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 > 正文

志存天下

adminadmin 2018-08-25 2211 0

志存天下 志存天下 官场

  《志存天下》小说介绍

  从小小秘书到省委书记,调岗离任,明升暗降,一路沉浮,于波涛汹涌的官场中左右逢源,抓住每一个契机,扶摇直上。官路漫漫,拓疆阔域,若想大成,须得志存高远,韬光养晦,方于官场中闲庭信步。

  《志存天下》精彩试读 第1章 我自己去

  穷县难治,恶县难稳!

  舟山省长丰市管辖之下的平起县,穷山恶水、民风彪悍,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全国挂名的不稳定县。

  这里不是群体**件,就是群众越级上访,事故频发、长治难安。长丰市对这样一个贫困潦倒、恶名昭著的管辖之地,既感深恶痛绝,又是无计可施。

  先后数次调换县委书记,可抱着希望调整了这一次,又怀着失望调整下一次。眼看全国N大召开在即,长丰市委心急如焚,未敢稍有马虎懈怠,迅速派出一个稳定工作调查组到平起县调查摸底,寻求新的解决之道。

  一周的时间过去了,调查组带回了一个长达40余页的《调查报告》,市委常委会研究了整整一个上午,最后只有一项决定,再换平起县委书记。这是老办法,不过这次采纳的是省委组织部“建议”的人选,舟山省委办公厅秘书一处处长曾家辉。

  决定快,人来得更快。

  第二天上午,一个年纪约三十出头、书生模样的年青人直接走进了长丰市委书记陈大平的办公室。

  “陈书记您好!平起县县委书记曾家辉,前来报到!”

  “欢迎家辉同志的到来!”

  两双手礼节性的握在了一起。

  陈大平上下打量了一眼曾家辉,个子不高、衣着朴素,表情严肃、英气逼人,站在那里,目光平视,静如处 子,俨然一个活脱脱的都市青年学者。

  “一路辛苦了!”

  “不辛苦!”。

  他的回答很简短,但非常有力。

  “你在这里坐一坐,中午我代表市委请你吃饭,也是表示对新同志到长丰市工作的欢迎。”

  “不用,中午我自己解决。”做秘书这么多年来了,从来都是自己解决,这也是大多数秘书人的命。

  “从省里下来,不给我这个市委书记面子啊?”

  “我是来吃苦的,不是来吃饭的。这是老领导的教诲,您别误会!”

  曾家辉临行前,省委书记高天成确实对他作了专门叮嘱:小曾啊,下去就是吃苦,我希望你有充分的思想准备,而且要时刻保持清醒。这话说了还不到24小时,他岂能不清醒记得,而且要永远记住才行。

  “哟哬!我还是头一次碰到你这样的县委书记,光要吃苦不吃饭,那可不成。吃过了午饭,我下午送你去平起上任。”

  “不用送,我自己去。”

  曾家辉这样说,自然是要这样做,他有自己的想法。平起是什么地方,全国恶名昭著的穷县,不稳定的代言之地,市委书记送你去又咋地?人送到了,酒喝足了,他拍一拍屁股走了,工作还不是留给县委书记去做。以前那么多任书记都是市委抱着希望送去,又怀着失望弄走,他可不想重蹈覆辙,步他们的后尘。

  不过,陈大平听到这话却是一愣,别的县委书记是想方设法要和市委书记吃一顿饭,巴不得自己亲自送他们去上任,这个曾家辉倒是“不吃也不要送”,有点意思,新鲜!

  “那你什么时候去?”

  “现在。”曾家辉说完就欲起身,他是真想走,他一向都喜欢雷厉风行,不干则以,要干就要抓住时机,早干快干。

  陈大平伸手按住了曾家辉的肩膀,道:“不急不急!”

  “您说不急?我可是听说平起县很急啊,不单单是社会乱得让人着急,老百姓也是穷得发了急呢。”

  “家辉同志,看来你对平起的情况已经知道了,我不是不着急,而是干着急啊!”平起的问题就像他心中的一根刺,他不急才怪。

  “平起县穷、人野,环境恶劣而复杂,这只是我通过其他渠道了解到的一个大概,所知有限。”

  曾家辉是省委书记高天成从京城带过来的秘书,到舟山省还不到1个月,长丰市都是第一次来,平起自然是没去过,他所知道的情况只能是通过其他渠道,也确实是只知大概,有限得很。

  “那具体情况,要不要我先介绍介绍?”

