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其他 > 正文

和平饭店

adminadmin 2018-08-25 131 0

和平饭店 和平饭店 其他

  《和平饭店》小说介绍

  小说描写了中共地下党南宫瑛潜伏到满铁株式会社扮演陈佳影在和平饭店参与“政治献金”一案,凭借自身的智谋和机巧,与土匪王大顶,潜伏党员窦仕骁完美配合,最终给予日方及伪满洲国巨大打击。小说节奏快,紧张烧脑,步步惊心。将儿女情长融入家国大义,有人在极限状态下的隐忍不发,也有对人性的观照和同情。

  《和平饭店》精彩试读 序

  那时中国貌似完成了统一,然后,东三省沦陷了,再后变成了伪满洲国,南京政权除了抗议就是抗议,于是日本关东军又策动起了华北自治……

  那时中国有很多选择:联苏抗日,或者傍靠英美制衡日本,或者干脆亲德媚日,满足纳粹规划的德意日中四国轴心。每一种选择都有掣肘,但每一种选择,都会像一根撬动世界的杠杆,瞬间改变貌似平衡的全球政治格局。

  

  《和平饭店》精彩试读 第一章

  1

  男一句,女一句,二人转的调调,却是西装洋裙的打扮。

  公寓那么点儿大,不一会儿就唱到了床上。

  男的叫王大顶,黑瞎子岭土匪二当家。女的叫刘金花,窑子里赎回来的情儿,好阵子没见,那叫一个干柴烈火,西装撕了,洋裙扯了,大嘴唇都贴上了软胸脯:“哎哟我个小金花儿哟……”

  谁想一仰头,王大顶的目光忽然愣了,床头柜上,他俩的合影边上有一块男款的劳力士手表!

  “是、是给你买的。”刘金花慌忙解释。

  “你当我瞎哪?这都戴过五六年了!”王大顶面露凶光。

  两人转着圈儿打起来了,结果王大顶脸上被挠了一爪子,于是刘金花慌不择路逃到了阳台,王大顶气急败坏追到了阳台,一把扛起她说:“我摔死你个浪骚货!”

  就在这时“哗啦”一声,隔壁再隔壁的一扇窗户忽然碎开,一个男子破窗摔出,紧接着坠下了楼,“砰”一声贴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就死掉了。紧接着,一楼闯出一名身穿布衫的男子,撒丫子地狂奔,跟着追出的三名便衣,撒丫子地狂追,讲的都是一口日语。

  “出人命啦……”刘金花哆嗦着刚喊出声,就被王大顶拖进了卧室。

  刘金花还往外指:“出人命啦……”

  “给我闭嘴,”王大顶说,“那里头有日本人,事儿不简单,要有警察来调查情况,就说啥都没看见,懂吗?”然后穿了衣服就要走。

  “你去哪儿啊?”

  “回头再找你算账!”

  “滚蛋了就别回来,老娘这里没你的地儿!”

  行李箱跟着王大顶滚下了楼梯,刚才流露出的那点儿小关怀,这娘儿们是半点儿都没体会到……

  2

  布衫男子狂奔到一座小楼的楼侧,闪身躲进了大电箱和楼墙之间的缝隙里。紧接着奔来的三名日本便衣,没发现什么,又朝前面追出去了。

  布衫男子探出身来,四下张望了下,慌慌张张朝另一方向跑了。

  这座小楼顶楼的某扇窗户里,一名披着长发的女子正缓缓从拎包里掏出一瓶万金油,哆嗦着手拧开瓶盖,凑着鼻子长长地嗅了一口。她眼里有泪光,视线里,是满地的狼藉,以及地上、桌边、沙发里散着的几具尸体。她发了会儿呆,无声地吁了一口气,走出了这间屋子……

  3

  在冰城火车站的站前广场,一队骑马的日本宪兵缓缓经过。广场摊贩云集、人流熙攘。长发女子走在人流中,悄无声地观察着四周。

  不久,一名拎着旅行箱的中年男子从火车站出口处走出来,他也在观察着四周。不一会儿,他看见几米外的长发女子正从拎包里掏出万金油拧开瓶盖,他眼睛一亮,悄悄地向长发女子走了过去。

  中年男子走到长发女子身旁,悄声地说:“小姐,这东西很醒脑,但用得太频繁,会产生依赖。”

  长发女子淡然地说:“我只是觉得好闻而已。”

  顿时,中年男子轻唤了一声:“陈佳影!”

