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 正文

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二十三章--第一百二十七章

adminadmin 2018-10-27 86 0

180.jpg 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二十三章--第一百二十七章 历史

第一百二十三章 微妙玄通

  通体散发着一丝清冷寒意的雪衣堡,矗立在新郑东侧一脚,历数代之荣光,府邸的面积逐步扩张,踏步其内,一位位身材壮硕的白甲兵士手持长矛严谨的巡逻防卫着。

  一条条清凉的小溪流从东侧绵延的山谷中引入,纵横交错于雪衣堡内,精致的建筑有序坐落其内,凌空而立,向着血衣堡深处看去,整个府邸隐约和不远处的山脉融为一体。

  雪衣堡的前方庭院中,主人虽未归来,但内在的仆役、侍女等还是有条不紊的维持侯府运转,再有兵将护卫,整个雪衣堡更添一丝超然与尊贵。

  “古之善为士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识。夫唯不可识,故强为之容!”

  “让我看看你这雪衣堡中都有什么隐秘!”

  神融天地虚空,浩瀚的灵觉之力扩散,精准笼罩下方每一处区域,由方圆百十平米,向着方圆数百平米、数千平米延续。

  双手掐动印诀于身前,青光闪烁的混元太极图出现,此法为《道经》三十六法中的《洞玄》之妙,迥异于《玄牝之门》的无上生机之法,此法却是将灵觉淬炼,使之更为敏锐的感知天地奇妙。

  昔年百家初立,诸夏本无法,善为士者,以灵觉融于虚冥,微妙玄通,顿悟诸般武道修行,从而达到另外一种不可思议的境界。

  数年来,己身的修为虽没有破入悟虚而返,但《道经》所载的三十六卷至高玄功却有不小的进展,今日合该用上,一道道印诀挥洒而出,身前的这道青色太极图悠然飞出。

  单手虚空按下,直接没入雪衣堡之内,上至虚冥数百米,下至浑浊之地,尽皆在感应之中,三十六卷玄功各有其秒,真不知道当初祖师如何微言大义将他们用文字记载下来。

  “嗯,一处密室?”

  行走在庭院中的蜿蜒小道上,正立无影加身,细细感知周围的一切,未几,不过数十个呼吸的时间,便是在身侧右方的一处殿阁中感知一道奇异的气息。

  幽暗之寒的气息从其下涌出,但其出口却是被五行之物封镇,感此,没有迟疑,身形踏动,劲风运转,便是只身入其内。

  比起外界的明亮、温热,刚进入房间便是感觉到一种直入肉身深处的寒冷,一道道暗红色的薄纱随意的飘荡其内,一尊尊蝙蝠形态的铜盏未有火光,珍贵的锦绣绒毯铺就地面。

  虽不知这里是何处,但四周的装饰而看,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进来的,方正的黑木之柱林立,古朴的纹理烙印其上,没有理会房间内的其它东西,便是走到之前感应的那道区域。

  位于森冷的房间一角,眼眸微动,找到源头,房间其余区域均是厚重的木质地板,唯有这处区域是一处暗金色圆形之门点缀。

  其上五行烙印占据五个方位,颇有些阴阳家的道韵,眼角的余光瞥过一侧的古铜编钟,一时间,周清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得面上露出一丝笑意。

  原来是这处区域!

  挥手间,劲力分化,直接包裹一侧的三层古铜编钟,进入的钥匙自己已经知晓,古韵典雅的编钟微动,身前的圆形古铜五行封印裂开一个口子,显化一条直入低下的阶梯,一缕缕森白的光芒从下方透出。

  周身青光包裹,三尺气墙护体,一步踏出,消失在房间之中,入下方的密室之中,肉眼生光,无需火把相助,灵觉而起,又是一扇似乎已经存在好久的木制大门拦阻跟前。

  虚空轻拍,大门为之缓缓开启,刹那间,一股比外界房间森寒十倍的气息迎面而来,不过这里的天地元气倒是浓郁不少,只是却也充斥着浓郁的怨灵之气、血腥之气、痛苦之气……

  已经知晓这是何处,周清也不意外,耳朵微动,目光所至,昏暗的森寒区域内,一道道犀利的破空声快速逼近,虚空都迸出翁鸣之音,力量不弱。

  “饮血灵蝶!”

