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 正文

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四十五章--第一百四十七章

adminadmin 2018-10-30 69 0

180.jpg 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四十五章--第一百四十七章 历史

第一百四十五章 鹄落再现

  “师兄,此人既是与鲁勾践交好,想来品行不差,给他立一个衣冠冢吧,尽管肉身不存,但似乎刚才的火焰未能够将其身上的东西全部焚灭!”

  相互搀扶着从丛林深处走出,莫邪之剑触地,支撑身躯,闻残剑师兄之语,不由得神情一动,又看了一眼此刻火焰不存的那尸身所在,明月银光笼罩,只剩下一柄长剑和几片黑色的布帛。

  虽不知这荆轲是何种之人,但鲁勾践自己还是认识的,同属于赵国之人,再加上中山夫子与师尊相识,彼此也打过交道,算是知根知底。

  能够被鲁勾践承认,想来是一位侠义之人,这般暴尸荒野,未免可怜,脆声而语,看向师兄,希望对方能够支持自己的想法。

  “师妹仁慈,自然可以!”

  强忍着体内的伤势,苍白的面上微微一笑,而后缓缓跪坐于此刻尸身不存的地域之侧,手持干将,残余的真气运转,螺旋的剑气隐现,直接对着大地刺去。

  一旁的师妹见,亦是如法炮制,手持莫邪之剑,至情至性的两柄剑相交,威能更甚,剑气所指,不多时,便是一个黝黑的圆形深坑出现。

  “这几片布帛倒是奇异,连肉身都承受不了火焰之力而化去,它却是存留了下来,也仅有它存留了下来!”

  一袭浅蓝色劲装加身的飞雪再次看向先前的火焰焚身所在,那里仍旧与先前所见一般,一柄上佳的寒光利器,其下则是几片黑色的布帛。

  能够历经火焰焚烧而不灭,诸夏列国之中有这般事物,他们也是只听过,从来没有见到过,不曾想今夜倒是在这种场面下一窥。

  “嗯,师妹勿要着急,这几片布帛似乎有异!上面有字……还是韩国文字,若是珍贵之物,当留存于荆轲侠士的亲属、好友!”

  先前不断的承受那位神秘人攻击,若无师妹来到,以干将、莫邪的霸道剑势拦阻一二,今日残剑自忖也要交代下来,虽不明那强横武者为何离去,然,能够保命已经是万幸。

  将黝黑之深地挖出,气力大损,一屁股坐在大地之上,看着师妹继续行动,忽而,就在师妹欲要将荆轲残留的随身长剑和几片奇特布帛扔入坑地之时。

  银月光芒映照,布帛上的印记浮现在残剑眼眸深处,感此,顿时心中一动,连忙出声制止,干将伸出,将那几片黑色的布帛挑至跟前。

  借着微弱的月色光芒,加上身为化神层次的精目,一览布帛上的文字,轻口而语,继续深看,不由得神色微动,而后骤变。

  “想不到两百年前的天下第一刺客聂政的剑法竟会在荆轲身上,昔年,聂政凭借此剑法,将当年的韩国相国侠累斩杀在府邸之中,尽管其有千人护持!”

  “其后,聂政恐连累家人,自杀身亡,近年来,传闻聂政遗留的《鹄落剑法》落在卫国大将公孙羽手中,一直是传闻,也没有谁真正去讨要过。”

  “现在看来,《鹄落剑法》真的在公孙羽手中,如今又落在荆轲手中!”

  残剑喟然长叹,身为赵国人,本就崇尚侠义之士,而两百年前的聂政无疑是一介侠士,为了报答韩大夫严仲子的知遇之恩,毅然舍生忘死,此乃侠之大者!

  今荆轲虽死,《鹄落剑法》仍存,据鲁勾践与自己所言,公孙羽有三个徒弟,荆轲是其中资质最为惊艳的一个,即如此,这《鹄落剑法》也应该归还荆轲的师门。

  “《鹄落剑法》!”

