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 > 正文

权道神峰

adminadmin 2018-08-25 1815 0

权道神峰 权道神峰 官场

  《权道神峰》小说介绍

  权力与金钱,征服与欲望,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快节奏社会,这些既是无数人的追求,又是他们的葬身之地。 家遭横祸的官二代陆炎,父亲因一次意外车祸,不治身亡。本与官场再无渊源的他,却因为母亲与市委书记的特殊关系,凭此关系考取公务员,从此咸鱼翻身! 成熟女秘书,漂亮女同事,知性女记者,丰满女医生等美女纷至沓来,情场与官场左右逢源。 在权力的仕途上,他一路斩杀,红颜收尽,权力在手。

  《权道神峰》精彩试读 第001章 :梧大小霸王

  梧城的初夏,正是这座丝路名城一年中最美好的季节。刚刚告别嚣张了一个春天的沙尘暴,那热浪滚滚的盛夏也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到来。在这里有着明媚的阳光,也有着清朗的风,还有着空气中飘荡的一丝淡淡清香。这个时候,梧城人或是出游踏青,或是结伴赏景,尽情的享受着悠闲的生活。

  而在梧城大学这所百年名校,初夏的时节却正是最躁动的一段时光。每年的这个时候,是新一届的毕业生即将踏入社会的最后一段学校生活。有人忙着赶场各种招聘会,有人忙着参加各种散伙饭。在这些毕业生眼中,学生生涯即将成为过去式,一个个对即将踏入的社会充满着憧憬亦或是担忧和恐惧。

  此时已经接近晌午时分,上课的学生还没有下课,没课或者逃课的那一拨人呢,已经赶着去食堂排队打饭,校园里并没有多少人。连平日里总是人满为患的篮球场,偌大的场地里此时也只有七八人聚在一起。旁边,围满了看热闹的学生,一个个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什么。

  难道场地里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篮球比赛吗?看那样子不是的,场地里的几个人聚在一起,围成了一个圈,哪里的篮球赛是这样的打法啊。

  “老大,这种人还和他费什么话啊,你一声令下兄弟们直接废了他就行了。”那个被叫做老大的男生,绝对是一个典型帅哥,一米八的个头,一身黑色中山装衬托的身材更加挺拔,再配上白皙的皮肤和韩式发型,愈发显得阳光帅气。听着旁边的兄弟这么说,他并没有吭声,而是撇过头去看了一眼挽着他胳膊的那个美女。

  “陈超,不要着急嘛,我还没听到人家给我道歉呢,先动什么手啊!等到打完了再听道歉就没意思了。是不是啊,陆炎?”美女摇了摇挽着的胳膊,有点撒娇的说。

  “陈超,让他给曼青道个歉吧。”名叫陆炎的男子淡淡的对刚才叫他老大的那个小胖子说。

  “听见没,老大叫你道歉呢。”陈超正抓着一个男生的后颈,听见陆炎说话,顺势踢了那个男生一脚。

  “炎哥,曼青姐,我错了,都是我长了这张臭嘴,没个把门的,以后我再也不敢乱说了。”那男生显然是怕了眼前的这几个人,说话的语气中都带了一丝颤抖。

  “现在才知道错,已经晚了,早干嘛来!”陈超说着又踢了那男生一脚,“兄弟们,给我打,让他好好长点记性。”

  一旁站着的几个男生围上去一顿拳打脚踢,场外那些看热闹的学生议论声更大了。

  “看,是陆炎他们,不知道又是那个倒霉蛋不长眼睛惹到了这几个混世魔王,得罪了陆炎,有他们好受的了。”这时候有两个女生正好路过篮球场,一个穿着橙色运动服的女生说道。

  “陈雨,谁是陆炎啊?这么嚣张啊?”旁边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儿问道。这女孩是梧城大学数学系的系花林晓筠,那个叫做陈雨的女孩,是林晓筠的高中同学,梧城大学新闻系大四学生。

  “晓筠,你连陆炎都不认识啊,他可是我们这一届公认的梧大第一帅哦,诺,就是那一群人里面最高最帅的那个。”那个叫做陈雨的女孩儿指着陆炎说道,眼睛里透露出的是一种近似于花痴的光。

  “就这样的人,帅又有什么用,还不是空有一副臭皮囊罢了,只有点拉帮结派欺负同学的本事。”林晓筠的语气中透露这一丝不屑。

  “晓筠,这你可不知道了,陆炎不仅长得帅,学习成绩也很好,一直是班里前三名。他还是我们系的学生会主席,歌唱的好,篮球也打得棒,可不是你说的臭皮囊哦。”

