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 正文

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二十八章--第一百三十章

adminadmin 2018-10-27 90 0

180.jpg  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二十八章--第一百三十章 历史

第一百二十八章 出发吧

  “哦,这么干脆的就应下了,你似乎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听此悦耳之音,周清身躯又是一动,看向身后的少女,面上露出一丝笑意,还真是有些涉世未深,不过那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感受到自己的目光,少女的头颅更加的低垂,两只洁白的小手不住而动,已经恢复红润的面容上更是多了一丝光泽。

  “你是温凝的救命恩人!”

  “我愿意侍候在恩人身边!”

  忽而,少女鼓起胆量,抬起头对着周清看了一眼,视线相触,又是快速的低脆下去,颇有些许娇羞之意,一时间,令周清都有些愕然。

  她该不会想多了吧?

  当然,周清也没有多言,从其语而得,其名为温氏之凝,亲族不存,今后当是崭新的人生,随自己修行,相当于入道家之中。

  “随我行走在外,你这名氏也该隐晦一二。”

  “你之经历甚是坎坷,遭遇大恐怖,虽得《清境》洗礼,但最重要的还是你自己,我有一语,当送给你,你当牢记在心!”

  再次深深看着跟前的少女,年不过十三四,朝阳之气初起,如果能够扛过心中大恐惧,将来必有不小的成就,上前一步,单手轻轻打出,亲自为其筑基。

  淡青色的玄光从手掌之中迸出,径直笼罩身前的少女,劲力运转,由其百会穴而入,贯通筋骨百脉,导引其体内的玄牝之力,双重淬炼。

  一边将少女的肉身强度提高,一边将少女的精气神再次稳固,精气神为修行三宝,三宝旺盛,诛邪避退,对于接下来修炼《清境》,有莫大的好处。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这两句是《清境》的精华,你要时刻牢记,今日起,温凝之名隐去,云舒之名加身!”

  如果云舒有朝一日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当与先前在咸阳城见到的儒家荀况修为一般,亦可于《列子汤问》中孔周三剑中的含光之妙相提并论。

  道家无为无不为,世间生灵在道的眼中都是一样的存在,理论之语,谁人均可臻至祖师之境,但道途之中,劫数重重,迈过去,海阔天空,否则,一切虚妄。

  轻缓之言在云舒的耳边流转,以自己如今的境界,催动真元为其筑基,一日的时间便可,只要境界达到,天地之间的力量便会自动掌握。

  ******

  齐鲁之地,历来是繁华富饶区域,昔年,管夷吾辅助齐桓公称霸诸侯,其后姜齐虽然逐渐不显,以至于田氏代齐而出,位列诸侯。

  但管夷吾曾语:凡治国之道,必先富民。民富则易治也,民贫则难治也。开鱼盐之利,分化四民之功,收铸铁之利,统一齐国货币等等手段富民强国。

  至此,齐国一直是列国中的经济强者,虽然数十年前险些被燕国攻灭,但也很快的恢复过来,这就是国力强盛的标志。

  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

  在这里,数百年前,诞生了百家中的一家——儒家,孔丘生于鲁国,开学讲道,弟子众多,有名者七十二人,其余者数千人。

  孔子著《春秋》,春秋之时,王道、霸道、仁道诸多兴国之道崛起,凭借鲁国的一时强盛,学说传遍列国,随其后,孔丘虽殁,但弟子更胜。

  儒家从此兼修并蓄,在诸子百家中逐渐成为显学,对于儒家的精要,道家先贤庄周一言以蔽之——性服忠信,身行仁义,饰礼乐,选人伦,以上忠于世主,下以化于齐民,将以利天下。