  陈佳影点点头说:“你来得很不巧,冯先生,地区工作站刚刚被日本人清洗。”冯先生不由得一愣。

  陈佳影伤心地说:“事发后,我赶到现场,五位同志全都牺牲了!”

  就在这时,站前广场对面的街道,一辆厢式警车驶来,一名警佐面无表情地走下车,朝周围看了一眼。

  不久,一个日本男子带着几名便衣快步走来。他是日本宪兵队队长石原。石原走到警佐旁边,用日语说:“窦警长,我需要你的帮助。”

  窦警长名叫窦仕骁,高兰市警务局警佐。他慢吞吞说:“什么事?说吧。”

  石原掏出一张照片递过去,照片里是那个逃跑的布衫男子。石原说:“这名要犯在缉捕中侥幸逃脱,有迹象显示,他想搭乘火车逃离本市,我需要全站范围布网,所以求助你们警务局给予配合。”

  窦警长收起照片说:“配合你们的工作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4

  在站前广场的一角,王大顶正与小喽啰傻狍子会面。

  王大顶问:“怎么个路子?”

  

  《和平饭店》精彩试读 第二章

  1

  布衫男子从衣柜里爬出,断断续续地对王大顶与陈佳影讲述刚刚发生的事的情景:藤椅上坐着一名身材高壮却面若菜色的男子,布衫男子坐在他对面沙发上。布衫男子正是文景轩,他是一家报社的编辑。

  男子对文编辑说:“我们都被称作马鲁他,用来做各种实验,伤痛耐受度、滤过性病毒、鼠疫虫疫等活体解剖。关东军防疫班,现在叫防疫部了,防疫?哼,他们是在制造疾疫、传播疾疫,那就是个人间地狱!”

  男子从衣兜里掏出盒胶卷递给文编辑说:“这是一名良心尚存的士兵交给我的,是他帮我逃出来的,胶卷里是些活体实验的记录,把它带出‘满洲’,想办法让它曝光,让全世界都知道日本人的罪恶之举!”

  文编辑说:“你不跟我一起走吗?”

  男子苦笑了一下说:“我身上都已经溃烂了,还能去哪里?”

  文编辑怔怔地看了会儿男子,将胶卷揣进西服内兜,他探身想拥抱男子,男子却伸手到他胸前抵住,摇了摇头。文编辑迟疑了片刻,转身准备出门,却在这时,他被门外三个持枪的日本便衣抵了回来。男子猛地举起一把木椅砸在一名便衣身上,又扑 倒了另两名便衣。

  “快跑——”在男子的大喊声中,文编辑夺门而出……

  故事讲完,王大顶对文编辑说:“英雄,咱这算什么缘分啊?”

  文编辑说:“我真是走投无路才跑进饭店的,进来我就后悔了,这不等于自陷牢笼吗?也不知道该藏哪儿,正好服务生开门送水果,我就趁其不备闪进来了。”

  王大顶说:“还闪进来?你等死啊?服务生一走,你就该找出路嘛,这么大的窗也没栅栏,拉开你就自由啦。就算三楼下不去,你也该想别的策略嘛,躲柜子里能管啥呀?他们每个房间都要搜查。”

  陈佳影说:“闭嘴吧!我们得帮他出去。”

  王大顶说:“你脑袋被硫酸泡了吧?”

