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 正文

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三十一章--第一百三十四章

adminadmin 2018-10-28 91 0

180.jpg 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三十一章--第一百三十四章 历史

第一百三十一章 练琴

  小半个时辰之后,云舒跟随着周清缓步从城中一座琴阁中走出,与刚进入之时双手空空不同,此刻,云舒的怀中多了一把通体由锦绣之囊包裹的七弦琴。

  虽不是传世名琴,但看得出,云舒面上还是很兴奋,俏丽的面上一丝丝红晕掠过,出琴阁,没有继续在城中行走,一队队兵士的不断巡逻之下,城中寂静,任谁都不会有好的心情。

  “公子,您要教我琴技?”

  回归酒楼,大厅中寻一处僻静之地,语令侍者上珍馐美味之物,二人便在其内随意品尝,诸夏之中风俗不同,各地的菜式亦是千差万别。

  不过,比起咸阳的大气、古朴,这里的菜色倒是多了一丝精巧和细腻,手持双箸,浅尝辄止,微微颔首,颇有中原气息。

  七弦琴置于一侧,礼仪有言,食寝不语,但云舒还是有些忍不住,并未留恋美味,亦是如同公子一般,简单的品尝一二,便是放下双箸,轻轻问道。

  “琴技?”

  “我是不通的,这床琴是我送与你的兵器,你已经度过筑基,体内真气生出,接下来就要学习如何运用真气进行攻击,观你之心性,似是不喜刀剑之刃。”

  “故而,从今日开始,你就要学会以真气驾驭这床琴,如若你能够修炼到先天层次,以琴音攻伐,当丝毫不逊色刀剑,乱世之中,这是护身之法!”

  道家的诸多传承之中,本就对于所谓的刀法、剑法、棍法……等等不专,道家之理在于天地之间,伟岸之力亦是在天地之间生出。

  只要能够参悟出真正的天地玄妙,诸般力量滚滚而来,一法通,万法自通也,自己虽不通剑法,但观一眼盖聂施展百步飞剑,亦可以道家玄力催动,威能更甚。

  这也算是道家修行的无相之妙,天地本无法,何必规定固定的表象!

  一语出,周清徐徐看向云舒,尽管云舒自愿随伺自己身侧,其心诚坚,能够感觉到。然,自己在其身侧时,或许无忧,未在,己身当有自保之力。

  “是,公子!”

  闻周清之语,云舒神情先是一怔,而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神情略微有些暗淡,一双美眸流转,看向一侧的七弦琴,洁白的手掌轻轻覆盖其上,颔首而应。

  “当然,在你修炼到先天境之前,还需要磨练琴技,如果你的琴技能够达到赵国旷修的水准,就算是想要复仇,也是轻而易举。”

  “随我修行,一切由心,你已经经历过世间最美好的生命岁月,也经历过世间最黑暗的恐怖,云舒,我很看好你!”

  此行韩国,一者为了解决天上人间与书阁的事宜,如果文信侯吕不韦识相,那些不是问题。至于伤害道家弟子的那群人,现在留着他们还有用。

  其二便是韩非,以韩国如今的情况,加上自己的推波助澜。想必他也会很快归来,世谓传旷世大才,自己也很想亲自一观,在更加复杂的局势中,他是否有那个能力脱颖而出!

  闲暇之日,将身侧的云舒好好的培养一二,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自己能够动用的人手实在是少,列国局势即将有大变动。

  深处于咸阳中的那人都开始布局,自己也应该加快脚步了!

  ******

  在韩国的都城新郑,除了有富丽堂皇的韩国王宫,威严独树一帜的大将军府邸,自然还有近年来闻名新郑的风花雪月之地——紫兰轩。

  作为新郑最有名的风花雪月之地,历来是达官贵人与富家子弟的饮酒作乐的上佳之地。战国乱世,夜夜笙歌,这到底是一种权力财富的炫耀,还是一种绝望之中的发泄?

  周清不清楚!

  但似乎无论是哪一种,对于紫兰轩来说都是一样,都会为紫兰轩带来无尽的生意,尽管传闻,月前名闻他国的天上人间对紫兰轩造成不小的冲击,但很快的,这种冲击就消失不见。

  华灯初上,一袭青衫加身的周清带着身后的云舒来到这座通体朱红色的繁闹之地,坐落于新郑北方最为繁华的大街上,装饰在窗户和立柱上额紫色纱幔随风飘荡。

  夜幕降临不久,整个紫兰轩的大门跟前便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入口便有身材婀娜多姿的女子笑脸相迎,紫色的花瓣从道路两旁的树上缤纷而落。

  随风飘旋,落在一位位富态荣光的客人面上,落在一位位娇声脆语的姑娘怀中,肢体交融,荡起一层别样的红尘涟漪。

  “接下来,你要在这这里练琴!”

