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 正文

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三十五章--第一百三十八章

adminadmin 2018-10-28 82 0

180.jpg  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三十五章--第一百三十八章 历史

第一百三十五章 重剑无锋

  内力涌动,一剑挥向虚空!

  对于手中的这柄剑,自己还算是了解,乃是墨鸦他们从眼前这天上人间的一群武者手中夺来的,内蕴奇特之力,肉眼观摩,堪称极品。

  剑身如秋水一般光亮,晴空骄阳的随意映照之下,却又不显的刺眼,抚摸其上,更是一缕清凉透体而入,剑柄处,两道如同鹰翅般的精致护手蜿蜒。

  长几近三尺,宽约三指,虚空之下,淡青色的流光隐现,如此宝剑似乎是秦国那位道家玄清子的,对于那人,也听过他的名声,其所言《开天辟地》、《龙汉劫》……颇为有意思。

  噗!

  正欲一剑试锋芒,体内真气涌入手中之剑,刹那间,便是一股至强无匹的剑气从手中剑柄中反震而出,顺着掌中劳宫穴,狂暴的涌入手臂,贯入周身筋脉与脏腑。

  一瞬间,如同一只轻灵之鸟站立在翠绿枝叶上的身形失却所有力量,秀丽的面容变得煞白,精气神被涌入体内的这道剑气磨灭八层,百脉断裂,脏腑受损,一身修为化作流水。

  内力反震,血脉逆行,猩红的鲜血淤积,当即,血洒长空,沉闷之音不绝,碧蓝色的裙衫浸染点点红妆,浑身上下没有半点力气,重重的坠落大地,体内荡出清脆的“咔嚓”之音。

  雪上加霜,体内的狂暴剑气仍存,剧烈的痛苦之下,曼妙的身躯在翠青之树下极力而动,微微颤抖,明眸之中的生命气息徐徐消散,万物斑斓之象徐徐退去。

  六识尽去,外物不感,思绪脑海中翻滚万千画面,昔年鬼山血谭艰难生存都扛过去了,想不到,今日因为无心之举,会弄成这般形态。

  嗡!嗡!嗡!

  至于一直静立于天上人间之前的周清来说,则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此人,正立无影之下,刚才的一幕清晰入眼,不由得令周清有些无语。

  此人这是自己把自己弄死了?

  挥手一招,立于那秀丽女子身侧的鹰剑便是沉浮于跟前,剑身翁鸣,虽然离开自己多日,但历经自己数年的淬炼,内部早就留存自己的气息。

  其上先前自己施加的四十九道封印如今还剩下四十道上下,每一道的力量从剑身迸出,都足以创伤化神武者,一般的先天武者遇到,直接陨落都不稀奇。

  而眼前的这位女子竟然能够扛过数十个呼吸,其修为一般,堪堪先天层次,周身气息阴寒,杀戮之气随身,应该是夜幕中的杀手。

  “咳咳……,把剑……剑留下!”

  忽而,一道轻微不可察的脆音弥漫,那横躺在大树身下的清秀女子身躯竟然隐隐而动,无视此刻浑身的伤势,头颅转向此刻的鹰剑长鸣所在。

  一双晦暗的美眸深处,此刻极力睁开,一缕最后的光芒看向周清,看着周清身侧的鹰剑,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继续说些什么。

  “有趣!”