  

  《志存天下》精彩试读 第2章 报警

  平起县城很小,就那么几条街道。

  黄昏时分,一个年青人像幽灵一般,在各个街道溜达了一圈,又到县委大院门前驻足观望了一会儿,悄然离开了。

  这个年青人正是曾家辉。

  他找了一个小饭馆胡乱的填饱了肚子,走进了一家名叫“平起商务”的酒店。

  “你好先生,要住宿吗?”一个MM迎了过来。

  “恩!”曾家辉点了点头。

  “一个人吗,要个什么房间?”

  “单间。”

  “好的,那请登个记。有身份证吗?”

  “哦。”曾家辉的手刚伸进衣服口袋,钱包还没掏得出来,一听这话,空手抽了出来。道:“好像没带,咋办?”

  全国都要求宾馆酒店住宿必须提供有效果身分证明,要真没带,按规定必须到当地辖区派出所开具证明。

  “没关系,多加20块钱就行了。”

  “不怕查吧。”曾家辉故意装出有些担心的样子。

  “放心吧,在有我们在呢,你在房间里干什么都没关系。”MM说着还骚首弄姿的妩媚一笑。

  曾家辉又伸手在几个口袋里摸索了一阵,掏出钱包翻了翻,道:“找着了,小样的,躲在里面呢。”

  登记完毕,MM在前面垫着脚,一扭一摆的晃着大臀带路,曾家辉跟在后面上了二楼,刚打开房门要走进自己的房间,就听到隔壁传来一声尖叫,接着房门“轰”的一声被撞开了,一个人跌滚出来,后面还跟随着一群人的脚踹和谩骂。

  只见一个光着膀子的瘦猴还边踹边骂道:“妈的,你每次都故意克扣老子们的粉量,弄死你!”

  地上的男子哼啊了两声,吐出一口染了色的唾液,才求饶道:“山哥,我真的没有啊。你给那么点钱,哪能弄到多少货嘛。”

  “还敢嘴硬。”

  “啊。”那人又挨了重重一脚。

  “滚!”

  门哐当一声关上了。

  曾家辉看着受伤者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走了,才问MM道:“什么人啊?这么凶。”

  “吸F粉的。”

  “哦,那你们还敢让他们住?”

  吸毒是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的违法行为,任何人都不得为吸毒者提供场所和工具,像酒店这种公共场所更不应该啊!曾家辉不仅懂得法律,他还党的干部,是平起的县委书记,自然会有此一问。

  “客人付了房费就OK,至于不允许他们干什么,那就是公安局的事啦。”

  曾家辉不想与MM辩驳,进去“啪”的关了房门。打开电视看完了新闻联播,又抽了一支烟,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也许是受刚才那一幕的影响,他做了个恶梦,梦见自己忽然到了一个穷乡僻壤,遇上了两名持刀抢劫的歹徒,他想大声喊叫,但喉咙发不出声音,他想发足狂奔,却又被歹徒死死抓住,他想奋力搏斗,无奈似乎全身无力......

  正在他绝望的时候,房间的座机突然铃声大作,把他从死亡之梦中惊醒了过来,他全身大汗淋漓,大口的喘着气,一把抓过电话,道:“喂?”

  “先生你好,需要服务吗?”

  一个甜甜的少女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吐气如兰,似乎人就在身边,还真有些让人心惊肉跳。

  “保健…,还有特服的啦!”

  曾家辉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他也是凡夫俗家之人,当然知道特服是干什么的。

  “干什么啊,我要睡觉!”

  “就是睡觉啦!先生说得好直接哦,含蓄一点嘛!”

  “无聊!”

  他扔下电话,到浴室冲了一下刚才出的一身大汗,正返身准备躺回床上,却听见隔壁又是一片大大的吵闹声传来,估计是刚才那家伙说粉量不足,又搞来吸上了,正HAPPY着呢。

  士可睹,但不可忍,曾家辉现在就更不能熟视无睹了,他想了想,掏出电话打了1**,道:“1**吗,平城商务酒店226房间有人吸毒。”

  “你怎么知道?”