  “《清境》之法我已经传授给你,再加上我留在你体内的一缕本源真气,若是你可以修炼到无视诸般侵扰,任凭红尘之气加身的地步,便可以从这里出来。”

  “你……害怕吗?”

  有着自己的调教,不出意外,顶多五年,云舒便可成为自己的一大助力,二人静静站在紫兰轩跟前,看着世间红尘百态,周清微微一笑,而后看向身侧。

  一缕轻纱遮面,洁白色的长裙加身,怀抱一床七弦琴,一头漆黑柔顺的秀发垂陇肩后,一条银光闪烁的链条梳拢在秀发四周,正中直入眉心,宛若姬姓贵女。

  秀发随风而动,不施粉黛,迎着周清看过来的目光,云舒轻轻摇摇头,虽然很诧异公子带自己前来的是这处区域,但一时间自己并不害怕,甚至没有任何感觉。

  “很好,就是这种心境,我们走!”

  很满意云舒的表现,语落,一步踏出,入此刻新郑最为热闹的区域,还未近前,便是一道道女子身上的胭脂气息、一缕缕醇香美酒之气、一道道靡靡之音入耳。

  在这里,你只要有钱,可以拥有一切!

  尽管此刻的韩国是列国中弱者,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韩国一日未灭,他们就是韩国中的权势之人,一切就都还在掌控之下。

  跨过紫兰轩的巨大门槛,二人便是入其内,此景令门侧的姑娘诧异无比,若说一位男子入内,乃是寻常,若是还带着一位女子,却显得奇异。

  “我要见你们紫兰轩的主人!”

  挥手招过一位龟奴,屈指一弹,便是一块碎金飞过去。

第一百三十二章 紫女

  白日里翩翩有礼、风度无双的卿士贵族,来到这里,仿佛脱下来厚厚的面具,绽放出最为本性的存在,恣意的yinxiao之声、糜乱的媚声脆语,回旋在紫兰轩的大厅中。

  其内紫色薄纱轻轻飘摇,一缕缕清香之气扩散,涌入鼻息之间,隐约有一丝提神之效,内部的华丽大厅之上,两侧的楼梯之间,二楼的走廊之内,尽皆是放浪形骸之举。

  “云舒,你怎么看待他们?”

  一双清净的明眸看向四周,临近的姑娘们欲要近前者,忽而不自觉失却对于周清的兴趣,踏步而动,在厅中而行,身后的云舒静静跟随。

  “父亲说过,骄奢思yinyu,酒色丧官德,如果一个国家的公室贵族沉浸声色,那么,这个国家距离衰亡也没有多远了。”

  怀抱长琴,脆声回应,体内流转《清境》之气,一双纯净之眸看向四周,脑海之中本欲要有的一丝厌恶、恶心等等竟是没有出现。

  反而多出了一丝淡然,如公子所言那般,一切均是自然,有因便是有果,比起赵国邯郸,似乎韩国的新郑更加严重。

  “哈哈哈,云舒,你真的很不错!”

  清朗一笑,旁若无人,况且在如此纷乱、迷醉的紫兰轩中,一位位都沉醉在温柔乡中的贵族们,又怎么可能注意到他们。

  进入紫兰轩这般久,云舒身上的真气自动运转,本能而动抵挡外来侵扰,这正是资质欲出的彰显,旋即,欲要继续说些什么,忽而眼中一亮,与身后的云舒登临二楼走廊之内。

  “不知阁下寻我何事?”

  不远处的走廊之中,仍是一幕幕醉糜之相,不过在一丈之外,却是陡然间多了一人,那人风姿绰约,一袭紫衣加身,气质如兰,亭亭玉立。

  这是一个风姿妖娆的女子,全身被神秘诱人的紫色装饰,贴身的紫色长裙勾勒出迷人的身段,高高盘起的紫发上插着几根银钗,好似一朵盛开在骄阳下的紫色樱花。

  那双勾人的明眸中也带着淡淡的紫色,如以对深藏于海底的珍珠,幽暗却深邃,左眼眼角下一道蝴蝶翅膀模样的花纹浮现,更是为其平添些许高贵气质。

  这样的女子站立在酒楼之中,从其身旁过去的紫兰轩姑娘们似乎都纷纷暗淡许多,甚是惹眼,此刻正静静立于走廊一根红色明柱跟前,脆声而语,看向周清与云舒,眸中掠过一丝奇异。

  “想必阁下便是这偌大紫兰轩的主人紫女姑娘了,在下二人从北方赵国而来,闻新郑紫兰轩大名,故而欲要于姑娘做一笔生意!”

