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 正文

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四十九章--第一百五十章

adminadmin 2018-11-01 64 0

180.jpg 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四十九章--第一百五十章 历史

第一百四十九章 相门之劫

  看着祖父大人背离自己的身影,张良身形微动,拱手一礼,缓声而言,似乎已经猜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俊秀的面上略有一丝凝重之意。

  “这……,你怎么知道的?”

  张开地神色一惊,而后连忙转过身来,苍老的面上很是惊疑,看着孙儿未有异样的神情,脱口而出。

  “我还知道,祖父大人今天已经被大王任命为军饷被劫一案的主事者,因为至今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怕逾期之后连累张家,所以让我尽快远离新郑,以观后事!”

  张良再次缓缓说道,宛若一切掌控随心。

  “良儿,你……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些事的?……难道说,你在西宫大殿上安插了耳目不成?”

  听着孙儿之语,张开地神情再次一惊,左右看了一眼,连忙上前一步,看着孙儿仍旧未变的神情,脑海中突然掠过一个可能性。

  不由得面上更是骤变,深深的看着孙儿,他不相信孙儿会做出如此不理智的举动。

  “在大王身边安插耳目,乃是诛灭九族的重罪,孙儿怎会如此不知轻重,只是孙儿从这几日祖父大人调查的结果来看,今日祖父询问应该是此事!”

  迎着祖父大人惊怒的目光,张良再次拱手一礼,而后轻轻一笑,这几日新郑内发生的事情,自己都清楚,而作为祖父大人的所为自己也是清楚。

  距离军饷被劫一案已经过去数日,再加上之前的东城纵火案,两件大案加在一起,落在祖父的肩上,只可惜数日过后,两件案子不仅没有一点头绪,反而祖父手下的几元得力干将纷纷离奇死亡。

  如果只是一两位新郑官员也就罢了,但一下子离奇死亡五人,御史、司寇、左司马、郎中、连位高权重的长史南宫错都在昨日死在家中,场景恐怖,联想到他们都是祖父大人的手下,明显是新郑内有人正在削弱祖父大人的力量。

  至于是谁?

  这一点似乎更不是秘密。

  “昨日南宫错死亡之后,祖父大人在新郑的得力助手几乎被清除干净,接下来的目标一定是祖父大人,故而,孙儿方有刚才之言!”

  逻辑清楚,谈吐清晰,温文尔雅,智慧无双,虽年岁不大,但却言语之间将张开地的难事谈及关键节点。看着面前娓娓而语的孙儿,张开地心中暗叹一声,张家后继有人了。

  虽然欢喜,因为张良的表象近年来超出自己的逾期,担忧的是,既然孙儿已经看出张家的难处,以他的性格,想要离开新郑就难了。

  “姬无夜这个奸贼,如今韩国被诸国环伺,不思稳定朝局,发展国力,还在不断的下暗手剪除异己,杀死朝中精干之臣,真是九死不可赦!”

  张开地愤恨而言,百多年来,张家五代为相,一直衷心于韩国,不敢懈怠,虽然近些年国势衰颓,但仍旧坚持稳定发展。

  只是,一切从十年前就开始变了,从姬无夜成为大将军以后就开始变了,大王忌惮,心有余而力不足,纵然是自己,五代以来,似乎也在担忧昔年田氏之齐,未敢信任自己。

  “姬无夜之奸在韩国朝野人尽皆知,但眼前的急务还是要尽快将东城纵火案与军饷被劫案查明,姬无夜权势在军,于政事随时可入,随时可出,但祖父却不行。”

  “为今之计,只有尽快解决两件案子,才能够以图后事!”

  张良颔首以对,这两件案子对于祖父来讲,是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的,如今手下得力助手不存,更是无从下手,或许最后大王会碍于平衡之策,不会罢黜祖父,但绝对会令祖父在朝野颜面尽失。

  到时候,姬无夜在施展手段,便可将政事中属于祖父的力量掠夺,声势更旺,那个时候,一切就难以挽回了,张家也会到了灾难之际。

  “唉,祖父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可如果真的是郑国阴兵作案,人力岂能够应对?于这两件案子,祖父或许解决不了,不过祖父如今年事已高,倒也不怕。”

  “可是,良儿你……”

  张开地没有继续再言,这个孙儿是自己的荣耀,只要孙儿无恙,将来张家仍旧是张家,就算屈辱一时也无妨,百多年来,自己早就明悟一个道理,最后活着才有希望!