  文编辑慌忙接话说:“我不会说出去的。”

  王大顶看向文编辑说:“你什么意思?”

  文编辑说:“进门后,你们的话我都听见了,你是土匪,假装她丈夫。”

  王大顶说:“你威胁我?”

  陈佳影说:“他要被抓,你我都没好处。”

  王大顶不由得眉头一挑说:“你的意思是灭口?”

  陈佳影恼火地皱起脸说:“你还有半点良心可言吗?他带着日军的罪证,他正为此遭受凶险。”

  王大顶说:“你也知道凶险?是凶险你还想往上扑?”

  陈佳影气愤地骂了一句:“人渣!”

  就在这时,门铃声响起。陈佳影慌忙转对文编辑说:“快躲起来!”

  王大顶走去开门,只见警察白秋成与便衣A正站在门外。

  白秋成说:“打扰了,例行盘查。”

  话音未落,陈佳影扑身过来“啪”地扇了王大顶一耳光,“砰”地关上了门。王大顶惊怒地说:“你居然敢打我?!”

  “就打你个不要脸的!”陈佳影拿起旁边的花瓶,“咣啷”砸碎在墙上。

  王大顶顿时明白陈佳影的用意,很配合地喊着说:“哎、哎……再打我就不客气啦!”

  门外的白秋成跟便衣A对视了一眼,当即撞开房门,冲了进去。只见沙发上王大顶正手忙脚乱地压制着又打又踢的陈佳影。

  白秋成大喊:“不要喧闹!我们在执行警务!”

  陈佳影对白秋成说:“把他抓起来!他在外头玩女人!”

  便衣A大吼说:“住手!”

  陈佳影与王大顶这才消停了下来。

  白秋成说:“太太,不要妨碍我们执行警务,家事纠纷,稍后你们自行处理。”

  王大顶说:“我那都是逢场作戏。”

  白秋成说:“退到一边!我们现在要搜查房间!”

  王大顶与陈佳影怏怏地走到衣架边,白秋成和便衣A开始搜查。一会儿,白秋成狐疑地凑近大衣柜,贴耳到柜门边听里面的动静。接着,他一把拉开柜门,柜子里却是空的。王大顶不由得一愣,错愕地看向陈佳影。

  

  《和平饭店》精彩试读 第三章

  1

  王大顶陈佳影走进西餐厅,里面已聚满了人,在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一苏联男子,名叫巴布洛夫,说道:“抓个人也兴师动众,日本人的手段真是拙劣。”边上的蒙古裔女人,名叫诺尔曼,是巴布洛夫的妻子,附和道:“可他们的联合舰队却侮辱了俄国半个世纪。”

  一个艳妆女子,叫陆黛玲,皱着眉头说:“他们想干什么?我还等着见导演呢。”她旁边的美籍华人,叫乔治白,说:“别担心,我是美国公民,可以保护你。”

  一张桌子旁坐着两个德国人,一个叫沃纳,一个叫该隐。

  沃纳说:“这种冒犯对德国人来说是不可容忍的。”

  该隐说:“相信我的判断,这件事跟共产国际有关系。”

  一边的老犹太沉默着,看到王大顶与陈佳影后,朝他们微笑着点头。脸上头上还裹着纱布的内尔纳,抱着一瓶红酒,神经质地自言自语:“我会报复的,我一定会报复的!”

  门口一阵骚动,刚进门的两个华人及一个美国人跟便衣A发生了争执。两个华人是兄弟俩,一个叫陈敏章,一个叫陈敏正;那个美国人叫瑞恩,他与乔治白是一伙的。瑞恩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搜查房间、限制活动,现在又把我们赶下来。”

  陈敏章说:“警告你别惹我们,否则直接给你们长官打电话。”

  陈敏正附和:“是我们在支撑这里的经济,懂吗?给我放尊重点!”

  这时,便衣C匆匆走进来。“都给我听着!”他大吼着环视人群,“我们已牺牲了一名武士,这里所有人都有嫌疑,警告你们,不要太嚣张!”