  这几日,周清特意与云舒学了一二赵地方言,夹杂新郑韩国语音之内,虽听着怪异,但正是周清需要的,登临走廊,行进紫女跟前,身后云舒相随。

  对于这位浑身充满诱惑之力的女子,周清还是了解一二的,既有从岁月长河中知晓的,也有宗全书信提及的,总之,此女不简单。

  在如今的韩国朝野之中,此人的名字可谓是炙手可热,不说流连于此的达官显贵,就是一般的庶民都听过知晓,紫兰轩有一个美艳无方、手段厉害的女主人。

  说起来,紫兰轩在新郑出现的时间不长,不过寥寥数年,但出现以后,便是快速崛起,为人总是一袭紫衣,世人不知其名,冠以紫女称谓。

  不过,在周清看来,有了紫女的称呼以后,此人的身份隐藏的更加之深了,人人都知道紫兰轩的主人是紫女姑娘,但谁又曾想过紫女姑娘是谁?

  身材高挑,艳丽的姿容下,年岁似不超过二十,站在对方跟前,尚未成长起来的周清与云舒都要矮上一头,只是,这并不重要。

  “哦,什么生意?”

  看着跟前的二人,紫女粲然一笑,二人的年龄都不大,但是从气质上看,却是非凡,出现在紫兰轩中,这少年于靡靡之音无视,少女于眼前之景更是平静。

  少年之人,血气旺盛,声色本是极为诱人之物,对方能够无视这些,还真是有趣,而且在那少女的身上,自己能够隐约感受到一丝真气流转的痕迹。

  此二人,不俗!

  这是第一感觉,与不俗之人做生意更合紫女胃口,紫兰轩开业数年,于钱财并不缺,所缺少的唯有人,奇异而又独特之人。

  “在下为赵国中山夫子门下周清,为精进剑道行走列国,这位是我的同伴云舒姑娘,擅长琴技,曾学琴于赵国旷修门下,亦是随我行走列国,精进琴艺,以其达到旷修的境界!”

  “接下来三个月,云舒姑娘会在紫兰轩抚琴,三个月的时间,我愿付于紫女姑娘五千金,作为云舒姑娘的叨扰之资和护身之资!”

  周清之名,还是第一次在外人跟前使用,拱手一礼,将己身来历道出,同时身躯微转,看向身侧云舒,缓声言语,亦是简介而出。

  语毕,看向紫女,不知对方是否应允。

  “原来是赵国中山夫子门下,想必阁下剑术不凡。至于云舒姑娘,更是机缘颇大,能够学琴于赵国旷修门下,真是天下琴者的钦羡之人。”

  “云舒姑娘若抚琴于紫兰轩,乃是紫兰轩的荣幸,五千金倒是不用,说起来,我紫兰轩也有一位琴者,琴技尚可,接下来倒是可以好好的切磋切磋。”

  “只是,阁下之意,似乎并不想要停留在紫兰轩?”

  听此人口音,却是燕赵之地的方言,而赵国中山夫子亦是名闻列国的剑术大家,门下弟子众多,破入化神的都有不少。

  在这周清的身上,自己能够感觉到,对方的修为也是先天层次,隐现一缕剑客锋芒,于剑客来说,应该是剑不离手,手不离剑的,在对方身上,却没有看到剑器的影子。

  让陌生的女子抚琴于紫兰轩,一位可以随时掌控的存在都是可以吸收、容纳的,这一点紫女倒是没有推辞,而且那少年之语并无留在紫兰轩的意思。

  “三月之时,我欲持剑迎战新郑诸多剑客!”

  “根据师传秘法,周清能够感觉到此刻紫兰轩也有一位剑客,实力很强,有此人在,想来紫兰轩更加安全,云舒姑娘也可安稳抚琴。”

第一百三十三章 纵横捭阖

  停留在紫兰轩?

  就算自己想要留在其中,眼前这位美艳女子真的让自己停留不成?

  身为一个来历本就神秘的人,而且还有鬼谷纵横的另一位在此,紫兰轩自身就是一个充满神秘和诱惑所在,难道以为城中夜幕对此不知?