  单手掌心向上,缓缓抬起,阴阳逆转,吸力自生,对着向自己逼近的所有奇特之物笼罩而去,凡是被真元笼罩,那一只只已经近前的生物直接被至刚至阳的力量湮灭。

  真元护体,无视一切,漫步而动,成百上千的红色灵蝶被摧毁,前进十多步,眼前陡然一亮,四周的昏暗区域开朗,数颗罕见的夜明珠被镶嵌在四周。

  空旷的区域中央,一道巨大的寒冰之墙矗立其内,墙壁之上,一位身材甚是曼妙、年岁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女硬生生的被置于寒冰之墙上。

  衣衫不存,赤裸的被禁锢在寒冰墙上,生命气息垂危不堪,一只只通体散发血腥之气的红色灵蝶叮在少女赤裸身躯的每一处,以圆形的触口不断汲取少女至阴至纯的血液之力。

  同时也将己身奇特的力量融入少女的血液之中,伴随着心脏处一只散发蓝白之光的生物跃动,两只细腻苍白的手臂显化血色丝线,各自垂下一侧,一滴滴奇特的液体滴入手掌下方的铜瓶之中。

  “不要害怕,一切都会过去的!”

  似乎感应到有旁人的靠近,被禁锢在寒冰墙上奄奄一息的少女极力睁开纯净之眸,带着一丝无法言表的恐惧,看向周清,想要说什么,却没有力量,想要挣扎什么,同样没有力量。

  黑白分明的纯净眼眸深处,带着无限的恐惧和绝望,感此,周清面上神情不动,挥手招过一旁的一只古铜小瓶,而后一掌打出,浓郁无比的玄牝之力从体内涌出。

  从少女头顶百会穴而入,瞬间贯通身躯百脉,劲力震动,阴阳轮转,直接将体表所有的饮血灵蝶震成粉碎,其胸前心脏处的那只蓝白生物之虫倒是不俗,竟然没有掉落。

  吸力自生,那只小小的蓝白生物之虫没入手中古铜小瓶内,小虫从少女的身上掉落,与此同时,少女身上的血色丝线不存,得益于玄牝之力的加持,生命力瞬间稳固,而且逐步的增强。

  咻!咻!咻!

  数息之后,这处幽暗的地下穴窟再次涌出成千上万只饮血灵蝶,感应着那只蓝白生物之虫的所在,全部向着周清奔去,密密麻麻,旋风皱起,引动一道道寒冰风刃,将周清通体笼罩。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口吞下

  双手轻轻抱着先前寒冰之墙上的少女,真元流转,便是令少女陷入深层次的昏睡之中,体表耀眼的阴阳太极图扩散,化作三丈禁区。

  至刚至阳的力量涌入其内,任你千万饮血灵蝶碰触,均瞬间化作粉碎,强势的冲击力落在周清身上,没有半点波动,一如清风拂面,明月照大江。

  整整百十个呼吸过去,不知道有多少饮血的红色灵蝶被真元镇杀,直到四周再无一丝灵蝶出现,周清才徐徐迈动脚步返回,

  若无怀中的少女,也许自己要继续探知下去,灵觉之下,顺着这处地下穴窟的通风之口扩散,也没有其它隐秘之所。

  不过是一堆堆银色枯骨,不过是森寒的气息充斥一切,不过是一条寒冷的溪流潺潺之音,轻轻摇摇头,踏步之间,便是归于上面的房间之中。

  “你先好好睡一觉,阴阳轮转,否极泰来,此后,你将远离于此!”