  以此为核心,吸收百家精华,尤其以道家、法家这两家为上,道家天宗与人宗数代掌门都曾在齐鲁之地讲道,学说扩散,融入儒家道理之中。

  孔丘之后,孟轲以性善论,将孔子的德治发展至仁治,规范天地君亲师伦理纲常,以民为本,施行仁道之治,法古先王,道理自成体系,儒家大盛。

  至此在齐国稷下学宫占据主要地位,从孟子以后的一两百年,诸子百家的势力均未得在齐鲁之地占据上风,百年前,齐国纷乱,儒家又在桑海之地建造小圣贤庄。

  数十年来,儒家荀况之名早就如同当年的孟轲一般,成为儒家的柱石,有教无类,百家弟子都曾在其门下学习,然则,为其最为中意者,当属近十年前收下的一位弟子。

  “师尊,昨日依稀梦里,家国之事侵扰,待醒转,却发觉枕上泪痕犹存。”

  小圣贤庄邻近海域,其侧高山悬崖起伏,朝阳初升,云雾大盛,鸟兽长鸣,金色祥光穿透厚厚的云朵,点缀万丈河山。

  这是一座位于小圣贤庄数十里之外的孤峰,高约数百丈,四周如同沟壑,伴随着天际的阳光大盛,四周更显迷幻仙境,欲要攀登,只有一侧的固定阶梯。

  虽是清晨刚过,但孤峰之巅,已然有两道身影相对而坐,位于一株翠青松柏下的是一位老者,须发皆白,一袭蓝红相间的儒袍加身,儒冠束发,闻身前弟子之语,不由出声而应。

  “你有些伤感?”

  老者单手轻捋短须,对着身前的弟子点点头,自己这个弟子总会询问一些令自己都感觉有趣的问题。

  “或许吧,但是在梦中我似乎听到有什么东西在召唤我。”

  对面的那位弟子,一身素净淡雅的儒袍装束,静静跪坐在一张软席之上,姿容俊秀,飞扬的浓眉之下一双充满回味的眼眸似是在思忖什么,神情略有悲伤。

  “所以,你是来告别的?”

  老者神情未改,继续而语,只是面上隐约多了一丝凝重。

  “师尊的授业解惑之恩,弟子终身铭记!”

  对面的弟子微微颔首,而后拱手礼拜,久久未起,情绪有些淡淡的波动。顷刻,容态归原,再次看向老者,四目相对,孤峰之上,言语未旋。

  “你也该走了,韩非!”

  老者沉吟多时,双眼微微眯起,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使命,该教的东西自己都已经教了,而他也有了自己的东西,列国乱世,希望他能够……活下去,一展所学。

第一百二十九章 仓中鼠

  “师兄,你要回韩国?”

  一个时辰之后,小圣贤庄临海而建的空旷厅舍之中,淡淡的海风吹来,一缕缕独属于海洋的气息回旋,弥漫在此刻厅舍中的二人鼻息之间。

  二人身材仿佛,均是一袭素净的淡雅长袍加身,只是比起刚从孤峰下来、整囊待发的韩非,另一人倒是显得容貌平庸些许,虽如此,但神情却是彰显出一丝别样的沉稳。

  较之韩非的意气飞扬,那人禀性谨慎,举手投足之间,甚是规矩,看着面前周身贵气弥漫、洒脱无比的师兄,拱手一礼,缓声而语。

  语毕,将手中新折下的一条柳枝递于韩非,其上片片翠绿的柳叶仍旧生机充沛,隐约还有些许水润之意,海域之侧,水气总是大了一些。

  “是的,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去了!”

  临近归途,先前在孤峰上因睡梦之意略显悲伤的韩非,情绪有些恢复,接过师弟李斯递过来的柳枝,微微颔首,而后,转过身看着自己待在这里近十年的小圣贤庄。

  近十年来,师尊教导自己甚多,以其一身的百家精华都传授自己,同门的师兄弟也相谈甚欢,伏念、张苍、李斯、郑国……等等,虽理念不同,但并不妨碍他们之间的交流。

  然则,小圣贤庄终究不是韩国,家国在前,列国局势震荡,儒家讲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自己终究还是要回去的。

  无论如何,韩国是自己的家,新郑之内有着自己在乎的人!