  之所以还未对紫兰轩动手,是因为现在紫兰轩表现的都非常顺从,一切的一切让夜幕摸不着头脑,然则,如果威胁到夜幕的利益,周清不觉得紫兰轩能够抵抗来至夜幕的压力。

  天上人间与书阁就是一个例子!

  当然,看上去更是一个反例!

  轻轻摇摇头,迎着紫女看过来的别样目光,沉稳之言流转,身为一个旁观者,自然要俯览新郑城中的一切,待一切成定局,再行拨乱反正。

  “阁下的感知很是敏锐,不愧是中山夫子门下!作为一个风月之地,总免不了一些乱象,于此自然得有防护之力。”

  “云舒姑娘初入紫兰轩,今夜当好生休息一番,明日,再行抚琴不迟,三楼之内恰好还剩下一处空闲房间,阁下以为如何?”

  闻周清之语,紫女那一双幽暗却璀璨的眼眸深处不由得轻轻而动,淡淡光芒闪烁,摇曳婀娜身姿,再次微微诧异的看了周清一眼。

  看来对方的修为还真是不弱,没有在紫兰轩那位剑客的身上停留话题,而后缓步上前,虚空中一缕淡淡的兰花香气弥散。

  行至云舒跟前,言语甚是柔润,在这位神色平静少女的身上,隐约能够感觉到一缕别样的安宁、祥和之意,再加上学艺于旷修门下,紫女很期待对方的琴技。

  “一切自然由紫女姑娘做主!”

  没有任何意见,身躯侧过,对着云舒看过去,微微颔首。

  随之,一行三人便是在二楼走廊上一位位姑娘惊异的眼光扫视下,登临紫兰轩三层区域,行走在紫女身后,观其妖娆的身姿两侧及背部露出雪亮之肤,显化妩媚云纹,举手投足之间,均显一位风尘之地的主人。

  看来对方已经逐渐的将这副面具书画的很完美了,绛紫色的高跟履踏在木板之上,行入三层,饮酒作乐之音缓缓不显,不过俯视而下,一层正厅中仍旧恣意随性不断。

  ******

  又是一个纸醉金迷的销魂之夜!

  对于这般场景,数年来,紫女早就已经熟悉了,而且,如今也并不在乎紫兰轩的生意好坏,当然,一直以来,似乎生意都不错。

  随着今夜那一位少年告辞离去之后,紫女便自顾自的和往常一样,行入二层一隅,无论外面是喧哗迎沸,还是日进斗金,都不关心,仿佛与己身没有什么关系。

  相较之新郑城中其它的风月之地主人,真的有些许不称职,其更像一位在红尘乱世之中的隐士,如传闻中的巢父、许由一般。

  来自于紫兰轩内的一位位血气澎湃之人,催发出人体最为本源的热量,笼罩整个紫兰轩,入夜外界温凉,紫兰轩却在淫靡慵懒的气息中臻至极限。

  然而,如果跟随着此刻紫女的脚步看向二层一隅之地,似乎在这方火热的靡靡区域中,陡然间多了一丝寒意,从二楼一隅的一角静室开始,无声无息的扩散至整个紫兰轩,更是游走弥漫整个紫兰轩十方区域。

  若是你的修为足够,追寻这道寒意,追寻这道寒意的本源,也许会发觉寒意深处的森冷和其内的锐利锋芒,静室之内,卫庄跪坐凭几,条案之上放着一壶酒,放着几卷竹简,一侧还有一套纸质典籍。

  “你看出他们的来历了?”

  一袭黑色锦衣加身,其上金色的服饰点缀,一头齐肩的白色短发,一双冷漠如刀的眼神,此刻正静静的看着一卷竹简,轻酌美酒。

  伴随着静室中陡然多出了一人,旋风而动,烛光摇晃,脆语而出,荡漾在耳边,闻此,卫庄恍若不觉,没有抬起头看向紫女,伸手拿过酒杯,轻饮之。

  紫女神色未改,亦是跪坐在条案跟前,自斟了一杯,优雅的轻抿一口,酒香馥郁,入喉沁人心脾,是上佳之品。

  “他们是谁对我来讲并不重要!”

  一道清冷的回应,在此刻寂静的静室之中,更显的冷漠,紫兰轩每天进出无尽之人,他们是谁对于自己来说,不过是卑微的弱者,不过是在乱世之中迷失本性的可怜之人。

  至于其它,仅仅是过客而已,是谁真的很重要?