  将浑身赤裸的精致少女放置在房间内的床榻之上,拿过一张厚实的绒毯,将少女浑身覆盖,感应少女体内的情况,徐徐舒缓一口气。

  这女子体内的至阴至纯之力消耗太多,先天元阴被一只只灵蝶吞噬,血液被污染,想要完全的恢复,以自己的能力,也得十天半个月。

  思忖一二,一掌又是打出,奇异的护身之力笼罩在少女体表,以防不测,当即,周清没有在房间中继续停留,此行的目标还未见到。

  看了手中装载那只蓝白小虫的古铜小瓶,随即从房间中离去,乘风而入,《洞玄》运转,对于雪衣堡内的一切给予笼罩。

  半柱香之后,周清的身形已经来到雪衣堡后方,整个前方所在区域,除了那个密室以外,似乎并无其它,不过倒也可以理解。

  身为军政要臣,前厅宅院本就是待客、宴饮之所,若是置于危险之地,只怕也非雪衣堡的用意,行至后方,虚空而观,白甲之兵陡然间多出数倍。

  如先前所观,雪衣堡的后方与新郑东侧的一处紧邻山脉相连,以山谷河流为中枢,两岸修建诸多岗哨,更有一座座严密巡逻的殿阁。

  关卡重重,外人难以进入,而且之前在雪衣堡感应到的几位先天武者,也是在这里驻扎着,地势逐渐升高,紧邻的这座山脉也被强力开凿出一条直入山腹的通道。

  一位位白甲兵士把守,两侧的山脊之上,同样有兵士巡逻,如此严谨的密地,周清很是与期待,看来那颗棋子却是被关押在这里了。

  正立无影,收敛浑身气息,行走在直入山脉府邸的唯一一条通道上,山路平坦开阔,想来开凿时花费的气力不小。

  几近两千米的冗长通道,伴随着入山腹道路的缓缓深入,四周的光线再次暗淡下来,山腹府邸的入口没有巨石封镇,径直入其内。

  迎面便是一道道火把的昏黄光芒,奇特的的油性气息四散,不过于这些兵士来说,早就已经习惯了,灵觉扩散,这里关押的人还真不少。

  然而要么是不通修行的武者,要么是炼气通脉与初入先天的武者,以新郑内的情况,想来也不会有层次太高的武者。

  《洞玄》扩散,数息之后,周清眼中为之一亮!

  一步踏出,便是数十米被抛在身后,山脉府邸的开凿异常庞大,入其深处,便是一座层次分明的牢笼,内部亦是有一位位白甲兵士守卫。

  在敏锐的感知中,一位堪称先天绝巅的修炼者正存于这座牢笼深处,内部通道崎岖婉转,对于周清来说,不成问题。

  “巨石封门!”

  不过,还未等周清行至整个牢笼中层之时,前往深处的道路之上,便是一道巨石铸就的大门将去路拦阻,巨石跟前,四位炼气层次的百家兵静立看守。

  近前,一丝奇特的力量从体内迸出,天地失色,困于一隅,万籁俱寂,无限的恐怖之下,开启巨石的钥匙浮现,拨动机关,重达千斤的巨石而起,陆清只身入内。

  对于门前守卫的那四人,则是陷入昏睡的状态,没有一天一夜,别想醒转,如法炮制,内部的牢笼虽复杂无比,看守严密,可惜,依旧被周清攻破。

  待开启最后极深处的一道更为巨大的灰黑色之门,迎面而来,便是炙热无比的气息扑面而来,火焰的气息充斥其内,非精修火属的武者,难以长存其内。

  关闭巨石,周清真身显化,凌空而起,整个这方牢笼的一切沉浮眼眸深处,比起其它的狭小区域,这里堪称十倍于外。

  “想不想出去?”

  整个巨大的石笼沉寂,一条条粗壮无比的铁链从四周汇聚于中央,一道隐隐沐浴于火焰之中的人影浮现,最下方,是一处日夜不息的火坑,熊熊烈火蒸腾起上,覆盖上面那道被铁链牢牢禁锢的身影。

  周身筋脉更是被铁针封镇,真气不得运转,虽如此,那人体内仍旧澎湃的奇异之力运转,维持着生机,维持着希望。

  一语而出,清脆之言回旋于整个石笼之内,一掌压下,那人身下的巨大火坑为之湮灭,一瞬间,整个石笼内的光芒暗淡。

  “你是谁?”