  “韩国是七国之中最为弱小的,以师兄的才华,着实有些可惜!”

  闻师兄韩非之语,一侧的李斯面上为之一动,平静的双眸为之眯起,而后看了师兄一眼,旋即娓娓而道,同门数年,对于这位师兄的本领还是知道的。

  与之相比,自己的才华不过一隅,听其归途,心中倒是不自觉的一动,也许,自己也该走出小圣贤庄,选择明主,一展所学。

  “哈哈,没办法,谁让韩国是我的国,也是我的家。”

  韩非清朗一笑,背负行囊,面朝无尽汪洋,海天一色,百鸟飞翔,上前一步,深深的呼吸者独属于小圣贤庄的气息,此行离去,不知是否还有机会回来。

  韩国虽弱,弱的如同一位病入膏肓的巨人,不过,巨人终究是巨人,只要将体内的伤病祛除,就会再次恢复往昔的荣耀与地位。

  “出身在公室贵胄之家,看来也未必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李斯微微颔首,神容未改,单手负立身侧,同样上前一步,看着面前的无尽海域,与师兄韩非相比,自己的身份甚是卑微,不值一提。

  身负旷世大才,却选择最弱小的国家,如今列国争锋,韩国百年前,一直在割地献秦,四周又被赵国、楚国、魏国侵扰,师兄之才岁罕见,但此举却非明智。

  不知为何,听到韩非的选择,李斯的一颗心不自觉的有些跃动,不自觉的有些欢喜,似是在一展所学的道路抉择中,师兄选择最为艰难的一条,而撇出其余几条相对便捷的道路。

  “你呢?有什么打算?”

  韩非轻轻一笑,没有多言,对于这位师弟,自己还是了解的,虽平时寡言少语,但意志非凡,于权势有着别样的期待,迎着清凉的海风,随意应道。

  “师兄之才,十倍于我,可以挑选最弱的。”

  “我准备去七国中最强大的屋檐下去碰碰运气!”

  前往秦国,是李斯诸多选择中最为向往的一条,昔者少年之时,自己不过是一位管粮仓的小吏,有一次,自己无意中看到吏舍厕所中的老鼠。

  其行肮脏无比,吃的是令人呕吐的粪便,又经常受到人和犬的侵扰,下雨天,更是受到雨水淋湿,宛若世间最为卑微可怜的生物。

  但次日,自己盘查粮仓之时,却看到其内的老鼠迥异先前,其行潇洒自在,吃的是堆积如山的谷粟,住着宽大的房舍,而且没有任何人和犬来打扰。

  从那一刻起,自己就明白,一个人是否能够出人头地,拥有像仓鼠一般的生活,就在于选择,喟然长叹: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

  如今的诸夏列国之中,秦国最强,就是最为富丽堂皇的粮仓,以自己的能力若是进入其中,若是受重用,当可享受粮仓中最为精美的食物。

  就算不受重用,一生之中,所处遭遇也好上厕中之鼠数十倍、百倍,先前担忧师兄选择秦国,自己或许只能够前往其它稍次一点的粮仓。

  既然师兄看不上秦国的粮仓,那自己就不会放弃!

  “你要去秦国?”

  韩非轻咦一声,师弟的这个选择没有出乎自己的预料,或许,知道自己前往韩国之后,师弟此刻对于秦国更为期待。

  “师兄见笑,李斯比较现实,只有依靠秦国,我才有机会和师兄一较高下。”

  没有否认,在身边这位聪明无比的师兄面前,也许自己不值一提,在才学上,自己比不上师兄,在身世上,比不上师兄。

  但是,乱世之中,能够压过师兄一头的路径,只有在秦国中才能够实现,这既是自己期待的,又是自己心中思忖良久的。

  “梦想说起来很美,但却非常脆弱,现实一点好。”

  “这么说来,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与师弟也许就是对手了?”