  生命力很是顽强,受了自己鹰剑的剑气冲荡,其体内的筋脉断裂,脏腑受损,阴阳失衡,非绝世医者与超凡武者,此人注定陨落。

  单手轻轻的负立身侧,再次深深的看向此人,碧海波涛般的裙衫罩体,容貌秀丽,身材玲珑精致,肌肤胜雪,一头柔顺的长发梳拢在身后,没有任何其它多余的装饰,伴随着清风飘动,柳叶如丝而乱。

  只是此刻的衣襟之上,一缕缕猩红的鲜血不断从红唇中流出,苍白无比的俏丽容颜上,一双未敢闭合的美眸静静看向周清。

  四目相对,周清不由的青光氤氲而出,身侧的鹰剑亦是翁鸣不断,凝视良久,伴随着对方再也没有任何话语流出,一双美眸不甘的垂合。

  ******

  “站住,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新郑北方的区域,乃是城中寻常百姓与些许商贾所处区域,乱世之下,人性善恶显化,儒家荀况曾语:人性本恶,有一定道理。

  整个北方数十里方圆区域内,一个个依靠盘剥、作恶、不法……手段的小型团体出现,对于他们的名字周清不清楚,但是他们的汇聚之地,在自己的灵觉之下,无处躲藏。

  一袭青色长衫,手持奇异之剑,静静立于面前的一座巨大宅院之前,宅院不似奢华,不过最为普通的宅院,仅仅面积大了许多。

  方正的围墙高高束起,将这方宅院包裹其中,前门阶梯两侧,各有两位粗布麻衣的精装汉子,年岁不大,均手持长刀严谨守卫者,观门前走进一位青衣少年,顿时一人踏步而动,厉声喝道。

  这少年锦绣青色长衫加身,手持一柄奇特的长剑,为何奇特?剑身通体黝黑,剑身甚是厚重、宽大,锋刃不显,约有女子的手掌之宽,长约三尺有余。

  迎面而观,这柄黝黑长剑便是异常威猛,大非寻常,黝黑的剑身中隐约透出一丝青光,更显独特,虽如此,但这里乃是毒蝎门驻地,岂容他人靠近。

  “在下赵国中山夫子门下周清,闻这里有修为高强之武者,特来讨教一二,还望诸位行个方便!”

  此少年自然是周清,鹰剑在手,形体外显,而后城中的铸剑师以珍贵精铁包裹其表,成就一柄黝黑如玉的重剑,毕竟,作戏要做的充足一些。

  闻门前那守卫之语,抬手将重剑刺入身侧石砖之下,拱手微微一笑,再次而语。

  “赵国人?”

  “哼,这里可不是你讨教的地方,快点离开,不然可就别怪我等不客气!”

  看得出,眼前这个少年有些实力,起码其手中的黝黑重剑已经凸显出不凡,但毒蝎门作为新郑内有数的门派,岂容一位无名之人随意近前。

  语落,守卫在门前的四人均是踏步而动,挥动长刀,厉声更甚,声言恐吓,面上掠过一丝狰狞,周身更是一缕淡淡的煞气弥漫。

  “看来,诸位也是想要和我较量一二的!”

  “即如此,请!”

  轻轻摇摇头,这群人媚上而欺下,恐世道平缓,持强力弱庶民,据锋芒掠商贾,如此,他们也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

  念头回旋,手中黑色重剑横出!