  “近些时日,新郑城内发生了不少事情,由秦国宫廷右护法在背后支撑的天上人间与书阁被姬无夜他们封闭,农家在新郑的突然出手,前几日雪衣堡突然化作灰烬!”

  “这些事情看似没有关联,实则已经是列国纷乱的缩影,也许我们要等的时间已经快到了!”

  于卫庄之语,紫女不做评价,一双散发着淡淡紫色光芒的眼眸看向卫庄,一丝关心、关切的情绪扩散,整个新郑之内,只有一个男人值得自己如此之做。

  “捭阖者,天地之道。以变动阴阳,四时开闭以化万物!”

  “我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不介意继续等下去!”

  下山数年来,他已经等了很久,但是他等的起,身为鬼谷的传人,这般长时间的蛰伏宛若死亡一般的状态,原本是自己最为讨厌的。

  何为纵横?

  世间万物处于静止的状态不是纵横,天地微动,阴阳始分,阴阳分则捭阖开,捭阖开则纵横之道显化,自己才能够在无尽的抉择中选择一点。

  万事之先,圆方门户,虽覆能复,不失其度,谓之天枢!

  比起贸然切入,他宁愿等待一个真正的天枢之点,以此而出,可退可进,可纵可横,搅动风云大势,变幻乾坤斗转。

  但现在,新郑虽脱离静止的状态,距离自己期望中的圆方门户还不够,远远不够,除非接下来有一个人愿意打破真正的平衡,愿意真正的划分阴阳捭阖。

  “我陪着你一起等下去!”

  紫女微微颔首,先前的妖娆妩媚不存,有的仅仅是平静,看着身前再次沉浸于竹简中的男人,轻轻语道。

第一百三十四章 百鸟鹦歌

  “姬无夜,侯爷让我给你带句话!”

  虎踞龙盘于新郑城中东侧最为核心的区域,从远处的山顶俯视而观,整个城中伟岸之所当以大将军府为最,精壮的兵士来回巡逻,平添威严。

  一位位精干的侍者在其中游走,一位位身材曼妙的侍女亦是穿梭偌大的将军府中,若是往常,整个将军府的大厅中必然充斥着一道道娇声魅语,春意盎然无间。

  然则,今日的将军大厅之中却是充斥着一丝绝对的寂静,在无言的寂静之中,又夹杂着淡淡嘲弄与鄙夷,冷言而落,整个大厅寒意更是重了许多。

  晴空当头,将军府的正厅中,门窗而开,四方微风流转,通红色的纱幔飘荡,光线流转,在略显光滑的地板上映衬着大厅中的道道身影。

  暗色的精钢铠甲加身,火红披风垂陇身后,身高六尺有余,静静立于厅中上首,身材魁梧壮硕,略显昏黄的肌肤甚是凝练,漆黑的长发束冠而起。

  闻厅前那人之语,姬无夜双手紧握,若是实力足够,姬无夜觉得自己会让对方走不出大将军府,绝对让其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身侧左右各自站立一道身影,一男一女,男者墨色劲装加身,肩披墨羽,面容俊秀且邪魅,女者一袭海水般碧蓝裙衫,容貌秀丽,肌肤如雪,束着长发,青丝似柳如絮。

  “什么话?”

  姬无夜沉寂十多个呼吸,一双精光闪烁的眼眸看着面前之人,无形的霸道之气扩散,十年来,身为韩国大将军,权倾朝野,自己倒要看看那文信候还想要弄出什么花样。

  不错,当年,自己是借了他的力量才有今日,但如今在韩国之内,在新郑之内,没有谁可以对自己指手画脚,文信侯也不行。

  “卑贱的永远是卑贱的!”

  “另外,文信候令,即刻交出道家玄清子的佩剑,撤回对于天上人间与书阁的所有压制,偿天上人间三万金,不然惹怒玄清子,十个姬无夜也不够杀的!”

  站立在大将军府正厅中的这人,周身黑色劲装加身,手持一柄纤细无比的长剑,笼罩其上的剑势飘渺无常,定睛起上,意志不坚定者,直接被霍乱心智。

  如果周清在这里,或许会认识此人,昔年,闯闹文信候府,手持灭魂之剑端的罗网顶级杀手,而后欲要救甘罗之时,碰到的则是不长眼的转魄剑主。

  于姬无夜的羞怒和耻辱,灭魂剑主直接无视,区区一位先天巅峰的武者,自己持剑随意斩杀,若非对于相邦大人还有用,岂会助力其壮大至此。

  如今看起来,倒是有一些想要自立的气息,想要摆脱罗网,想要自成一体,这……可能吗?卑贱之人就是卑贱之人,骤然登临高位,已然在权势之中迷失。

  “姬无夜,还不接令?”