  “子不语怪力乱神,这是幼年祖父于我所言,怎么今日祖父却又相信有鬼神之事,孔丘当年曾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更是祖父于我道理。”

  微笑摇摇头,临近大难,祖父的心都乱了,若是接下来自己离开新郑,只怕祸事顷刻而至,雅语而出,论语成章,宛若儒生论辩。

  “嗯,良儿,你是否已经有了应对之策?”

  与孙儿对语片刻,张开地似乎已经听出了言外之意,以孙儿的性格,断然不会在这里和自己废话,唯一的可能,那就是孙儿应该有破局之法。

  念及此,面上顿时一喜,而后看向张良。

  “孙儿驽钝之资,连祖父大人都没有头绪,孙儿如何有法!”

  “不过,孙儿知道一个人,如果新政内还有一个人能够破解奇案,那就只有他了!”

  迎着祖父期待的目光,张良再次摇摇头,自己若是有法,早就于祖父言语,何至于等到今日,不过新郑之内的那人归来,昨日自己前去拜访,倒是有所得。

  希望,那人可以帮助张家渡过劫难,而且,对于张家和那人来说,都有好处!

  ******

  “公子,这几日听紫兰轩的姐妹说城中有阴兵在不断杀人,这可是真的?”

  夜幕降临,紫兰轩仍旧一如既往充斥着纸醉金迷之感,朱红的奢华建筑之内,香气弥漫,一条条紫色纱幔垂落,一丝丝神秘的诱惑隐匿。

  软玉温润,醇香美酒,在这里,你可以享受到人世间最好的一切,让精神得到极大的愉悦,乱世之中,这是一些人心中极大的慰藉。

  不过于此而言,紫兰轩的三楼与四楼倒是处于清净之地,闲暇无事,周清便是从天上人间而来,虽然天上人间解封,但想要真正的恢复先前,还得耗费不小的精力和时间。


第一百五十章 相见

  “鬼魅阴兵杀人?”

  “云舒,你觉得是真的?还是假的?”

  今夜轮到弄玉在琴阁抚琴,云舒则是在静室练琴,琴声弥漫,随意而谈,其内夹杂着灵动的欢悦与辛快,周清则是在一侧闭目静静听着,笑意时隐时现。

  闻云舒脆语,双眸徐徐睁开,自顾斟倒了一杯兰花酿,这是紫兰轩的极品醇香,轻道入玉盏之中,映衬灯火,琥珀生光,一饮而尽,旋即而语。

  “这……,云舒不清楚!”

  这几日城中死了许多大人物,弄玉姐姐都说可能有鬼魅作怪,云舒自然也是倾向于这个观点,只是传闻中,似乎谁也没有真正的见过鬼魅,一时间,还真不好说。

  秀美微蹙,秀丽的面上掠过一丝惊疑,而后看向周清,轻轻摇摇头。

  “哈哈,不清楚就对了,说实话,我也不清楚,不过我想那些鬼魅应该不希望碰到我的墨黑重剑,先前与你说过,新郑内会有不小的混乱,待会我便助你提升一下修为!”

  早已为云舒筑基,体内真气自成,今日更在不断的修炼《清境》,这种功法有点像儒家的《浩然正气》,境界越高,一身实力提升的越快。

  道家典籍有记载,百多年的孟轲凭借一身浩然正气,直接破入合道归元,直追当年儒家孔丘,也就是那孟轲的岁月,儒家在桑海之地的势力真正得到巩固。

  《清境》也是一样,修炼入绝巅,当可心神坐忘,凡尘万事万物都影响不了自己的情绪,那个境界,可称之为——无为之境。

  “是,公子!”

  云舒轻柔一笑,缓缓颔首。

  “嗯,紫兰轩今夜似乎来了不少的贵客,接下来倒是有好戏看了!”

  听着耳边再次响起的琴音,周清灵觉本能的扩散开来,忽而有感,似乎在紫兰轩内发现了几位有趣之人,在自己未做特别干涉的情况下,一切的一切还是走入正轨。

  这正是自己希望看到的,非为一切脱离自己的掌控,大势之下,就算流沙真的成立,也不会有太大作用,但这种感觉颇为奇妙。

  低语喃喃,一旁的云舒有感,向着周清端坐的方向看过来,美眸中掠过一丝疑惑,没有多想,继续运转功法,演练琴技。

  这一夜,周清在紫兰轩停留甚久,灵觉涌动之下,似乎还真有鬼魅阴兵侵入紫兰轩,只是洞彻这阴兵的本源之后,周清不由得有些微笑。

  韩非与张良相见,张开地亦入其中,新郑之内,如今的两大案件中,纵火之案拖延多日没有任何结果,军饷在断魂谷亦是消失不见。

  距离那次新郑大火已经过去多日,东城区域内仍旧是断壁残垣浮现,算算时间,天泽也沉寂了多日,该有所行动了。

  ******

  “末将叶腾见过大将军!”