  

  《志存天下》精彩试读 第3章 闯祸了

  警察一般都不闹着玩,他明白地看到小伙子掏出了电话,还按了3、4个数字,把手举到了耳朵边。好像说的是:“1**,我是A队的,你查一下平起商务酒店举报者的电话。哦,好的,13..........。”

  曾家辉听着那电话数字,头就有些大了,要是让他们知道是自己举报的,那可不行。刚到平起就暴露了身份,暗访还如何进行下去,岂非泡汤不可。

  他故意装出有点冷得发抖的样子,回身进去把手机开成了静音,并放到了枕头底下。然后抓了条浴巾披在身上,才又若无其事的踱步移到门口。

  那小伙警察打了两遍电话,见没人接,不由半信半疑地看了看曾家辉,然后才摇了摇头走了。

  曾家辉关了房门,取出电话一查看,两个未接电话,他慢慢的存下了号码,名字是“平起酒店出警电话。”

  经过这一番折腾,他也没时间去想问题了,他必须保证充足的睡眠,明天好有精神到下面去看看,于是索性矇头大睡了过去。

  县委书记到平起的第一夜倒是睡着了,可平起临时主持县委、县政府工作的县长贾大成却彻夜未眠。

  他很是不解,原县委书记胡小春昨天就悄然离开了,新的县委书记曾家辉为什么还迟迟不见来呢?

  而且这迎接工作是件大事啊,必须得知道新书记什么时间到?市上哪位领导送?可联系市委组织部,说在等市委领导安排;问市委办公厅,则回答:你自己问陈书记吧!

  原来的书记走了,没有自己的份,新的书记要来,又不告之消息,他是一肚子的气,“到底算咋回事,搞什么飞机嘛?”。

  一连几天,眼看到了周四下午,还是音讯全无。贾大成烦燥的坐在办公室里,抽着烟,皱着眉,手指敲打着桌面。

  他的秘书进来报告道:“马县长,政法委冉东风书记来了,说有情况向你报告。”

  “你让他进来吧。”心想,政法委书记应该向书记汇报才对,这个“真”书记没到,我就听一听吧,反正听了又不会少二两肉。

  “贾县长。”冉东风叫了一声,推门而入。

  “坐。”贾大成向办公桌对面的椅子指了指。

  冉东风坐了下来,将公文包放在身边的坐位上,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软天子烟,递了一根给贾大成,待点上才开始报告。

  “马县长,有这么个情况:最近平起县的力水乡、小庄乡、皇后镇都发现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四处打听县里的情况,包括经济发展、人事任用、政策措施落实等方方面面的事,特别是对近来越级上访的几起事件,关心程度非常高、询问经过非常详细,很让人怀疑是不是有什么不法之徒想在N大召开之际,组织操纵刁民又搞什么越级上访或群体**件?”说到这里,冉东风故意停了一下。

  贾大成轻描淡写的“哦”了一声。

  “有这事?是个什么样的人?”

  “据说是一个约三十岁左右的年青人,个子不高、精神十足,口才很好,对各种政策理解很透彻,问的东西群众都很感兴趣,说的事理似乎也是一针见血,力水乡的综治办主任形容他‘有点像间谍’。”

  “哦,那你们采取措施了没有?”

  “我们的维稳人员已经跟踪两天了,但由于没有确切证据,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理由,暂时没对其采取什么措施,不过在掌控之内。”

  “敏感时期,小心为妙。这事我知道了,稳定是必须的,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但一定要注意方法,新书记还没到,别捅什么大的娄子。”

  “是,是。”冉东风连连点头道。想了想,又道:“这几天县城的几个重要部门也反映看到过这个人,总是询问一些行政审批办理事项,在国土房管局问了申请廉租房的程序,在市政园林局问怎么申请办一个报摊,还到过公安局问开办宾馆、申办歌厅茶楼需要些什么资格条件之类的问题。”

  “来者可疑,也很不善啊!”贾大成皱了一下眉头。

  

  《志存天下》精彩试读 第4章 真的假不了

  彭德刚在脑海里一搜索,猛然大吃一惊,前几天市委不是发了一个任命文件到县里了吗?新的县委书记就叫曾家辉啊!有这么巧的事,玩什么游戏?在平起抓了“老大”,公安局长可玩不起!