  看着姬无夜浑身的气息似乎越来越强,其身侧的两个随从也蠢蠢欲动,灭魂剑主很是期待,如果姬无夜真的动手,自己也有杀他的原因。

  “鹦歌,去库房取来那柄剑!”

  “墨鸦,持我令,翡翠虎出五万金!”

  “如此,可否令文信候满意?”

  尽管不忿眼前这人恣意的猖狂言语,傲然的语气,蔑视的目光,一切的一切令姬无夜恍若有当年未曾崛起之前的感受。

  回想十年来的风风雨雨,双手握得更加紧,体内真气澎湃流动,眼中凶光大盛,心性使然要自己亲手杀了他,但武者的本能告诉自己,或许自己刚出手,就可能没命。

  语落,身侧两位男女顿时拱手一礼,流光一闪,如同离弦之箭,身法甚快,消失不见!

  “韩国在,你的权势就在,当年侯爷在洛邑受了东周公的轻视和怠慢,数年之后,亲手终结大周龙脉,姬姓贵族尽皆被斩杀。”

  “好好维持新郑的局势,待诸夏归一,新郑仍是夜幕的!”

  待在侯爷身边这些年,列国之中受其资助的数不胜数,有的人知恩图报,所以他们活的很好,如燕国的雁春君,一直权势在手。

  但也有不思回报,欲要反噬侯爷的,如现今的秦国长信侯,卑贱的终究是卑贱的,始终看不清自己所处的是什么地位。

  冷哼一声,灭魂剑主转身离去,消失在大将军府中,感受着身后那姬无夜的滔天怒火,面上阴冷一笑,或许道家玄清子大师来到新郑的消息没有告诉对方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韩国注定灭亡,欲要不轨的总归要寂灭的!

  轰!轰!轰!

  数息之后,整个大将军府正厅之内,一缕缕霸道的刀芒闪烁,肆意的落在厅中每一处,任它是名贵的沉木,任它是锦绣的华章,任它是难得的珍奇之物,就算全部毁掉都难以诠释此刻心情。

  ******

  “嗯,鹰剑的气息?”

  “看来罗网的速度很快!”

  云舒待在紫兰轩中,周清则是随意在新郑内行走,本欲要买上一柄长剑,以通先前和紫女姑娘之语,新郑之内的化神武者虽不显,但先天层次的武者却不少。

  行走不远,便饶有兴趣的来到此刻被封的天上人间之前,紫兰轩处于新郑东北繁华区域,而天上人间则是处于偏西北区域。

  整体的构造亦有些逾越礼制,据宗琼所言,天上人间被封便是有这则缘故,占地甚是辽阔,四周移植奇花异草,珍贵植株,春日初起,一缕缕清香弥漫。

  论奢华与格调,丝毫不低于紫兰轩,只是宗全与宗琼二人于世俗接触不多,终究难以参悟红尘之妙,如今的这里更是缺少了一丝欢闹之气,一丝生灵之气。

  轻轻摇摇头,二人的一番心血算是受了不少阻碍,念及此,便是要离去,忽而,灵觉有感,虚空远处一道通体淡蓝色玄光包裹的身形出现在天上人间之前。

  由空而落,于一棵树的枝叶之上站立,碧蓝的裙衫被风吹起,青丝略有凌乱,秀丽的面上略有一丝奇异,翻来覆去的看了看手中之剑。

  虚空骄阳之下,这柄奇异之剑通体流转一丝淡青色的光晕,内蕴不俗之力,应有强大的武者施加封印其上,心中好奇,单手持之,内力涌动,一剑横空。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三十一章--第一百三十四章》

标签: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北京赛车杀四码妙手贤妃北京28计划群北京赛车pk 7码在线计划赛车pk10冠军计划群北京赛车pk必胜玩法公式pk10公式微信群北京赛车最好公式北京赛车七码滚雪球计划表pk10计划交流群追寻爱的踪迹北京赛车2期计划宠物的理想之铜镜里的小女孩·第九十七章--第一百零三章半城柳色半生笛北京赛车怎么进前三北京赛车杀号公式是什么微信群玩pk10甜心爱妻萌宝宝小女子的疯狂人生北京赛车八码滚雪球走势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