  “你这个死丫头,我看你是看上人家了,情人眼里出西施,所以看他哪里都顺眼吧。”林晓筠看着陈雨的那副花痴样,忍不住的揶揄道。

  “哎,晓筠快别说了,我倒是真看上人家了,可是人家陆炎那么优秀,压根就是没看上过我啊。你看挽着他胳膊的那个美女,我们新闻系的系花冯曼青,人家才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呢。”陈雨说着,又超陆炎那边指了指。

  

  《权道神峰》精彩试读 第002章 :父亲出事了

  陆炎拿出电话,见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他毫不犹豫的挂掉了电话。这年头,电话里骗钱骗信息的人太多了,稍有不慎就会着了道,对于陌生电话,陆炎一般是不接的,如果真是有事,人家会发信息或者是再次打过来的。

  不过这次,陆炎隐隐觉得那个电话找他可能真是有事情。果不其然,没走两步电话又响了,一看,还是那个号码。

  “喂,你好——”

  “你是陆炎吗?我是市委办公厅黄海强。请问你是不是陆炎?”还没等陆炎自报家门呢,电话那头就打断了他。黄海强他是知道的,市委办公厅综合处处长,来过他家里也不止一次两次了。

  “黄处长你好,我是陆炎。”电话里,陆炎依旧是这样淡淡的说话声,听起来给人一种没睡醒的感觉。

  “陆炎,秘书长有急事找你,你告诉我现在你在什么地方,我们派车过去接你。”

  “哦,我在学校呢,那我爸怎么没有给我打电话呢?”陆炎心里头有些怀疑。

  “秘书长现在不方便,委托我给你打电话,我们现在就派车过去,你在校门口等一会。”黄海强的声音有些着急,电话里还夹杂着急匆匆的脚步声。

  “不用了,告诉我地方,我自己打车过去。”陆炎说。

  “好,梧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到楼下你给我打电话。”黄海强说着就挂了电话,让陆炎有点摸不着头脑。

  “陆炎,怎么了?家里有事吗?”说话的是冯曼青,刚才的电话,她多少听到了一些。

  “嗯,我爸爸找我有点事情,我这会得赶紧过去,你们先去吃饭吧。”陆炎想了想说。

  和冯曼青他们分开后,陆炎就匆忙的往校门口走去。今天这个电话,他老是觉得不太对劲,爸爸不方便,却让黄海强给他打电话,总觉得有点蹊跷。就是爸爸真的不方便,也应该是郭振杰那几个和家里熟悉的人打电话,而黄海强和他根本压根儿就不熟。

  更让他觉得吃不准的是黄海强让他去梧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爸爸为什么要在医院见我呢?陆炎心里嘀咕着,他想给母亲打个电话,可是夏秋的电话一直是无人接听。一切的疑问,也许只有等到见到爸爸的时候才能解开了。

  梧城大学距离梧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并不远,也就是十五分钟的时间,陆炎已经在梧城市第一人民医院楼下了,刚要打电话就听见有人在叫他,陆炎顺着声音望去,黄海强正从医院大门里向他走过来。

  “陆炎,秘书长今天出车祸了,这会正在手术室抢救,联系不到夏台长,我们就把你叫来了。”黄海强也没有绕弯子,一见面直接就告诉了陆炎让他来医院的原因。

  听见黄海强的话,陆炎感觉脑袋“嗡”的一下,心跳骤然加速。尽管他之前对黄海强的这个电话有诸多怀疑,尽管在来医院的路上他设想过许多原因,但是父亲会出车祸这件事情绝对是超乎他的想象的。

  尽管这个消息对陆炎来说一时之间还有点难以接受,不过他知道黄海强也肯定不会骗自己,而且现在最重要的不是着急,而是要弄清楚的是父亲到底怎么样了?陆炎的眼睛里已经嚼着泪水,但是他很快让自己的脑子静了下来,转头问道:“黄处长,我爸现在怎么样,严不严重?”