  “你先给我稳住,妥善安置好人,我马上到局里。”

  彭德刚掐断电话,赶快将这一重要情况报告了冉东风。

  曾家辉人虽未到县委,平起也没有人见过其真正面目,但市委的任命文件县四大班子成员和各部门一把手都是知道的,冉东风基本确信无疑了,不由心中大紧,本来想在新书记到来时争个好印象,却不想事与愿违,摆了一记乌龙。

  冉东风的额头渐渐浸出了汗珠,他知道自己闯祸了。这个祸,自己还扛不起,他赶紧报告贾大成,在电话中心惊胆寒的叫道:“贾县长,下午给你汇报的人,公安局逮了,没想到是新来的县委曾书记”。

  “你大半夜的跟我开什么国际玩笑!”

  “我的县长大人,是真的啊!”

  “啊,是真的?”贾大成差一点没把电话从窗子扔出去,半天才回过神来,尽量让自己保持住平常的镇静。

  “我知道了。”

  贾大成感觉头突然大了,下午自己还暗示逮人、来硬的啊,这下可好,直接硬碰硬!只得道:“你快去公安局,我随后就到!”。

  此时的县公安局刑警支队长办公室里,曾家辉坐在沙发上,气定神闲,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想说。

  宋小明泡了茶,又敬了烟。曾家辉也不用做作了,身份也不必隐藏了,茶照喝,烟照抽。他在想,事出有因嘛,怪不得他们,幸好公安局没给戴拷子,也没有刑讯逼供,不然不仅是今天自己颜面无存、事情不好收场,就是今后想起也会心情不爽、工作不好开展。

  门外突然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曾家辉坐着没动,只是抬眼看向了门口。一前一后,两人推门而入。

  宋小明站了起来:“冉书记、彭局长”。

  冉东风没理宋小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曾家辉,紧走几步,远远地伸出了双手。道:“您是曾书记吧,真是对不起。我是政法委书记冉东风,今天的事,请您批评。”

  曾家辉没有说话,站起来伸手与冉东风轻轻握了握。然后才道:“我一到平起,就遇‘东风’,这可是好兆头啊!”说完转眼看向了彭德刚。

  彭德刚这才上前一步,道:“曾书记,我是公安局长彭德刚,请领导处分。”

  曾家辉主动伸出手,道:“彭局长,我只是说要见一见你,可没说要处分你?公安的问题确实不少,帐迟早是要算的。平起现在最需要的什么,你应该很清楚,你想逃避?想得倒美!”

  现场气氛略微活跃了一些,冉东风与彭德刚不免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总算勉强放回了肚里,心中不免有些异样,这个县委书记与往任可不同啊,似乎更亲和、更深沉,也更特别,来的方式特别方式,不过自己安排的见面地点更特别。

  冉东风不敢让曾家辉在这里多呆,哪怕是多1秒钟,也会让自己今后心中多一分不安,要是让书记大人知道是自己叫抓的人,恐怕就不是简单的不安了。

  正欲开口安排送曾家辉去休息,贾大成就到了。

  贾大成进得门来,叫得一声“曾书记”,紧紧握住曾家辉的手就说不上话来了,脸上一副愧疚万分的表情。

  曾家辉一眼便知端倪,却想故意幽默一把贾大成。道:“怎么,你这个‘假’县长,见到了我这个‘真’书记,就这么难受吗?”

  众人不由一愕,尽皆哈哈大笑。

  “好了,我被你们折腾了大半夜,也差不多了,你们总得给我找个住处吧?”曾家辉不想再呆下去。

  贾大成找着了台阶,赶紧就下。道:“曾书记,我已通知县委办主任罗一松安排了休息地方,我们这就送你过去,还有许多县领导都在那边等着您呢。”

  “哦。”曾家辉刚迈出一脚,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即停了下来,看了看几人。

  “你们就不怀疑我这个曾书记也可能是‘假’的吗?”"