第一百三十六章 弄玉

  残阳西斜,火红之云如最为精美的绸缎,装饰虚空,为天地带来最后一缕华光。此刻的新郑尚未入夜幕之中,然,俯览之下,城中各处已经有灯火而出。

  宵禁之时,城中的道路之上已没有了庶民行走,摊贩更是不存,能够继续行走的,只有公室贵胄、卿士大夫,巡逻的兵士不断,严密监视城中一切。

  而对于即将步入繁闹之时的紫兰轩来说,内部区域早就旖旎之气荡漾,淡紫色的纱幔席卷着丝丝诱惑,笼罩整个所在。

  一层的大厅中,一位位早就梳妆打扮好的姑娘们在其中随意闲谈,新出炉的茶果点心更是不断端出,催情之香燃起,门窗开合有序,保持最为上佳的状态。

  不过,对于三层楼阁来说,却又是另外一番场景,划动房门,一处精致而又典雅的木制房间中,一丝丝独属于女儿家的清香扩散。

  踏着绛紫色高履的步伐,手持醇香美酒,精致的紫色长裙曼妙有致的突显身材,后辈裸露的雪白肌肤更是给人以无限遐想。

  周清静静的跪坐于房间一角,黝黑色的重剑置于身侧,对着进入房间中的紫女轻轻一笑,数日来,彼此也算是熟悉了。

  双眸微微眯起,继续聆听云舒的琴音,虽然手下不是名贵之琴,但是在云舒的手上,仿佛有了别样的感觉,再配合《清境》之法,整个房间之内如同世间最为娴静的所在。

  仍旧一袭洁白色的衣裙加身,漆黑秀丽的长发披散两侧,银光之链束起,眉心正中一枚白色的宝珠,虽然不大,但晶莹光亮。

  妆容浅淡,目光柔和,伴随着身侧窗外的微风,秀发凌乱鬓角,平静的双眸看着身前之琴,玉手轻佻,芊芊玉指在琴弦上有序的弹奏着,琴声柔润,高昂,却不突兀。

  悠扬的像山间的泉水,哗哗地流着,不时调皮地激起一朵朵浪花,碰碰岸边的石头,打个招呼,说说悄悄话,然后继续向前流去。

  犹如展翅欲飞的蝴蝶,扑闪着灵动的翅膀,在空旷悠远的虚空下荡漾着,意识沉浸其内,乘风而行,苍鹰踏在脚下,自由无双。

  《清境》共振,交融云舒的境界,将己身的感悟渡融过去,一时间,琴音仿佛又进入一层境界,浩荡的天地间,苍鹰横空,高鸣之音不绝,灵觉合一,随意纵横。

  轻轻将手中醇香美酒放置于条案之上,闻云舒琴音中的飘渺,紫女似乎也一时间神情一愣,美眸流转,其深处紫色光芒闪烁。

  亦是跪坐在静室一侧,心神沉浸其中,未几,整个人心中积压十多年的怨愤之气仿佛被洗涤了许多,仿佛沐浴清泉之内,精气神都受到不小的洗礼。

  功法自动运转,天地元气震动,一时间,修为竟然还有不小的进步,心神未起,一切未可知,琴音清净无双,当真是惊艳。

  琴声缓缓而停,一切恢复寂静,周清睁开双眸,《清境》不显,对着云舒微微颔首,看来,云舒的琴技在《清境》的辅助下,绽放出别样的光芒。

  “云舒妹妹的琴音,当真是空旷怀古大自在,清雅闲适,虽不知传闻中的《阳春白雪》是何等琴音,但想来云舒妹妹与之相差不远!”

  整个宽阔明亮的静室之中,除了云舒、周清、紫女之外,还有第三人,那人跪坐于云舒身侧不远条案旁,亦是深深品味琴音,待万籁消散,脆音回旋。

  这是一位绝美的女子,橙黄色的长裙加身,身侧的条案上放置一盏闪烁昏黄的火光之烛,柔顺的青丝长垂至腰,由两个淡黄色的发饰镶着。

  双鬓的发丝被临窗的微风催动,眉黛轻轻画过,弯弯的眉毛染上浓厚的墨色,红唇轻抿,一缕红霞涌现,面上轻轻一笑,精致的容颜更添韵味。

  “弄玉姐姐说笑了,比起姐姐的《沧海珠泪》,云舒还远远不足!”

  听到这位女子的评价,云舒那同样精致的面容上,不由得有些惭愧之意,非公子以其境界加持,自己不能够弹奏出那般境界的奥妙。

  修长的手掌放在琴弦之上,感受上面残留的律动,对着周清灿烂一笑,待在紫兰轩的这几日,一切都那般的美好,紫女姐姐如同真正的姐姐一般,对自己非常照顾。

  还有同为精通琴技的弄玉姐姐,彼此随意相谈,引为知己,自从家族破落之后,许久未曾有这般的感觉,而这一切都是公子带给自己的。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就不要互相谦逊了,在我看来,你们都是最好的琴师!”

