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 正文

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四十二章--第一百四十四章

adminadmin 2018-10-29 72 0

180.jpg 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四十二章--第一百四十四章 历史

第一百四十二章 南阳叶腾

  “小玩意罢了,何足挂齿!”

  对于自己拿出的这对玉镯,雁春君显得很是无所谓,不过面容之上的倨傲之色却无法掩盖,小小的眼眸深处隐藏着一丝自得。

  东西虽好,但不过是女人佩戴的东西,充其量不过是一件饰品,潜龙堂堂主并未在这对玉镯上停留注意力,旋即,步伐来到丙字号的案台之上。

  “这……这种光芒,根据典籍记载,莫不是传说中的玄晶箭头?”

  看将过去,顿时瞳孔深处掠过一丝亮丽之光,言语也有着明显波动,迥异于先前的两件宝物,如果说前两件宝物都算珍贵的话,那么,这件宝物更加非常。

  语落,很明显,厅中其余几个房间中也有识货之人,亦是几道惊呼之声回旋。

  周清闻此,倒也是神色为之一动,咸阳宫的书阁之中,自己也曾多次进入其中,对于玄晶箭头有过描写,只是,那种描写却是传说之事。

  传说中,玄晶箭头便是后羿用来射日的神箭,它的材质应该是天下至阴至寒的坚硬之物,难以琢磨,一旦成就完整的器物,当会有大奇异。

  荆轲!

  丙字号的客人是荆轲,这一点,周清一开始就发觉了,一年前,野王城邑中,缘由公孙丽,嬴政将他们放走,不曾想今日在新郑见到。

  观其气息,似乎比一年前强横许多,如果说一年前荆轲只是初入先天境不久,那么现在可以说是先天境中的强者了,应该有所机缘。

  多次让自己碰到对方,于周清来讲,此人的一生也该到这里结束了,无论是对于嬴政,还是公孙丽,还是未来之事,少了一个变数总归是好的。

  “这是丙字号房间荆轲先生带来的宝物,诸位看仔细了!”

  潜龙堂堂主拿起玄晶箭头四下展示,朗声道,巡走一周,而后将手中的玄晶箭头缓缓放下,来到丁字号案台前,见此物,不由得眉毛皱了一皱。

  这是一只形式古朴的盒子,看似有数十条木块拼接而成,严丝密封,不知道机关在哪里,方正规矩,木制普通,不像珍贵之物。

  “这件宝物是丁字号房间中的客人带来的,宝物就藏在盒子之中,不过……对于盒子中的宝物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潜龙堂堂主轻轻摇摇头,而后将木盒托在手中,行走一周,随即,将其归位,木盒不重,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何物?

  听此语,易宝大厅中又是有些热闹。

  “打开看一下不就知道了!”

  雁春君大声叫了一声。

  闻此,潜龙堂堂主轻轻一笑,并不作为,这非是自己的东西,自己可做不了主,念及此,便是将目光看向丁字号房间。

  这时,丁字号房间中一直沉默的那位客人突然出声了,如韩非所料是一位女人,声音中带着一丝轻柔魅惑之意,令人心中荡漾。

  “要交换我的宝物必须要遵守一个条件,那就是在交换之前不能够打开盒子,也不能问它是什么。”

  丁字号房间的主人徐徐出言。

  “为什么?”

  雁春君觉得更是荒唐。

  “因为和诸位的宝物相比,我的宝物有些特别。”

  房间中的女客人道。

  “哦,什么样的特别法?”

  一侧的韩非也来了兴趣,饶有所思的问道。

  “我的宝物是挑选主人的,所以我不能替他做主。”

  神秘女客回应道。

  “有趣,如果它真的有此灵性,堪称无价之宝了!”

  韩非面上笑意更胜,看着案台上的那个木盒,眼中奇异之光掠过。

  “对于有些人来说是无价之宝,而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它可能一文不值!”

  神秘女客亦是笑声而出。

  “哼,故弄玄虚,我看你根本没什么宝物,就是拿个破盒子来蒙人罢了!”

