头,而后各自归于原位,盘坐在一侧的绒毯之上,运转玄功。

  双手缓缓的平伸而起,阴阳婉转,道韵无穷,浓郁的氤氲青光从体内迸出,各有一丝本源真气流转,契合道家修行之妙,孕育周清催动的玄牝之力。

  《道经》有云: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此卷道尽生灭之妙,以天地精华,蕴养五脏之神,化作天地之根,玄牝之门显化,生机绵绵无尽,常存理用,则不乏矣。

  体内澎湃的真元涌动,双手开合成太极,划分成阴阳,双掌打出,便各自一道混元太极图落入宗全、宗琼的头顶,以玄牝之力修复二人的伤势。

  青色玄光护体,双目微眯,玄牝之力进入二人的身躯,直接汇入二人体内的真气之内,牵引二人的功法,运转大周天,数十个呼吸之后,二人身上的气息明显好转。

  接连运转九个大周天之后,宗全与宗琼二人周身同样外显护身玄光,体内损伤的本源被修复,肉身本能护持,二人面上的苍白之色不显,复归红润。

  九九归原,天地自然而尽,花费整整一炷香的时间,以己身玄牝之力强行复苏二人生机,修复伤势,顺带将二人的修为更进一步。

  “多谢小师叔!”

  “多谢小师叔!”

  这一刻,宗全二人似乎更加感觉到小师叔修为的高深莫测,对于《玄牝之门》的修行,需要明悟阴阳,淬炼五脏之神,方得一丝生机之气。

  按照道家典籍的记载,非有化神层次的修为,很难参悟奇妙,如今感此功法的强横,若是修炼极致,只怕受到再重的伤势,都可以融天地,生己身。

  短短一炷香的时间,二人体内的本源修复,五脏六腑之伤不存,周身经络更是被强行拓宽,真气更为浓郁,实力更进一步。

  “身在凡俗这般久,你等也学会如此繁琐之礼了。”

  “看来你们的修行还是不到家,我道家天宗超然物外,不理凡尘俗事,讲究的是意志超脱,心性超脱,不然祖师何以在周朝为官数十年,还能够臻至万物之道。”

  “既然你们的伤势恢复,那么,也可于我说说农家之事了?”

第一百二十二章 雪衣堡

  作为当年太乙山虎魄之剑、鹰魂之剑的见证者,潜龙堂堂主司徒万里乃是在场的,后来的事情,应该也是清楚,他们农家铸造出来的鹰魂之剑,落到自己手上。

  尽管当初在咸阳宫廷剑师招揽中,从阴阳家手上救下三位农家弟子,但是以农家对于秦国的敌视,想来应该不会助力道家天宗才是。

  天上人间与书阁的底细,对于农家不是秘密,如此因果,司徒万里还率农家弟子救了诸多道家弟子,心中所有些许猜测,但还非十分确定。

  “小师叔,这个我们也不是很清楚!”

  “当初从新郑那群杀手中侥幸离开之后,宗全便是询问潜龙堂堂主司徒万里,不过司徒万里的回应只是说受人所托。”

  “具体何人,他也不清楚,司徒万里在农家虽然有些地位,但比起田家来说,还差了不少!”

  农家的势力划分,乃是六堂,至于炎帝冢中的六大长老并不干涉农家要务,司徒万里言语受人所托,想来这个人在农家中地位不俗。

  伤势恢复,宗琼一身的精气神回旋,一袭宽松的淡白色长袍加身,气质外显,美眸而动,眉头轻挑,一边缓声而语,一边看向身侧宗全。

  这些时日,他们也在想农家为何助力他们道家天宗,于情于理,他们都没有任何理由,但偏偏农家的人出手了,受人所托也意味着天上人间与书阁的事情一直被某个人关注。

  “有趣!”

  “能够指挥得动司徒万里,此人必定是农家的高层,而今的农家高层中,以田氏为主,侠魁亦是田氏,司徒万里作为潜龙堂堂主,农家之内能够有资格请他出手的人不多。”

  “纵横之道,利益之道,诸夏之间,行动之根离不开这两个字,帮助我道家天宗于那人有利,利从何来?利从何来?利从……!”