  火坑内的炙热不存,在四周火光的映照下,那被道道铁链封锁虚空的身影容貌显化,深蓝色的发丝凌乱无比,红韵如火的眼睛缓缓睁开。

  通体上下披着一袭似乎能够防火的皮革,遮掩身躯隐秘之地,外露的肌肤健壮无比,双脚踏空火坑,怡然不惧,闻这方石笼内的意外之音,整个人为之而动,粗壮的铁链为之摇晃。

  诡异的蓝色面容上,蛇纹之形烙印,左手臂更是隐约外显蛇皮一般的形态,恍若一条真正的蛇臂,双眸睁开,看向巨石门前的周清,凶煞的意蕴扩散。

  “让我看看你是否有资格被我拯救!”

  翻手间,一直古铜色的小瓶沉浮身前,劲力吞吐,便是一只通体蓝白之光闪烁的小虫直接奔至那人的嘴边,并未亲手解开此人身上的束缚。

  “这是……!”

  扫了一眼巨石门前的青衫少年,心中狐疑之间,下一刻,整个一双火光涌动的双眸瞪得浑圆,看着嘴边的这只小虫,感知着体内与其同源的躁动,刹那间,一口将其吞下。

第一百二十五章 二十年后

  洞穿岁月长河,十多年前,雪衣候白亦非率兵征讨百越,带领右司马李开、左司马刘意镇压百越之地的乱象,荡尽尘埃,甚至连百越王族都一举剿灭。

  但谁能够想到,如今被关押在雪衣堡深处的这人,被整整关押十多年的此人竟然是当年的百越首脑——天泽,因生就异相,又被称作的赤眉龙蛇。

  空旷昏暗的石笼之内,伴随着天泽一口吞下那只散发蓝白之光的虫子,体内的某个禁锢似乎直接消散不存,滚动在周身百脉中的奇异之力咆哮而起。

  劲风肆虐,旋风皱起,在这方石笼之内,一道道漆黑色的蛇形虚影沉浮,吞吐蛇音,满头深蓝色的长发陡然散开,体表一道道通红色的火光流转,仅仅被一卷皮革遮掩的肉身显得更为壮硕。

  咻!咻!咻!

  体内的禁锢不存,蓬勃的劲力涌动,被铁针封镇的筋脉直接反弹,一根根细长的铁针豁然间离体,肆意的撞击在石笼之上,迸出清脆的声响。

  同时,两道银光闪烁的铁针直接冲到周清跟前,然则,未至身前丈许区域,便直接消融,化为乌有,感应此刻实力复苏的天泽,周清微微颔首。

  没有任何外界的掣肘,天泽的实力此刻绝对位列先天绝巅,力量诡异,攻伐甚是强横,真斗起来,就是如今咸阳的盖聂都不一定能够将其擒拿。

  而雪衣堡主人白亦非传闻当年曾亲手擒拿天泽,难道白亦非的实力更强?

  思绪一闪而过,无论白亦非是否强横,于自己都造不成威胁,历经数十个呼吸的恢复,仍旧被四周粗壮铁链束缚的天泽,浑身陡然迸出一股极致的至阳之力。

  真气化作岩浆一般,由体内而出,徐徐笼罩、覆盖限制自己的铁链,不多时,在这般炙热的力量消融下,一道道粗壮的铁链为之快速变红,而后劲力震荡,贯通四肢的铁链化作粉碎,散落巨大的石笼之内。

  “我!”

  “终于自由了!”

  仰天长啸,被镇压十多年的愤怒顺着一道直入九天的长吟回旋在石笼之内,整个石笼内的火光为之剧烈摇曳,整体都为之震颤晃动。

  嘶!嘶!嘶!

  一道道虚幻的黑色巨大蛇形虚影浮现在天泽身后,六只巨大的黑色长蛇如同生灵一般,以天泽为中心,向着四周不断婉转、不断长信吞吐、不断绽放獠牙。

  “你真的自由了?”

  “要知道十多年前,同样自由的你被抓到这里,承受无尽的痛苦与折磨,如今你浑身束缚尽去,真的以为得自由之身?”

  实力虽还未真正的恢复至巅峰,但于新郑之内,足够掀起不小的风波,于此刻神情肆意而动,略有癫狂的天泽看去,周清微微摇摇头。

  百越蛮夷之地,教化不存,传承虽有,但是和诸夏之地的传承相比,相差太远,以天泽的实力,在百越之地,堪称最顶尖的存在。

  但是在弱小的韩国新郑中,都轻易被人镇压,力量虽强,智慧欠缺,当年被白亦非擒拿,只怕与此也脱离不了干系。

  “你到底是谁?”