  雁春君越发的不爽,总是卖关子,有本事直接将宝物亮出来,看看谁的更为珍贵,如此做法,心中定然有鬼。

  “呵呵,要不要换,选择权在你们自己手中,雁春君何出此言呢?”

  神秘女客倒是不恼,仍旧一笑了之。

  “哈哈,诸位切勿伤了和气,丁字号的主人已经将宝物说道清楚,下来我们来看看己字号客人带来的宝物,这件宝物颇为了不得。”

  “乃是南海的千年珊瑚雕制而成,名为碧海珊瑚樽,据说琼浆入樽便会出现碧海惊澜的奇景,涛声滚滚,气象万千!”

  听着厅中有些不太欢快之音,潜龙堂堂主连忙站出来,挥动手臂,压下即将爆发的冲突,旋即,脚步走动,看向下一件宝物,却是一直酒樽,甚是罕见。

  徐徐道出,便是只手托着酒樽环顾一周,行至庚字号房间的案台之上,亦是一个小木盒,不过却没有丁字号客人那个木盒之复杂。

  “庚字号客人的这件宝物却是剑客所用,内蕴剑道真解,无上境界,若是能够参悟,可以臻至剑道至高层次,睥睨诸夏!”

  观此,潜龙堂堂主神色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将木盒单手托起,环顾四周,并不着急解说,随即才徐徐出声,木盒很轻,自己也只是得到这些话,其余并未了解。

  今日前来的七位客人中,大都公室贵族,鲜有对杀戮之器感兴趣者,听此介绍,均嗤之以鼻,若是内蕴剑道至高境界,那么,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

  况且,区区剑客,以公室贵族的能力,随意可得,不为珍贵!

  “辛字号客人的这件宝物亦是罕见,乃是从东海深处所得的走盘珠,寸许方圆,金色霞光隐现,立于水晶之面,游走无尽也!”

  “其主人是血衣候麾下大将叶腾,近日归都,入我潜龙堂,蓬荜生辉!”

  快速的将最后一件客人之宝介绍一番,身份却是不一般,乃是韩国驻守南阳之地的将军叶腾,虽然不比血衣候、姬无夜等权势滔天,但在对抗楚国的数年来,功勋亦是显赫。

  再次游走一周,七件宝物完毕,至于能够顺利易宝,那就不是自己关心的了,反正只要有成交的易宝者,总少不了自己所得便是。

  静静立于厅中,等待四周七人的回应与交谈!

第一百四十三章 玄木天宝

  亥时刚入,明月早已高悬!

  精致的马车纵横在城区之内,向着自己的府邸前进,一路之上,万籁俱寂,灯火不显,只有无尽的黑暗,极目而视,隐约可以在东城区感知一二靡靡之音。

  轻轻摇摇头,这就是如今的韩国,外有敌国环伺,内有权臣当道,危机关头,不思奋发图强,反而日益堕落,当权者如此,民众奈何?

  车内,韩非眉头紧皱,正全神贯注的把玩着一个小木盒,从潜龙堂走出,一路之上,都是在思忖这个木盒的打开之法。

  在潜龙堂中,一眼就看出它的来历,这个木盒的真正名字叫作玄木天宝盒,乃是由七七四十九根长方形木条组成,一旦闭合,浑然天成。

  据说每一根木条都按纵横之道相互牵制,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明其道者打开它不费吹灰之力,不明着则无从下手。

  当然,还有一个最为干脆方法,那就是一斧子将木盒劈开,然,如此蛮横的做法,可不是韩非希望的,而且对于自己来说,更是一种侮辱。

  况且,对于它的打开方法自己在小圣贤庄的藏书阁中看到过,数百年来,儒家收罗百家典籍,除却周王的守藏室以外,小圣贤庄就是文萃汇聚之地。

  尽管制作这个木盒的主人来头不小,但根据自己所知,他……似乎在城中等了自己很久,如今的新郑中,他所能够等的也唯有自己。

  翻来覆去的看了看,取指在木盒之上不断点动,慢慢的,慢慢的,韩非面上的笑容越来越盛,不过百十个呼吸,伴随着手中的这个木盒迸出一道清脆声响,所有的纵横木条移位,犹如中门洞开。

  再次轻轻一笑,将木盒的盖子掀开,内部的东西径直的沉浮在眼眸深处,一抹淡金色的光芒隐现,观此物,韩非眉头一挑,神情有些发怔。

  这个东西,自己可不缺少!