  弄玉与云舒的这般闲论之语,令得房间另外一角的紫女微微抿嘴一笑,遮掩住眼眸深处的一丝惊讶,就在刚才,自己的修为似乎提升不少,比不上自己三五日修炼了。

  而且心神沉浸的那般感觉,确实非凡,引人入胜,颇有一丝奇异之力,这个琴音的境界,就是弄玉也是不久前堪堪参悟出,一曲《沧海珠泪》,足以令人潸然泪下。

  “云舒妹妹今年才十三岁,等到云舒妹妹到弄玉的岁月,定然有机会臻至琴中圣手。”

  “紫女姐姐,今天轮到我去琴阁抚琴,就先行离去了!”

  伴随口中清脆悦耳之音,一袭华丽衣衫的浓郁徐徐起身,对着云舒再次赞道,不过,随即没有在房间中停留,看着窗外的时间,夜幕降临,紫兰轩的生意开始了。

  对着云舒、周清点点头,轻缓推门离去。

  “琴音虽佳,但琴非好,云舒,过些时日我为你寻来一床上佳之琴。”

  待在紫兰轩不停的抚琴,云舒体内的《清境》自动运转,精神境界为之快速提升,再有着自己的交融共振,日后自己以纪数直接提升修为,当可一跃入巅峰。

  轻轻拿过身前的一只碧玉酒杯,其内已经被紫女斟倒醇香美酒,一饮而下,便是缓缓而语,能够融入紫兰轩,对于云舒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阁下这几日在新郑可是弄出不小的动静,重剑客——之名殊为传扬!”

第一百三十七章 破局契机

  重剑客!

  这是近几日新郑北城区域扬起的一个称呼,一位少年剑客,手持墨黑重剑,连续挑了四个门派,而且这些门派都是北城区域不弱的势力。

  非如此,这位少年剑客,虽实力惊人,但剑侠却无亡魂,只是将那些门派成员的筋脉全部震碎,脏腑遭重创,丹田破去,化作一个彻彻底底的废人。

  次日,那些被重剑客饶恕的废人全部殒命在北城区各处,寻常时候,这些门派宿敌颇多,既然有此结局,敌人能够放过。

  四个门派中,十多位实力颇为不错的先天境武者亦是落得那般下场,随其后,重剑客之名震荡北方城区,传闻那重剑客乃是赵国中山夫子门下,今日一观,果真非同凡响。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我意在讨教一二,并无杀人的欲望,不过,他们还是让我失望了!新郑也是让我失望了!”

  将手中的精致玉盏置于条案之上,迎着紫女隐约看过来的奇异神色,微微一笑,单手抚摸着身侧的墨黑重剑,一丝淡淡的青色光晕荡漾。

  数日来,自己一连挑了新郑北方城区四个门派,其中的先天武者虽然不少,但实力太差,尽管自己已经收敛了九层以上的实力,但重剑之下,无一合之敌。

  灵觉笼罩之下,整个新郑区域内的武者水准似乎连洛阳之内的都有所不如,洛阳之内,巨商云集,重金之下,一位位顶尖武者跟随,远超于此。

  “也许阁下接下来会遇到不错的敌手!”

  与周清的实力,紫女也是娓娓的刮目相看,以对方的年岁,手持这柄绝对超越五六十斤的墨色重剑,还能够发挥出如此威力。

  毒蝎门、虎头门、三元门……它们的信息紫女知晓的一清二楚,虽如此,还是被周清持一柄重剑了解,对方的实力只怕远超自己所想。

  “希望吧!”

  再次颔首以对,旋即,悠然起身,踱步在房间之内,透过打开的窗户,三楼而观,整个北方城区大部的区域可以一览。

  见状,云舒也不复跪坐,微整衣衫,看向周清,曼妙的身形微微侧过,顺着周清的目光看将过去,未几,一缕缕熊熊火焰之光沉浮在美眸深处。

  “起火了?”