  陈氏兄弟与瑞恩恢复了平静,他们走向一张餐桌。

  王大顶上前拍了一下内尔纳说:“英雄,怎么称呼?”

  内尔纳警惕地看王大顶说:“内尔纳,你有事?”

  “没事,打个招呼而已。”他走到陈佳影身边说,“不太对劲儿了。”

  陈佳影笑了笑说:“感觉正确。闲客和住客全部集中在这里,路上没见饭店工作人员,想必也被圈到了一起,这种手段通常是为了快速清点人数,说明他们相信文编辑还有同伙,清点后要发现少了谁,谁就一块儿跑了,如果没少,就是还隐匿在饭店里。”陈佳影看了一眼王大顶,接着说,“因为那枚徽章,他们会把逻辑指向共产党,所以,你的判断完全错误,为了搜出共产党,他们不惜挖地三尺,绝没那么容易离开这里。”

  王大顶被她说得眼都直了:“想不到你还真有点儿能耐。”

  陈佳影说:“你想不到的多了,所以别再满脑子歪念头,我们必须尽快脱身。”

  王大顶说:“可你现在更吸引我了。”

  陈佳影狠狠地瞪王大顶一眼。王大顶转身往后门探看了一下,对陈佳影说:“那边是卫生间,在通往厨房的拐口处,还有一名便衣。”

  陈佳影说:“饭店结构图显示后门往里是个场院,厨房外通道有出口可以到那儿,如果你之前的分析没错,盯守后门的就只有两名便衣。”

  王大顶说:“相比之下,后门还算是容易突破的。”

  陈佳影点点头。

  2

  窦警长与石原围着便衣B的尸体察勘了一遍。

  窦警长说:“京木殉川是被拗断颈椎致死的,这说明杀人者是个老手而且孔武有力。夺走配枪,意味着他相信还有危险需要应对。同时,尸体是被转移的,但转移路程很短,显然是意外遭遇之际突下杀手。”

  这时,白秋成匆匆跑来。窦警长问道:“人数清点完了?”

  白秋成说:“已清点,没发现缺人。”

  “那就很清楚了。”窦警长转身对石原说,“文姓要犯的同党帮助对方逃脱之后,又继续在饭店内藏匿,因为他或他们相信你我很快就会放弃这里,转而向外追捕。”

  此时日军驻屯医院重症病房内,那警监来到日下步身边说:“一点儿收获都没有吗?”

  日下步摇了摇头说:“中共的这个工作站,我们是突袭,可搜到的文件里却找不出任何信息,这意味着什么?”

  

  《和平饭店》精彩试读 第四章

  1

  接待室内,陈佳影缓缓地睁开眼睛,警长将徽章举到她面前说:“这是你们的荣誉和信仰?”陈佳影转过脸,看到王大顶与她一样靠着沙发躺在地上,还没醒。窦警长继续说:“告诉我,你俩躲在卫生间干什么?”

  陈佳影呻 吟了一声,摸了摸头上的伤处说:“这是哪儿?”

  窦警长阴笑说:“抱歉,仍在和平饭店,你俩依然在我们掌控之中。”

  陈佳影说:“这是冷笑话吗?”

  窦警长说:“我只想知道,为什么宪兵队赶来时,你俩会持枪出现在卫生间里?”这时,王大顶突然开口说话:“我们被解救了吗?真够倒霉的,帮你们说话,却遭人恨了。”

  窦警长说:“你什么意思?”

  王大顶说:“是一个满头满脸裹着纱布的洋人,把我们劫持了。当时打架,噼里啪啦的,我和我太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忽然灯黑了,那人就出现了,拿枪顶着我们,挟持我们去卫生间,刚进门,我太太就被他打晕了,我想反抗,也挨了一下,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窦警长说:“可我发现你们时,你手里握着把枪,怎么解释?”