  不过,周清的言语似是直接激怒了天泽,触痛了天泽脑海中的某些记忆,这一次,整个人再次周身狂暴的气息扩散,身后的六道黑色长蛇虚影瞬间化作离弦之箭,全部冲向周清。

  失去四周粗壮铁链的控制,天泽的身躯徐徐落在石笼大地之上,通红色的眼眸深深看向周清,一袭青色长衫的中原少年装扮,当年,就是他们屠戮自己的子民,掠夺自己的土地。

  今日,虽不知道为何帮助自己,但这里的人、中原的人都该死,极力而出,全力而动,身后的六道蛇形虚影封住那青衫少年的所有退路。

  嗡!嗡!嗡!

  一条条由真气幻化的黑色蛇形虚影顷刻而至周清跟前,携带奇异的力量,撞击在周清真元显化的护体气墙之上,青光氤氲,太极虚影闪烁。

  单手缓缓抬起,一股阴阳磨灭的气息迸出,无视那六道长蛇虚影攻击,直接隔空擒拿数丈之外的天泽,一抓之力,瞬间将天泽体内的百脉穴窍封印。

  挥手间,将其仍在石笼的墙壁之上,沉闷的声响回旋,重重的落地之音不绝,同时,身前的六道虚幻黑色长蛇虚影不存,一步踏出,来到周身一点力量都施展不出的天泽跟前。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

  “你只需要知道现在你得到自由身了,出去之后,随意你作为,我所需要的回报你现在还拿不出来,或许二十年后,我会去百越之地找你!”

  “好好活着,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看着身前在大地上极力挣扎,神情再次陷入绝对愤怒的天泽,周清没有多言,简单之语而落,周身青色玄光外显,转身离去。

  行至石笼的入口巨石跟前,一掌扬起,青光氤氲,轻轻按在厚重的石门之上,真元运转,整个石门随即化作亿万尘埃,随其后,彻底消失在天泽通红的眼眸深处。

  十个呼吸之后,天泽周身筋脉的封印之力不存,熟悉的力量归来,回想着先前那青衫少年的恐怖,深蓝色的面容上不自然的突显一丝悸动。

  不过随后,整个人便是复归原样,灵觉而动,这座牢狱中的守卫已经反应过来,正向着这里冲来,感此,天泽再次扬天长啸,身后再次显化六道漆黑色的虚幻蛇形虚影。

  赤足踏步,徐徐走出已经被周清摧毁的巨门!

  不多时,一道道凄厉无比的惨叫之音回旋,一道道惊恐无比的战栗之音荡出,一道道牢狱被毁的轰鸣音不断,整整两柱香的时间,一道通红色的光芒才徐徐从山腹牢狱走出。

  呼吸着天地间的清新之气,肆意吞噬着虚冥间的天地元气,一身实力再次快速恢复,半顷之后,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竟没有从雪衣堡径直离去。

  深蓝色的面容上,一缕来至地狱的笑容绽放,一道道火光升起在雪衣堡每一处,历时数代荣光,花费巨大财力、物力建造的雪衣堡,在这一天被火焰包裹。

第一百二十六章 姬无夜

  “你醒了?”

  静心盘坐在新郑的一座酒楼之中,周身淡青色的光芒闪烁,四周则是一处宽大的房间,右侧区域的低矮床榻上,一位姿容娟秀的少女正平躺其上,呼吸平稳,面色红润,精气神充沛无比。

  于临窗的榻上睁开双眼,灵觉而动,看向床榻上的少女。肢体而动,一双纯净的眼眸睁开,满是无尽的柔弱与心悸,忽而,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秀丽的面容上为之绽放无尽的恐惧。

  随即,整个人蜷成一团,浑身不住的颤抖,头颅没入绒毯之内,不敢与世界之光碰触,只求归于无尽的黑暗之中,不敢与万物相对。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何谓宠辱若惊?”