  但凭借自己的直觉与眼力,能够被放入这个木盒中的东西,绝非凡品,或许,自己还没有想通什么东西,一定有什么东西被自己遗漏了。

  ******

  而与此同时的另外一边,周清同样从潜龙堂走出,灵觉笼罩之下,没有理会燕丹与东君的踪迹,锁定荆轲,挥手避退潜龙堂准备的马车,手持墨黑重剑,行入新郑城中深处。

  荆轲者,不过一不明大势的乱世剑客,未来之世,或许有些名声,但充其量亦不过是尚侠重义的社会危险分子,也许现在杀了荆轲,将来还会有阿轲出现。

  不过在这一点之上,还有一点周清觉得更为重要,身为与嬴政一体传承的血脉,既然他喜欢公孙丽,那自己就送他一个完美无瑕的公孙丽。

  嬴政至今未曾立后,埋下老秦人悲壮的引子,如此,说不准会有所改变,不错,公孙丽是卫国人,但将来就是诸夏之人。

  强横无比的灵觉之力扩散开来,荆轲在城中的踪迹显化而出,亦是没有坐上潜龙堂准备的马车,而是直接身法婉转,越过城墙,直往新郑之外而去。

  “嗯,他感觉到了危险?”

  收敛了浑身气息,仅有淡淡的灵觉笼罩,神融天地自然,非有与自己修为相近这,难以发现自己,但现在荆轲的动作无疑表明似乎他已经发展自己的存在。

  或者说,他感觉到了危险,念及此,周清面上微微一笑,有点意思,一年不见,对方的修为精进也就算了,灵觉都如此强大,更是不得了。

  即如此,御风身法运转,凌空飞掠,既然对方已经感知到了危险,那自己就给他危险,区区先天境的修为,数十个呼吸以后,便是在月色之下,寻到对方的踪迹。

  重剑挥舞,一道浑厚的剑气迸出,由空而落,直接斩向荆轲!

  “你是谁?”

  新郑城数里之外,已经有些低矮的丘陵遍布,粗壮的树木林立道路两侧,在头顶明月的映照之下,荆轲身法挪移,直接避开空中落下的剑气,寒光四射,一柄长剑在手,肉身紧绷,看向身后某一处。

  没有给他废话,速战速决才是正理!

  抬手间,又是一道威能更盛的剑气,剑光分化,一隅为六,封镇荆轲的腾空挪移之法,每一道剑气都足以重创先天巅峰的武者。

  不过三个呼吸过后,周清眼中亮光一闪,连续躲过自己两次攻伐,身法看起来很不俗,虽然实力距离先天巅峰还有一段距离,但在这种身法的加持下,战力不好说。

  再一再二,自己不会给他再三的时间!

  脚下一步踏出,手中的墨黑重剑插在大地之上,双手婉转,体内浩荡的力量而出,一掌打出,彻底的封镇天地虚空,十方区域尽皆压力澎湃。

  狂暴的掌力侵袭,这一次,任凭荆轲如何动弹,周身的护体玄光如何耀眼,都无法动弹半分,感知跟前的霸道掌印,绝对有抹杀自己的能力。

  手中之剑为之颤抖,自从修炼鹄落剑法以来,实力精进很快,难不成今天就要身陨于此了,脑海中闪电般掠过师尊、师兄、师妹的音容相貌。

  俊朗不羁的面上闪过一丝毅然,手指快速的在周身点动,体内真气为之沸腾,一手持剑,口中喷出精血,这套传承两百年前的聂政剑法,也许今天就要不存了。

  但自己绝不甘心就这般的死去,灵觉融入精血,加持剑身之上,心神一体,强行提升境界和战力,十倍先前的攻伐力道,璀璨的剑光划过,与那道奔至跟前的掌印碰触。

  噗!