  顺从师兄所言,一旁的师妹亦是拿过布帛借着月光轻轻看过去,上面所写尽皆是韩国文字,对于他们来说,不是问题。

  而且他们所修也是剑客之道,近年来赵国奸佞甚多,为了让那些奸佞之人少害人,也行过刺客之事,如今独属于刺客的顶级剑法在手,一时间,飞雪神情有些激动。

  “嗯,有人!”

  “是谁?”

  看着师妹此刻目中生光的神情,残剑摇头一笑,就算得了这种顶级剑法,想要转修也不可能了,己身所修的剑法同样不弱,而且配合干将、莫邪,威能更是巨大。

  没有理会师妹的贪心,正欲闭目疗伤,灵觉席卷,瞬间,刚闭合的双眸为之睁开,看向他们刚才一路避退的方向,那里正有数道脚步轻缓不一的身影。

  “哈哈哈,可是赵国陉城书馆的残剑大侠,在下潜龙堂堂主司徒万里,先前听手下禀报,大侠现身新郑,如此人物,近在咫尺,若不得见,引以为憾!”

  浅绿色的锦衣加身,颇有华贵之气,身后跟着四位劲装打扮的汉子,听残剑警惕之音,顿时隔空朗朗一笑,挥手间,令身后的四人驻足,己身则是缓步上前。

  言语夹杂着毫不掩饰的敬仰之意,豪爽的意蕴扩散,前进数步,则是在残剑、飞雪二人跟前十步之外停下,看着二人身侧的深坑和身侧场景,眼中亮光一闪。

  “农家的人!”

  “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对于潜龙堂,残剑并不陌生,这些年在列国中发展的很快,百家之中,能够有这种实力的,而且愿意做这种事情的,也只有势力遍布诸夏的农家弟子。

  只是不知道对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我潜龙堂成立这些年,一直没有出过什么大的差错,凡是被我潜龙堂邀请的客人,也没有出过任何意外,先前丙字号房间的荆轲先生避退我潜龙堂的护送。”

  “我本不以为意,但后来发现有人在跟踪荆轲先生,所以为了我潜龙堂的声誉,在下便出现在了这里,现在看来,在下似乎晚来了一步。”

  司徒万里面上朗声笑语不断,但是话音之中的意思却是令残剑、飞雪二人神情一愣,而后看向一侧已经肉身不存的荆轲所在,彼此相视一眼,均眉头一挑。

  似乎他们做的事情有些多余,耽搁的这些时间,正巧被潜龙堂堂主司徒万里碰到,荆轲不存,此地只有他们师兄妹二人。

  “司徒堂主,你的意思是我杀了荆轲!”

第一百四十六章 静室佳人

  手中干将微动,一丝狂暴的杀意绽放,至刚至阳的气息流转,言语微冷,徐徐从大地上站立起来,看着不远处的司徒万里。

  自己或许杀过不少人,但都是大奸大恶之人,问心无愧,但如果要将今日荆轲的死落在自己身上,那也得问问自己手中的干将答应不答应。

  一侧的飞雪同样面上不好看,一双冷眸看向司徒万里,手中莫邪气势绽放,与师兄手中的干将合为一体,敢污蔑师兄,农家又如何?

  “荆轲与赵国侠客鲁勾践交好,我本想托其给鲁兄传递书信,追赶下去,发现已经有一位强大的武者在追杀荆轲。”

  “以我之力,都未能够拦阻,若非师妹出现,今夜,我与荆轲都要身陨于此,司徒堂主,你农家虽势大,但残剑无惧!”

  身为陉城书馆门下,秉承师尊教导,承袭儒家精要,虽为剑客,但未敢轻易杀戮,虽为刺客,未敢错杀一人,今日,若这潜龙堂堂主继续乱言,残剑手中干将缓缓抬起。

  话音缭绕,荡漾在深夜之下的这方城外,万籁俱寂,一时间,场中的形势有些压抑,潜龙堂堂主司徒万里没有出声,在残剑、飞雪身上扫视一二。

  目视良久,终于脚步再次上前一步,靠近些许。

  “哈哈哈,残剑大侠何必如此,既然大侠说没有杀荆轲,我自然是相信的,而且,今夜之事我农家也会为阁下保守秘密,断然不得出。”

  “观阁下二人还有要事,在下就先行一步!”

