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 正文

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三十九章--第一百四十一章

adminadmin 2018-10-28 99 0

180.jpg 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三十九章--第一百四十一章 历史

第一百三十九章 潜龙堂

  身为一国之王,断决处事,还需要隐约征询臣下之意,这已经说明了问题,听着韩王安与大将军姬无夜对言,厅中右侧最前方的五代相门张开地双眸不由得眯起。

  昨夜东城区域大火,根据下属南宫错所得消息,那纵火之人的踪迹可以追寻到数日前的雪衣堡之事,本以为只是针对雪衣堡,现在看来,是瞅准整个新郑了。

  也幸好大将军姬无夜将巡逻、勘察之事要过去,右司马刘意更是首当其冲,不然,今日南宫错他们就麻烦加身了。

  “大将军所言有理,南宫错,着你与右司马刘意一同追寻、擒拿纵火贼人,两天时间务必归案,还给新郑一个太平。”

  虽不满大将军姬无夜略有傲然之语,但于韩王安来说,单单的将事情交给姬无夜,自己也不是很放心,尽管近些年姬无夜与张开地做大,但平衡之下,自己仍是尊贵之王。

  此事无论结果如何,都必须让张开地与姬无夜掺杂其中,以此相争,如此,己身可安稳无虞。况且,两日之后,若没有任何收获,也可削弱二人之力。

  “尊大王之意!”

  得到张开地的示意,厅中一侧的新郑长史南宫错为之颔首,一礼而下,徐徐归位,身边的右司马刘意同样嘴角轻扬,接下韩王旨意。

  “尔等可还有要事?”

  朝堂论事,彰显韩王之威严,统御群臣,手腕之下,纵然大将军姬无夜与张开地势大,然,新政之内,仍以王室为至上。

  九旒微微颤动,观南宫错与刘意归于原位,而后轻言而道,空旷寂静的西宫正厅之内,再次回旋浑厚之音,久久未觉。

  “臣有事请奏!”

  语落,数息之后,文官之首张开地踏步上前,贵冠束发,淡绿色的锦绣长袍加身,容貌略显苍老,但中气十足,听其声,颇有精气神之力。

  言出,引得整个朝堂群臣目光而动,不知道相国张开地会说到何事?按照往常的惯例,如果张相国有事要奏,接下来姬大将军也会有事禀奏。

  “报!”

  “安平君与龙泉君急报!”

  然则,还未等张开地说道什么,西宫之外,陡然间一道洪亮的尖锐之音刺破虚空,直接涌入朝廷正厅,引起群臣侧目。

  感此,张开地也是神情一滞,不知道那两个闲散之君有何事要奏,若无大王昨日给予押送军饷的差事,他们仍旧在府中花天酒地、寻欢作乐!

  不过比起相国张开地,厅下左侧一袭火红披风加身,戎装霸道之气弥漫的姬无夜却是面上微微一动,细细观之,一缕若隐若现的笑意绽放。

  ******

  潜龙堂,戌时刚至!

  公子韩非又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懒洋洋的躺靠在茶几之侧,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在一道道银光之灯的照耀下,这里显得越发华美,身处其中,宛若道家玄清子所言的神庭天宫一般。

  韩非一直很喜欢享受,无论是华服,还是美味珍馐、名驹美人……均是如此,肆意徜徉其中,感觉很愉快,道家先贤杨朱曾言:人生在世,轻物重生,从而乐生,存我为贵!

  对于这个观点,韩非很是认同,而且对于道家,韩非一直很有好感,自己所学儒道与法道均从道家受益良多,师尊荀况亦曾在道家天宗与人宗掌门的道理下有所得。

  不过今日,韩非更是喜欢美酒和美人!

  闲逸的房间之内,一名容貌俏丽的侍女手捧酒壶移步上前,欲要为贵客斟倒美酒,不过摇曳着身姿刚近前,便被眼前的贵客单手拦阻。

  侍女见状,一双妙目疑惑的看向韩非,不知道自己哪里有错?

