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 > 正文

以后的生活

adminadmin 2018-11-09 23 0

这样,人死了,总得入土为安,村里几个平时和杨老实关系不错的凑了凑钱,买了点祭品,在东边的小树林厘米挖了两个不大不小的坑,象征性的磕了三个头,就给埋了。




这下子好了,人是给埋了,都在土里了,啥都不想了,也不用操心了,可是还有个刚出生的孩子呢。挺好的孩子,不哭不闹的,总不能给掐死吧。所以说这个人吧,总喜欢以强凌弱,以大欺小,有钱的欺负没钱的,幸福的欺负不幸的,有爹妈的欺负没爹妈的。刚刚出生三天的杨小米就是那个没爹妈被欺负的。




孩子是个好孩子,不哭不闹,爹妈都没了自己还不知道,就是太可怜了,饿了没奶吃。邻居王三婶是个好人,眼看着孩子就不行了,心一横就用块破布包着孩子回家了。那个时候随便抱个孩子回家可不是小事,那就是一张吃饭的嘴啊。王三婶家虽然没有杨老实那么穷,但是也不富裕,男人去年得病死了,一个人养活着3个孩子,这多了个孩子就得想办法养活她。




从那个时候开始三婶吃什么,杨小米就吃什么,有时候家里揭不开锅了,自己的3个孩子饿着,三婶也得借点粮食一口一口的喂杨小米。这个定时炸弹就在不经意间给埋下了。




76年冬天,下了一场大雪,那时候杨小米才9个月,说句不好听的,又瘦又小,她妈见了能从坟里爬出来。可是没有办法啊,整天跟着三婶吃糠咽菜的,能活着就不错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一场大雪过去之后,紧接着杨小米就得了一场大病。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病,就是一个感冒,没钱治病,拖着拖着孩子就成了肺炎。整宿整宿的咳嗽喘粗气,家里连粮食都不够吃的拿啥治病。




孩子难受,三婶心里也难受。人心都是肉长的,辛辛苦苦拉扯了8、9个月,万一死了,谁心里好受。




先说说王三婶的三个孩子吧,两男一女,两个哥哥一个妹妹。女孩叫王秀琴6岁,一个男孩叫王秀磊,是大哥,8岁。另一个男孩叫王秀军,是二哥,7岁。




大哥王秀磊从小就混,长大了更混。先说小时候,3岁点火烤红薯,烧了西屋,被他爹吊起来打了一顿。4岁那年,他爹累死累活好不容易把西屋修好了,到了5岁点火烤红薯又给烧了,又被他爹吊起来打了一顿。反正修好了也是再烧,这次干脆不修了,当时他爹就是这么想的。平平安安过了一年到了王秀磊7岁,在自己家烤红薯好像不好吃还是怎样,王秀磊跑到村长家后院挖了一个坑,偷了村长的一只鸡就开始点火,那天风大,也寸,一个火星子飘到院墙底下的柴火上,借着风劲儿,火一下子就起来了。倒是没出人命,给村长烧死了6只羊。




村长用绳子绑着王秀磊找他爹理论,这次没挨打。他爹刚举起笤竹,王秀磊胆子肥了,瞪了他爹一眼,这一瞪眼他爹受不了了,急火攻心,倒下了,这一倒就没有起来过。在床上躺了两个月之后死了。




给村长烧死羊的事也就这么了了,谁愿意和个寡妇打交道啊,更何况还带着三个孩子。




二哥王秀军老实,太老实,是全村孩子欺负的对象。刚换上新衣服出去,不出半个小时,准是穿着脏衣服回来。别问,也别猜,一定又挨揍了。在外面受了欺负回家也不说,自己把脏衣服换下来洗洗,第二天穿出去接着被人打。王三婶也管过,根本管不了。王秀军6岁那年,就是他爹刚死那年,被几个小混球硬生生的扔进了村口的地窖里。全村人找了1天才找到,这孩子也是心大,吃着地窖里的红薯睡着了。弄上来问他谁干的,低着头死活不说,这有什么办法。只要王秀军放学不回家,王三婶就担心,不是害怕别的,就是害怕那些孩子下手没轻没重的,再一不小心给打死了。