  再次朗朗一笑,司徒万里朗声而道,荆轲的尸体看样子已经消失不存了,他身上的东西倒是握在二人手中,一侧的深坑挖掘完毕,诸般种种,由不得自己不怀疑。

  不过侠魁的命令乃是让自己安稳发展,不要侵扰列国之人,尽可能的结交知名侠客,荆轲虽是自己的目标,但如今他已经陨落,转而代之的残剑则是声名更胜。

  对着二人拱手一礼,旋即,转身离去,没有任何多言,但此举却是令残剑神情越发的难看,一侧的师妹更是秀美紧蹙。

  ******

  与此同时的另外一边,周清早就已经御风归于新政之内,先前之所以离去,就是因为感知到了潜龙堂司徒万里的逼近。

  潜龙堂在新郑助力宗全与宗琼他们不少,这一点上,自己倒是欠了他们不小的人情,如今截杀荆轲,无异于打脸潜龙堂。

  至于那两名手持干将、莫邪之剑的剑客,实力不弱,等那位女子也位列化神层次,到时候神融天地,接引天地之力,加持两柄神兵利器的威能,只怕都快逼近自己这个层次了。

  只是,在未来之世,并无二人的踪迹,手中干将莫邪也转移他人,看来接下来的岁月更加精彩,手持墨黑重剑,归于紫兰轩三楼。

  而今,亥时未过,整个紫兰轩中仍旧热闹非凡,一楼的大厅之中,行走其中的客人大都是城中的大夫、士族之列,美酒醇香,美人在怀,软玉温香,好不自在。

  与一楼的蜩螗沸羹不同,二楼则是一间间单独隔开的雅室,乃是招待上宾的地方,能够登临其内的,唯有当朝重臣和公室贵胄不可。

  三楼与四楼的狭小之地则是紫兰轩自身清静之所,身形化作清风,从打开的窗户闪身而入,那是云舒的房间,此刻仍旧在独自弹琴,琴音飘渺,浸入心神。

  “是谁?”

  然,待周清刚闪烁身形入其中,豁然间便是发觉有些不对劲,琴音虽妙,但以云舒现在的琴技,没有自己的境界加持,很难弹奏出那般美妙之音。

  而在紫兰轩中,能够弹出此音的则就只有弄玉了,一瞬之间,琴音戛然而止,周清神情略显尴尬,按照自己的计算,今夜应该是弄玉在琴阁抚琴才是。

  怎么弄玉会出现在云舒的房间?这似乎也是一个疑惑!

  轻轻摇摇头,连忙转过身形,看向不远处的琴音源头,那里一位清静淡雅的女子正柔软的双手放在床琴之上,美眸中带着一丝诧异,向着自己看过来。

  身着橘色长裙的弄玉端坐在一张长毯上,两侧各有明亮的华灯映照,柔顺的青丝长垂腰腹,精致的发饰梳拢,双鬓的发丝顺着周清闪身而入的微风,为之摇曳,凌乱在绝世的姿容之上。

  本就倾城的容颜多了一丝错乱之美,如枝头初开的红樱之唇微张,绰约多姿浮现,配合此刻娴静的神情,更是林下风致。

  “周公子,你怎么会从……?”

  对于周清的身份,弄玉知晓的不是很多,就算是在与云舒闲聊的时候,云舒也没有多言,只是从云舒的语气中可以看出,她对于周清很是依赖,很是顺从。

  言语称公子,虽不合礼仪,但云舒既然这般称呼,自己这般称呼倒也无碍,战国乱世,礼仪崩溃,除儒生之外,到没有太多的讲究。

  见到周清从窗外进来,心中惊讶,美眸闪烁,在周清与窗户之间来回而动。

  “哈哈,原来是弄玉姑娘在此,倒是周清失礼了。”

  “从前门而入,未免打扰了那些贵客之雅兴,只是想不到却是在这里碰上了弄玉姑娘,倒是缘分,请!”