  只见这位韩国贵公子挪走案上原有的精致酒杯,慢条细理的打开随身携带的一个小木箱,手持一根木箸,在木箱内陈列的七八只华美酒杯上轻轻掠过。

  一道道悦耳如同编钟一般的清脆之音回旋,最后,木箸停下,韩非从里面挑出一只晶莹剔透的白玉之杯,其行古朴,其光无暇。

  “哈哈,就是它了!”

  “斟酒小心,切勿太满,七分足以!”

  对着一侧的侍女看了一眼,朗朗一笑,有美人在侧,又有美酒醇香,人生之乐还能够有超出此理的吗?韩非不觉得。

  “公子,饮一杯酒何必如此计较?”

  观韩非举动,春华正茂的侍女抿嘴一笑,轻语之,声音如黄鹂一般轻盈。

  “美人不知也。”

  “好酒非名器相衬,方能尽其美,你这青梅之酒配上我这寒光白玉杯才是绝配,马虎不得,玉液琼浆,实羽觞些,大妙!”

  侍女一边轻笑,一边再次近前,将手中之酒倾倒于这只寒光白玉杯中,一如公子吩咐,七分而止,又观公子言语道理而出,颇觉得有趣,在潜龙堂内,自己还是第一次遇到。

  “公子每次出行都带着这个木盒,不觉得麻烦吗?”

  相谈一侧,觉这位公子趣味无比,侍女一边斟酒,一边看着韩非身侧的那只木盒,美眸忽闪,觉得这个小木盒之物虽珍贵,但行走携带,未免侵扰。

  “我乃贵人,岂能自己动手,有人代劳,何曾麻烦!”

  韩非一笑,单手轻轻一拍,顿时身后的屏风走出一位干练的小厮,麻利的将韩非身侧的那个小木盒细细收起,轻车熟路,看来非一次而成。

  见状,这妙龄少女越发觉得开心,灿烂的笑意绽放,青春年华的光芒扩散,令韩非的心情都好了许多,这般初入乱世的少女,自身就是天下间最赏心悦目的东西。

  可惜,如此美好的事物在自己的生命中越发少见了,也许以后更为罕见,故而遇此机会,自己一直很珍惜,如同这次突遭潜龙堂邀请函加身。

  归新郑以来,近十年不见,整个新郑还是那座新郑,只是在韩非的眼中却是变了许多,也许唯一不曾变化的,只有那昨日刚见到自己,就哥哥、哥哥……之音不绝的红莲了。

  当然,还有当年一直跟随在自己身边,规矩无比、正襟无双的小良子了,比起小良子,韩非觉得似乎他才是真正的儒家弟子,他才更应该去桑海念书!

第一百四十章 再遇东君

  潜龙堂!

  根据韩非所得消息,潜龙堂是这些年列国中飞速崛起的一个神秘组织,它的一个奇异之处就是虽然身在江湖,却和列国中的官宦、巨贾打交道。

  当然,比较核心的一点就是做生意,潜龙堂的生意分为两种,一种是针对中下层群众而开的赌场,赌场内有武者坐镇,闲杂人等不敢捣乱,对于那些赌徒来说,是一个上佳所在。

  另一种则是针对上层贵族与知名人士而开的易宝大会,说起来,这个易宝大会很得列国公室贵族喜欢,珍宝这个东西,如同美女一般,整天对着一个,总会生出厌烦之心。

  达官贵人,商贾巨富,手中握有天下奇珍,尤不满足,总觉得别人手中的东西更好,就像别人家的妻妾看起来更加漂亮一些。

  喜新厌旧,本就是人之本性,故而,每一次潜龙堂弄出的易宝之事都会邀请远近的知名之人,或许是列国王侯,或许是江湖顶尖侠客,亦或者是身份奇特之人。

  故而,这就是潜龙堂所做的另一种生意,也是他们得以立足于列国的生意,每个月都会有易宝大会,之前便会发出邀请函给固定的客人,邀请其在固定的时间、地点前来。

  韩非昨日刚归来,便是收到邀请函,看来潜龙堂的人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念及此,韩非面上又是朗朗一笑,端起手中的寒光白玉杯,一饮而尽。