  突兀的滔天火焰,熊熊燃起,此刻俯览而观,看的一清二楚,云舒神色诧异,脆音而起,有些惊愕,而后看向周清与一侧亦是注意到那般异象的紫女。

  “那里是东城重臣区域,观火焰之势,笼罩的范围不亚于千丈区域,看来,新郑城中的天气有些干燥,火灾连绵而起。”

  “先有雪衣堡被大火焚成灰烬,再有如今的火灾显化,不知道接下来是否还有这般的灾难!”

  紫兰轩位处城区东北区域,凭楼而望,南方区域的火灾清晰的收入眼眸之中,摇曳着身姿,紫女徐徐靠近窗口,一双美眸深处同样光芒涌动,新郑近来颇为多事呐。

  然则,还未等紫女继续说道些什么,东城重臣所在的区域内,相距不远处,又是一道道滔天烈焰燃烧,远远而观,昏暗的虚空之下,一道浅黑色的条形虚影在火焰之中纵横着。

  观此,紫女不在言语,云舒向着周清靠近些许,一览接连而起的火光盛宴,短短百十个呼吸之内,火焰仿佛有灵一般,就在东城重臣区域蔓延。

  从刚开始的一处,到两处、三处、五处……,彼此遥相呼应,如同在偌大的新郑区域内,燃起星星之火,然其狂猛却有燎原之势。

  “紫女姑娘,估计今天紫兰轩的生意会受到不小的损失。”

  三人就在窗前静静看着,看着东城区域的火焰之势继续扩散,虽然依稀可以看到有不少的区域被扑灭大火,但远远比不上火焰升腾的潜力。

  半柱香以后,周清头颅微转,看向身侧不远处的紫女,此刻面上的柔媚之意不显,一双紫光隐现的美眸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或许,今天姑娘们可以早点休息了。”

  闻此声,紫女那平静不久的面上又是粲然一笑,身姿摇晃,便是收回窗外的目光,绛紫色的高履而动,向着房门处走去。

  数息之后,木门的开合声轻缓,清脆的脚步声徐徐远去。

  “他们终于出现了!”

  目视着东城区域的熊熊烈火,一双泛着青色光芒的眼眸深处,一道道暗黑色的长蛇虚影在火焰之中穿梭,随其后,似乎还有一道道轻柔的火焰绽放,随意的落于城区之下。

  “他们……?”

  云舒不解周清之意,低语喃喃,继续观东城乱象。

  “云舒,接下来,你就在紫兰待着,不要随意走动。”

  “新郑,接下来的风浪不小,等风浪过去,我们便可以离开了!”

  失去所有的束缚,积压十多年的愤怒不知道会爆发出怎么的情景,周清从没考虑过天泽他们会直接返回百越,那不符合他的性格。

  如今的夜幕之中,少了一个强力支柱,不知道他们还能否快速反应与应对,语落,将目光收回,看向云舒,修炼《清境》之法,这些天恢复的很快。

  “是,公子!”

  云舒屈身一礼,对着周清看过去,面上轻轻一笑,有公子在身边,再大的风浪也吹卷不到自己身上,而且紫兰轩中还有几位姐姐在。

  ******

  “庄,接下来新郑要乱了!”

  同一时刻的紫兰轩二楼一隅房间,从三楼缓缓而出的紫女直入其中,步伐有些急促,似有其它之事侵扰,推门而入,迎面仍是清冷的气息。

  昏黄而又明亮的烛光映照十方,卫庄倚窗而立,单手持剑,看向东城区域的火焰连天之势,微风而入,灰白的发丝凌乱而动。

  “动,分阴阳,捭阖开,时机虽到,但还少了一个关键之点。”

  “新郑虽乱,但夜幕未乱,平衡仍在,依靠姬无夜的势力,如果不能够将乱象平定,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好事!”

