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 > 正文

短篇小说:不要开门!

adminadmin 2018-11-09 21 0

齐小曼是个孤僻的孩子。这个听上去像是女孩子的男生,却有着跟他这个年龄不相仿的倔强。




在他的家庭破碎之前,他不是这样。许剑说。




许剑认识他五年了,从初中到高中,他们还是一个学校的,不过高三分班以后,他们没能在一块待到毕业。在许剑看来,齐小曼很可怜,有很多次许剑都从家里以各种理由拿来很多学杂费给小曼买各种各样的零食,但是齐小曼从来都没有接受过,许剑说,你要是男人就拿着,等你以后有了钱再还给我就行了。




齐小曼看看许剑手里的膨化食品,咽了咽口水说,不行,我不能要。




之后齐小曼风一般跑了,只是从这时候开始,许剑发现自尊的力量远比世界上个各种力量都强大,追了半里地,竟然没能追上,许剑碰了一鼻子灰,郁闷回家。




齐小曼回到家,确切说这是他姥姥的家。




现在他除了姥姥之外就没有其他亲人了,虽然他从前有过。他一到门前就砰砰砰的敲门,里面也没有问,过了一会,门就开了,他大步迈进去,姥姥已经微笑着站在里面,桌子上是热气腾腾的饭菜,虽然简单,但是显得很温馨。






不知道什么时候,齐小曼敲门从来都是不回答问话的,认识他的人也很默契,从来也不同,一听是唏哩哗啦一顿敲门就立刻知道是他来的,可能从他父母抛弃他以后,他就已经死了,名字这种东西,对死人来说没有意义,只有活着的人还假装憧憬的抱着不放。




一番寒喧之后,齐小曼开始大口扒饭,姥姥坐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他,就像很多年前看着他的儿女一样。只是齐小曼被看的很不自在,他故意扭过头去看着墙角的蚂蚁洞手无意识依旧扒饭,因为眼睛没有看着,所以有几颗米粒弹到了地上,姥姥赶紧伸过手去捡起来,然后甩甩手,丢进嘴里。




虽然这一切很快,但是齐小还是看见了,他恼羞成怒说,你这样行吗,我不想大家看扁我。姥笑着说,他们过他们的,你过你的,日子苦,将来你才会有出息。




齐小曼终于忍无可忍跳起来说,好了好了,这句话我已经听过无数次了,你看看外面的人,有儿个像我一样。一个都没有,为什么,还不是你的女儿不好,她既然不喜欢我,还生我出来做什么。




姥姥愣了愣,依然保持着微笑的表情说,其实你的父母是爱你的,哪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的。




齐小曼说,就这么爱我,让我自生自灭。




说完他跳起来甩门就走,虽然已经走到了楼道,但是他还是能清晰的听见姥姥在里面沙哑的哭声。






外面的天色已经漆黑一片,只有朦胧的盏盏街灯照耀着一个个孤单的行人,已经是秋天了,一到晚上风就冷嗖嗖的,齐小曼不由的加快了步伐,但是他没有去霓虹阑珊的市中心,而是到学校后面的小操场坐了一会,他时常来这里,尤其他一个人的时候,这里能让他冷静一点。




他知道姥姥会给许剑家打电话,因为许剑是他唯一的朋友,然后许剑就会一路小跑来这里找他,因为这样的情景已经上演过无数回了。




但是这次他没有等到许剑,他感觉是许剑生他气了,其实他这样想很正常,因为他父母都可以因为一点小事就把他抛弃,更别说是朋友了。




等他慢慢的走到家的时候,眼前的情景顿时就让他大吃一惊,楼下围满了人,有警车,还有急救中心的人,邻居一看见齐小曼来了都堵着他不让他进去,其实齐小曼一看这阵势就已经知道出事了,但是他还是一头钻进人群中,跑上楼,直到几个穿着刑警制服的人把他拉了下来,但是他还是看见了一些东西,他看见姥姥身上蒙着这一块白布静静的躺在客厅里,地上到处是鲜明的血迹和白色的轮廓线。






齐小曼从来没有这么哭过,就算他父母抛弃他的那天他也没有哭,但是今天,他终于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他开始感觉自己是个小孩子,懦弱而无助,接着他哇哇大哭,不过和电影里演的不一样的是,警察叔叔没有上来抱住他,而是拿着一个小本子吆喝着跟他要不在场的证据。