  戌时已经到了,按照邀请函上的时间,易宝大会即将开始,过程很简单,都是由潜龙堂堂主居中主持,由客人相互谈论,成交后,各自付出一笔佣金。

  这些年来,潜龙堂闻名列国,易宝无数,还真没有出过什么差错,更为奇特的是潜龙堂自身的人力和财力,从接引客人入潜龙堂,到客人离开潜龙堂全部都是亲力亲为。

  至于有没有外界干扰不清楚,起码一直以来,没有出过什么差错,与身侧侍女的谈笑之间,单间之外似乎热闹些许,透过房门的薄纱垂帘,己身所处是一个大厅。

  形状奇异,八边而立的厅堂正中有一个桌案,其上八角而立,对应着周围的八个单间,八角之上,各有一块织云锦覆盖的事物。

  八角对应的八个单间各自用天干之数标注,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八个房间,宛若一个《易经》中的八卦,每个单间对应桌案都有遮掩,不过有客人嫌碍事,直接将其卷起,以期将桌面上的宝物看的更加清楚。

  透过薄纱垂帘,韩非细细把玩着手中的寒光白玉杯,津津有味的打量着今晚被潜龙堂邀请到这里的人,体察万物细微,这是韩非颇为喜欢的事情。

  甲乙两个单间中的客人都可以隐约看到,未几便是确认身份。

  端坐在甲字号单间中的客人,锦绣华服,正襟端坐,礼仪有序,顾盼有神,此人应该是前几年于齐国稷下学宫见到的燕国太子丹。

  当是跟随师尊一起,算是有过一面之缘,想不到今日在这里碰到了,不过根据齐鲁传闻,燕国太子丹应该质子于秦了,为何会出现在新郑,尽管于秦国相距没有多远。

  至于乙字号单间中的客人,亦是在齐鲁之地见过多次,只可惜,都是在风月之地见到,品行殊为不堪,乃是燕国雁春君,当今燕王的兄弟,太子丹的叔叔。

  堪称如今燕国最不可一世的人物,生性虽然无能,但却偏喜好声色,尤其是列国美人,远远而观,都能够听到乙字号房间中的靡靡之音。

  丙字号的客人倒是令韩非有些意外,其门前端的薄纱垂帘不显,一眼观之,却是一位布衣青年,除了一直不停的喝酒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显得十分平凡。

  只是在细细察看的瞬间,在那布衣青年的身上却是陡然间涌现道道锋芒,时隐时现,收放无形,应该实力不弱,而且能够入潜龙堂,其人名气不小。

  丁字号的房间,薄纱垂帘不显,只是相距未远,能够隐约看到一个影子,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无声无息的沉静之中。

  察看片刻,忽而,韩非仰起头用力的抽了抽鼻子,随即面上轻笑,一股孤傲的紫罗兰清香,迥异于潜龙堂内的气息,是一位女人,而且还是一位美女。

  戊字号的房间中倒是一直没有人,想来应该是受了邀请函,却未到这里!

  己字号的房间被自己占据,待在这里有不短的时间,四周的一切令自己感到好奇,眼眸流转,看向庚字号的房间,那里同样很是寂静,不过比起戊字号房间,那里是有着人影的存在。

  薄纱垂帘不显,一道不似成人的少年身影端坐其间,与公室贵族礼仪不同,那人却是盘坐在绒毯之上,应该是一位武者。

  未能得出更多,便是将目光看向辛字号房间,那里同样薄纱垂帘不显,一道成年壮硕的男子端坐其内,挺立如山,不动如松,举杯而饮,干脆利落,似乎是军阵之人。

  ******

  “想不到渺小如韩国新郑之地,竟然能够碰到东君阁下,难道东君阁下也和玄清一般待在咸阳无聊,出来随意走动?”