  《志存天下》精彩试读 第5章 一个信号

  罗一松回答道:“这个就不清楚了。”

  平起根本不平,哪配和谐之名。曾家辉没有再问什么,伸出手道:“把房卡给我,你回去休息吧。明天上午9点开个常委会,听一听各常委的工作情况。另外,明天你给我找一套简单住处,我住这里不太习惯。”

  “好的,那我明天早上来接你。”

  “不用,你也是常委,还有重要工作要做,安排个驾驶员8点过来就行了。”然后径直走到了电梯旁。

  早上7:40左右,罗一松还是亲自来了。

  他让驾驶员刘明和车等在门口,自已独自进了和谐大酒店的大堂,他向电梯方向走了几步,又犹豫着退了回来,最后还是没有上8楼去。曾家辉昨晚叫他早上不用亲自来接,那是出于对自己这个县委常委的尊重,是客气而并非说是不必要,更何况自己还兼任县委办公室主任,但想到昨晚曾家辉不让送上楼的前车之鉴,自己等着就是了。

  8点刚过的样子,曾家辉走出了电梯口,罗家松迎了过去。曾家辉冲罗一松点了点。

  “书记早!吃过早点了吗?”见曾家辉又点了点头,罗一松才说道:“车在门口。”

  车径直去了县委办公大楼,县委副书记简成雨早已等候在楼下,见曾家辉自己开了车门走出来,快步过来迎接。

  “曾书记,早!”

  “简书记早!”

  “您的办公室在三楼。”

  “好。”

  抬头看了看办公楼,九层独院,大气恢宏,看样子才修不久,外面的装点很是精致,估计里面的装修也不会差。不觉心中纳了闷,不是说国家级贫困县吗,似乎不太像啊?

  心中虽这么想着,却不好露出声色。干脆电梯也不坐了,边看边走楼梯,曾家辉就这样一路让简成雨前头领着、罗一松后边“押”着进了自己的办公室301。

  简成雨也知趣,把曾家辉送到了办公室,客套几句就退了出来。毕竟有个常委兼办公室主任的罗一松在,服务方面是他负责。

  “书记,这间办公室是原来胡书记的办公室,虽然一应用品换过了,但墙面、地板的装修没来得及整理,您看有什么要求没有?”

  “这么豪华,还可以要求?我估计后面的几任书记来都不用重新装修了。”

  “后面的书记?”罗一松没有听得怎么明白,像是自言自语。

  “是啊,难不成你认为我会是平起县委书记的终结者?”

  “书记,我不是这意思!”罗一松赶紧解释了一声。

  “我搞不好工作,还不是要腾地方;搞好了,我也想上进撤。罗主任莫不是打算让我在平起养老?呵呵!”

  “我可不敢胡乱猜想。”罗一松在额头边抹了一把,转移话题道:“你的秘书和司机,我们都未敢擅作主张,等您指示?”

  “我新来乍到,也不熟悉,就由你安排吧,先用一段时间了再说”。曾家辉对这些似乎并不在意。

  “好的,那就让郑志暂时给你服务,他是刚转正的选调生,调进办公室半年;车辆和驾驶员您早上已见过了。”

  罗一松的话并不多,说完转身出去把郑志叫了进来,见过书记后,又带到对面办公室吩咐其他事项去了。

  8:50,罗一松又敲门进来,道:“书记,常委会的开会时间要到了,在二楼会议室。”

  “好。”

  曾家辉到平起是空手而来,什么东西也没带,他在办公室抽屉里随便找了个笔记本,抓了支笔,就走了出来。

  “小郑,走,开会去。”曾家辉到得门外,大声的叫道。

  “哦。”郑志一呆,哪有书记提醒秘书开会的呢?不过心潮涌动归涌动,答应一声,赶忙随了去。

  会议室里,13名常委和人大主任黄开新、政协主席杜有帮无一缺席,正襟危坐。

  曾家辉将笔记本放到桌子上,看到面前有两份资料:一份是众常委的履历表,另一份是常委分工文件。简单浏览了一下,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罗一松,然后坐直了身体。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志存天下》

标签:男频小说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北京赛车滚雪球计划北京赛车冠军012路玩法北京赛车带人上岸北京赛车pk10赚钱交流群北京pk赛车人工在线计划宠物的理想之铜镜里的小女孩·第一百零四章--第一百一十章北京赛车手机微信群北京赛车微信群2元群北京赛车风水走势爱你不负青春年华北京赛车反计划顺势6码玩法北京赛车刷8码北京赛车追号计划怎么样北京赛车pk拾高手计划群玩pk10微信群女频小说北京赛车计划群北京赛车两期3码人工计划落雪齐眉前生缘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