  心中虽略有尴尬,但也只是一念,面上轻轻一笑,先是对着弄玉一礼,而后在一侧的条案旁坐下,手中墨黑重剑亦是落于地板之上。

  挥手间,劲力而动,静室中的炉火香茗而起,水流婉转,各自落入弄玉与自己跟前的玉盏之中,划过虚空,数息之后,整个房间中一缕淡香弥漫,融入弄玉身上女儿清香,颇为宜人。

  “多谢周公子。”

  “先前听紫女姐姐说,公子今夜也是被潜龙堂邀请过去的,不知这次又出现了什么珍宝?弄玉倒是有些好奇!”

  对于潜龙堂,待在新郑这般久的弄玉自然也是了解,紫女姐姐也被邀请过去多次,紫兰轩内不缺宝物,不过长时间宝物不变,审美有些烦躁,故而从潜龙堂也易宝多物。

  “这次紫女姑娘的宝物倒是易出去了,我手中的宝物却是无人识得,云舒在紫兰轩这般久,多亏弄玉姑娘与紫女姑娘的照顾。”

  “这件宝物就送与姑娘了,对于姑娘来讲,或许将来会用到!

第一百四十七章 谓之华夏

iv class="read-content j_readContent">

  迎着弄玉那纯净如水的目光,周清摇头微笑轻叹,先前在潜龙堂的七人中,成功易宝的只有两人,自己手书的《剑道真解》无人问津,不过这也在自己的预料之中。

  能够进入潜龙堂易宝的大都是身份极为尊贵之人,其余则是江湖上盛名远扬之人,前者不需要修炼,只需要统御武者,便可有至强之力。

  后者自身便是有独到的本领,亦是不需要他人之法,而且一卷《剑道真解》道尽剑道玄妙,臻至至高剑道,这种言语更是无稽之谈。

  若真的如此,谁又愿意真的将这卷《剑道真解》易宝而出,故而,两面不讨好,只得归于己身,言语微落,伸手从怀中拿出一本轻薄的纸质书籍。

  线装而上,右侧而卷,上书《阵道真解》四个古朴的韩国文字,内容不多,不过一二十页罢了,挥手扬起,便是飘然而入弄玉跟前的条案上。

  “这……,即是公子之宝,弄玉无功不禄,岂敢收下,还请公子收回!”

  “不过这种书籍倒是奇特,像是书阁之物,据弄玉所知,多日前,书阁曾经被大将军府查封,颇为可惜,好在紫女姐姐已经买了许多。”

  对于纸质书籍,弄玉眼中一亮,记得近月之前的新郑之中,曾有一家书阁开启,内部售卖的便是这种书籍,虽然售价昂贵,但却是便捷无比。

  内部刊印的诸子百家典籍和当世名人之语甚多,一本在手,堪称一车竹简,传闻大将军府就是看重书阁的利益,欲要将其拿在手中,以至于书阁落得如此下场。

  扫视着书籍上的《剑道真解》,弄玉秀丽的面上微微一动,身躯微转,对着周清一礼,并未理会条案上的宝物。

  “书阁昨日似乎就重新开业了,故而我便进入其中买了一本空白的。至于那本《剑道真解》,乃是我有感而作,如弄玉姑娘这般的妙人,处于这苍茫乱世之中,没有一点自保之力可不行。”

  “周清虽来到新郑不久,但已经感知新郑内的暗流涌动,列国之中,秦国独强,韩国独弱,它日不出意外,韩国必然率先灭亡,弄玉姑娘也该思忖远些,毕竟,紫兰轩中或许也有姑娘的在意之人!”

  弱国之民均悲惨,战乱开启,最上层的贵族或许可以苟活,但底层的民众却宛若奴隶,未来之世,这如今辉煌无比、热闹非凡的紫兰轩又在何方?

  想要在其中生存,必有自保之力,无自保之力,它事妄谈!

  伸手从条案上端过玉盏,映衬月夜的温凉,热气升腾,一片片绿叶舒缓开来,沉浮其内,缕缕清香弥漫,轻抿一口,唇齿生香。

  吱!