  这才是自己认识的李斯,韩非面上仍旧笑意绽放,轻叹一声,如果没有家国的牵挂,或许自己也会选择秦国,毕竟自己的理念需要一位真正强权的王才能够实现。

  列国之中,唯一有这个资格的,也就只有秦王了,但……自己毕竟是有家国的牵挂,虽然它很破,但毕竟是自己的家。

  “希望下次见面,不会令师兄失望!”

  言谈于此,李斯徐徐转过身,再次对着韩非一礼,骄阳初升,温热交替,浪花席卷,极远处,一道道惊涛骇浪澎湃而起,其下方,同样一道道水流婉转,紧密跟随。

  数息之后,那极远处的一道道巨浪消失不见,浪花不存,然,近身前的海域之上,却是水韵婉转,一道道碧波涟漪涌动,悠然绵延无穷。

第一百三十章 邀请函

  咚!咚!咚!

  一阵清脆有序的敲门声回旋,宽阔明亮的房间之内,周清仍旧静静盘坐在临窗的榻上,周身淡青色的玄光隐现,体内诸般真元运转,周而复始,无穷无限。

  古朴的众妙之门就那般沉浮在脑海深处,自己能够感知到,但未能以力量触及,源至《道经》的三十六卷至高功法如今逐渐修炼至深处。

  纪数涌动之下,奇妙的力量滋养,周清有感觉,似乎随着纪数的不断壮大,以纪数的奇异之力都可以冲开化神玄灵与悟虚而返的境界枷锁。

  正立无影!

  这是只有师尊那个层次,阴阳家东皇太一那个层次才能够施展出来的!

  凌空御虚!

  亦是不属于化神层次的手段,凭借纪数的强大之力,自己也隐约可以做到御风而行,当然与先贤列子三日不绝还差得远。

  灵觉扩散,数百丈、千丈的区域浮现在感知之中,据周清了解的道家先贤修行点缀,并无人可以做到这一点,混元先天层次,百步之遥已然是绝巅。

  破入化神之后,虽然实力提升,灵觉融入天地,对于周围的感知扩散,但百丈距离已经是极限,如若不能够参悟阴阳婉转,平衡之道,灵觉很有可能无限的遨游于天地之间,进而肉身坐化。

  这是师尊与师兄所言的化神两个境界,一个放,一个收,刚柔并进,才能够臻至化神绝巅,如今,虽不知自己何时能够破入悟虚而返的境界。

  但是,一切顺水渠成,自己已经在逐渐掌握独属于那个层次的力量,也许某一天,就在不知不觉间破入其中,敲门声起,虽有感,但浑身恍若未觉。

  房间之内,一位白色长裙加身的少女却是缓步而动,行至房门之前,秀手轻轻一拉,房门便为之打开,迎面便是一位精壮的青年汉子。

  一袭灰色的劲装打扮,肌肤略显黝黑,双眸甚是有神,不时间精光涌动,观房间内走出一位妙龄少女,汉子先是一愣,而后一双眼睛不自觉的看向房间内一个方向。

  “你是谁?”

  云舒轻语一声,脆音而道,美眸而动,打量着房门前的这位精装汉子,并不认识对方,当然,也不可能认识对方,但是公子身形未动,想来对于此人也是不识。

  “这是堂主让我带来的邀请函,如果贵人有时间,可以到时前往一观!”

  灰衣汉子看起来很是干练,也很懂规矩,虽不知道房间中为何多了一位女子,但上面给予自己的信息却是没错,当即,将手中轻握的一只金色木盒拿出,身形微躬,双手递于身前的云舒。

  “这……,多谢!”