  一击对碰,没有任何抵抗之力,剑光被磨灭,肉身被狂暴的力量冲击,周身百脉皲裂,七窍震荡,鲜血流淌,浑身苍然,虽未死,但根基不存,已经是一个废人了,自然也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一步上前,感知荆轲的生机仍在,一掌又是悍然打出!

  “想不到我还是来晚了一步!”

  刹那之间,一道更为亮丽的剑光从远处飞来,如同离弦之箭,不,更甚离弦之箭,直接一道剑光斩向陆清的掌印,己身横立在荆轲跟前。

  感知荆轲的现状,不由得长叹一声,一念之间,周身狂暴的气势流转,独属于化神层次的刺客锋芒突显,一剑刺向周清,同时卷着荆轲远遁。

第一百四十四章 干将莫邪

  “想走?”

  是他!

  此刻突兀前来的这位化神武者,正是先前自己在潜龙堂感知独异于东君之外的另一股化神气息,从其身上的气息,当时自己隐约推出他的身份。

  但是没曾想,他竟然插手自己的事情,而且与荆轲有不小的关系,而今,荆轲已经不足为惧,先前施展秘法,一条命已经不存八层。

  今日,既然想要插手,就要付出代价,踏步而动,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手中墨黑重剑再次挥动,浩瀚的压力席卷开来,对着远遁的二人劈下去。

  “休伤我师兄!”

  璀璨的一道黑色剑气在明月之下,在茂密的丘陵之内,显得很是寂然,破空而出,直接斩击在那突然现身的化神武者身上。

  不过,似乎此地又多出了一位不知死活的人,娇声而喝,修为不过先天层次,手持一把杀意十足的利器,一股阴寒无比的剑气从剑身上迸出,直接截向自己的那道剑气。

  “飞雪,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连串变故,突然出现的一位女剑客,手持诡异之剑,虽未能将周清脱手而出的那道剑气湮灭,但随着前方那位化神武者的长剑挥动,似乎发生一种奇特的变化。

  同样的一柄杀伐利器,浓郁的血腥杀戮气息从剑身上传荡,一股至阳至刚的力道从其手中的剑器上弥漫,迥异于先前那女性剑客手中的至阴至寒气息。

  两股属性迥异的剑道气息相触,不仅完美交融,而且还诞生出一股十倍先前的剑气,将周清挥手而出的那道黑色剑气湮灭。

  虽如此,但三人的身形却戛然而止,周清已经手持墨黑重剑,立于他们的道路前方,一位化神刺客、一位先天刺客,如此实力,就算联手,也不可能将自己的攻伐拦阻。

  灵觉涌动,落在二人手中的杀伐利器之上,皎月之下,银光笼罩,二人手中的长剑均迸出一缕缕奇特玄光,一者通红无比,至阳至刚,火热无双,一者蓝韵波动,至阴至寒,森冷无双。

  “至阴至阳,至情至性!”

  “想不到干将、莫邪这两柄剑竟是在你等身上!”

  眼中流转这两柄剑的奇特之处,脑海中却是直接迸出这两柄剑的来历,当世名剑中,能够符合这一点的,唯有两百年前铸剑师干将、莫邪这对夫妻所倾力打造的名剑。

  相传,楚国灭越之后,得天外珍奇之物,下令干将、莫邪夫妻二人为楚王铸剑,干将作剑,采五山之铁精,六合之金英,候天伺地,阴阳同光,百神临观,天气下降,而金铁之精不销沦流。

  “子以善为剑闻于王,使子作剑,三月不成,其有意乎?夫神物之化,须人而成。今夫子作剑,得无得其人而后成乎?”

  干将不知其由,妻子莫邪为之言。

  “昔吾师作冶,金铁之类不销,夫妻俱入冶炉中,然后成物。至今后世,即山作冶,麻服,然后敢铸金于山。今吾作剑不变化者,其若斯耶?”