  随其后,一道微弱的推门之门荡出,房门洞开,一道紫色的身影妖娆而入,婀娜多姿而进,单手托着一碟瓜果,看着房间中的二人,微微一笑。

  “想不到公子不仅剑道独特,对于列国之事的看法也是这般独特,难道就不是秦国先灭,韩国崛起?”

  踏着绛紫色高履在地板之上,清脆的声音在此刻清寂的房间中很是悦耳,摇曳着上前,将手中的一碟瓜果放在条案之上,笑声而语,似乎听到了周清刚才所言。

  意蕴之间,似乎对于韩国先灭的看法不以为然,亦或者说不太欢喜,美眸而动,看着一侧条案旁端坐的周清,便是自顾拿着铜壶,将周清面前的茶盏斟满。

  “周清游历多地,略有所感,紫女姑娘切勿多想!”

  “难道紫女姑娘觉得韩国还有崛起的可能?入新政之前,一路走来,民生凋敝,荒地遍野,饿殍遍地,入新政之后,更是乱象纷呈。”

  “朝廷之内无辅国重臣,朝堂之外无精锐之兵,周围的魏国、楚国、秦国环绕,如此的韩国入俎上鱼肉,任人宰割,纵有太公望复出,回天乏术!”

  对着紫女姑娘轻轻点头,没有多言,此人的身份自己隐约知晓一二,对于韩国来说,应该没有好感,数年来,扎根新郑,一直在等待着什么,鬼谷的那位也在等待着什么。

  今夜潜龙堂中,韩非现身,如此,周清很是期待,如今已经被自己间接弄成浑水一般的新郑局势,对方如何化解。

  “公子所言有理,然据我所知,如今的赵国似乎也是一样,难道公子就不担心母国存亡?”

  一番话,说的紫女神情有些波动,精致的姿容上玩味之色隐去,在韩国这些年,自然分辨出对方所言是真是假,列国之内,秦国独强,但赵国似乎也是一般。

  “哈哈哈,母国?不知紫女姑娘所知的母国是何种含义?”

  “《尚书》有云:冕服华章曰华,大国曰夏。左丘明所治的《春秋》中亦是有云: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章服之美,谓之华。”

  “母国之意,大者可为华夏,中者可为齐、楚、燕、韩、赵、魏、秦、卫……,小者可为一家一姓,于周清而言,母国自有熊氏黄帝而出就一直绵延不衰,只是,郑国庄公以来,华夏内乱侵扰也!”

  这便是周清所言之母国,俯览列国,更像是一个大家族中的诸多分支争斗,胜者带领大家族继续走下去,败者则没有任何权利。

  然,这个大家族却亘古不衰,文化不断,只要大家族中还有薪火,母国便得无尽传承,嬴政所行之事正是要将家族统合,将大家族壮大,此举乃是正道。

  “公子之言惊世骇俗,难道说公子对于赵国没有任何期盼,任凭着秦国做大,作势统合诸侯,一天下大事?”

  静室之中再次沉寂些许,听周清之语,紫女觉得自己心中一直在坚持的那个目标是否还正确,但无论如何,当年的恩怨,必要有一个结果,庄也在等待那个结果。

  或许周清所言有理,但不入列国潮流,枉然也!

  “紫女姑娘可曾阅览道家先贤庄子的一篇《逍遥游》?说起来,我之剑道得益于庄周多矣!”

  列国纷乱,文化各异,文字各异,这就是乱象根源,昔者三代以来,未有乱世,可谓见矣,并未多说什么,于紫女姑娘之反问,再次轻语。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四十五章--第一百四十七章》

标签: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短篇小说——《借钱》赛车pk10网上代理北京赛车计划8码北京赛车前三和值走势幸运28单双公式北京赛车pk10稳赢公式群赛车pk10彩票微信群风清起缘善飘落素色年华相决绝北京赛车精准人工计划群北京赛车pk免费计划网页版北京赛车滚雪球九码怎么滚北京赛车pk10赌群北京赛车公式交流群北京赛车前3计划猛男诞赛车号码走势怎么看北京冠军走势图技巧微信群娱乐玩北京赛车北京赛车 打水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