  静静的盘坐在庚字号房间之中,灵觉扩散,方圆千米区域内,竟然有两道化神玄灵层次的武者,而且其中一位的气息,自己似乎还很是熟悉。

  天籁传音,透彻虚空,涌入潜龙堂的另一处区域,那里是一处静修之阁,一位周身隐现暗金色玄光的曼妙女子倚栏而立,暗金色的锦绣长裙加身,秀发垂肩,姿容绝代。

  月光之下,清凉的银白之光落在裸露的肩头,一缕白皙耀眼的光芒隐现,美眸微合,感耳边徐徐升起的余韵之音,刹那间,星眸为之睁开,暗金色龙行玄光闪烁。

  “玄清大师!”

  “咸阳宫内不存大师气息,本以为大师归宗了,今日,却是在这里碰到大师。至于我为何在这里,则是大王的应允,十日前,燕国太子丹与大王对饮,言谈颇为欢快。”

  “故而,大王之令,允许燕国太子丹出咸阳一月,闻雁春君入韩,便是至此!”

第一百四十一章 易水风寒

  脆音清鸣,亦是天籁而入潜龙堂易宝大厅中周清的耳边,其内夹杂着些许诧异,对于这位道家玄清子的踪迹,并不再阴阳家的窥视范围,况且整个阴阳家也没几个人可以窥视。

  道家天宗一直超脱凡俗,不理凡尘之事,看淡生死,不理因果加身,但是在此人的身上却是不同,入咸阳以来,虽所做不多,但于阴阳家的谋划来说,却造成不小的阻碍。

  先前,秦国招揽宫廷护法,本以为手到擒来的两个职位,却被对方占据了右护法,压了阴阳家一头,对阴阳机来说,还算可以接受。

  大道阴阳,无极太一,天机显化,列国兼并乃是大势所趋,秦国一天下更是注定之事,也只有借助秦国的力量,才能够追寻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其次,秦王政出宫游历,又是道家玄清子相随,根据他们所知,颇得秦王政信任,虽没有颁下褒奖与俗物,但这些并不重要。

  秦王政的信任才是他们阴阳家希望得到的!

  再者,为了能够让秦王政加深对于阴阳家的信任和看待,以重金贿赂中常侍赵高,传闻嬴政有头痛顽疾,这点事情于五大长老之一的云中君来说,不值一提。

  想不到,关键时刻,又是这道家天宗玄清子出面,调理阴阳,顺化五气,将嬴政的头痛顽疾清除,使得阴阳家的谋划再次失利。

  半月前,自己在咸阳宫有些感知不到对方的信息,探寻之下,也无所得,能够出现这种情况,要么是对方归宗修行,要么是有秘密之事加身。

  现在看来,对方还真的是在执行秘密之事,然,新郑不过弹丸之地,内部连化神层次的武者都没有,王室倾颓,权臣林立,不出意外,韩国灭亡不过早晚之事。

  这个时候,玄清子亲临新郑,所为者,东君焱妃也很好奇。

  “原来如此!”

  “一位燕国的太子,竟能劳动东君阁下,看来大王对于他的安危还是颇为重视的,而且,玄清觉得,你们阴阳家也不想要燕丹出事!”

  昔年,嬴政质子于赵,与同样质子于赵的燕国公子丹交好,这一点列国中不是秘密,如今再次相见,彼此欢快宴饮,倒是可以理解。

  拥有此特权,出咸阳游历,有东君焱妃在侧,列国之内能够将其救走的还真不多,况且因此恶秦,更是得思忖一二。

  如今而观,这阴阳家的东君焱妃还没有情丝环绕,不然,早就带着燕丹归于燕国了,洞彻未来之世,一览东君之境遇,周清摇头而叹。

  “东君阁下,易水两岸的雪真的很冷!”

  一语而落,没有多言,对方身为阴阳家仅次于东皇太一的东君阁下,所作所为有自己的主见,自己现在不会插手,没有足够的实力面对东皇太一之前,周清不会插手阴阳家的任何事情。

  灵觉而动,便是落到潜龙堂的另外一位化神武者身上,比起东君焱妃身上的神秘莫测,浩瀚无垠,这位化神武者却是浑身上下透露出一丝阴冷的锋芒之气,神情冷酷,静立于潜龙堂一角。

  是一位剑客!