  数年来,卫庄一直在等待,本能有感,今夜这场燃遍整个东城重臣区域的大火是一个契机,是一个自己能够破局的契机。

  然而,自己还需要另外一股力量,近日,城北区域扬重剑客之名,算是一个,今日,自己似乎又发现了一个选择。

  “关键之点?”

  “重剑客周清亦或者今日游学归来的韩王九子韩非?”

第一百三十八章 西宫论政

  公子韩非!

  韩王第九子,一个早年前在韩国最为出名的纨绔子弟,吃、喝、玩、乐样样精通,放在一个公室贵胄身上,或许不算什么。

  但对于韩非来说,却是不一般,此人精通玩乐也就罢了,关键天赋甚高,惊才绝艳,十五岁便已经熟读百家经典,并且尤为擅长刑名赋税等实物。

  十多年前,韩王初立,新郑中有多人曾将韩国振兴的希望寄托在韩非身上,甚至有重臣建议修改礼法,直接令非嫡长子的韩非坐拥太子之位。

  可是,关键时刻,公子韩非突然间异常的沉溺于酒色,无论在朝,还是在野,都放浪形骸,不拘礼仪,其言行多有出格之处。

  一时间,其名直垂而落,先前挺其的重臣也纷纷改头换面,最后触怒韩王,厉声言语,韩非不可能有继承大位的可能性。

  随即,公子韩非便是被逐出新郑,远赴桑海的小圣贤庄游学,一晃十年,今日方归来,只可惜,未曾引起太大的波动。

  但根据紫兰轩自己的信息渠道,公子韩非可并非表面那般简单,近年来,名声在新郑不显,但是在百家之中可是异常响亮。

  传闻,秦王嬴政非常喜欢韩非的文章,能够为列国至强的王者欣赏,其人不会那般表象浮现的那般,起码,在紫兰轩自身的分析上,其人此刻归来,所谋非小。

  “公子韩非?”

  “他有这个能力,我很好奇他如何做?”

  对于紫女的轻柔之语,卫庄身形徐徐转过,双手环抱长剑,清冷的声音回旋,夜幕之下,重剑客有护身之力,韩非?他有什么?

  列国纷乱,智谋之士不缺,但能够真正崛起的可没几个,淡淡的精光闪烁,瞥了一眼窗外仍旧持续的火焰之势,不在多言。

  ******

  多日之前,雪衣堡为烈焰彻底焚灭,韩王震怒,责令大将军姬无夜快速调查清楚,三日之后,姬无夜给予韩王一个回复:近日天干物燥,奴仆不小心燃起星火,以至于酿成大祸,为此,已经将雪衣堡的仆人尽数斩首!

  虽如此,但为了以安正在南方边境与楚国交战的血衣候白亦非,韩王又责令相国张开地将十万两军饷提升至十五万两,尽快运送前线。

  为了表示自己的器重,又下令公室安平君与龙泉君亲至押送,手持旨意,以安血衣候之心,毕竟如今韩国的数十万大军有八层都不在自己掌握之中。

  若是因城中之事,令血衣候不快,引起战事失利,最终受损的还是韩国,还是韩国王室。然而,未曾想到,昨夜新郑东城区陡然间燃起熊熊之火。

  火焰狂暴,水韵涌入其中,不仅没有将火焰扑灭,反而壮大火势,连绵不断,整个东城重臣府邸近一半的区域被笼罩,火焰的残留气息在次日一早仍旧可以感知。

  “东城大火,谁可以给寡人一个原因?”