  王大顶做纳闷状说:“枪?”

  窦警长偏转脸盯视陈佳影。陈佳影说:“我们没枪。”

  窦警长说:“其实我有不一样的判断,是你挑起冲突,想乘乱脱逃。然后,宪兵队来了,你们就走不成了。”

  王大顶说:“宪兵队来了?”

  窦警长说:“别装!你们看到逃不出去,于是自己打伤自己。”

  王大顶做哭笑不得状说:“自己打伤自己?我们这不是有病吗?”

  窦警长盯视了他片刻,探身检查了下他头上的伤,又检查陈佳影的。

  陈佳影偏开脑袋说:“要都是您这种草包警察,咱们的治安好不了。”

  窦警长意味叵测地点了点头,转身向门外走去,白秋成跟了上去。窦警长边走边说:“排查已到关键阶段,动静越小越好,我需要天亮之前把和平饭店恢复原样,让暂停接待和宪兵队的出现看上去只是重大活动前的安保措施。客人们该疗伤的疗伤,该安抚就安抚,闲客不具备条件,因此排除嫌疑后,跟日籍住客一同离开。剩下的继续限制外出,直到我们确定王姓夫妇和内尔纳到底谁是共党!”

  2

  在饭店401房间,日本人伊藤三郎和他年轻的妻子凉子正端坐着,窦警长与石原站在他们对面。

  石原说:“伊藤先生,我这也是为你们夫妇的人身安全着想。”

  伊藤说:“我和凉子从事教科书修订的审核工作,安全受威胁的概率微乎其微,再说,嫌疑人不是已经抓到了吗?”

  石原说:“万一共党并非他们,或者还有漏网的,那么——”

  “那么你会意识到之前措施完全错误。”伊藤看着窦警长说,“共产国际蔓延全球,我想知道你们凭借什么就轻易排除了日裔住客的嫌疑?”

  窦警长说:“伊藤先生的觉悟,令人敬佩。”

  伊藤严肃地说:“忠诚的家奴,应该对主人的朋友也要保持警惕。”

  窦警长一下子沉下了脸说:“伊藤先生,作为一名警务人员,我有我的职业判断,而且我只忠于我的职责。”

  而此刻的杨柳胡同里,一个人正将墙上砖头转开,从里面勾出胶卷盒,随后将砖头复位。来人是地下党员唐凌。唐凌坐上停在一边的人力车,打开胶卷盒,抽出胶卷时有些惊讶地停顿了一下,随后解下裹在胶卷上的便笺纸,正反看了看,又凑到鼻前闻了闻。他想起了一些往事。

  江心的一叶带篷小船内,唐凌从陈佳影身上翻下来,长长地吁了口气,两人浑身是汗。陈佳影说:“唐凌,从明天起,我们即便对面相见,也只能装作陌路了。记住,你是最隐秘的一颗钉子,只有组织遭到毁灭性破坏时,才会启用。启用你的标志,会是一张便笺纸,带有玫瑰香味。如果纸上没有其他内容,就说明不是我亲自传送,你需要跟传送人接触,通过他来获取信息。”

  想到这里,唐凌看着便笺纸,皱了皱眉头。",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自好看的阅读网站,本文标题:《和平饭店》

标签:男频小说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文章归档
随机tag
北京赛车交qq流群北京赛车计划vippk10公众号平台北京赛车无码计划短篇小说——卖烤鸭的女人北京赛车计划5码二期软件北京赛车走势有用吗北京赛车如何跟计划倍投最牛6码定位带玩pk10微信群不爱江山爱美人5元赛车pk10微信群小女子的疯狂人生北京赛车龙虎最多出到多少期北京赛车2期计划赌北京赛车怎么拉客户宠物的理想之铜镜里的小女孩·第九十七章--第一百零三章技巧9码滚雪球公式北京赛车自动下注机器人北京赛车6码2期
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

赛车计划×