  比起五代相门张家的危机之感,城中府邸更甚王宫的大将军府中却是欢声笑语不断,正厅之中,大将军姬无夜端坐上首,其下则是右司马刘意等军中干将。

  觥筹交错,美酒醇香,扩散在大厅之内,一位位娇艳的侍女,白嫩的肌肤朦胧而显,柔柔的归于厅中每一位军将怀中,肆意畅饮,美人在握,好不快哉。

  不过,今夜似乎还多了一位外来军将,身着暗黑色的戎装铠甲,火红色的披风垂落,眉目俊朗,英气勃发,年三十上下,周身荡漾一股浓郁的军阵煞气。

  在其后,还紧紧跟着一位粗布麻衣的劲装剑客,神情冷酷,环抱手中之剑,一双眼眸扫视厅中,其深处,一丝不屑忽闪,国势如此,仍旧如此糜乱,无怪乎列国最弱。

  “叶腾?”

  “本将军听说过你,你先前为南阳守,后来南阳之地割让秦国,你便归于白亦非麾下为将,数年来,军功累累,说起来,你还是一个人才。”

  “不过,白亦非正领着白甲军与楚国对战,你怎么会出现在新郑,而且据本将军所知,你已经到达数日了?”

  身为韩国大将军,凡是军中有品级的军将升迁,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对于叶腾这个人,姬无夜还是了解的,虽不是夜幕之人,但在白亦非手下为将,也可大用。

  灵觉感知,对方身上的修为不过刚炼气圆满,先天都不入,只是身上的军阵煞气很是浓郁,看来是刚经历一场大战未久。

  看着厅下一礼而立的叶腾和其身后之人,姬无夜双眼微微眯起,叶腾的实力,自己倒是感知一二,不过其身后的那位剑客,倒是看不出深浅。

  手持青铜之盏,朗朗一笑,推开怀中的一位美艳侍女,大声而问,麾下诸多军将见状,倒是当即收敛一二,转瞬间,前一刻还热闹非凡的厅中,归于淡淡的寂静。

  “知晓雪衣堡大火,数代荣光化作灰烬,侯爷震怒,故而令我归新郑查询缘故!”

  “而且大火之时,雪衣堡内还逃走了一些犯人,侯爷令我回新郑,助力大将军将其擒拿镇压,至于侯爷,再过半月,便可归来!”

  目不斜视,对于厅中的糜乱之状恍若不见,拱手上前一步,缓缓而语,自己身为血衣候麾下军将,虽说姬无夜为韩国大将军,但大将军毕竟只是士族之列。

  “助我擒拿犯人?”

  “他难道觉得大将军府不能够将贼人擒拿!那些逃走的贼人本将军已经发现他们的踪迹,只待他们汇合一处,便可将他们一网打尽,当年若是听我的,将那些犯人杀了,也就不会有今天的破事。”

  “至于你,就好好的在城中安歇便是!”

  闻叶腾之语,姬无夜神色略有微怒,精壮的面上双眼微微眯起,一股无言的霸道气息扩散,将手中的青铜盏放在条案上,悠然起身,看向下首的叶腾。

  夜幕之中,自己一直看白亦非不顺眼,不就是有着世袭侯爵的地位,一直在夜幕之中无视自己,轻视自己士族的身份,还有张开地那个老家伙,这一次,定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至于眼前的叶腾,好好在新郑待着就行了,姬无夜要让白亦非知道,新郑还是那个新郑,夜幕却比以前更加恐怖。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秦时小说家 正文之 第一百四十九章--第一百五十章》

标签: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北京赛车pk3码3期计划群北京赛车买号北京赛车稳计划网页版短篇小说:不要开门!北京pk赛车技巧北京赛车9码稳中北京怎么跟计划投注北京赛车8码倍投北京赛车专家预测计划北京赛车杀号是什么意思北京赛车冠军位杀号飞艇赚钱玩法计划北京赛车pk10公众号平台下一次再好好爱你赛车pk10赌钱交流群北京赛车10期5码北京赛车的玩法介绍北京赛车计划稳定网页版落雪齐眉前生缘北京赛车8码滚雪球的方式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