再说说王秀琴,从小就聪明懂事,人长的也漂亮,十里八村的人挤破了门槛想定个娃娃亲,都被王三婶给轰出去了,孩子太小,以后发展成个啥样还不知道了,给孩子定了娃娃亲不就是把孩子给卖了,赔本的买卖不能干。脑子太好使了,王秀琴5岁那年王三婶下地干活,孩子没人看,就让老大带着一起去上学,教书先生讲的王秀琴一听就明白,那个时候教书先生会的也就那么点,也没有那么难。就这样,王秀琴成了王三婶最大的精神寄托,就指望她以后出人头地给老王家长长脸了。




话说回来,杨小米眼看着就不行了,孩子太小,经不起折腾,王三婶想了一个办法,村东头老葛家有个傻儿子叫葛布,3岁了才刚会爬,这孩子真要是长大了也娶不到媳妇,要是给杨小米和傻葛布定个娃娃亲,孩子不就是有救了啊。心不甘情不愿,辛辛苦苦拉扯起来的孩子就这样和一个傻子定了娃娃亲,这一辈子不就毁了。可是要是不定这个娃娃亲,杨小米活不活的过明天还得另说。保命要紧啊。




王三婶用破被子把杨小米包的严严实实的就出门了,走了几步又折了回去,万一要是人家老葛家不答应不也是白搭。王三婶折回去瞒着三个孩子拿了半袋子小米就出门了。




葛布爹和葛布妈一身披着一身羊毛毯子有模有样的坐在椅子上,老葛家祖上是挖坟的,就是盗墓,老葛头他爹是地主,被批斗了。到了他这一辈开始养羊,养着养着就成了远近闻名的羊倌。




“他三婶啊,这个事不好办啊,这个孩子晦气啊,现在你抱着还喘气儿,谁知道过会还能不能睁眼啊。”老葛头吧嗒吧嗒抽着旱烟。




王三婶也不是软柿子,既然来了她心里就有算盘儿。




“老葛大哥,今天我来就是为这个事儿来的,家里也不富裕,这半袋子小米就当嫁妆,你要是嫌弃我也没办法。小米是个好孩子,就是得了一个肺炎,治好了,给口吃的就长起来了。”王三婶看了坐在地上流口水的葛布,“要是说晦气,我养活了8、9个月不也一点事没有,孩子爹妈走的早,这不能怪孩子啊。你看看这葛布吧,长大了也不好说,谁家的香火也不能断了你说是吧。”




“怎么说话呢,你那口大黄牙让你放屁用的啊。”葛布妈这下子不乐意了,谁家孩子谁家疼,再傻也是个宝儿。




葛布爹看了看王三婶没动气,其实他一早就知道王三婶心里的小算盘,话又说回来了,自己裤裆破了自己冷,自己家孩子自己知道怎么回事儿。


吧嗒了几口旱烟,老葛头站起来走到王三婶面前,撩开被子边儿看了看杨小米,弯腰提着那半袋子小米吧嗒这旱烟走进里屋,这门娃娃亲就算是成了。葛布妈的脸一下子绿了,她心里想的一定是跟这种人做亲家丢人。




王三婶可高兴坏了,孩子不但有救了,说不定还能改善改善以后的生活。顺便说一句,一个人,不管你多么的刚正不阿,该占的便宜还是要占的。


link.gif 以后的生活 都市


娃娃亲定了,接下来就是看病了,当天晚上老葛头就叫车带着孩子去了医院,那个时候出门随随便便坐个车,一般人家想不敢想,为什么老葛头出门就能弄辆车啊,人家有钱啊,和村长是亲戚,人家拿镇长就和亲爹似的供着,拿王三婶的话来说就是钱是镇长他爹,镇长是老葛头他爹。




一个礼拜,杨小米的病就好的差不多了,病好了就出院吧,呆一天不就白花一天的钱,出院这天事又来了。谁出事儿了,王秀磊。出了啥事儿,小事儿,把教书先生给气晕过去了。怎么气晕过去的,还得慢慢说。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以后的生活》

标签:以后的生活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怎样玩北京赛车赚钱北京赛车前3计划北京赛车冠军9码风过情海城北京赛车8码固定北京赛车pk10高手计划群北京赛车5码公式人工计划北京赛车5码计划群北京赛车pk10冠军赢钱赌法北京赛车特码是什么意思北京赛车一手精准计划群北京赛车实力精准技巧群北京赛车一天多少盘北京赛车杀五码略过岁月去爱你北京赛车跟计划能钱吗北京赛车pk10彩票微信群北京赛车回血心得北京赛车杀一码在线计划赛车pk10彩票群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