  “宠为上,辱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一切都已经过去,继续休息吧。”

  观此,周清徐徐从榻上起身,周身玄光未散,行至少女跟前,观绒毯下的颤抖身躯,双手徐徐伸出,运转《道经》中的《清境》之法。

  此为《道经》三十六卷的修心之法,风雨加身行不动,刀剑临体面不惊,无论是面对无上荣耀,还是无上耻辱,都如清风拂面,太极婉转,一切不侵。

  以己身之境界,强行将少女拉入《清境》之中,洗涤其意志,淬炼其意志,以玄功锻炼其心性,如若渡过此劫,当有不错的机缘。

  轻灵之光从周清手中流淌而出,将少女全部的覆盖其中,口中道音不绝,神情不动,缓缓的,床榻上的这道身影颤抖之像不存。

  感此,周清微微舒缓一口气,在将少女的意志引入《清境》之中时,自己一身的灵觉也被少女的恐惧侵扰,一位身心纯净的少女,遇到那般恐怖之事,未曾身陨已经是心智超凡。

  雪衣堡该毁!

  血衣候该死!

  希望天泽能够做的足够出色!

  距离天泽挣脱牢笼已经过去两日了,除却两日前拿着震动新郑的大消息,一时间倒是没有什么动静,雪衣堡被烈焰包裹,数代之荣光伴随着大火为之寂灭。

  对于此,韩王安在朝堂之上大怒,雪衣候白亦非领兵在外,府邸在新郑之中竟然没有被护卫好,若是传扬出去,只怕沦为列国笑柄。

  当即便是下令大将军姬无夜,尽快调查清楚作乱雪衣堡的人是谁?尽快将贼首捉拿归案!

  这两日,大将军府同样兵士频出不穷,封锁新郑,盘查一切进出之人,有表现异样者,直接被斩杀,尸体吊在城门之外,不过其中隐约以百越遗民居多。

  周清没有继续在城中走动,一者是床榻上的这位少女牵制,一者便是俯览城中一切,于酒楼之中,耳听八方,收集一切讯息。

  ******

  “一群废物,连个人都找不到!”

  “墨鸦,可曾发觉天泽行踪?”

  如果站在城外山顶俯览新郑,就会发现最为壮丽的建筑竟然不是韩王宫,而是虎踞新郑正东方的大将军府,按照韩国的律例,这已经是诛灭九族的重罪。

  以诸天星辰对应,韩王安所在的韩王宫为天极太一之位,当为紫微垣,乃是最为尊贵之位,而东方则是苍龙之位。

  苍龙尾处天河,雄踞乾坤,俯览韩王宫,如同张开血腥大口,吞没宫廷之相,居于此位,钦天监早有传闻,大将军府完全是侵凌人主。

  然而,对于此语韩王安早就知晓,大将军府邸同样知晓,满朝文武同样知晓,却从来无人将此语公然于大将军言语,韩王安亦是不敢。

  因为他是姬无夜!

  韩国百年来最强之刃!

  姬无夜的来历众说纷纭,新郑之中有很多猜测,但无论什么猜测都无法掩盖姬无夜的赫赫战功与无敌实力,这是其真正的资本。

  十年前,韩国遭到南方楚国的强势进攻,在楚国项氏一族的带领下,楚军势如破竹,攻入韩国境内数百里,占据广袤土地。

  于此情形,满朝文武都已经绝望,派出列国求援的使臣一拨又一拨,大批的财宝洒向秦国、魏国、赵国、齐国,只可惜没有任何回应。

  值此之际,当是不过是韩国一位边防军吏的姬无夜,率领麾下的门客,聚拢韩国溃散的八千哀兵,以不可思议的动作,强行将十万楚军击溃在宛地。

  两军对垒,姬无夜实力够强,运气也不错,战斗之中楚军主帅突然暴毙,楚人军心紊乱,趁此良机,姬无夜率兵直接将楚军斩杀,赶出韩国的边境。

  一战之后,无数韩国民众对于姬无夜顶礼膜拜,陷入无限的敬仰之中,未几,姬无夜被敕封韩国大将军,统揽军权。

  对于此人,不仅是公卿畏惧,而且连韩王都扬其鼻息,韩国军权九层落入其手,若非国政把持在相国张开地手中,如今韩国的局势不可想象。

  但,新郑内的贵族对于姬无夜的姿态虽然不满,却无人反对,列国相争数百年,弱肉强食,自古皆然,昔年田氏代齐,纵然姜氏齐王高高在上亦如何?