直到从警察局里出来,许剑的母亲就像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抱着齐小曼,许剑看了都有点嫉妒,不过特殊时期特殊待遇,许剑也不便多说,不过许剑最初的想法并未改变,那就是,帮人帮到底,半途而废的那是落井下石。其实这一点,现在很多的人都做不到,就算是那些曾经教育我们对待朋友要像对待自己那样的人。




那天晚上,许剑和齐小曼睡在一个屋里,许剑躺下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没听见齐小曼的哭声,许剑感觉有点不对劲,随便就问了句,你那时候去哪了。




黑暗中齐小曼一字一顿的说,玩去了。




许剑接着说。那么晚了你还出去玩,你姥姥肯定担心你了。




齐小曼跟着说,姥姥是在家里被杀死的。




许剑说,那个凶手是怎么进你家的?




齐小曼听了这句话,一开始楞了一下,后来就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许剑话说出口才知道问的不对,不过似乎一切疑问也就卡在这里,齐小曼敲门的时候从来不说话,但也不是唏哩哗啦乱敲,一长三他一贯的做风,认识他的人都知道,难道是一个认识齐小曼的人干的?




不过问题就出来了,既然认识齐小曼就应该知道他家是什么经济状况,没必要杀人这么夸张吧。




许剑刚想道歉,黑暗中齐小曼已经跳下床,一个箭步冲门去,许剑一看,也跟着跑了出去,只不过慢了一步,齐小曼已经全然不见,楼下找了一圈,没有看见,这才知道坏了,赶紧喊上父母邻居到处找人,天快亮的时候他们才狼狈的回到住处,许剑被臭骂了一顿,找不到人,许剑怎么也说不过去,大家一合计,决定天亮了再找,等到许剑去了学校也没看见齐小曼,于是许剑在课件的时候翻了翻齐小曼的课桌,可是除了几个饮料罐和一个破旧的作文本就没别的了。




许剑拿着这几个饮料罐,两滴眼泪滑了下来,他从书包里把那一大堆零食塞到齐小曼的桌堂里,等到中午许剑回到了家,父母先是讯问一下,但是得到否定之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许剑把书包一扔,抱着头坐在床上。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有人敲门,碰,砰砰砰。




许剑的父亲喊了句,谁啊。




但是外面没有回答。




许剑的父亲笑着说,你看,曼这孩子饿了就回来了吧。




说着就快步走去开门。




许剑大喊一声,不要开门。




齐小曼已经不是他认识了5年的那个齐小曼了。




许剑想。许剑翻看齐小曼的作文本,题目是双身,其中一段写的是,有的时候我已经不能控制自己,感觉自己是另一个人,仇视一切,结束一切。






好可怕。




那天他亲手杀了他自己的姥姥,所以没人给许剑打电话。




但是许剑的母亲毅然决然的走过去,打开了门。外面是满眼血丝的齐小曼,他手里握着一把血淋淋的刀,许母跑过去一把抱起他,就像拥抱自己的孩子一样。




齐小曼不知所措,刀也掉在了地上,他战栗着说,你为什么要开门。




许剑说,我们都爱你,只是你理解错了。


201811091541754310621103.jpg 短篇小说:不要开门! 都市


齐小曼又回想起那天晚上奶奶微笑着倒在血泊里,然后用最后的力气说,不要恨你的父母。他悲号一声扔掉了手里的刀,咣铛一声,




然后许剑的父亲拨通察局的电话,十分钟以后齐小曼坐上警车,他回头笑了笑,一家目送他远去,直到看不了,三人才相拥而泣。十年以后。




许剑家又响起了熟悉的敲门声。




碰,砰砰砰。




开开门,我是齐小曼。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短篇小说:不要开门!》

标签:短篇小说:不要开门!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北京赛车买9个号北京赛车和值如何计算公式全天北京赛车精准计划群轻柔白月光北京赛车冠亚单购彩票北京赛车属于赌博吗北京赛车6码2期计划软件北京赛车冠军位杀号北京招收摩托赛车手北京赛车的漏洞是什么意思北京赛车pk10赌钱交流群北京赛车反长龙玩法加拿大28微信群北京赛车计划挂机软件最牛6码定位北京赛车九码滚雪球计划北京赛车高手预测幸运飞艇稳赢玩法公式北京赛车天天赚技巧北京赛车冠亚组合如何套利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