  是一位刺客!

  这样的一位化神武者进入新郑,不知道所为又是什么?

  正在沉思之间,突然间,易宝大厅中一道钟鸣之音响起,声音清脆,绕梁不绝。感此,周清看向厅中,那里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的男子。

  “欢迎诸位光临潜龙堂的易宝大会,在下潜龙堂堂主,得见诸位,不胜荣幸!

  满面笑容,拱手对着四周先后一礼,话音婉转,很是生意人的精髓,形若谦卑,不失大势,伴随口中之语,四周的灯光又明亮些许。

  “废话少说,快点开始吧!”

  “早点结束,本君还有要事要办呢!哈哈哈……”

  乙字号单间直接传出一道不耐烦的声音,诸人循声看去,却是一位身材肥胖的yinxie男子正怀抱着一位娇媚侍女,正不断的上下其手,靡靡之气荡漾。

  此景,令得厅中不少人为之冷哼,就是其身侧的甲字号房间中,燕丹都不住的为之眉头一挑,实在是丢燕国王室的颜面。

  “既然德高望重的燕国雁春君发话,在下岂敢不从?想来诸位也都已经等了很久了!”

  潜龙堂堂主不以为意,依然面上笑道,踏步在厅中,行至对应甲字号单间的案台之前,两只手指夹住织云锦一角,轻轻一抖,整块织云锦便消失不见。

  随即,脚步未停,先后走过乙字号案台、丙字号案台、丁字号案台……。除了戊字号案台与单间无人意外,七块织云锦不存。

  被织云锦覆盖的奇珍宝物也浮现在诸人眼眸深处,灯光映衬之下,这些宝物都焕发着奇异光芒,斑斓之象闪烁,很是夺人颜目,动人心神。

  “这只蟠龙鼎是燕国太子丹带来的宝物,通体由纯金打造,雕工细致,珍贵无双,举世罕见,而且据传还有不小的来历!”

  潜龙堂堂主拿起第一件奇珍,将其举在手中,环顾四周,徐徐介绍道。一道道目光汇聚,全场如风过平静水面,丝丝涟漪而动。

  就是停留在己字号房间中的韩非都不由得一双眼为之一亮,这只蟠龙鼎却是来历不小,传闻是夏朝夏启称王时铸就,只是典籍记载已经毁于夏朝末年的成汤战乱。

  想不到今日却见到了,而且观其品相,保存的很好,不愧是燕国王室,不愧是如今最为正统的姬姓王族后裔,底蕴非凡。

  质子于秦,这样的珍宝都可以拿出,又出现在新郑之地,看来这位燕国太子丹的身上也有不小的秘密,对于秘密,韩非最是好奇。

  “这对玉镯采自昆仑绝顶,请名匠雕琢十年方成,佩戴者百邪不侵,青春常驻,乃是乙字号客人雁春君带来的,实在是增潜龙堂之光!”

  潜龙堂堂主待四周诸人观看这尊蟠龙鼎一二后,便是走到另一件宝物之前,双手将那放置玉镯的底座拿起,亦是环顾一周,

  灯光掩映之下,这对玉镯色泽温润,纯净无暇,如翠竹法身碧波潭,滴露玲珑透彩光,脱胎玉质独一品,时遇佳人更倾心。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三十九章--第一百四十一章》

标签: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两期计划5码倍投技巧北京赛车能作弊码玩北京赛车提现不到账幸运飞艇赢钱玩法公式北京赛车微信群北京赛车6码一期网页计划北京赛车大小单双的玩法北京赛车pk十开奖烟雨缥缈江南情北京赛车必赚技巧北京赛车冷热码统计北京赛车一大一小北京赛车4码公式情如聚沙成塔北京赛车pk10稳赚公式计划群北京赛车龙虎什么意思?北京赛车什么是盘口北京赛车如何开户北京赛车风水走势北京赛车pk10交流经验群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