  语落,乃以身投铸剑炉,莫邪见状,夫妻情坚,亦是紧随而去,夫妻二人身陨,两柄利器而出,其子眉间尺携带两柄剑去见楚王。

  献剑之时,双手持干将莫邪,斩杀楚王,浸染王侯之血,此后,干将莫邪称为弑君之剑,被视之不详,一直声名不显。

  想不到,今日这两柄剑竟然被自己遇到,如果眼前这两人都是化神武者,说不准还可以离开,但他们不是,所以……,周清没有迟疑,诧异之音刚落,双手再次挥动。

  “残剑师兄,你被白亦非所聘,我不放心你!”

  似乎,二人对于眼前的周清有些无视,紧紧并列在一起,手中之剑交织而动,嗡鸣声自起,杀意绽放,阴阳轮转的气息扩散。

  这位女剑客,一袭浅蓝色的劲装,年约二十多,姿容中上,一身修为入先天顶尖,看来传承不小,一双亮眸看向那位化神刺客,声音很是牵挂。

  “一切都该结束了!”

  双手婉转而动,强横而又狂暴的劲力涌入掌印之中,真气化形,直接对着二人拍过去,虚空为之震动,浩瀚的力量封镇虚空上下。

  剑光为之而起,绚丽的锋芒与杀气从二人手中的两柄利器上迸出,情义交融,威能更胜,二心一体,剑道纵横。

  呼吸之后,两道独特的剑道锋芒迎上陆清浑厚的掌印!

  强横的能量余波席卷,劲风扩散,周清己身岿然不动,那两道足以重创普通化神武者的剑气被生生的击溃,旋即余势不减,落在二人的身上。

  噗!噗!

  沉闷的声响回荡,二人的身形倒飞而出,昏暗的林木深处,一股血液的腥味弥漫,不远处的粗壮植株更是为之接连断裂之音起伏。

  没有理会那两位男女剑客,行至早已重伤昏睡过去的荆轲跟前,屈指一点,直接洞穿其心脉,刹那间,仅剩的生机不存,一念而觉,火焰顿生,笼罩其体。

  至此,今夜的任务完成!

  瞥了一眼不远处仍旧在丛林深处挣扎的两位剑客,轻哼一声,手持墨黑重剑,消失在原地,飘然离去,归于新郑之中。

  “残剑师兄,你怎么会和这般强大的武者对上?”

  许久之后,身受重伤的二人从林木深处相互搀扶走出,手中两柄利剑成为拐杖一般的事物,看着身侧的那团火光,被师兄护持的那人已经彻底从这个世上消失。

  干将、莫邪合二为一的力量,他们已经施展多次,就算师尊都不敢和他们硬碰硬,而刚才的那人不仅正面击溃剑光,还一击将他们重创,这等实力,只怕还远超师尊。

  “唉,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这人是鲁勾践与我提过的卫国人荆轲,也是墨家的弟子,先前在潜龙堂中,我本想要他给鲁兄传几句话,不曾想却落得这般下场。”

  “飞雪,我们还是先进城疗伤吧,血衣候这次托我前来新郑擒拿几个人,若是到时候不成,可就丢了我们棋馆的名声!”

  手持通体仍旧红光闪烁的干将之剑,深深看了一眼此刻已经被火焰焚灭的荆轲,轻叹一声,不知道此人到底是怎么惹上了那般强敌,就算此行师尊前来,也不一定能够护住他。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四十二章--第一百四十四章》

标签: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找pk10群北京赛车8码固定赛车pk10微信群赌博赛车pk10冠军稳赢公式北京赛车pk10外围赌博平台北京赛车心态调整再一次轮回北京28计划群北京赛车网站开发公司赛车pk10实力微信群北京赛车前三9码北京赛车稳定打法北京赛车pk10开盘口北京赛车那个计划比较准北京赛车缩水软件使用说明北京滚雪球杀码方法赛车精准公式算法北京赛车9码技巧北京赛车投注最稳技巧群北京赛车稳公式交流群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