  “陆炎,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受,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说到这里,黄海强见陆炎的泪水已经止不住的夺眶而出,不觉停下了话语。

  “黄处长,你说,爸爸他到底怎么样了。”陆炎虽然已经泪流满面,但是语气依然是坚强而又坚定。

  “医生说情况很糟糕……”黄海强低下了头,没有再说下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爸是市委秘书长,在你们市委大楼上怎么会摔下来?”陆炎这时候已经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抓住黄海强的领口咆哮着。

  这里的动静引的路人纷纷驻足旁观,黄海强没有立即回答陆炎,他理解眼前这个大男孩的心情,任由他摇晃着自己的身体,咆哮着,呐喊着,尽情的宣泄着自己的感情。

  

  《权道神峰》精彩试读 第003章 :意料之外

  陆炎有点发懵,傻呆呆的看着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女人从张国敬的车里走下来。那是一张他再也熟悉不过的脸,精致的五官,得体的淡妆,浅褐色带着波浪的短发……再配上一身浅绿色的西装套裙,气质优雅而高贵,活脱脱一个职场女强人的形象。那不是她妈妈夏秋还能有谁啊。

  “妈妈!”陆炎离沙漠王还有十来米的距离,已经不知不觉的停下来脚步,喊出了声音。

  听见儿子声音的夏秋猛地停下来,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这才看到了泪流满面的陆炎正站在自己的不远处。

  “炎炎,这是怎么了?你怎么这个样子?”突然见到陆炎这个样子,夏秋真的被吓了一跳,踏着高跟鞋快步走到了陆炎面前,摸着陆炎的脸庞有点心急的问道。

  “妈,我没事,你怎么现在才来?”陆炎反问道。

  “你张伯伯说来医院看一个熟人,我就一起过来了。”夏秋听儿子这么问,表情似乎有点不太自然。

  “炎炎,你来的快啊!”这时候,张国敬也已经走到了这母子俩的旁边,伸手搂了搂陆炎的肩膀。

  “张伯伯好。”陆炎礼节性地跟张国敬打了声招呼,转身继续问道:“妈妈,之前我给你打电话,一直是关机,没想到你和张伯伯一起过来的”

  “哦,那个,炎炎,我本来就和你张伯伯在一起,他接到电话,说让我跟他到医院来看个熟人,我就一同过来了。”夏秋刚才确实是和张国敬在一起吃饭,张国敬接了一个电话,告诉夏秋说是一个熟人住院了,要她一起去看看,她没多想也就答应了,可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碰到自己的儿子。她感觉今天陆炎说话的语气怪怪的,一时之间自己居然不知道该怎么给他回答才好。

  陆炎也被夏秋的回答搞的一愣一愣的,看着夏秋不紧不慢的样子,敢情现在还不知道住院的“熟人”就是自己的丈夫陆晓东,陆炎的心里顿时不悦起来。

  “张伯伯,你难道就没有告诉我妈是要来医院看谁吗?”陆炎对着张国敬说。

  “炎炎,这件事情真的太突然,我怕你妈接受不了,就先没给她说。”张国敬说道。

  夏秋被陆炎和张国敬的对话搞得一时间有点摸不着头脑,一时之间分不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好吧,妈妈,你知道不知道到医院来看的熟人是谁啊?”陆炎显然是心里对张国敬有点气。在他的心目中陆晓东和夏秋的感情很好,而张国敬,和陆晓东一直就像是亲兄弟一样。现在陆晓东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生死未卜,张国敬却一点也不着急的,甚至跟夏秋都没有说出实情。

  “我不知道啊,你张伯伯就说是一个熟人,我也没顾得上细问。”夏秋说道。

  “是我爸!我爸出车祸了,现在正在里面抢救。”这时候,陆炎已经控制不住感情,几乎是带着哭腔的喊了出来。

  夏秋的脑子里“轰”的一下,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而对于此时的夏秋来说,儿子说出的这个消息显然也是超出了她承受范围的,这时候她已经顾不得什么面子和风度了,转过身去对着张国敬狠狠的低声道:“晓东出事了,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国敬显然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不过身为市委书记,多年官场的摸爬滚打早就练就了一套处乱不惊的本事,见夏秋这样,他只是缓缓的说道:“我也是听到办公厅的汇报才知道晓东秘书长出事了,第一时间已经安排市公安局封锁现场,调查取证,具体原因还正在调查当中。”

  “哼——”夏秋对张国敬这个“官方”的回答很不满意,心里也已经隐约猜到了不少东西,但是现在当着儿子的面并不方便说出来,只是冷哼了一声。

  “炎炎,我们这就上去看看你爸爸。”夏秋此时倒显得很冷静,再连看都没看张国敬一眼,拉着儿子的手往医院大楼里走去。

  