  于对方的突兀之语,云舒显得有些疑惑,自从家破人亡以后,历经种种惊奇之事,眼前这人张口便是送上这只金色木盒,言语邀请之事,美眸不由流转。

  其口中之言的贵人自然不会指自己,也许只有公子了,正欲转身询问公子一二,耳边却是回旋道道熟悉之音,随之,为之颔首。

  对着那灰衣汉子轻柔一笑,白皙的小手接过金色小木盒,木盒不重,里面的东西不多,不过这个木盒的材质却是珍贵,以自己的眼力,应该是极品金丝楠木打造。

  这样的一个精致木盒仅仅用来盛装一个邀请函,看来邀请函的分量更重。而与此同时,门前的那位灰衣汉子也轻轻点头,转身离去。

  “公子!”

  云舒见状,随之,一手持木盒,另一只手将房门关闭,转过身,洁白的长裙微动,行至不远处的窗前,双手将金色木盒递于周清。

  “农家的势力果然非凡,我来到新郑的消息他们这么快就知道了,而且还找到了我暂留之地,不过,有些时候,聪明人做事总会令人不悦的!”

  睁开泛着青色玄光的双眸,看着云舒手中的金色木盒,挥手一招,便是落在手中,劲力吞吐,木盒自动打开,伴随着窗外斜照的阳光,一丝丝金光从木盒中反射而出。

  一片金叶子静静躺在木盒之内,上面刻着淡淡的纹理烙印,乃是秦国篆体。

  话音缓缓,作为诸子百家中势力最为庞大的农家,实力果然不俗,作为新郑之地农家的负责人,潜龙堂的司徒万里看来消息很灵通。

  宗全与宗琼应该不会泄露自己的行踪,那么,他们所得到的消息也只有来至咸阳了,虽然态度很谦卑,但自己不喜欢这种感觉。

  “云舒,待在房间里这么久,我们也该出去转转了。”

  身形而动,从榻上起身,立于房间正中,青衫罩体,漫步走出这座已经住了数日的酒楼,身后紧紧跟着神情有些期待的云舒。

  云舒的年岁看上去十二三,但此刻的身高与周清相差不多,一袭白色长裙加身,漆黑的秀发随意梳拢在肩后,度过筑基,体内自生真气,肉身力量强横不知几何。

  脚踏软履,跟随在周清身后,在整个城中北方平民汇聚的区域而行,虽然过程之中,城中的兵士巡逻很是频繁,街道两侧的摊贩也零稀无比。

  但于云舒来说,心中却是别样的兴奋,尽管亲族不在,邯郸远去。行走在新郑之内,左右而观繁闹商铺,所有一切,应有皆存。

  “云舒,你身为大夫之女,身份不俗,可曾学雅韵之技?”

  时值正午刚过,新郑城内的商业便是销声匿迹,除却街道两侧的大型商铺以外,为新郑增添活力与生机的摊贩、行人却是少之又少,比起自己初来新郑,甚是凋零。

  “赵国乃诸夏歌舞荟萃之地,不过歌舞在庶民、奴隶之中较为昌盛,碍于父亲的缘故,云舒只学了琴音之技,曾于旷修大师门下习练半月。”

  闻周清之语,云舒脚步紧走一步,精致的面上微微一动,而后顺着公子的目光看将过去,赵国歌舞虽然名传诸夏,但所学者,大都身份下贱之人。

  故而,在邯郸之中,公室贵族、大夫之士群体所学不多,以琴棋养身为上,遥想昔年往事,历历在目,虽不知公子何意,然口中低语不绝。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 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二十八章--第一百三十章》

标签: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北京技巧6码选位置北京赛车5码冠军免费计划北京pk拾前三走势图交流老神仙北京技巧6码北京赛车易算开奖直播网北京技巧5码选位置北京赛车定胆8码pk10赢钱经验群宠物的理想之铜镜里的小女孩·第九十七章--第一百零三章北京PK赛车怎样看走势北京赛车玩法技巧烟雨缥缈江南情北京赛车信北京赛车稳赢计划带玩高赔率赛车pk10微信群北京赛车pk10老群北京赛车pk十精准计划两面长龙是什么意思北京赛车技巧规律玩法教程北京赛车冷门规律微信群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