  十年的岁月,姬无夜在一股莫名之力的帮助下,逐渐掌握韩国的军政大权,非五代相门和其它老臣根深蒂固,整个韩国此刻都在大将军府的管辖之中。

  依靠当年的残留门客和大量财宝招揽,一个秘密的组织缓缓以大将军府为中心,向着整个韩国辐射,触手笼罩一切。

  对于这个组织,姬无夜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夜幕!

  夜幕降临,黑暗笼罩,无远弗届,无间不入。

  明面上,大将军府权势滔天,新政之内,不过五代相门堪堪抵挡,暗地里,夜幕之力彻底的将韩国纳入掌控,从某种意义上,姬无夜才是韩国真正的王。

  但是,这两日,姬无夜却是陷入不住的烦躁之中,经过手下百鸟的探察,毁灭雪衣堡种种痕迹表明,十多年前被他们亲手镇压的人,竟然逃了出来。

  再加上刚才宫里传来的一则消息,这些年禁锢那人的蛊术也被破解,蛊母不存,换句话说,他们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没有任何束缚的敌人。

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愿意

  对于当年的那位百越王族太子,对他的实力姬无夜很清楚,除非自己与麾下的四凶将才有机会将其擒拿镇压,其余人出手没有办点作用。

  十多年来一直被关押在不见天日之地,于一个内心本就怨恨滔天的人来说,仇恨的力量只会令其更加强大,雪衣堡沦为一片废墟就是一个例子。

  血衣候白亦非正带领白甲军与南方的楚国对峙,如果被韩王知晓天泽未死,被朝廷中的其他人放大,只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派出大量兵士与新郑之中盘查陌生之人,尤其是百越之民,又派出百鸟探察天泽行踪,不过,刚才下人的回报让他很不满意。

  明亮而又宽阔的厅堂之中,此刻充斥着绝对的肃杀之气,森冷的气息回旋,粗壮的圆柱撑天而起,红色的帷幔摇曳,顺着窗口荡过的微风而动。

  雕刻着奇异之行的横梁稳稳不动,暗黄色的地板之上躬身跪立着两位衣着重装的兵士,头颅垂地,久久未起,闻姬无夜之语,浑身不住的有些颤抖。

  “回禀将军!”

  “按照将军的吩咐,墨鸦已经在城外密地中发觉天泽的行踪,不过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分别被关押在密地中的百越之人均消失不见。”

  在厅中那两位浑身战栗的兵将一侧,一位周身闪烁墨黑玄光的男子静静而立,周身上下贴身的柔软服饰笼罩,肩头带着淡淡的蓬松黑色羽毛披肩。

  言语之间,整个人不自觉的扩散一丝雍容、魅惑的气质,眼角奇特的黑色纹理与衣衫上的花纹相应,略微粗犷的腰带环绕腹间。

  透过窗外的淡淡阳光,掠过身躯,一缕缕金属饰物的光芒弥散,拱手对着上首的大将军姬无夜一礼,而后快速回应。

  “当年就应该听我的,直接将百越之人全部斩杀!”

  “不然,岂会有今日的麻烦,如今连控制对方的筹码都消失不见,接下来新郑可能会有大麻烦,墨鸦,你与白凤继续追寻天泽行踪,若有异动,即刻来报!”

  冷冷之音落下,姬无夜瞥了一眼身前的两位兵将,越发的恼怒起来,数年来,整个新郑一直在自己的控制之中,如今出现这种不受控制的变数。

  这种感觉,自己真的很不喜欢。

  “你们两个给我滚,一群废物!”

  “继续加强城中巡逻!”

  转身背向厅内诸人,火红色的披风流波而动,狂暴的怒释放,地板上的两位兵将连忙称是,快速的躬身后退,未敢看向姬无夜,走出前廊,继续先前任务。

  至于接令的墨鸦,早就不知道何时消失不见,明亮的厅堂之内,只留下一抹淡淡的墨黑之气,同时,外界的天空多了一直飞翔的乌鸦,身边隐约跟随着一只白色的小鸟。

  ******

  “你是赵国人?”