  《权道神峰》精彩试读 第004章:临时会议

  市委书记亲自下令,梧城市委办公厅的工作效率还是毋庸置疑的。半个小时后,梧城市委在家的11名常委就已经全部集中在人民医院那间豪华的会议室里了,市人大主任孙建中和市政协主席田庆光也列席了会议。

  对于这次会议的议题,与会的大佬们也都心知肚明,梧城市就那么大点的地方,陆晓东出事的消息早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传到了这些大佬的耳朵里。不过这些人都是官场老油子了,明明一个个心里明镜似的,但就是没人挑明了说,会议室里你一言我一语的尽扯着咸淡,等着张国敬的到来。

  而张国敬此时正在六楼的院长室里,端坐在沙发的正中间,四周围着一圈医院的领导专家,却没有一个敢坐下的。院长齐荣辉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专家了,此时正站着给张国敬说着什么,额头上隐约的看见了晶莹的汗珠。

  市委书记亲自来医院,询问的是一个重伤的在任市委常委的病情,这在梧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历史上还是头一遭。陆晓东被送进医院时,院里的几个外科专家正好下班回家了,齐荣辉一顿电话把人全部召集起来,还没来得及给陆晓东会诊呢,就被张国敬全部给叫到了这里。齐荣辉手头没有更权威的诊断结果,给张国敬汇报的都是张国敬已经知道的内容。

  听完了齐院长的汇报,张国敬并没有立即表态,他沉默了一会,望着齐院长问道:“综合病情诊断,陆秘书长脱离危险的把握有多少?”

  对于这个问题,齐荣辉心里还真是没底,这种重伤的情况,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医学上真的不好量化。但对象是市委常委,又不好说没有救治过来的希望,齐荣辉只好硬着头皮打太极:

  “陆秘书长的情况非常严重,我们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我相信还是有一定希望能够脱离危险的。”

  “好,请各位尽力而为。”张国敬出奇的平静,并没有对齐院长再说什么,起身向门口走去。

  快要走出门去的时候,张国敬忽然又停下了脚步,转头对满屋子的医生说:“我希望大家对陆晓东同志的家属,也实话实说,就像刚才齐院长对我说了的那样。”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院长室,留下了一屋子莫名所有的医生,回味着张国敬临走前那句话的意思。

  “吱——”随着一声门响,张国敬走了进来,会议室里吵吵嚷嚷的常委们立马闭上了嘴巴,坐直了身板。张国敬略微停顿了一下,目光环视了一周,径直的走到最顶端坐在了皮转椅上。

  “张书记,除了李市长和秘书长之外,在家的11名常委全部到了。还有孙主任和田主席也来了。”陈卫东俯在张国敬的耳边轻声汇报着。

  “好,人都到齐了,现在开会。”这是张国敬主持会议一贯的开场白。

  “今天的会议不做记录,不发纪要,请其他工作人员先回避一下。”张国敬继续说道。陈卫东和黄海强赶紧收拾好东西走了出去,正准备做记录的市委办公厅胡德文主任和研究室杨军主任也走出了会场。

  “好了,下面我口头向大家通报一件事情。”张国敬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才不紧不慢的说道:“今天中午12时零3分,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陆晓东同志驾车在绕城高速公路撞上了防护墙,受伤严重,目前正在这所医院抢救。事故原因现在不明,市公安局郭局长正在现场指挥干警调查取证”。

  张国敬顿了顿,会议室里安静的掉下根针都能听得见,他扫视了一圈在座的常委,有的作低头思考状,有的在笔记本上划着什么,有的在转着茶杯,并没有人因为他公布的这个消息表现出多惊讶,显然这些人都早已知道了这个消息。但通报的程序还是要走的。

  张国敬继续说道:“陆晓东同志是省管干部,接到车祸的报告后,我已经第一时间向省委赵书记做了简要汇报,接下来还要向省委进一步汇报详细情况,这次会议就是要定一定调子,具体向省委怎么汇报。而且还要研究一下怎么应对即将铺天盖地压过来的媒体采访报道。”

  