  西宫,是韩王宫群臣议事之所,承袭百多年前的郑国建筑,给予扩张的更为奢华与宽阔,明亮的大厅中,韩王安端坐上首,阶梯而上,俯览群臣。

  下首则是文武分开,文官于右,领头者为五代相门张开地,武官于左,领头者为大将军姬无夜,礼仪有序,甚是井然。

  韩王安已有五十多的年岁,身宽体胖,华章朝服加身,九旒冠冕相随,虽然韩国为列国最为弱小的存在,但仍是大国,威严仍在。

  对于昨夜之事,自然清楚的了解,今日早朝诸事完毕,便是朗声而道,眼看群臣,扫视左右,尤其是大将军姬无夜,希望他给予自己一个答复。

  前日雪衣堡被焚灭之事,只怕也不是那么简单,既然大将军调查如此,一应之事有其自身承担,但昨夜大火,伤及群臣。

  能够公然在重臣区域纵火行凶,保不准今夜便会纵火于王宫之内,这是韩王绝对不能够允许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冷意,看向姬无夜。

  这些时日一直问自己索要城中巡逻、守卫之权,自己给了,但现在就是这般的一个结果?

  “大王,新郑城中夜间巡逻之事,一直是右司马刘意在负责,想来对于昨夜大火,刘意应有所得?”

  韩王语落,整个大厅中为之寂然,群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将目光不由得各自看向张开地与大将军,近年来,他们在朝堂上更像是一个摆设。

  果不其然,数息之后,文官前列便是走出一人,中年模样,朝服加身,缓步走向厅中,上前一步,拱手一礼,便是看向上首韩王,语道。

  “嗯,南宫错所言甚是,刘意,近日巡逻均在你手,而且你的府邸亦是在东城区域,兵士巡逻不断,不要告诉寡人你不了任何情况!”

  观厅中那人,乃是新郑长史南宫错,寻常之时乃是负责新郑诸般事务,只有一样除外,那就是军务,自从大将军把持军权以后,军伍便是落在大将军手中,落在右司马刘意身上。

  韩王微微颔首,对于南宫错之语表示认同,职责之内出现这般问题,身为新郑司马,逃脱不了干系,一双眼眸缓缓眯起,看向武官群体中。

  “禀大王,昨夜东城区域大火,却是有人纵火行凶,那贼人武艺高强,在夜色笼罩之下,兵士追赶不及,让他们离去。”

  “不过大王不必忧心,微臣已经知晓那些人的踪迹,想来很快便有消息!”

  右司马刘意,为大将军姬无夜一手提拔上来,数年来,一直在新郑把持军务,能力不俗,一袭淡绿色长袍加身,踏步而动,姿容略显粗犷,胡须杂乱,颇有一丝不羁之感。

  闻南宫错点名,亮眸深处掠过一丝冷意,踏步厅中,头颅微微低下,眼角的余光瞥向大将军姬无夜,观其神色,心中所感,缓缓回应。

  “很快?”

  “寡人给你两天时间,将那些纵火的贼人擒拿归案,如若逾期,大将军以为何?”

  这等官面回应,非韩王所喜,那些贼人一日不曾擒拿,己身王宫都不得安稳,对着右司马刘意声音沉重些许,话锋轻转,看向右侧的大将军姬无夜。

  “大王所言甚是,此事乃刘意份内之事,如若刘意不能够在两天内缉拿贼人归案,当以韩国律例惩处!”

  “不过,微臣觉得,刘意乃是粗人,为保万无一失,还请长史南宫错给予配合,一同出力,共同调查纵火之案,以期将贼人迅速擒拿!”

  “大王以为何?”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 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三十五章--第一百三十八章》

标签: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北京计划群和风细雨爱如潮北京赛车买冠亚军刷流水北京赛车网上怎么赚钱赛车pk10冠军赢钱计划群冠亚11大小北京赛车不一样玩法平台北京赛车投注ba北京赛车买9个号北京赛车. 找财神至尊北京赛车有软件吗北京赛车6球计划北京赛车pk10公式计划群技巧稳赚2码北京赛车过滤工具找北京赛车微信群猛男诞北京赛车4码公式北京赛车pk拾刷水计划群北京赛车9码规则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