  受人所托,农家的弟子出手救了道家天宗弟子一命,以背后那人的做法,明显是做给自己看,而根据自己了解的未来之世,农家背后不仅仅有侠魁,还有此刻已经同样开始布局的人。

  如此以来,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连通了,看来自己在咸阳的某些动作有些显眼,被有心人记在心上了,思忖一二,周清面上微微一笑。

  既然隐约知晓那人的身份,那么,以后对于自己的布局也有不少好处。

  “此事你们不用多想,当前紧要之事,乃是尽快的提升修为,你们的体内,都有我留下的一缕本源真气,用心参悟。”

  “宗全,你的修为被我强行提升一个小层次,稳固一二,一年后,我助你破入化神。宗琼,静心修行,两三年后,同样可以入化神!”

  念头通达,前因后果想通之后,灵觉略微舒爽,看着此刻仍旧陷入思绪万千的二人,轻语一声,将二人拉入现实,归根结底,还是二人的修为不够。

  如若二人都是化神层次的修为,那么根本无惧此刻新郑内的袭杀,就算打不过,离开也是轻而易举,不会弄成现在这个局面。

  “小师叔,宗全无能,您的鹰剑落入那群杀手手中!”

  再次颔首以对,旋即,宗全似是又想到了什么,脚步为之上前,道礼而下,面上惭愧不已,若非自己被诓骗,也不会丢失鹰剑,鹰剑在手,凭借鹰剑中的力量,那群人一个都别想走。

  “不用担心!”

  “虽然你们的伤势已经恢复,但接下来的一个月,仍是要在这里待着,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宗琼,书令咸阳中的虚凡,让其前往文信候府,就说我的东西丢了。”

  “鹰剑复归之时,便是天上人间与书阁重启之日,至于我,还有其它事需要处理,那些伤你们的人,待韩国公子韩非入秦之后,随意你们处理!”

  韩国作为七国最弱的存在,就是其新郑黑暗势力再强,又能够强到一个什么程度,非韩非之事,周清直接亲自去取鹰剑了。

  对着跟前的二人嘱托一声,周身便是青色玄光涌动,房间内的禁制也徐徐消散,闭合的木窗为之开启,迎着二人略微疑惑的目光,整个人消失不见。

  “公子韩非?”

  目送周清的身形归于虚无之中,宗全与宗琼再次相视一眼,对于这个人,他们有所耳闻,乃是如今韩王安的九子,在外求学未归。

  近一两年,小师叔也令自己收集他的信息,故而对此不陌生,能够被小师叔着重看待,此人应该不凡,但听小师叔刚才之语,莫不是那公子韩非要回来了。

  ******

  “或许该给某些人添点麻烦了!”

  离开农家在新郑城中的隐秘之地,乘风而行,直入城中东侧的重臣府邸区域,若自己记得没错,一些危险的东西一直在夜幕的控制之下。

  道家天宗的弟子受了这些劫数,那些人想要安稳的睡觉?

  周清觉得这不是自己希望看到的,先前所语,非韩非之事,直接就将他们抹杀了,而今,就算不将他们抹杀,也得让他们寝食难安。

  重臣府邸所在的区域,除了奴隶不可入以外,平民倒是可以行走其内,虽有不小的限制,但于周清没有太大的侵扰。

  血衣堡!

  这是周清的目标,昔年雪衣候白亦非征讨百越,曾经留下几颗暗子,历经血与火的磨练,历经十多年的欺压,历经国破家亡的洗礼,如果棋子逆位,也变成棋手,那个结果很值得期待。

  比起旁边的其它府邸,整个血衣堡看起来却是非凡,祖上数代荣光,世袭侯爵,又身兼大将军,外观而显,灰白色的城堡异常华贵与诡异。

  蝙蝠标志的城堡之门,几具高大的士兵雕像建立在两旁,印着蝙蝠家徽的军旗随风飞舞,一条条的红色锁链没入深处,似乎有着一段段不为人知的往事,枯骨照银甲,皑皑血衣堡。

  灵觉扩散,整个血衣堡内并没有太强的气息,不过寥寥数道先天层次的武者,正立无影,踏步其内,作为统领十万大军的将军,此刻并未归来。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一十六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标签: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北京赛车pk10彩票群北京赛车前五名杀号技巧北京赛车龙虎这么看幸运飞艇赢钱公式赛车pk10计划交流群北京赛车计划交流群一手北京赛车冠军7码北京赛车pk10刷水微信群北京赛车pk内部改单技巧北京赛车走势有用吗北京赛车稳赚计划带玩北京赛车滚雪球公式北京赛车玩几点开始北京赛车直播开奖官方网站找赛车pk10群宠物的理想之铜镜里的小女孩·第四十七章--第五十五章北京赛车冠亚军规律破解北京赛车3码稳定计划规律北京赛车pk10稳赢公式群北京赛车平台哪家信誉好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