  《权道神峰》精彩试读 第005章:人走茶凉

  “你没事就出去吧。”张国敬终于打破了这可怕的宁静,想着齐荣辉和陈卫东摆了摆手。

  “接下来继续开会,讨论陆秘书长治丧和善后事宜。”张国敬声音有点嘶哑的说。

  距离陆晓东出事半个月时间过去,虽然组织上对陆晓东的死因还没有给出结论,但这件事早已成了梧城老百姓私下里的谈资,各种版本的小道消息已经铺天盖地扩散开来。其中流传最广的一本版本,是说陆晓东是因为牵扯梧城大桥豆腐渣工程的腐败案而畏罪自杀的。这年头,老百姓已经习惯了官员们的高高在上和养尊处优,在任市委常委突然出事了,很容易让人们联想到贪腐方面,这个版本看起来也就非常具有可信度了。

  直到现在,陆炎都不敢相信爸爸已经真的离他远去了。从记事起,爸爸给他的印象就是一个博学多才,热情大方而又极有原则性的人,他不相信爸爸真的牵扯了梧城大桥豆腐渣工程的腐败案,更不相信爸爸是畏罪自杀。

  而陆炎不相信并不代表别人不相信,这个小道消息一传开就立马像是插上了翅膀一样,迅速的出现在了梧城人的茶余饭后。就连梧城大学里的学生也加入了传播这一消息的队伍,不仅校内的BBS上有关陆晓东畏罪自杀的主题成了热门话题,更有许多别的院的学生来新闻院悄悄打听陆炎的情况,因为网上还流传着自己和母亲夏秋也因牵涉贪腐案被检察机关带去调查……

  谣言终归是谣言,陆炎相信爸爸肯定不会涉嫌贪腐,也相信组织上总会给爸爸一个公正的结论,到那时候,一切的谣言都会不攻自灭。

  陆炎不怕谣言的传播,而谣言传播产生的附带作用,却如山崩海啸般的突如其来,打了这个坚强的大男孩一个措手不及。

  最先让陆炎感觉到措手不及的是女友冯曼青和他的分手。陆炎虽然在梧大是风云人物,但在感情方面却一直很专一,冯曼青和他的突然分手,确实给了他沉重的打击。

  陆炎和冯曼青是从大一就开始在一起的,冯曼青是陆炎的同班同学,高挑的身材,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再加上一对天生就有勾魂的魅力的大眼睛,一进校,就被公认为是梧大美女学院新闻院的系花。

  大一的时候陆炎是班长,除了帅气阳光的外表和优异的学习成绩外,陆炎还弹着一手好吉他,篮球也打得特别棒,再加上优越的家庭条件,用室友孙强的话来讲,陆炎这就是标准版的少女杀手。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追的谁,反正开学没多久,这两个人就十分自然的成为了恋人。男有才女有貌,这一对神雕侠侣不知道羡煞了梧大多少帅哥靓女。在陆炎的感觉中,冯曼青端庄秀美,大方贤惠,第一次也是给了自己,是陆炎心目中很理想的妻子人选,陆炎甚至已经做好了毕业就和她结婚的准备。父亲出事之后,陆炎也是第一个找她倾诉,没想到就在那天,一夜缠绵之后,冯曼青第二天便提出了分手,理由是陆炎不顾她的感受,只顾着自己的发泄。

  当时陆炎还有点自责,是不是因为自己心情不好,只想着在身体上找到一个宣泄口,动作有点粗野了。而现在想起来,冯曼青找的这是一个多么可笑的理由啊!如果她真的是爱陆炎,就应该能感受到陆炎心里的痛,就应该能理解陆炎的粗野。更何况一起三年,陆炎在她身体上比这粗野的自选动作多得是,每次她都似乎很享受,为什么就这次说是没有顾忌她的感受,还要因此分手呢?

  自打提出了分手,冯曼青就再也没接过他的电话,短信和留言也从来没有回复。陆炎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他知道冯曼青已经决心和自己一刀两断,自己再多的纠缠也是无用。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权道神峰》

标签:男频小说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北京网红赛车女郎北京赛车跟计划能钱吗北京赛车外围稳赢方案爱情最后的依靠赛车pk10交流赢钱计划群北京赛车投注ba宠物的理想之铜镜里的小女孩·第八十二章--第八十八章宠物的理想之铜镜里的小女孩·第一百零四章--第一百一十章北京赛车单双是什么意思北京赛车高手计划一手群北京赛车必胜公式有哪些怎么分析北京赛车pk走势pk10带玩群老神仙北京技巧6码北京赛车公众号平台北京赛车心态调整北京赛车冠亚和大小计划北京赛车pk10微信群5元群玩北京赛车彩票群北京赛车3冷2热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