  历经《道经》中《清境》之力的洗礼,那位被周清从雪衣堡救回来的少女徐徐心境平稳,不再有先前睁眼便是无尽恐怖加身的噩梦。

  一袭淡白色的长裙加身,洁白的小手交织在小腹之前,漆黑柔顺的长发随意梳拢在肩后,妆容浅淡,目光柔和,窗外吹来的风轻轻掀起她的裙角,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纯净、自然。

  此刻静静站立在房间之中,感受着身侧不远处周清身上当初的清静之气,双眸不自觉的灵动起来,闻周清之语,微微颔首。

  “因何落入雪衣堡?”

  这女子不似普通农家之人,身份应是不俗,探寻一二,乃至北方赵国邯郸之人,对于赵国邯郸,周清一直都很有兴趣。

  言语轻缓,闪烁着淡淡青色玄光的双眸看向少女,能够被血衣候白亦非当作鼎炉,淬炼奇异之物,她身上的先天元阴之气却是较之常人浓郁,不然也不可能在那般环境中支撑下去。

  “恩人不知,奴家之父本是赵国下大夫温鸿,缘为廉颇将军谏言,而触怒大夫郭开,谗言之下,赵王将家父下狱,未七日,狱中噩耗传来。”

  “本以为此后平安无事,郭开又引诱兄长谏言,赵王大怒,家族夷殁,府上男被杀,女者为奴,后来,奴家被韩国的一位商人买下,便是到韩国。”

  “不曾想……竟是遇到……!”

  回忆复苏,那女子神情再次不自觉的绽放惊悸之意,曼妙的身躯不自觉的颤抖起来,若无周清以真气隔空笼罩,只怕女子已经再次陷入昏迷。

  虽如此,一双纯净明眸仍是不住的眯起,两只交织在小腹的白皙小手无助的颤抖,观此,周清深深摇摇头,挥手一掌,再次将对方的意志牵引而出。

  “你想要报仇吗?”

  数十个呼吸之后,少女再次徐徐归于原样,呼吸归于平稳,情绪不在继续波动,双眸缓缓睁开,看向周清,屈身一礼。

  虽不知眼前之人是谁?

  但绝对是一位高人,绝对是一位奇人,尽管看上去年岁不大,但待在对方身边,平静祥和的气息很是舒服,令少女心中一动。

  “我……,奴家不想报仇!”

  整个家族死的死,散的散,自己不过一个弱女子,非恩人救命,此刻自己也已经身陨,保留这条命已经是千难万难,未敢有它想。

  “哈哈哈,郭开此人我知晓,就算你不想报仇,以他在邯郸内的作为,将来会有因果加身的,太极阴阳,天道本是平衡无双。”

  “你家破人亡,亲族不在,异乡陌人,在这乱世之中生存不易,如此……,我在新郑之中似乎少了一个侍者,你可愿侍我左右?”

  对于少女的心思,周清灵觉之下,看的很清楚,闻此语,朗朗一声,而后身躯微转,看向此刻的窗外新郑之城,略微思忖,便是出言。

  以对方的资质,修炼武道有不错的潜力,自己出天宗以来,人手单薄,此人碰上自己是对方的缘法,未必不是自己的缘法。

  “我愿意!”

  出乎周清的意料,少女大胆的抬起头看了看周清的背影,一袭青色长衫映衬在明眸深处,小巧的身形缓缓靠近些许,而后头颅微低,脆声婉转,似有一丝别样的韵味。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二十三章--第一百二十七章》

标签: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北京赛车带血回本怎么看北京赛车冠亚军北京赛车7码信用北京赛车微信群北京赛车微信群北京赛车后台可以改数据吗北京赛车 单双 三期必中北京赛车6码计划滚雪球技巧公式7码老神仙北京技巧6码北京pk赛车刷流水怎么刷北京赛车八码滚雪球走势北京赛车滚雪球连中技巧北京赛车自己做庄机器人北京赛车怎么进前三哪个平台可以玩北京赛车北京冠军6码走势图找赛车pk10微信群北京赛车有什么软件爱之深恨无边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